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从监牢里出来之后,魏市长特意来拜访她。

    老生常谈的话,顾轻舟听腻了,她拒绝了魏市长的拜访:“请他回去吧,军政不分家,督军还是很信任他的,把我这话带给他吧。”

    副官道是。

    夜里的时候,顾轻舟又去看了蝶飞。

    蝶飞被关起来之后,人反而清醒精神了,她知道顾轻舟会保住她的命。

    “少夫人”她一看到顾轻舟,就急忙奔过来,似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

    顾轻舟看着她,她绝俗的容颜在如豆的昏灯下,也有种叫人心旷神怡的悸动;她歌声轻灵,婉转动听。

    像她这般美丽又多才的女子,若是生在盛世,或许会有更好的前途。

    顾轻舟倏然明白,为什么司行霈一定要实现江南江北的统一,要建一个太平年代。

    乱世会把人逼得低贱,贱如草末。

    “我不会杀你,现在也不是用你的时候。”顾轻舟声音温柔,“你若是相信我,就安心在这里,把自己养好了,保存你的歌喉和容貌,将来我自然会给你机会。”

    蝶飞就想到,顾轻舟叫人送过来的饭菜,营养总是很丰盛,甚至还有水果。

    而胭脂水粉,也是每天都有,全是新的。

    顾轻舟若是不把她关起来,只怕她这会子已经被魏市长给除了。

    这个当口,蝶飞的确不宜露面。

    “少夫人,我绝不敢再背叛您。”蝶飞道,“求您信任我,给我机会。”

    经过上次的事,顾轻舟的智慧、谋略,以及心狠手辣,已经彻底震服了蝶飞。

    蝶飞对顾轻舟又敬又畏。

    “机会会有的。”顾轻舟安抚她,“好好呆在这里吧。”

    说罢,她转身走了。

    蝶飞似乎吃了一颗定心丸,慢慢的宁神养气,不再心浮气躁了。

    她每日依旧保养好自己,早晚还会练嗓子。

    这件事解决了,顾轻舟依旧常去何氏药铺。

    何梦德跟着宋医生和艾诺德医生,学会了一些西医仪器的用法。

    “轻舟,这个呢,是听诊器,非常好用!”何梦德高兴道,“特别是给小孩子看病。

    咱们的老祖宗说,宁治十汉子,不治一妇人,说明妇人科难治;又说宁治十妇人,不治一孩童,儿科更难。

    小孩子表达不清楚,无法告诉大夫哪里不舒服,有了这个听诊器,一些问题就能听出来,真真了不起!”

    顾轻舟笑。

    “我听听。”顾轻舟接过来。

    她还没有熟悉西医,听不出所以然,何梦德用得比她顺手。

    顾轻舟又去拜访了艾诺德医生。

    艾医生正在给一个病人诊脉。

    顾轻舟错愕看着这一幕。

    “热毒已经下去了,这次的脉象比上次好了,再外敷药即可。”艾诺德道。

    看到顾轻舟,艾医生笑着站起身。

    送走了病人,艾诺德告诉顾轻舟:“烧伤之后,体内会有热毒,咱们的仪器无论如何也检查不了,可中医上说,脉象洪大有力,就是有热。通过号脉辅助,果然很有用。”

    这是他跟顾轻舟和何梦德学的。

    “能帮助到您和病人,这是中医的荣幸。”顾轻舟道。

    后来顾轻舟总结了下:西医仪器对中医的帮助很大,因为那些仪器,仔细学习一段时间就知道怎么用,而且用得很准确;可中医的号脉,别说西医了,就是中医自己,有的学上数年都号不准。

    艾诺德医生在华夏的日子久了,他有点中医基础,而且天赋很高,所以他学会了。

    “这些日子,我总结出了几条经验,还请老师您指证。”顾轻舟对艾诺德道。

    艾诺德颔首:“少夫人请讲。”他最近也爱称呼顾轻舟为少夫人,似乎这样更加尊重她。

    “中医可以学西医的,有仪器和静脉注射。”顾轻舟道,“这是西医快和准的秘诀。”

    艾诺德笑道:“少夫人,您擅长抓住问题的关键。仪器是让看病的过程又快又准,而静脉注射的确是让西药又快又准,你说得不错。”

    顾轻舟却沉默了下。

    艾诺德又道:“可这两样的发展,过程是很漫长的,我不知道能否用在中医上”

    顾轻舟应道:“困难肯定是有的。”

    任何的改变,都是困难重重。

    顾轻舟既然励志要做这件事,她就会把此事做好。

    这天,她跟艾诺德聊了很久。

    两个人话题投机,顾轻舟还帮艾诺德看了五名烫伤病人。

    从医院回来,顾轻舟又开始伏案疾书。

    她在做规划。

    她趴在桌子上就神不知鬼不觉睡着了。

    顾轻舟做了个梦。

    她梦到了司行霈。

    梦中到处都是火光,司行霈浑身的血,站在火海深处,冲顾轻舟微笑。

    他说:“轻舟,转过脸去,别看!”

