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行霈的副官和参谋都很着急,担心看着司行霈:“团座,程督军会不会半夜把咱们给抓起来?”

    “你们不了解程稚鸿。”司行霈笑道,“你以为我鲁莽,随便说说的?”

    参谋们不解。

    司行霈研究了程稚鸿很久。

    程稚鸿的性格、程家其他人的性格,司行霈全部摸透了。

    司行霈道:“每个人都有缺点,程稚鸿的缺点就是多疑。我一旦把他的疑点挑破了,他反而不会再怀疑我想要争夺他的家业。”

    也就是说,司行霈的野心直接暴露给程稚鸿,程稚鸿反而觉得他没野心。

    只要程稚鸿放松了警惕,司行霈的计划就能得逞。

    几架飞机就想要司行霈娶程家的女儿?想得美!

    “他程稚鸿兵强马壮,我难道没有吗?他府库富足,我将来也可以。我眼馋的,只有他的飞机。

    至于他那个闺女,刁蛮任性,天真愚蠢,不及我的轻舟万分之一。”司行霈平静道。

    程稚鸿想要拿捏他司行霈,真真可笑。

    只有司行霈算计别人的时候,他什么时候能被人算计了去?

    
    “团座,飞机还没有到,听闻要到三月中旬,还有一个多月,您打算怎么办?”参谋们也着急。

    司行霈出来很久了。

    他在程家也磨蹭了很久。

    在觊觎程家飞机的同时,司行霈也派人去了美国、德国,想要购买飞机。

    可惜,对方对这种机器极其的严密,技术透不出来,飞机也不对外出售。

    司行霈花尽了关系,也无法动摇。

    程稚鸿的飞机,听闻是美国人想要从昆明打到越南等地去,在这里建个飞机场。

    “程稚鸿迟早要沦为傀儡,我们得赶紧把他的飞机抢走,断了他与国外的关系,兴许还能保住他的民族气节。”司行霈道。

    参谋几乎要吐血。

    他觉得程稚鸿听到这话,也要吐血了。

    “您偷人家的东西,还是为人家好?”参谋道。

    司行霈道:“可不是嘛!你别目光短浅,再过几年,程稚鸿一定要感激我!”

    至于程稚鸿的女儿,始终对司行霈贼心不死。

    程稚鸿跟夫人商量:“我看司行霈的意思,他真无心与程渝。”

    程夫人很担心:“我总觉得,他是条中山狼,咱们庇护他,未必就有好结果。”

    “无妨的,司行霈是很有能力,但是他为人坦荡,这点我信任他。”程稚鸿道。

    正如司行霈所言,程稚鸿多疑。一旦疑惑被打破,他就不再多心了。

    司行霈那席话,反而得到了程稚鸿的信任。他信任司行霈到昆明没有坏心,却再也不敢把女儿给他了。

    程渝却哭闹不休。

    为此,程渝拿了把枪,到了司行霈的房间:“我知道,你一直当我是小孩子!那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若是不娶我,我就死给你看!”

    一下子,惊动了军政府所有的人。

    司行霈站在沙发后面没有动。

    副官急忙去把程稚鸿夫妻给请了过来。

    程家的长子程艋也来了,看着拿枪的程渝,他们都吓到了。

    “司少帅,你先答应她!”程夫人最宝贝这个女儿,慌得手足无措,又对程渝道,“你小心点,枪容易走火!”

    尊贵高雅的程夫人,此刻面无人色。

    程稚鸿又气又怒,此刻看到这情景,竟只剩下担心了:“快把枪放下!爸爸什么都答应你,快放下!”

    “那你同意我和霈哥哥结婚!”程渝哭道。

    “好好好,你放下枪,我现在就去写婚书!”程稚鸿疼女儿疼得没了边。

    就在程家兵荒马乱,众人商议如何让小姐放下枪的时候,司行霈一个箭步到了程渝跟前。

    “枪给我!”他冷漠道。

    “不!”程渝哭了,“你不娶我,我宁愿死!”

    “行,我可以亲手杀了你。”司行霈英俊的眉目,动都没动一下。

    他不生气,也没有厌恶,静静看着程渝,眼波深邃。

    程渝突然就像个闹脾气的孩子,把手里的枪给了司行霈:“来啊,你杀了我啊!”

    程稚鸿和程夫人大大松了口气。

    终于没事了。

    却见司行霈举起了枪。

    程渝退了下,旋即想到司行霈是故意吓退她,当即挺了胸站直:“你不杀我,就要娶我!”

    声音一落,砰的一声枪响。

    屋子里瞬时静得可怕,可怕到那枪声还有回音荡漾。

    每个人都震惊,只感觉全身的血脉都停止了。

    司行霈身后的副官和参谋们,连气都不敢出:团座杀了程家的小姐,程家要把他们拆骨剥皮!

