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有些踌躇。

    此事要不要告诉洛水呢?

    “若是洛水不知道,更容易中计。”顾轻舟悄声,“爬到洛水的新宅,肯定是针对洛水的。”

    哪怕不是针对洛水,洛水也要被牵扯进去。

    即将是洛水大喜的日子,顾轻舟和霍拢静都不希望出纰漏,毁了洛水的人生大事。

    “还是不要告诉她,我怕她不开心。”霍拢静说了自己的看法。

    顾轻舟和霍拢静嘀嘀咕咕时,颜洛水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轻舟,阿静,你们俩哪去了?”

    霍拢静使了个眼色。

    顾轻舟会意,应道:“我们在洗手间。”

    颜洛水就下楼了。她依靠着楼梯上的扶手,似笑非笑瞧着自己的两位挚友。

    岁月也褪去了颜洛水的稚气,她原本很平淡的眉眼,亦有夏花的绚烂。特别是她很开心的时候,双眸褶褶生辉,整个人都神采奕奕。

    “你们俩,再说什么?”颜洛水笑问。

    顾轻舟道:“没什么。”

    “别敷衍我,我想知道!”颜洛水道,“我什么不能承受?”

    她已经看出了端倪。

    颜洛水是个外表温柔内心缜密的女孩子,顾轻舟和霍拢静的小把戏,根本瞒不过她。

    从顾轻舟提出到她的新宅看看开始,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顾轻舟叹了口气:“你真是只小狐狸!”

    她把事情,简单跟颜洛水解释了。

    “.......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只是担心有人心怀不轨。”顾轻舟道。

    顾轻舟很少那么晚遛狼的,也是凑巧被她瞧见了。

    颜洛水蹙眉。

    “要查一查。”颜洛水道。

    既然颜洛水知道了,事情就容易多了。

    顾轻舟瞧见颜洛水的神色,并未特别扫兴,她也松了口气。

    “悄悄查,我回去把家里比较可靠的副官叫过来。”顾轻舟对颜洛水道,“仔仔细细的,里三层外三层找一遍。”

    颜洛水应了。

    还真要用顾轻舟的副官,因为回颜公馆去叫人的话,颜太太会担心。

    顾轻舟和霍拢静怕颜洛水担心,就如颜洛水怕颜太太担心一样。

    “正好,我还有个礼物送给你,是一架楠木屏风。”顾轻舟笑道。

    于是,她先回到了新宅。

    叫佣人开了库房,把司慕珍藏的一扇屏风找出来。顾轻舟听司慕说过,这扇屏风想要给颜洛水做新婚礼物,她只是提早送过去。

    顾轻舟再派了四个可靠的副官,让他们把屏风抬到颜洛水的新宅里。

    “仔细找。”顾轻舟吩咐道。

    副官道是。

    这些副官动作麻利,不过半个小时,就从大门后面的花架底下,掏出了一个小匣子。

    “少夫人。”副官递给了顾轻舟。

    颜洛水一把夺了过去,目瞪口呆:“还真有东西!”

    她一直是半信半疑的,秉持小心谨慎,她才让顾轻舟查了。

    现在真的查到了,颜洛水一头冷汗。

    谁在她大喜的日子里闹事?

    岳城的人吗?

    阿爸的政敌?

    颜洛水的心中乱转,手上迫不及待打开了匣子。

    匣子很小,紫檀木做成的,点缀了描金海棠花,精致而昂贵。

    匣子被打开,触目就是两枚戒指。

    戒指一颗是钻石的,看上去向新派结婚用的对戒。

    “是不是婚戒?”颜洛水递给了旁边的顾轻舟。

    顾轻舟看罢,点点头觉得是。

    霍拢静也接过来瞧了。

    果然是结婚用的。

    “这是你的吗?”霍拢静问。

    颜洛水摇摇头:“我的婚戒不是这样的,型号也不对。”

    顾轻舟有点疑惑。

    她也猜不到这婚戒是干嘛用的。

    匣子底下,还有一封信和一张小相。

    看到相片,颜洛水先吃了一惊,递给了顾轻舟:“你看!”

    顾轻舟微微蹙眉。

    霍拢静也伸头过来瞧:这不是照片,而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那上面是司慕。

    司慕一袭军装,面容格外英俊不凡,正是年初聂芸案子时留下来的。

    “怎么把二哥的照片放这里?”颜洛水问。

    顾轻舟也蹙眉。

    除了照片之后,还有一封信。

    “.......二哥,最近冬日渐冷,你要多添衣裳。”颜洛水将信读出来。

    信很长,不过纸张有点老了,而且字迹稚嫩。

    颜洛水看了看,然后笑出声:“哎哟,还是情书!”

    “是不是你写的?”霍拢静问。

    颜洛水失笑:“绝不是我写的!从小到大,二哥在我心中,就跟我亲哥哥一样,是不会有爱慕之情的,我不会给他写情书。”

    然后又道,“看这信,应该有点年月了,而且被弄皱了,字迹好几次模糊了。开头用二哥,说明是我们认识的人.......”

