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没有生养过孩子,教育的问题,她难以跟张太太引发共鸣,也帮不了张太太。

    张太太抱怨几句,也沉默下来。

    车厢里顿时很安静。

    张辛眉依偎在他母亲怀里,又拉着顾轻舟的手,意外的没有出声。

    沉默片刻,张太太则跟顾轻舟解释,为何老太太态度那么差。

    “我婆婆对一般人都算和善的,她只是不喜欢中医。听说你是我请来的中医,她才如此,让你受委屈了。”张太太道。

    说罢,张太太又叹气,“我公公当时是颅内充血,亲戚朋友都建议去教会医院,我婆婆不同意,结果公公当天晚上就走了.......”

    张太太把自己婆婆抵触中医的原因,细细说给了顾轻舟听:“后来小姑子也是同样的病症,却在教会医院治好了。”

    顾轻舟一听还有这样的心理阴影,顿时略有所思。

    “......你别怪她,老人家这般年纪,让她改观很难了。”张太太道。

    顾轻舟颔首,仍是沉吟。

    她没有生气,而是想到了什么,略有所思。

    车子行驶了片刻,进了一处花园洋房。

    这是张太太的亲戚家。

    亲戚夫妻俩约莫四十来岁,急忙迎出来,很热络,同时又恭敬,似对张太太敬畏交加。

    “我想借你家的房子小住数日。”张太太道,“就我和辛眉。”

    张辛眉是张龙头的心尖宝,他住到这里,亲戚哪敢拒绝?

    亲戚恭敬应下,立马将楼下最好的两间客房腾出来。

    张太太这才对顾轻舟道:“少夫人,请您给辛眉治病吧,我们暂住这里,等您说无碍了,我们再回上海。”

    顾轻舟冷眼瞧着,这位张太太做事有魄力,而且很信任顾轻舟的医术。

    这件事,张太太能一力承当。

    有了担当,顾轻舟也就不怕了。

    “好。”顾轻舟笑道,“我用不了多久。”

    终于有了个安静的环境看病,顾轻舟让张辛眉伸出手。

    张辛眉觉得这是自己的女人,摸摸没关系,就任由顾轻舟在他手腕处取脉。

    取脉完毕,顾轻舟对张太太道:“我今天取脉,只是再证实他的病,毕竟前天太匆忙了。”

    张太太颔首。

    顾轻舟问张太太:“他是否每隔四天必然发作一次,有时候时间密集,有时候间隔长,但都不会超过七天,对吗?”

    张太太回想,笃定道:“是的,一点也不差!我在日历上做过记号,的确是如此!有次用了一种新型的西药,周二吃的,中途没发病,我高兴坏了,不成想下周一的晚上突然腹痛如搅......”

    顾轻舟点头。

    这个时候,她就差不多明白了。

    她解释给张太太听:“腹痛,在西医的救治方案,就是肠胃检查。当肠道没有出现病变、肠道内的菌群正常,药物对肠胃的治理起不上作用。”

    张太太惊讶看着顾轻舟:“你也懂西医?”

    “我不太懂西医,只是了解一些很基础的东西。若是让我去治病,我就没办法了。”顾轻舟道。

    张太太哦了声,心想中西贯通,这位少夫人果然下了苦功夫,怪不得医术出众了。

    这般用功,张太太越发信任她。

    “你们在西医院治了一年,吃了很多药,所以肠道肯定没有病变,肠道内的菌群也没有失调,西医对小少爷的腹痛,时常是很迷茫的。”顾轻舟道。

    “对对。”张太太道,“我看西医不怎样!”

    顾轻舟看了眼她,慢条斯理道:“不是的,人体是很复杂的结构,西医和西药的长处更多,肯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然而呢,疑难杂症是存在的,若是西医能解决所有毛病,西方就不会死人了。长处和短处都存在,这是很正常的。我其实很推崇西医。”

    张太太诧异看着她,不知她这席话的用意。

    顾轻舟笑道:“我是想告诉您,将来小少爷好了,您别走了老太太偏激的老路。中医有中医的长处,西医有西医的精湛,不可偏颇。”

    张太太微怔。

    继而她笑了,颔首道:“少夫人,您既医病,也医心。”

    顾轻舟微笑:“我的话,您能听得进去,我也就放心了。”

    题外话说完了,顾轻舟回到了张辛眉的病上。

    “......一般腹痛,若是确定没有器官上的病变,在中医上认为是冷邪凝聚,是虚寒导致的。您若是请了其他大夫,只怕会给小少爷开些温补的药。

    可是我给小少爷把脉,发现他脉象洪长有力,这是实热。实热凝聚在肠道,就会阻碍气机,故而上次我说小少爷的病拖下去容易尸厥。

    尸厥鼻息脉搏全无,反而救了他一命,太太您也就别怪医者没有治好他,只当是小少爷的命好,老天爷要他大富大贵。

    热结肠道,腑气不通,不通则痛,故而小少爷时常腹痛如搅,却又查不出缘故来。”

    顾轻舟的分析,让张太太微微发愣,一时间竟不知是该伤感,还是该庆幸。

    这孩子的一条命,居然是如此挣回来的!

