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隐藏

    顾轻舟看完了,很平静阖上了口供,递给司行霈。

    司行霈道:“若是伤心,可以抱着我。”

    说罢,他张开了双臂。

    顾轻舟啼笑皆非。

    “我不难过。不管师父的目的是什么,她的确是陪伴了我,教育了我,我仍是敬重她为师。”顾轻舟道。

    想到这里,她的心又微沉。

    乳娘和另一个师父的仇,她已经全忘记了吗?

    她是的。

    她现在贪恋的,是司行霈给她的温暖。除了司行霈,她再也没了至亲。

    顾轻舟每每想到这里,就深感自己枉为人。

    她沉沉叹了口气。

    “.......那个人说,他姐姐已经不见了。”司行霈看完了最后的口供,对顾轻舟道,“我没有抓她。”

    顾轻舟颔首:“我知道。”

    到了远海的一处无人焦岛,司行霈带着顾轻舟下了船。

    岛很小,他们俩沿着四周步行,二十分钟就走完了一圈。

    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落日的余晖似火,将海岸和沙滩都染成了金黄色。

    顾轻舟打着赤脚,走在软软的沙子里,任由海水轻啄她的脚踝。

    司行霈也脱了鞋。

    他把顾轻舟和自己的鞋拎着,腾出另只手牵顾轻舟。

    “水是暖的。”顾轻舟笑道,“我从未看过这么蓝的海。”

    整个海面都被落日染透,仍遮掩不住那蔚蓝的潮水。

    顾轻舟看了眼身后的岛屿,岛屿上有树木,又有乱石。

    这种避世的地方,偶然来玩玩可以,不适合居住。

    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

    “见识少。”司行霈笑话她,“跟着我,以后就什么都能见识到了。”

    顾轻舟依偎着他,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她则忍不住跳了下,溅起一朵朵的水花。

    司行霈看着她快乐的样子,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时间心中全是满足。

    当夜幕笼罩了整个海滩,连蔚蓝色的海水也变成了黢黑色,他们乘坐小艇,回到了邮轮上。

    顾轻舟洗了脚,就跟司行霈去吃晚饭。

    后来,邮轮返航,什么时候靠岸的顾轻舟不知道了,她一直靠在司行霈身上打盹。

    直到汽车上,她才醒过来。

    他们回到了岳城。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顾轻舟一个骨碌坐起来,问司行霈:“是不是去你的别馆?”

    司行霈失笑,温柔抚摸着她的头发:“你想去啊?”

    顾轻舟道:“给我打电话的第二个人,还在你手里,我当然想去。”

    司行霈道:“你先回去,等我问到了,再派人告诉你。”

    顾轻舟却摇摇头。

    她坚持要去。

    司行霈无法,只得带着她去了别馆。

    到了别馆之后,副官很遗憾告诉顾轻舟:“的确有第二个人,他可能知道得更多,所以他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命也没保住.......”

    顾轻舟猛然站起来。

    她转过脸,去看司行霈。

    司行霈道:“他们训练有素,所以自杀了。”

    顾轻舟的脸,沉了下去。

    她攥紧了拳头,只感觉掌心捏得发白。她就知道,司行霈会一再敷衍她。

    他从未把她的威胁放在欣赏。

    司行霈吃准了顾轻舟,他知道她总能妥协。连她师父和乳娘的死,她都妥协了,何况是小小的细作?

    他知道顾轻舟一无所有,只有他。

    顾轻舟喉间泛出了腥甜,她转身就往外走。

    司行霈去追她。

    她重重一巴掌,打在司行霈的胳膊上:“滚开!”

    司行霈拽紧了她:“轻舟,别人自杀,你为什么要把过错推在我身上?难道只是因为我没有成功阻止他自杀吗?”

    顾轻舟的呼吸变得急促。

    都没有错,谁都没有错,除了她自己。

    细作自杀,这是一种保护,保护他们身后的组织,是司行霈的错吗?

    可顾轻舟恼怒到了极点。

    司行霈轻描淡写的敷衍她,斩断了她的线索,让她一次次陷入僵局。

    他不想她知道实情。

    “我要回去!”顾轻舟心灰意冷,她不能依靠任何人,包括司行霈。

    顾轻舟现在更容易生气。

    大概是司芳菲的事,始终在她心中没过去,她只是巧妙隐藏了。

    稍微一点不满,她的怨气就会无限被放大。

    顾轻舟不想再看到司行霈:“松开!”

    司行霈没有松手,他无力看着顾轻舟:“能不能体谅我?我也不是神仙啊轻舟,我不能阻止旁人的生死.......”

    他那么无辜!

