第633章 你是霈儿的媳妇

    顾轻舟心中陌生升起了惧意。

    难道,老太太一直都知道她和司行霈的事吗?

    她的呼吸屏住。

    司督军则笑了:“姆妈,轻舟是阿慕的媳妇。”

    老太太摇摇头,道:“怎么成了阿慕的媳妇?轻舟明明是嫁给了阿霈的,我记得很清楚。”

    顾轻舟的心乱跳,她身不由己站起来。

    司督军道:“姆妈,您再仔细想想。”

    老太太就沉思了下。

    她想完了,问司督军:“霈儿呢?”

    她的思路,回到了之前的地方,问起了司行霈。

    司督军安抚她:“快来了,姆妈,您别着急。”

    “我不急。”老太太叹了口气,“我不急.......”

    她又问司督军,“你如今还在警备厅上班吗?”

    司督军失笑:“姆妈,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当初,司督军只是个小小的军警。

    他在老家成亲了之后,新婚妻子美艳不可方物,他却独独对着她提不起兴趣,两个人貌合神离。

    后来,他遇到了蔡景纾,也就是现在的司夫人,才体会到了爱情。

    可惜,他的爱情也酿成了他妻子的悲剧,那个固执又骄傲的女人自尽了。哪怕是死,她也不会让司督军好过。

    司督军经受了那样的挫折,心里非常不舒服,想要换个环境,就离开了警备厅,去当兵了。

    在当时,警备厅似乎是吃皇粮的好差事,体面极了;而当兵的,都被人瞧不起,有句谚语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司督军放弃了体面的好差事,投身军中。

    他却从此而发迹了。

    他在军中遇到了伯乐,一路平步青云。如今再提起警备厅的差事,恍如隔世。

    司督军和老太太闲话,老太太想起了什么,又问:“霈儿呢?”

    这是第三遍问起司行霈了。

    司督军再次解释一遍。

    老太太就问:“霈儿他如今还顽皮吗?他结婚了没有?”

    顾轻舟听到这里,微微舒了口气。

    看来,祖母现在是有点混乱。

    不成想,顾轻舟这口气还没有完全舒出来,就听到老太太继续道:“哦,我又糊涂了,他和轻舟结婚了。”

    司督军是啼笑皆非。

    怎么老是把司行霈和顾轻舟往一块儿凑?

    “轻舟是个好孩子,她配得上我的霈儿。”老太太欣慰,“我哪怕是死了,也瞑目了。”

    司督军心中大恸,他言不对心:“姆妈,您会长命百岁的。”

    “我要什么长命百岁呢?儿孙有福,我就足够了。”老太太道,“可惜,我没看到霈儿和轻舟的儿子。”

    她冲顾轻舟招招手。

    顾轻舟深一脚浅一脚走过来,脸上火烧火燎的,心中也是一阵阵的抽搐。

    到底怎么回事?

    老太太是说胡话,还是她一直都知道?

    顾轻舟后背发寒,她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她只感觉自己太对不起老太太了。

    “轻舟,将来生了儿子呢,就让他去当兵。”老太太对顾轻舟道,“当兵好啊,当兵的人能保护老百姓。霈儿就是去当兵了,才这样有出息。”

    因为司行霈是当兵的,老太太就觉得当兵好。

    “是,祖母。”顾轻舟顺着她的话。

    老太太继续道:“你要早点给霈儿生个儿子。”

    她又问司督军,“霈儿的儿子呢?”

    司督军觉得,老太太越来越混乱了。刚刚还要顾轻舟生个儿子,转眼就问儿子呢,现抓吗?

    司督军想要回答,顾轻舟抢先道:“在家里呢。”

    “带过来我瞧瞧。”老太太道,“像霈儿吗?”

    顾轻舟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哽咽着道:“像的。”

    司督军也湿了眼眶。

    老太太道:“别哭,别哭了!”

    后来,老太太说起了她的丈夫,以及她幼年时的趣事。

    说了几句,她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陷入了梦乡。
第633章 你是霈儿的媳妇-->>(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着她睡着了,顾轻舟冲出了病房。

    她依靠着走廊的墙壁,滑了下去,半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司督军听到了。

    他走出来,安慰她:“轻舟,没事呢,老太太这会儿脑子不清楚,毕竟她昏迷了那么久,你别伤心了。”

    顾轻舟的伤心,和司督军的理解,完全不是一件事。

    她哭得更加厉害,肩膀一抽一抽的抖动着。

    司行霈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急忙去抱她:“怎么了?”

    然后很熟练去给她擦眼泪,“怎么了轻舟?”

    司督军看着,眉头微蹙。

    顾轻舟却用力推开他,继续捂住脸哭。

    司行霈被她推得一个踉跄,这才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神色不变,好似方才什么也没发生,问:“轻舟怎么了?”

    司督军这才惊觉自己想多了。

    肯定是老太太那席话,让他产生了错觉。

    “没事,方才你祖母醒了,轻舟伤心呢。”司督军道。

    司行霈就进了病房。

    老太太重新进入了梦乡。

    医生们过来给她做个检查,司行霈这才退了出来。

    他出来时,顾轻舟已经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捂住脸不肯看人。

    司行霈还想要问点什么,二叔两口子带着孩子们过来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话。

    后来,司夫人也来了。

    整个病房门口,又围满了人。

    顾轻舟起身去洗手间时,司行霈趁着没人注意,跟了过去。

    洗手间没人,他反锁了门。

    顾轻舟大惊失色:“你.......”

    司行霈将她堵住,揽住了她的肩膀,问她:“怎么哭了?”

    顾轻舟就把老太太的话,全部告诉了司行霈。

    “祖母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顾轻舟问,“她怎么会......”

    司行霈也挺意外的。

    他没想到,他祖母临终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顾轻舟的哭泣,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

    既不是高兴,也不是难过,甚至不是担忧。只是各种情绪被揉碎了,挤在一起,唯有哭泣可以宣泄。

    “没事,没事的。”司行霈搂紧了她,“祖母也许已经去过了仙府,见到了我们的姻缘录,才坚定你是我的妻子。”

    想到这里,心头竟有些诡异的甜蜜。

    这点甜蜜,很快就被祖母的病情遮掩了。

    司行霈安抚了她几句,先出去了。

    顾轻舟愣是在洗手间多呆了十分钟,等情绪彻底稳定,她才出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