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军一派严肃。

    顾轻舟也端正了身姿。

    现在是午夜,顾轻舟和司夫人、司慕送走了所有的宾客,颇为疲倦。

    不成想,司督军却突然要发话。

    肯定是跟今晚的事有关。

    所有人都打起精神,认真听着。

    “要处理董晋轩吗?”顾轻舟心想。而后,她又觉得不可能。

    “时机不对。董晋轩是南京派过来的元帅,督军都没资格免除他的职务,除非督军这个三军总司令不做了。”顾轻舟心想。

    今天的事,真想要找到证据,其实挺难的。

    收买顾轻舟家的佣人,董夫人和董晋轩绝不会亲自出手,佣人的指证无用,顾轻舟和司慕也没有实证,只得通过颜洛水的口,用流言蜚语攻击董夫人。

    闹到南京,督军现在也得不到好处,反而还受总统的忌惮。

    “督军想要说什么?”知道不是免除董晋轩,顾轻舟就猜测司督军的用意。

    司督军整了整军装,道:“我原本打算,夫人跟我去任上,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琼枝和芳菲留在岳城。

    琼枝要读书,芳菲陪着她,这样也挺好,你们姊妹俩跟着兄嫂过日子,也算是给轻舟作伴。

    你们年轻人一起,相互学习进步,也增进感情。将来父母百年了,你们兄妹也能相互扶持。

    现在我想想,我上任之后,只怕膝下更空虚。琼枝转到南京的大学去,芳菲也跟我们走。

    轻舟,你没有意见吧?”

    众人看着司督军。

    顾轻舟也微讶,没想到是这件事。

    此举针对谁,一目了然。

    司督军宣布这件事,带走司芳菲,目的是将司芳菲和董铭分开。

    以后是否要嫁给董铭,就看董晋轩的表现了。

    说好的儿女亲家,这是要反悔了。

    这也是给董晋轩一个警告,司督军查到了他的小动作。若是他收敛些,认真帮司督军带好海军,司督军自然会与他交好。

    若是他有二心,司督军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至于司芳菲,在还没有确定董晋轩的忠诚之前,司督军是不会把女儿嫁给董铭的。

    没了姻亲,董晋轩的处境也没那么容易,在岳城也展不开手脚。

    “一切都听阿爸的吩咐。”顾轻舟道。琼枝她无所谓,芳菲顾轻舟不了解。

    万一处理不好,司督军肯定站在司芳菲那边,顾轻舟里外不是人。

    所以,芳菲离开,对顾轻舟只有好处,她乐见其成。

    说罢,顾轻舟看了眼司芳菲。

    司夫人和司琼枝等人,也在看司芳菲。

    顾轻舟还以为,司芳菲会恃宠而骄时,司芳菲却笑道:“那我也可以去南京生活啦?太好了,阿爸!”

    司督军疼爱司芳菲,不是没有道理的。

    哪怕司芳菲不明白、不理解,甚至不愿意,她都会无条件遵从司督军的命令。

    她知道,这个世上男人会变,人心叵测。而她的阿爸,永远都是最疼她、最为她着想的那个人!

    既然阿爸觉得暂时不适合让她和董铭定亲,而且要分开他们,司芳菲就知道,董铭做了不好的事!

    在司芳菲心中,天地都不及她父亲大,父亲的话就是圣旨。

    这一点,司慕和司琼枝都做不到。“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么定了!”司督军心情也不错。

    司夫人则眸光微沉。

    问儿媳妇的意见,问女儿的意见,怎么不问问她这个夫人的意见?

    顾轻舟和司慕对视了一眼。

    他们夫妻俩回到新宅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顾轻舟立马去看了木兰和暮山。

    “......回来之后,它们有点暴躁,又喂了一大块牛肉;十一点的时候,它们又饿了。”副官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心疼摸了摸木兰,又摸了摸暮山。

    这是药物的作用。

    木兰和暮山晚上一般不进食的,今天却吃了三顿,每顿都是之前双倍的分量。

    假如顾轻舟没有及时发现,它们在极度饥饿的时候,真的会咬死洛水吧?