    “那要如何治呢?”张太太问。

    顾轻舟笑道:“病因找到了,对症用药,主要清热养阴、理气止痛,一连服用两天就能痊愈。”

    张太太啊了声:“这么简单?”

    “我师父常说,用药如用兵,贵在精而不再多。不对症,吃再多再好的药也没用;对症了,有些陈年旧疾,三五剂的药就能好转。”顾轻舟笑道。

    “用药如用兵?”张太太笑起来,“少夫人,您说话总是有理有据。”

    顾轻舟笑。

    她开了药方。

    “鲜茅根两根、生石膏二两、知母五钱、花粉五钱、玄参四钱、生杭芍五钱、*四钱、没药四钱、甘草二钱。”

    顾轻舟把方子递给了张太太。

    张太太看了眼,然后问:“这个,生石膏二两,是不是写错了?”
第431章 热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般开方子,都用几钱几钱的,顾轻舟一口气开了二两,让张太太吓了一跳:这算是很重的药了吧?

    是写错了,还是真的用重药?

    生石膏是大寒之物,正好祛热邪,张太太觉得药对症,就是挺险峻的。

    “没有写错,就是二两。”顾轻舟笑道,“我的药方,您别让旁人胡乱添减。”

    张太太慎重点头:“不会的,这个您放心!”

    顾轻舟开完了药方,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孩子的哭声。

    原来,张辛眉和表亲家的孩子玩闹,一下子就把十二岁的表兄胳膊给弄脱臼了,那孩子疼得哇哇的哭。

    张太太气得变了脸。

    “没出息,这有什么可疼的?”张辛眉还在旁边道,“告诉你,爷就是砍了这条胳膊,都不皱眉!”

    那孩子哭得更大声。

    张太太的表兄两口子敢怒不敢言。

    顾轻舟和张太太出了屋子,看到孩子还在哭,顾轻舟上前摸了骨,发现只是前脱臼。

    她趁着孩子哭,骨头一声轻微的响动,就给他接回去了。

    “不妨事的,送去医院固定一下,接下来几天别用力,很快就好了,不会留下后遗症。”顾轻舟对这家大人道。

    这家大人将信将疑。

    那位太太几乎要哭,用极小的声音道:“真是土匪一样的野蛮!”

    张太太的表兄立马瞪了眼自己的妻子,不许她抱怨。

    张太太很难堪。

    张辛眉则没在意,只是对顾轻舟的话很高兴,立马与有荣焉:“快去快去,我老婆说要好了,马上就能好了。”

    张太太的表兄表嫂诧异看着顾轻舟,又看着张辛眉,再也忍不住露出惊愕。

    “闭嘴,再胡说八道试试!”张太太怒喝,手就扬了起来,想要扇张辛眉。

    她实在生气。

    顾轻舟提醒她:“张太太,还是先送孩子去医院要紧。”

    同时,顾轻舟叹了口气:这个张辛眉,不管怎么改变都是恶魔。这孩子不好好管束,将来很可怕。

    张太太回神,生生缩回了手,对她表兄表嫂道:“对不住,我马上派人送孩子去医院。”

    顾轻舟走的时候,屋子里还在兵荒马乱。

    回到家里,正巧司慕也在,问顾轻舟看病如何了,顾轻舟就把张辛眉的事,说给了司慕听。

    “这孩子太顽劣了!”顾轻舟道,“我看张太太是头疼死了。”

    司慕突然想:若是我儿子,不知会如何?

    他想要儿子了。

    看了眼顾轻舟,司慕道:“我们的儿子,肯定不会那么顽皮。”

    顾轻舟微愣。

    郭半仙说,司慕可能寿命不长......

    司慕也曾经说过,他想要娶很多姨太太,生很多的儿子。

    顾轻舟一时间沉默。

    就在张太太把表兄的儿子从医院接回来,又承诺帮表兄置办几处宅院,表兄和表嫂才露出笑脸。

    傍晚的时候,张庚带着老太太也来了。

    老太太一进门,就闻到了中药的味道,才知道儿媳妇背着她,给孙子吃了中药,当时气得变了脸。

    她怒指张太太,对张庚道:“立马和这个女人离婚!我们张家,容不得如此离经叛道的儿媳妇!”

    张庚为难,给张太太使眼色,让张太太向老夫人赔罪。

    张太太却没理会,只是对他表兄道:“阿哥,你带着嫂子和孩子们出去吃吃饭,晚些回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