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慕陷入一种诡异的攀比之中!

    他想要赢过司行霈,甚至赢过顾轻舟。

    他一定要潘韶,是因为他想告诉顾轻舟:他有其他女人了!

    除了顾轻舟,他还有别的人爱慕他,崇敬他,花尽了心思想要靠近他。

    司慕好似能从这件事里,找到一种诡异的自尊。

    这点虚化的自尊,他在顾轻舟面前永远得不到,故而他紧抓不放:“你听到了吗,不许你搞鬼,你赶紧接她进门!”

    “那以后出事了,你全部负责。”顾轻舟眉宇冷冽。

    “当然!”司慕道。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的计划就收回来,你选日子让她进门吧,我不关心这个。”顾轻舟道。

    她推开司慕。

    司慕却用力压在她身上,将她嵌在他和墙壁中间不能动弹。

    他低下了头。

    “别这样。”顾轻舟淡淡开口了,“你亲了我,回头会更加空虚,更加失落和难堪。”

    司慕猛然一惊。

    果然,他松开了顾轻舟。

    “我才不想亲你!”司慕恨恨转身,“你算是什么东西!”

    他离开之后,顾轻舟轻抚被他捏得发麻的手腕。

    手腕上,居然一圈发白。

    到了晚上,这圈发白就淤青了,顾轻舟的手腕留下了痕迹。她的好心都被司慕当成了驴肝肺之后,顾轻舟搬着简单的行李,暂时住到颜家。

    颜洛水即将完婚,她房间里常用的东西,已经搬到了她自己的新宅。

    屋子里挪走了一半的家具,有点空。

    颜洛水穿着真丝睡袍,坐在灯下给顾轻舟擦药,因为顾轻舟说淤青处的肌肤有点疼。

    “他太过分了,这也算动手了。”颜洛水心疼顾轻舟。

    顾轻舟道:“无妨。”

    “什么无妨,我让阿爸去说说他。”颜洛水道,“当初是他要退亲,是他跟魏清嘉旧情复炽。

    后来,他不喜欢魏清嘉了,又看上了你,难道是你的错吗?况且,你们协议完婚的时候,他也是同意的啊。

    他现在动不动就失控,这是他的错,你为何要忍他?他娶姨太太,那个女人一看就心怀叵测,将来出事,难道他能自己搞定吗?”

    颜洛水说的是实情,只是有点刻薄。

    她原也不想,只是看到顾轻舟这手腕的淤青,颜洛水就控制不住愤怒。

    顾轻舟的肌肤是胜雪的白,故而这一圈瘀痕格外明显醒目。

    再过几天颜洛水就要结婚,而且现在是四月了,长袖旗袍肯定穿不住,到时候怎么遮掩?

    遮不住,被亲戚朋友看到了,还不知道怎么说顾轻舟。

    一个女人被丈夫打了,这是多没体面的事!

    司慕也不考虑考虑顾轻舟!

    “你帮了他那么多,一次次度过难关!”颜洛水很生气,“可是他呢?”

    她愤愤不平,半晌没听到回应,却看到顾轻舟在走神。

    颜洛水白气了半天。

    她忍不住伸手,打了下顾轻舟的手背:“我这怒意滔天,你怎么也要同仇敌忾一下吧!”

    顾轻舟回神,微笑了下。

    笑容苦涩。

    颜洛水小心翼翼问:“怎么了?”

    “.......司行霈,他今天到我家里来了。”顾轻舟道。

    颜洛水顿时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司行霈是顾轻舟心中的禁忌,她没办法去触碰。

    “洛水,我一直觉得,他那个人好到极致,也坏到极致。”顾轻舟道,“他杀了我的乳娘和师父,难道他还不够坏吗?

    可他答应过我,他绝不娶程渝,哪怕是明知娶了程渝就能得到整个程家的支持,不需要回来跟他父亲周旋,甚至能顺利实现他的大业。难道这样的他,不够好吗?”

    颜洛水一时间语塞。

    之前的夸夸其谈,现在都派不上用场了。

    不是说司行霈那个人有多难评价,而是轻舟爱他。

    再大的家仇,都无法将顾轻舟对他的爱恋抹去,所以颜洛水说什么都是错的。

    “我很迷茫。”顾轻舟的眼泪滚落,“他走了我迷茫,他回来了我更加迷茫。”

    颜洛水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个困境,颜洛水帮不了顾轻舟。

    “轻舟,船到桥头自然直。”颜洛水道。虽然她也知道,这话毫无用处。

    顾轻舟却破涕为笑。

    颜洛水是没有安慰到她,可跟颜洛水诉说了片刻,顾轻舟心中的郁结散去了很多。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颜太太问顾轻舟:“真不回去了?”

    司慕要纳姨太太了,顾轻舟不回去操持,将来在妾室面前没了威严。

    顾轻舟道:“不了,随便他们闹吧。”

    她原本是打算,给潘韶一个警告,让潘韶规规矩矩的,结果计划被司慕打断,半途而废。

    颜一源大叫:“我好不容易做件大事,还没开始呢,就要结束了!轻舟,咱们继续呗,不能让那个女人占了便宜去。”

    顾轻舟笑笑:“少帅现在提防我,生怕我害了他的女人。算了吧,周瑜打黄盖,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操什么心啊!”

