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轻舟才是唯一

    司行霈的一番话,让顾轻舟略感羞愧。

    她真是个恶毒的嫂子。

    这样容不得人,顾轻舟也觉得自己的性格太糟糕了。

    她试图压抑,试图不在意,都失败了。

    也许,她从骨子里就太好胜了。后来,司行霈更加刻意栽培她的好胜心。

    “我.......”顾轻舟低垂了眉眼,想狡辩几句,却没有说出来。

    “轻舟,让你受委屈了。”司行霈道,说罢亲吻了她的头发,“我最亲近的人,只有你,此生也唯一是你。

    我给你的,不应该分享给任何人,我以后不会了。这次是我的错,我向你赔罪。”

    说罢,他又在她额头上亲了几下,算作赔罪。

    顾轻舟的脸微热。

    “我不是让你不顾亲情。”顾轻舟嘟囔。

    司行霈却道:“轻舟,我们都要成长。小时候,家人是我们的至亲;长大了,遇到了心爱的人,她就成了唯一。

    你如今是我的挚爱,若是有人超过了你,就意味着我的人生在开倒车。我一直鼓励你,不要逆流而行,怎么轮到我自己了,反而做不到?”

    顾轻舟怔怔看着他。

    她以为很难。

    她只当自己无理取闹,吃些无名的干醋,哪怕告诉了他,他也会笑着反驳道“那是我妹妹”。

    可他没有。

    “我派了两个得力的人在南京,时刻注意芳菲的安全;同时又存了些钱;另外,南京门当户对人家的男孩子,我也替她物色了几个,会不着痕迹介绍给督军。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安排这件事。芳菲将来的依靠,应该是她的丈夫,她的儿子,她不能靠我。

    我这次去,也告诉了她,以后她到平城,会是佣人煮饭给她吃;她的衣裳首饰,蔡氏会帮她置办,我不会插手。

    我早就应该知道,妹妹长大了,要懂得避嫌,因为她即将是别人的妻子。我把这些事做好,才跟你说,让你委屈了这么久!”司行霈道。

    顾轻舟墨色宝石一样的眸子里,噙满了晶莹的泪珠,啪嗒滚落。

    她扑到了司行霈怀里。

    司行霈搂住了她,笑道:“没想到啊顾轻舟,你居然会把话憋在心里!”

    顾轻舟掐他的腰。

    厮闹了一会儿,顾轻舟又渴了。

    “别喝水了,下楼去喝点米粥。”司行霈道,“米粥养胃。”

    “你做的?”顾轻舟问。

    司行霈捏她的鼻子,这么明知故问。

    “我非常喜欢吃你做的东西,不管什么!”顾轻舟破涕为笑。

    司行霈也朗声笑了,把她抱在怀里。

    两个人下楼,顾轻舟坐在桌前喝温热的粥。

    晨曦细微,稀薄的天光从窗棂照进来。

    顾轻舟喝着暖融融的粥,有句话在心中藏匿了很久,问他:“你从哪一次知道,我是因为芳菲的事不高兴?”

    “第一次。”司行霈道,“我和芳菲在后花园说话时,我感觉有人来了又立马离开,我想应该是你。

    我当时也是猜测的,后来我故意试探你,就确定了。”

    “什么试探?”顾轻舟错愕。

    “那次打电话。”司行霈道。

    顾轻舟一下子就想起哪次的电话了。

    当时司芳菲突然打电话给顾轻舟,正巧司行霈的专线也在。

    司行霈当时说“我家芳菲”最是懂事,顾轻舟就恼火了。

    她真是傻傻的,被司行霈看了很久的笑话。

    “.......你不早说!”顾轻舟咬牙。

    司行霈道:“你也没说。”

    顾轻舟:“.......”

    “况且,我那时候还没有安置好,我说了只不过是空话。轻舟,我给过你空话吗?”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的头更低了。

    “说来说去,都是我错了。”她低声道,“对不起,我又耍小孩子脾气了。”

    司行霈却笑了。

    “我很高兴。”他道。

    顾轻舟抬眸。

    司行霈道:“我记恨任何一个人和你亲近,一旦超过了我,或者与我齐平,我就受不了。

    你有相同的感觉,说明了我在你心中的份量。我早就说过,你必是我的,你的人,你的心!”

    他得意洋洋。

    顾轻舟的唇角,亦有淡淡笑意。

    想起三年前,她每每都要告诉他,她绝不会爱他的。一转眼,她早已深陷。

    她爱上了这个男人,死心塌地的。

    顾轻舟吃了一碗粥,宿醉之后有点头疼,她昏昏沉沉的。

    “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她道。

    司行霈就抱她上楼。

    临睡前,顾轻舟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想问司行霈的,然而思路很短,片刻就被涌上了的睡意遮掩了。

    她进入了梦乡。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暖暖的秋阳明媚。

    她站起身。

    司行霈不在房间里,顾轻舟下楼,听到了书房里说话的声音。

    “......她看到了吗?”司行霈问。

    副官摇摇头:“进不了,就看不到的。”

    司行霈蹙眉:“她一时接受不了。”

    这是在说司芳菲吧?

