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医生叫宋一恒,岳城本地人,很早就出国读书。

    他当时读的是文学,后来认识了一位友人,在朋友的帮助下决心改读医科。

    后来,他在英国的工作,也是朋友帮忙介绍。

    宋医生与一共去留学的未婚妻结婚。

    他之所以决定回国,是因为他的长女去年出了车祸去世。

    女儿十三岁了,聪明漂亮,英文说得流畅,中文和岳城话也是很地道,他们夫妻当宝贝一样宠着。

    孩子去世了,当时她伤得太严重,死在急救室的手术台上。宋医生是父亲,他怕自己关心过度无法安心手术,他没有参加急救。

    从那之后,愁云密布了宋家,原本和美富足的家庭,一下子似被挤垮。

    宋医生打起精神,决定辞去很有前途又高薪的工作,远离伤心地,回到他和妻子长大的桑梓之地岳城。

    回来之后,宋医生也不能坐吃山空,更不能浪费生命,他可是英国数一数二的外科大夫。

    重拾心情的宋医生,开了这家外科诊所,一是发展自己的事业,二是拯救受苦受难的病患。

    赚钱的事,宋医生倒是没想过,毕竟西药那么贵,药贩子早已把利润盘剥光了,医生是赚不到什么钱的。

    如果看病太贵,病人宁愿去看中医或者巫婆。

    宋医生也留心华夏的局势,特别是舆论。

    对中医的讨伐,是这些年不减的热度。国人,尤其是有点眼界的知识分子,对中医深恶痛绝,觉得必须消灭他们,免得他们再来祸害生命。

    宋医生就想起,他很小的时候,他堂弟不过是伤口被割破,就破伤风死了。

    那么小的疾病,也能要人的命,足见中医的愚昧与无能。

    中医,就是骗子!

    宋医生也不是没有背景的,他医术那么好,在英国念的是最好的医科大学,工作也是最好的外科医院。

    于是,他治好过的权贵有不少,其中上海大使馆的参赞,就是宋医生的好朋友。

    华夏的人都怕洋人。

    有了这层关系,加上痛恨中医,宋医生才发出这样的宣传,让街坊邻居都不要看中医了,免得被害死。

    “我这是为了街坊们着想。”宋医生毫不畏惧顾轻舟,“连政府官员都劝导民众不要相信中医,少夫人您又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

    “宋医生也觉得中医是骗子?”顾轻舟问。

    她脸上没有笑。

    这位少夫人的头发浓密乌黑,肌肤又是赛雪白皙,两下一对比,她的面容就格外耀目,似乎能放出华采。

    她眸光咄咄。

    “我怎么觉得不重要,事实就是如此。”宋医生气势微微降低,道,“少夫人,这本书是我亲自编写的,一些日常卫生小知识,送给您。祝您健康。”

    说罢,将自己印刷的小册子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啼笑皆非。

    她接过来,放在手边没有看,只是道:“宋医生,假如你再有攻击中医的言语,我们就视你为挑衅。你既然挑衅,也就别怪我们反击了。”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有光芒,威严灼灼。

    宋医生就知道,这不是善茬。

    人家有兵有枪,都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没必要跟人家硬碰硬,落了下风。

    “少夫人,您既然是一方权贵门第的女主人,就应该为岳城百姓着想。您难道愿意看着您的百姓受苦受难吗?”宋医生道。

    旁边没有插嘴的何梦德,再也听不下去了。

    何梦德脸色铁青:“宋医生,你未免太刚愎自用!我们中医跟西医一样,都是救死扶伤的!”

    “呵。”宋医生冷笑了声,短促又滑稽。

    何梦德脸色紫涨。他老实了一辈子,不擅长与人起争执,只是气得胃疼。

    “姑父,没事的。”顾轻舟低声安慰何梦德。

    顾轻舟觉得宋医生此人很敌视中医,估计是在国外的时间久了,一回来就被报纸洗脑,觉得中医罪大恶极。

    一时间顾轻舟也扭转不了他的想法。

    只是大家彼此做生意,竞争是很正常的,顾轻舟也能理解。

    她不想在这里起争执。

    “何掌柜,我想问您一句话。”宋医生徐徐开口,反而没完没了的。

    何梦德则如临大敌:“什么话?”