    颜洛水想了想,亲戚朋友中,有谁从小爱慕司慕?

    那就太多了。

    司慕比颜洛水大三四岁,他的生活圈子,似乎是颜洛水哥哥姐姐们的,跟颜洛水和颜一源沾不上边。

    当时很多女孩子喜欢司慕。

    试想,位高权重门第的少帅,生得这般英俊不凡,哪个少女不心生荡漾?

    可惜司慕谁也不爱,独独将一腔柔情给了魏清嘉,导致不少同龄女郎失恋。当初颜洛水的三姐,就是去英国留学然后留在英国嫁人的那位姐姐,跟司慕同龄,说过很多八卦给他们听。

    “要是我姐在家,她肯定知道是谁,可惜她这次回不来。”颜洛水遗憾,想了半晌没想到什么结果。

    戒指、情书、司慕的相,这一切放在颜洛水的新房,是为了什么?

    告诉谢舜民,颜洛水和司慕好过,还是说颜洛水惦记司慕?

    “这么做,似乎没什么用,谢舜民跟着颜洛水和司慕长大,他肯定清楚颜洛水跟司慕的关系。”顾轻舟想。

    那边,
第445章 陈年的情书-->>(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颜洛水推了推她。

    “轻舟,要不东西你拿回去?”颜洛水问。

    顾轻舟沉吟,道:“东西我拿走,你换了其他东西装进去吧,匣子依旧放回去,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什么。”

    颜洛水点头同意。

    顾轻舟就回到了新宅。

    司慕未归,他还在驻地。顾轻舟看着这封信,再看着照片,沉吟良久。

    她不太清楚对方的用意。

    做这种事,除了伤害谢舜民的尊严,还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谢舜民的仇人?”顾轻舟想,“那戒指是用来做什么的?”

    她沉默坐了很久。

    颜洛水的心思,还是在婚礼上。这点小插曲,她交给了顾轻舟去处理,她安心做新娘子即可。

    顾轻舟的能耐,颜洛水是很清楚的。

    “.......阿静,你也帮帮轻舟吧。”颜洛水甚至吩咐霍拢静。

    霍拢静到了新宅,如此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笑道:“她难得这么放得开手。也好,结婚就是应该高高兴兴的。”

    霍拢静沉默了下,想说点什么。

    顾轻舟会意:“你想说我和司慕?”

    “轻舟.......”

    “我们只是在各取所需。”顾轻舟笑道,“我需要军政府作为依仗,他需要我帮他。”

    霍拢静蹙眉,有句话在心中几乎要脱口而出,却又生生忍住了。

    顾轻舟道:“对了,我们家新做了几样菜,全是岳城名菜。还有上好的花雕,我想送去给谢太太尝尝。”

    霍拢静就懂了。

    顾轻舟这是想去饭店那边,看看能否寻到蛛丝马迹。

    “理应如此。”霍拢静笑道。

    顾轻舟就给饭店打了电话。

    谢太太挺高兴的,笑道:“多谢少夫人,您也过来吃饭吧?”

    于是,顾轻舟就约定了去陪谢太太吃饭。

    霍拢静作陪。

    佣人做好了菜,又拿出两坛花雕,顾轻舟和霍拢静去了五国饭店。

    刚上四楼,顾轻舟被一个人推得踉跄,差点跌下楼梯,幸而霍拢静在背后挡住了顾轻舟。

    对方也微愣。

    抬眸一瞧,才知道是安澜,谢舜民的那个表妹。

    安澜一脸的泪痕。

    顾轻舟叫了声:“表小姐?”

    安澜愤愤:“走开!”

    说罢,她疾步跑下了楼。

    顾轻舟和霍拢静对视一眼,就看到谢舜民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步履悠闲。

    看到顾轻舟和霍拢静,他也不怎么惊讶,淡淡道:“少夫人,霍小姐,你们来了,我妈还说等着你们呢。”

    顾轻舟微笑,然后问:“方才表小姐是怎么回事?”

    谢舜民露出个不解的表情。

    “她好像哭了。”顾轻舟故意点明。

    谢舜民不以为意笑了笑:“她一天要哭八百回,虽然她去吧,哭完了就没事。”丝毫没放在心上。

    顾轻舟和霍拢静对视了一眼。

    有了匣子那件事,顾轻舟不得不警惕起来。

    只是,顾轻舟回眸看了眼安澜远去的方向,心想:“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她能做到吗?”

    昨晚翻墙到颜洛水的家中,可是身手不凡的人。

    “她会雇人去做这件事吗?”顾轻舟又想。

    目的是什么呢,给谢舜民添堵?让颜洛水难堪?

    “可那封信.......”顾轻舟又想,“那封信到底谁写的?”

    这一点,一直都是顾轻舟思路的障碍。

    她不太明白,那封信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写信的人才是关键,可信不是洛水写的。”顾轻舟沉思。

    这几件事风马牛不相及,全都对不上号,好像某个地方断层了。

    “轻舟?”霍拢静喊她。

    顾轻舟笑笑,收回思绪进了谢太太的房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