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菲交了新的男朋友,好像快要订婚了。”司慕在饭桌上,跟顾轻舟分享小八卦。

    “这么快?”顾轻舟也有点意外。

    司慕同样意外,要不然他也不会告诉顾轻舟了。

    “.......对方是新任政治部副部长的公子,他为人高调,很仰慕芳菲。”司慕道。

    顾轻舟失笑。

    这是交男朋友吗?怎么感觉像是拉拢盟友?

    “是真的,还是传闻?”顾轻舟问司慕。

    司慕道:“目前还是传闻,是琼枝告诉我的。改日我打电话问问阿爸,若阿爸也肯定,才是真的。”

    顾轻舟觉得这个传闻不错。

    不过,她可不像司慕,胡乱猜测。

    她想知道,就会直接去问。

    第二天上午,顾轻舟就给督军在南京的办公室打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女声:“您好,总司令不在。”

    这声音很熟悉。

    “芳菲?”顾轻舟没想到司芳菲也在办公室。

    对方也笑了:“二嫂,您怎么把电话打到办公室啦?您知道家里的电话吗?”

    司芳菲也听出了顾轻舟的声音,说明她还很留心顾轻舟。

    “哦,我是有事跟督军说。”顾轻舟笑,“督军不在?”

    “您还叫督军啊?”司芳菲笑道,“您不叫阿爸,或者总司令?”

    顾轻舟在别人面前,对司督军的称呼总是改不了,这大概是潜意识跟司行霈学的。

    司行霈从未在顾轻舟面前说过“阿爸”,一直都是叫“督军”。

    “我还是叫阿爸吧。”顾轻舟道。

    司芳菲在那头笑了起来。

    “.......我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你新交了男朋友,想问问阿爸此事可靠不,要不要准备你们订婚的礼物。”顾轻舟直言不讳。

    司芳菲愣了愣。

    “你也听说了?”司芳菲问,声音柔婉恬静,没有半分慌乱,更没有试图解释。

    “是啊。不过,问你本人更好了。”顾轻舟道,“怎样,你的新男友如何,何时订婚呀?”

    司芳菲道:“二嫂,你误会了,只是卢少追求我。他做过秘书,我目前正在总司令部,担任总司令的英文秘书,向卢少请教。

    他送我汽车,又送我玫瑰花,还请了记者来捧场,这不满城风雨的?不过,只是他追求我,我可什么都没答应。”

    顿了顿,司芳菲又低低笑了,“卢少这个人很高调,阿爸说新到了南京,高调点没事,叫人瞧瞧司家小姐的风采.......”

    原来,对方姓卢,而且是司督军首肯的。

    顾轻舟就差不多明白了。

    这点绯闻,不仅可以抬高司芳菲的身价,还能下意识把副部长和司督军绑在一起,让司督军目前的处境更加通畅。

    司芳菲擅长应付别人的追求,她正在把握一个度,一切都照着她想要的方向发展。

    被别人追求,这说明很有魅力,这桩风流案,只要司芳菲处理得当,她就是声名鹊起,从此可以博个名气。

    顾轻舟弄清楚了,就转移了话题。

    “芳菲,你都做秘书了?”顾轻舟道,“真厉害!”

    “阿爸一共有三位秘书,有政治秘书,有文案秘书,我是负责外交的英文秘书。”司芳菲笑道,“外交阿爸不懂,怕其他人不可靠,乱翻译给他听,他只信任我。”

    顾轻舟道:“也对,有你帮助阿爸,的确可靠。”

    司芳菲突然就很喜欢顾轻舟,因为顾轻舟是聪明人。

    她们俩一问一答,司芳菲想要表达的,顾轻舟全懂。

    司芳菲笑,又问:“二嫂,你何时跟二哥过来玩啊?周五过来,周末我和琼枝带着你们到处看看。”

    没等顾轻舟拒绝,司芳菲再次道,“我知道二哥很忙,你可以自己来嘛。我跟琼枝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我带你去啊。”

    顾轻舟无法判断司芳菲对她的态度。

    司芳菲的手腕利落,不知是敌是友,况且司夫人和司琼枝很讨厌顾轻舟,顾轻舟没的巴巴送去南京给她们数落。

    顾轻舟要是去了,司夫人估计得气死。

    为了不惹恼司夫人,让司夫人痛痛快快过三年的好日子,顾轻舟拒绝去南京探亲。

    “我最近也忙,等改日得空的话,一定去看你们。”顾轻舟笑道。

    司芳菲说好,然后似乎是有人进来,司芳菲叫了声“总司令”,又对电话里的顾轻舟道,“总司令回来了。”

    这是司令部,司芳菲是秘书,不是司家二小姐,她也要称呼“总司令”,而不是阿爸。

    “是轻舟?”司督军的声音欣喜,接过了电话。

    顾轻舟叫了声阿爸。

    督军问:“家里没事吧?”

    “没事,我就是听说芳菲交了新的男朋友,打电话恭贺她。”顾轻舟笑道。

    恭贺的电话,往司令部打?