    “中医在急救方面是短板,这点您承认吗?尤其是外科急救。我知道中医也有外科急救,却不如西医,此话不假吧?”宋医生道。

    何梦德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他不争辩的态度,让宋医生也暗中点头,至少是个明白人。

    是明白人就好,不会办糊涂事。

    宋医生觉得大家都是讲道理的,这样还不错。

    “那么,下次如果有外伤急诊,您能否建议他们去我的诊所?”宋医生道,“假如我那边有适合看中医的病例,我也引荐给您。”

    何梦德沉了脸。

    几千年都没这样做生意的。

    顾轻舟却抢先一步,夺过了话头:“可以。”

    答应得很干脆。

    何梦德回过神来,也觉得可以先退后一步,两家暂时和睦相处。

    “当然,我们不会拿病家的性命开玩笑。既然你擅长外科,我们会建议的。”何梦德道。

    宋医生还以为要说服他们会费劲呢。

    这种事,宋医生是认真的,他却也明白,对方会觉得他在挑衅。不成想,何梦德和少夫人这么通达,有点意外。

    “是心虚吗?”宋医生想。

    不管是什么,他们干脆答应了,宋医生有点高兴。

    离开的时候,顾轻舟和何梦德先下楼了。

    “宋医生,两家铺子这么近,以后和平相处。”顾轻舟道。

    宋医生点点头:“一定一定,少夫人慢走。”

    他没有走在前头,等顾轻舟和何梦德先离开。

    顾轻舟也无客套,自己先离开了。
第490章 震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何梦德情绪低落,好像还是被宋医生气到了。

    宋医生则落后他们几步。

    原本想拐到东街去的,可宋医生看到远处的何氏百草堂挂了招收学徒的大风帆,心中有点好奇:“中医还有这样大张旗鼓收徒的?”

    他记得中医是家族传承,哪怕招收徒弟,也是对方求上门的,而不是这样公然招人。

    带着这点好奇,宋医生折回来,往何氏药铺这边走。

    远远的,顾轻舟和何梦德已经进了药铺。

    宋医生走近,却又看到一辆汽车停靠在何氏百草堂的门口。

    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中年人拉开车门,请下来一位高大的金发碧眼洋人。

    宋医生一惊:这两个人,他都认识。

    “王起,艾诺德医生?”宋医生吃惊,“他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王起和宋医生是幼时同窗。

    宋医生回国,上海的英国大使馆参赞知道他要开办西医诊所,向他举荐了艾诺德医生,又介绍了艾诺德的背景。

    艾诺德在美国教会的地位很高。

    宋医生回岳城之后,去拜访艾诺德,在艾诺德家中遇到了王起,彼此报了名字才记得是儿时同伴,相谈甚欢。

    王起是个反中医的领头人。

    “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宋医生心想。

    一个美国人权威西医,一个反中医的西医,他们俩都是江南西医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却一齐到了何氏百草堂,不用说,一定是这家药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宋医生看到艾诺德和王起进去,又想着自己上次去拜访艾诺德时,艾诺德态度很冷淡,心想:“这也许是个巴结艾诺德的好机会。”

    艾诺德这个人,对他的病人是慈父般的关爱,对同行和学生却很严格。

    宋医生是英国知名外科医生,照样不入艾诺德的眼睛。

    然而宋医生想要在岳城站稳脚跟,就需要这个有美国教会背景的老头支持。

    既然艾诺德是来兴师问罪的,自己跟着进去,说几句话,也许就拉近距离了呢?

    如此想着,宋医生进了何氏百草堂。

    他一进去,就听到艾诺德用极其流利的中文感叹:“中医真是博大精深,看看这些药柜和药材!”

    宋医生微讶。

    听这口气,是真心赞美,不是反话啊。

    难道不是找事的?

    紧接着,宋医生又听到艾诺德用一种很谦卑的口吻对军政府的少夫人道:“少夫人,您当得起神医这个称号。我一直想要了解中医,正好您这里收学徒,就先收下我吧!”

    站在门口处的宋医生,清清楚楚听到了这句话!

    他只感觉被人当头打了一棒,整个人都在发懵。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那位对其他医生很倨傲的艾诺德医生,为何如此谦卑?

    “还有我!”这时候,宋医生听到他的发小王起也道,“少夫人,我也想来当个学徒!”

    宋医生只感觉下巴要掉下来了。

    上次见面时,王起还大骂中医,那些话宋医生言犹在耳。不过短短半个月,王起怎么变成了如此谦恭的态度?

    宋医生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子。

    他目瞪口呆看着艾诺德。

    上次自己拿着介绍信和履历,艾诺德看一眼就放在旁边那冷淡的模样,宋医生至今记得。

    这前后判若两人的姿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江南这般有名望的两位西医,对骗子中医如此恭敬,还说要做学徒?

    “我是不是在做梦?”宋医生下意识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