    颜太太觉得再说什么,非要说出伤感来不可,立马转移了话题。

    顾轻舟虽然在颜公馆,可颜公馆离她的新宅才一步之遥啊,而且副官还要帮她遛狼,司慕那边的事,顾轻舟一清二楚。

    “后花园收拾了,给了管家三百块,让他去添置一些家具。”副官告诉顾轻舟。

    三百块,想要把后花园的小楼装扮起来,就只能买比较中等的家具。

    司慕不是没钱,而是不够重视潘韶。

    “少帅还说,后花园的门不开,免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进屋子,家里不能安静。”副官又道。

    后花园的房子有两个好处:第一离正院很远,姨太太住在那边不用听顾轻舟的吩咐;第二是有个后门,可以自由出入,无需经过大门口,也无需受顾轻舟的管束。

    司慕将潘韶安排在后花园,却只用了其中一个好处,可见他是想让潘韶离顾轻舟越远越好,免得被顾轻舟害死。

    顾轻舟失笑。

    然后副官又说:“少帅派了汽车去接姨太太,没有排场,家里喜字也没贴,少帅衣裳也没换新的。

    他在门口等着
第442章 好到了极致的司行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姨太太,把姨太太领到了后花园,然后让厨房准备好酒菜,又让人放了两串鞭炮。”

    顾轻舟哦了声。

    颜太太也松了口气。

    司慕虽然说得那么狠,到底没有大肆操办,要不然顾轻舟真下不来台。

    “早上少帅对管家说,姨太太以后的饮食起居,还是问过少夫人。”副官又道。

    颜太太欣慰,对顾轻舟道:“回去吧,家里添了个人,你送套首饰,皆大欢喜。”

    顾轻舟点点头。

    她有很多名贵的首饰,当然不会胡乱送人。玉器和钻石比较贵,想比较之下,金器既显得慎重,价格也稍微便宜几分,是很不错的选择。

    顾轻舟派人去了趟金铺,买了一整套的项链、手镯和耳坠,拿回去送给了潘韶。

    潘韶要亲自过来感谢,顾轻舟却避而不见。

    “让她好好过日子吧。”顾轻舟道,“去跟门房说一声,少帅回来之后,让他先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话说。”

    副官道是。

    到了晚上九点多,司慕才回来。

    军政府最近很忙,过几日驻地又有集训,司慕要亲自去监督。

    经过苏州守将叛变那件事,司慕和司督军都很清楚,军心是拉不回来了,司行霈一旦生异心,岳城一半的军队会跟他走。

    现在要做的,不再是打压司行霈,而是尽可能跟他和睦相处。

    司慕知道了这个实情,就有点颓废无力。

    不管司慕怎么努力,他都赢不过司行霈!

    “少夫人说,她等着您过去一趟.......”副官道。

    司慕心中没由来一喜:她回来了,而且要见他。

    旋即他又想,肯定没好事,心顿时沉了下去。

    司慕到了正院,顾轻舟正坐在灯下看书,一缕青丝半垂,映衬着她如玉洁白的面容。

    她的侧颜很精致,撩动发丝时,司慕看到了她手腕处的淤青,心头微微发紧。

    司慕走了进来。

    顾轻舟放下书。

    “恭喜你。”顾轻舟微笑,笑容很纯美,有种不染尘埃的干净,而且真心实意。

    她不爱他,连一丁点的在乎都没有,否则她也不会如此大度了。

    “嗯。”司慕冷冷应了声,目光却仍落在她手腕处。

    她肌肤剔透白皙,又是月白色的斜襟衣裳,有点发青的手腕,就格外明显。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顾轻舟笑道。

    不等司慕答应,她继续道:“我想把后花园的拱门落锁,钥匙给你一把,也给姨太太一把。平日里你们想过来,可以自己开门,很方便。

    不过,日常姨太太的进出,还是从后花园的小门比较好。后花园的院子也有厨房,重新起炉灶,她方便我也方便。”

    见司慕脸色微变,顾轻舟又解释:“这当然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我自己。我跟你是假婚姻,更不方便教育你的女人,万一姨太太做得不对,我看着堵心,索性让她离得远远的。你若是不同意,我就搬出去。”

    司慕猛然站起身:“你在威胁我?”

    “你还要动手吗?”顾轻舟扬起脸,眉宇凛冽,静静看着司慕。

    司慕被她的气势震慑。

    想指责顾轻舟太过分,可话到了嘴边,怎么都感觉是自取其辱,司慕恨恨转身,去了后花园。

    一进门,瞧见了潘韶,他一把搂住了她,死死将她按在地毯上。

    佣人们见状,急忙退了出去。

    司慕几乎疯狂,才能将受了一肚子的气发泄出来。

    等他回神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潘姨太太有进气没出气,跪爬在地上的膝盖,丝袜全部磨破了,膝盖也磨出了血痕。

    司慕爬起来,转身去了浴室,没有理会潘韶。

    潘韶却匍匐在沙发旁边,浑身都酥软了,心情极好。

    她从司慕的粗野中,得到了一种极致的快乐,这快乐是她从未敢想象的,却是叫人飘飘欲仙。

    “我这算不算抓牢了他?”潘韶美滋滋的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