    顾轻舟深吸几口气,想说什么,却又全部阻塞在喉咙里。

    “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了。”顾轻舟的声音,越发低沉,“我知道,并不是你的错,若不是你,我连他们都找不到。”

    司行霈道:“别走了,再过两个小时,我就要回平城,你再陪陪我,下次还不知何时能见到你。”

    顾轻舟被他拉了回去。

    他带着顾轻舟去看那个自杀的细作,极力向顾轻舟证明,他已经做了最大的防范措施,避免他自尽。

    可真正想要自杀的人,是控制不住的,他们总能把自己给弄死。

    顾轻舟看了几眼,撇过脸去不说话。

    她还是有点怕死人。

    司行霈带了她出来。

    他将审问出来的口供,也交给顾轻舟,让顾轻舟仔细查看。

    “.......很显然,这两个人不是找不到你,而是不敢找你。估计是他们背后的主子,不许他们找你。然而,他们自作主张,肯定是别有用心。”司行霈道。

    这两个人,找顾轻舟时那么小心翼翼,似乎是私下里有什么话想告诉顾轻舟。

    他们也怕自己的组织知道。
第553章 隐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假如他们想找顾轻舟,去药铺或者随意伪装个身份,就能见到顾轻舟。

    他们不能这样做,而是装神弄鬼了很久。

    “轻舟,我觉得你牵涉两股力量。”司行霈道。

    顾轻舟沉默。

    她羽睫轻覆,唇角微微下合,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良久之后,她说:“我只是顾公馆的女儿,是顾圭璋的血肉,其他的都跟我无关。”

    她看着司行霈。

    假如真无关,司行霈不会杀了她的师父和乳娘。

    可她现在不想去承认。

    司行霈则笑了。

    他伸手,摸了下顾轻舟的脑袋,轻轻吻了下她的耳垂:“你不是顾公馆的女儿,顾公馆没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顾轻舟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司行霈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低喃:“轻舟,你有我呢。”

    顾轻舟依靠在他怀里。

    她心中,已经有了个主意,她打算把这件事尽快解决。

    司行霈不许她知道,那么首先要避开司行霈。

    只要他参与了,顾轻舟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而她需要答案。

    司行霈不是不告诉她,而是没到时间。他需要所有事尘埃落定,才能给顾轻舟她想要的。

    否则,司行霈现在做的这些,全部白费了。

    黎明的时候,司行霈离开了岳城,顾轻舟回到了新宅。

    她一回来,就着手在准备一件事。

    这件事,她绝不能再让司行霈知道。

    为了遮掩这件事,顾轻舟决定转移司行霈的注意力,她派人去找张楚楚的弟弟。

    果然,她找到了。

    张楚楚的弟弟已经吓坏了,不停给顾轻舟求饶:“我有妻儿,还有年迈的父母,小姐您饶了我吧。”

    “我不会杀你的。”顾轻舟道,“我就想知道你姐姐的事。”

    张弟情绪更加紧绷,道:“她已经不见了很多年。”

    “她在乡下的时候,你还去见过她。”给顾轻舟很笃定。

    张弟道:“那是唯一的一次。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去了,后来她就跟家里断了联系。”

    “我若是给你一笔钱,你能有办法联络上她吗?”

    张弟又是一愣。

    顾轻舟就拿出两根小黄鱼,放在桌子上:“这个你拿去花。我会叫人看住你的房子,若是你敢跑,你和你的家里人都要死。

    你拿着钱,安心住下来,我不会害你,我只想知道你姐姐的下落。你找她更容易,我希望你三个月之内,替我找到她。”

    张弟不敢拿。

    这么多钱,的确可以解决她的温饱,可他不能拿。

    拿了钱,就等于死。

    这些年,张弟算是看透了。

    顾轻舟也看透了他的心思,道:“找不到你姐姐,你也是死。钱你若是不要,随便你,反正你得去给我找人。”

    张弟错愕看着顾轻舟。

    他内心交战了很久,最终一狠心,把钱揣进口袋里了。

    顾轻舟做这件事,是烟雾弹,同时她也真想找到张楚楚。

    张楚楚未必知道什么,可她希望结束张楚楚的逃亡生活。她是顾轻舟的师父,顾轻舟不想任何人因为她而遭殃。

    “小姐,您给我半年时间吧。”张弟道。

    顾轻舟道:“可以。”

    张弟拿了钱,战战兢兢走了。他这个人很老实,果然不敢打偷偷逃走的主意,只是把他们租住的房子买了下来,安了个家。

    顾轻舟听闻之后,心中莫名有点高兴。

    那是张楚楚的家人。

    顾轻舟处理完此事,准备去颜公馆时,在门口遇到了颜一源。

    颜一源正在跟人说话。

    “......告诉他,谁不去谁是孙子!”颜一源很恼火,“让他赶紧把黑影还给我,要不然跟他没完!”

    罕见颜一源发火。

    顾轻舟走上前,问他:“五哥,你跟谁生气呢?黑影是什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