    这是来试探司督军的态度吧?

    司督军的态度,决定了军政府如何对待董晋轩。

    顾轻舟的精明,远胜过司慕百倍千倍。

    司督军哈哈笑了:“什么新的男朋友,老卢那软猫一样的儿子,凭什么配得上我家闺女?”

    老卢.......

    如此亲昵称呼副部长?

    具体是在设什么局,顾轻舟不知道,不过意味着,督军不会再给董家颜面了。

    司芳菲是怎么想的,顾轻舟也不知道,清楚督军是不会再把女儿嫁给董铭,这点可以确定,否则这些传闻不会如此快。

    董晋轩被督军放弃了。

    只是,督军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接替董晋轩,也没有合适的机会。

    顾轻舟顿时就了悟了,在电话里笑了起来:“我家芳菲容貌倾城,才华横溢,一般人是配不上。”

    插科打诨了几句,司督军又问了岳城的一些事,顾轻舟仔细说给他听,就挂了电话。

    事情弄清楚了,顾轻舟也寻个机会
第399章 伶牙俐齿-->>(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告诉了司慕。

    “你直接问啊?”司慕忍俊不禁。

    司慕觉得,这种事会让芳菲害羞吧?不成想,顾轻舟就这么直截了当的。

    “此事关乎董家,我能不问吗?我和董夫人的仇还没清呢。”顾轻舟道。

    正在这个时候,副官疾步进来,禀告道:“少夫人,董铭来了。”

    砰的一声,顾轻舟听到了枪响。

    顾轻舟和司慕同时变了脸。

    “谁在放枪?”

    在家里听到响枪,不知谁被打死了,顾轻舟和司慕疾步往门口去。

    亲侍们也立马扛起了枪。

    他们往外走,就见门口的亲侍把董铭和他的随从团团围住。

    原来,是董铭不顾一切要往里闯,还扇了副官一个耳光,另一位副官立马朝天鸣枪示警,不许董铭再动。

    “还好。”知道是自家的副官放枪,顾轻舟稍微松了口气。

    董铭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的副官如此强势。

    “顾轻舟,你拆散姻缘,现在满意了吧?”董铭大怒,厉喝指向了顾轻舟。

    他直呼其名。

    顾轻舟自从嫁给了司慕,再也没人这么叫过她。

    司慕也怒,准备拔枪时,顾轻舟按住了司慕的手。

    杀了董铭容易,落下口实的话,司慕就要上军事法庭,到时候督军又要为难。

    督军把岳城交给顾轻舟,顾轻舟就不能给他添一件麻烦事。

    她柔软的掌心微凉,司慕微怔,身子就下意识不动了。

    顾轻舟上前几步,对上了董铭:“董少这话,我却是不明白,我怎么拆散了你的姻缘?”

    “若不是你,芳菲怎么会去南京?现在我们都结婚了!”董铭失去了他所有的理智与冷静,像只咆哮的猛兽,龇牙咧嘴要把顾轻舟给撕碎。

    若不是顾轻舟?

    顾轻舟笑了。

    “若不是我?”顾轻舟怜悯看着董铭,“小畜生,你这迁怒实在太牵强了!当初我可没有惹你母亲,是你们先下死手的,差点害死了颜家小姐,还记得吗?”

    “你.......”董铭一听顾轻舟骂他是小畜生,顿时怒气攻心。

    他准备反击时,顾轻舟又闲闲开口:“芳菲去南京,是督军的意思;她自愿要走,没有半分留恋,你还记得吗?”

    董铭心头一缩,想起司芳菲,也是恨极了。可那份恨里,带着嫉妒与不舍的爱恋。

    他还没有说什么,顾轻舟言语连珠:“我远在岳城,芳菲在南京有了追求者,是我的错?”

    董铭想要开口,依旧被顾轻舟截断:“你母亲破坏你的婚姻在先,芳菲抛弃你在后,你自己无能是主要,反过来却要迁怒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我?

    是不是我承担了罪过,你就可以心安理得骗自己,你最敬重的父母没有毁了你的婚姻,你最爱的女人没有移情别恋,你最自以为傲的尊严没有被践踏?

    若是这样你好受一点的话,你就继续怪吧!每天的可怜虫那么多,我却跟你说了这么一番话,你是不是有很成就感?”

    董铭铁青的脸色,开始紫涨。

    他身边跟着的副官们,亦羞愧低了头:本来嘛,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怪到督军府少夫人身上的确是过分了。

    而司慕身边的副官,则是使劲忍住笑。

    “平日里温柔的少夫人,嘴巴居然这么毒辣。”

    “董少帅快要气得吐血了,千万别死在我们门口。”

    “少夫人不仅足智多谋,还伶牙俐齿!”

    司慕身边的副官们,扛枪看好戏,个个看得热闹。

    “好,你们好.......”董铭半晌一口气才上来,准备要骂。

    司慕却开口了:“来人,把这个懦夫给我赶出去!他不走,就当成私闯宅院,全部当场枪毙!”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