    顾轻舟就咳了咳。

    书房里,副官的声音猛然打住。

    顾轻舟走进来,问司行霈:“出了什么事吗?”

    司行霈道:“我昨天离开之后,芳菲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跟到了岳城。她到了外头,等了两三个小时才走。”

    顾轻舟的呼吸一凛。

    司芳菲知道了吗?

    “你........你都告诉了她什么?”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我什么也没告诉她。”

    芳菲的确是
第589章 轻舟才是唯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摔断了腿。

    她是在舞会上,救一位小姐,被人推倒,从二楼跌倒了一楼半,把右腿给摔骨折了。

    司行霈去看她,她很高兴。

    结果,司行霈告诉她:芳菲,以后你如果哪里不舒服,我会派副官或者你嫂子来看你。假如我在南京,我会亲自来看,但我若是远在平城,就不会再千里迢迢赶过来了。

    司芳菲当时发愣。

    “我要有嫂子了吗?”她声音颤抖,一瞬间唇色煞白。

    司行霈眸光一凝:在芳菲看来,司行霈要娶亲,才是芳菲的噩耗,远胜过司行霈不来看她。

    “谁啊?”司芳菲的声音柔软,颤意却没办法敛去,“阿哥,你要跟谁结婚?”

    司行霈说:我没有要结婚,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再过些日子,我会娶她的。

    司芳菲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一边掉眼泪,一边看着司行霈,想要看清楚他的脸。

    “阿哥,是谁啊?”司芳菲问。

    司行霈则安慰她:别多想了,好好养腿。这摔断了,只怕阴雨天会疼,要照顾好自己。

    司芳菲攥紧了他的手。

    她应该说很多话的,却只是默默道:“阿哥.......”

    兄妹俩独坐,司芳菲的眼泪也慢慢停歇了。

    她没有再问其他,也没有问司行霈不来看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道:“我累了,睡一会儿,阿哥你先走吧。”

    “我要回平城了,芳菲。”司行霈道,“军务繁忙。”

    司芳菲点点头。

    司行霈很清楚记得,他告诉了司芳菲,他是要回平城。

    走得时候,他特意又说了一遍。

    结果,他刚走,司芳菲就拖着尚未愈合的腿,经过一路颠簸,到了岳城。

    她根本不相信司行霈回平城。

    她早已有了怀疑,她知道司行霈在平城的日子很少,假如他有了心爱的女人,一定是在岳城遇到的。

    她笃定他会来岳城。

    司芳菲偷偷尾随,迟了两个小时到岳城,停在别馆的外面。

    她看到了主卧里的灯火,甚至人影;她看到了厨房的炊烟,甚至餐厅的倩影。

    离得那么远,她肯定看不清是谁,但是她知道,她哥哥在岳城有了个心爱的女人,这个女人就在这里。

    “司行霈,她会不会看到了我?”顾轻舟问。

    司行霈也不能肯定。

    “如果她离得那么近,我的副官肯定会发现她。她在副官们发现不了的距离看着,是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的。”司行霈道。

    “她会不会带着望远镜?”顾轻舟道,“拖着骨折的腿,千里迢迢赶过来,不可能没有任何准备吧?”

    司行霈之前就想到了这一点。

    他怕顾轻舟担心,就没提。

    然而,顾轻舟这会儿酒早已醒了,她岂能想不到?

    “带了也没事,窗户两层窗帘呢,若是轻易叫人带望远镜就拍到了我的屋子,那我岂不是早没了秘密?”司行霈道。

    能不被副官们发现的距离,其实比较长,望远镜也不一定能瞧得真切。

    “可是芳菲认识我。”顾轻舟道,“也许,她真的看见了。”

    司行霈沉默了下。

    看见就看见了吧,又不是不能见人!

    “你出去吧。”司行霈对副官道。

    等副官走后,他拉过了顾轻舟,让顾轻舟坐到了他腿上。

    他笑了笑:“轻舟,这次逃不掉了,真的要准备结婚了。”

    司芳菲知道了的话,司督军很快也会知道。

    一旦公开,此事就是巨大的震动,司行霈觉得先要做好顾轻舟的工作。

    她需得镇定自若。

    如何能在众人的议论中保持清醒呢?首先脸皮要厚。

    顾轻舟的思路,却跟司行霈不在一条线上,她道:“芳菲早已怀疑了,要不然她也不会直接过来。没有任何预兆,她却能怀疑道我头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司行霈笑,扬起脸看着她:“意味着什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