    火一层层将他包裹,卷入十八层地狱般,他的眉目起了一层火,头发也烧灼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火焰在跳跃。

    顾轻舟猛然惊醒。

    她浑身冷汗。

    看了眼墙上的钟,才凌晨三点半,木兰正趴在顾轻舟的脚边,睡得安详。

    顾轻舟怔愣了半晌。

    醒过来之后,那个梦更是没头没尾的,梦中到处都是火,而顾轻舟离得好远。

    司行霈似乎是无法自救了,他在临终前让顾轻舟转过脸去,不要伤心。

    顾轻舟的心,一个劲的乱跳。

    “好好的,做什么鬼梦!”顾轻舟捶了下自己的脑袋。

    她去洗了澡,重新躺下,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可顾轻舟毫无睡意。

    接下来的一整天,顾轻舟都心绪难宁。

    “轻舟,舜民的书局请了宋晓兰做广告代理,他们今天在海边拍照,你可要去瞧瞧?”颜洛水给顾轻舟打电话。

    蝶飞出事之后,谢舜民就放弃了她,选择了第二名的宋晓兰。

    宋晓兰也有背景,她是鲁地某个小军阀的女朋友,对方特别捧她,在岳城给她置办了别馆。

    谢舜民的邀请,宋晓兰答应了。
第524章:轻舟别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啊。”顾轻舟的右眼直跳,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好,不想呆在家里,她也想出去走走。

    她先去了颜洛水的房子。

    颜洛水还在选衣裳。要挑选一件得体的却又不被宋晓兰比下去的衣裳,颜洛水也是煞费苦心。

    霍拢静和颜一源也来了。

    顾轻舟一直在沉默。

    那边,霍拢静和颜一源跟颜洛水说着什么,他们似乎聊得很热络。

    “轻舟!”颜洛水重重推了她一下。

    顾轻舟回神,问:“怎么了?”

    “是你怎么了!”颜洛水好笑,“我们跟你说话,你都没听到?”

    顾轻舟歉意笑了笑。

    她真没办法转移注意力。

    稍微不留神,梦中那场熊熊燃烧的大火,就要把司行霈吞没。

    “我从前没有做过这样的梦,这次是怎么了?”顾轻舟反问自己。

    她似乎从不担心司行霈的。

    如今,因为一个梦,她失魂落魄很久。顾轻舟没怎么了解过西方的科学,所以她不会用科学的观点去分析问题。哪怕不懂科学,顾轻舟也坚信,梦是自己的臆想,绝不是预言。

    梦不会预见任何事。

    “我只是担心他,他什么事也没有的。”顾轻舟告诉自己。

    然而她想了起来,司行霈一连两天没有给她打电话了。

    这个念头一起,加上昨晚那个梦、现在不停跳动的眼角,顾轻舟再也坐不住了。

    她想去看司行霈。

    可理智告诉她:“不要这样做!司行霈是个没脸没皮的人,一旦你主动了,你就回不来了。”

    自己送上门,就是等于把自己给了司行霈。

    顾轻舟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她再三犹豫。

    “轻舟,你又走神了,你没事吧?”颜洛水的调侃,变成了担心。

    顾轻舟自己也叹了口气。

    “我没事。”顾轻舟道。

    她站起身道,“你们去海边玩吧,捡几个贝壳给我。我想着一个药方,今天要把它弄出来。”

    一看就是敷衍的话。

    颜洛水和霍拢静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戳穿顾轻舟,而是道:“那行,我们去玩,你可别后悔啊。”

    顾轻舟嗯了声。

    她回到了新宅,重新准备做规划,可思路开始无法集中。

    她忍了再忍,还是给司行霈在平城的官邸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朱嫂。

    “顾小姐?”朱嫂惊喜,“你要来了吗?”

    “没有。”顾轻舟笑道,又问朱嫂,“少帅他这些日子,很忙吗?”

    “很忙,他都好些日子没回来了,整日忙得脚不沾地。”朱嫂道,“我也不知道他忙什么。”

    顾轻舟听这个话风,心中越发不安。

    司行霈果然很久没回家了,他也很久没打电话给她。

    “会不会出事?”顾轻舟问自己。

    她再也坐不住了,喊了司行霈给她的两名副官,以及唐平。

    “备车,我们去趟平城。”顾轻舟道。

    她想知道他如何了。

    其实,打个电话去驻地,也是可以知道的,可顾轻舟想亲眼看看。

    瞧见了,她才能放心。

    “平城?”唐平诧异,“现在吗?”

    现在走的话,只怕要夜里才能到。官道上土匪多,汽车走夜路不方便。

    “嗯,现在。”顾轻舟道,“去准备吧,准备好了就出发。”

    唐平不敢再有异议。

    恭敬行礼之后,唐平去准备了汽车,顾轻舟让立马发车。

    她急匆匆赶到了平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