    程渝睁大了眸子,缓缓倒了下去。

    程夫人看到浑身是血的女儿,喉咙里哽咽一声,也昏死过去。

    程稚鸿家的副官,立马全部拔出枪,只等程稚鸿一声令下,就把司行霈打成筛子,个个愤怒看着司行霈。

    这人太过分了,当着程督军的面,杀了程小姐!

    况且程小姐只是爱慕他,他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慢着!”只有程艋出声了。

    他疾步走过去,蹲在程渝身边,查看了伤情:“爸爸,妹妹是被吓晕的,她只是被打穿了肩膀。”

    程稚鸿慢慢透出一口气。

    程渝被送到了医院。

    这次之后,程渝大受惊吓,再也不敢动不动寻死觅活,甚至对程夫人和程督军道:“妈,爸爸,我真死了就不能孝顺你们!这世上,只有你们对我最好了!”

    程渝的伤不重,也不伤及腑脏,静养些日子就无碍。

    反而是这次的事,让她受到了惊吓,整个人都懂事了。

    她
第395章 顶天立地的司行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似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顿时就明白了父母养育她不容易。

    “哎哟,这孩子终于开窍懂事了!”程夫人欣慰道。

    程督军也说:“看看,我就说孩子要严厉管教,才能懂事!我得给司行霈送份重礼,谢谢他帮我管教了女儿。”

    程夫人还是生气的,程渝到底是受伤了。

    不过,这伤受得也值,于是程夫人道:“送他一辆汽车吧,我看他从岳城开过来的汽车,不怎么样。”

    程督军失笑。

    司行霈伤了程渝,反而让程督军花了巨资送了他一辆斯第庞克汽车,让军政府所有人都震惊。

    程艋嫉妒死了:“这车我要了很久!”

    “等我父亲气消了,接我回家的时候,这车就送给你吧。”司行霈很大方。

    程艋高兴极了:“说话算数啊!”

    到这天,司行霈就差不多拿下了程家所有人。

    他就等着偷程家的飞机。

    用他的话,这飞机放在程稚鸿这里,他迟早要被人利用,做汉奸的事,毕竟这飞机可不是白便宜他!

    洋鬼子比程稚鸿精明多了。

    飞机被偷,程稚鸿在洋鬼子眼里,落下个“无能”的印象,他们也许会放过他。当然,肯定要折腾一番的。

    不过,程稚鸿还是很有能耐的,司行霈相信他死不了。

    程稚鸿的民族气节,司行霈就决定帮他保住了,免得他百年之后被人骂成“汉奸”。

    程家二小姐程渝伤情康复之后,香港新上任的督察想要与程家结姻亲。

    对方是个中年英国人。

    说是中年人,其实不过三十五六岁,身材健硕高大,又是金发闭眼,非常的英俊不凡。

    程夫人不太满意,没想到程渝的心乱跳。

    “我要嫁!”程渝道,“就是要让司行霈看看,没有他,我嫁得有多好!”

    她这个“好”字,顿时让程稚鸿和程夫人明白过来。

    女儿觉得这个英国人好。

    甚至觉得他能媲美司行霈。

    原本就是政治联姻,程稚鸿很感激英国人成为他的后盾,女儿又乐意,他有什么不同意的?

    于是,程渝和香港督察的婚事,就算先订下来了,程家安排了订婚宴。

    只有程家的大少爷程艋略感遗憾,他对司行霈道:“还以为你会做我妹婿呢。”

    “我可没这个福气。”司行霈笑道。

    程艋打量他,问:“你是不是还念着你的女人,就是给你织毛衣的那个?”

    “是啊。”司行霈提到她,唇角微动,深邃的眼眸里,立马涌动一泓柔情。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非常爱那位小姐。

    “司行霈,你这个人很磊落!”程艋道,“你没有辜负家里等你的女人,也没有欺骗我妹妹。

    男人都说,感情和婚姻多少不得已而为之,只不过是借口罢了,或者自己无能,或者贪心,但是你没有,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的话,司行霈有一搭没一搭听着,思绪早已飘得很远。

    他想起了他的轻舟。

    不知这个时节,轻舟在做什么。

    当天晚上,司行霈接到了一封密报,密报是写了岳城的情况。

    司行霈看完了电报之后,神色骤变。

    “邓高!”他喊了亲信的副官,“你立马回岳城去。”

    “怎么了?”邓高一头雾水。

    司行霈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你亲自回去,把这个教给霍钺,让霍钺替我办妥此事。假如他办不到,我第一个拿他妹妹开刀。告诉他,我知道有人在找霍拢静。”

    邓高不敢再问什么事了。

    他拿住信,恭敬叩靴行礼,急匆匆离开了昆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