    顾轻舟不寒而栗。

    司慕站在她身后。

    “把它们送走吧。”司慕徐徐开口。

    顾轻舟却不同意,它们是她的家人,她要养活它们一辈子。

    “它们是狼,不是宠物。”司慕道,“你能提防一辈子吗?要是今天真的咬死了颜洛水,你怎么办?是它们重要,还是你朋友重要?”

    “都重要。”顾轻舟道,“这种事,不会有第二次。”

    司慕沉默。

    回屋的时候,司慕跟着顾轻舟。

    “轻舟。”他喊她,声音里少了几分冷漠与刻薄,似有点温柔。

    顾轻舟停下脚步看着他。

    司慕站在沙发的对面,双手插在裤袋里,闲闲站稳:“轻舟,你丢不开这狼,你就永远放不开他。”

    顾轻舟身子微僵。

    她抿唇,眼帘微垂。

    司慕继续道:“轻舟,你还想着他吗?”

    顾轻舟不语。

    “那你以后,还会去跟他?”司慕又问,“哪怕他杀了你的师父和乳娘?”

    顾轻舟的手指微微收紧。

    人是看不见未来的,可顾轻舟却从冥冥中感觉,她的未来一定是司行霈,哪怕他杀了她的亲人。

    她总有一天会麻木,会失去报仇的信念,会被生活挤垮,会回到他的身边。

    她眼睛突然就湿了。

    “我恨他!”顾轻舟倏然低声道。她没有回答司慕的问题,而是咬牙说她恨司行霈。

    这种恨,能持续多久?

    似乎说一遍,就能加固几分。

    “晚安。”顾轻舟回神般,对司慕道,转身就上楼了。

    这一夜,她又梦到了司行霈。

    她梦到那天阳光很好,天气温暖,她将赤足浸泡在水里,坐在竹桥上。司行霈从水里钻出来,浑身湿漉漉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扬起脸吻她。

    醒过来之后,顾轻舟一脸的眼泪。
第377章 腹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二天,岳城的早报开始报道昨晚督军府宴会的事。

    报纸上还拍到了那条巨蟒。

    董夫人带着巨蟒去参加宴会,这是事实,报纸就登了出来。

    这下子,连普通民众都知道了这位董夫人。

    一时间,董夫人声名狼藉。

    董晋轩顿时就把杯子砸了。

    “昨天,我只看到了司慕的副官带着相机,他拍照的时候,我还当他只是存档,没想到他居然送给了报社!”董晋轩怒道。

    出了这件事,董夫人以后就完全不用出门交际了。

    董夫人略微沉吟。

    她坐在椅子上喝咖啡,看着暴怒的董晋轩,她道:“别生气啦!”

    董晋轩疼夫人,道:“我这不是替你委屈吗?”

    董夫人笑道:“没事,舆论就是这样的,今天这边吹,明天那边吹!昨晚的事是顾轻舟做的,今早这报纸是司慕做的,这两个孩子挺不简单!”

    董晋轩深以为然。

    同时,他们也察觉到了颜洛水的心机,那真是个腹黑少女,完全不是外表那么懦软。

    “您瞧,所有人都暴露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董夫人笑道。

    董晋轩收敛了心绪。

    董夫人道:“看来,我们要启动第一枚棋子。”

    董晋轩知道她说谁了。

    董夫人起身,拟了一份加密电报,发往南京了。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了敲门声。

    进来的,是她的长子董铭。

    董铭一脸焦虑:“妈,芳菲要跟她父亲去南京!”

    这在董夫人和董晋轩的意料之中。

    “去就去吧,南京和岳城这么近,半天的功夫就到了,你急什么?”董夫人神态悠闲。

    董铭则沉不住气:“妈,我和芳菲的婚姻,不会再有变故吧?”

    “有变故怕什么?”董夫人不以为意。

    董铭却急了:“妈!”

    董夫人蹙眉:“芳菲都能放下,根本没争取就去了南京,你挣扎什么?你难道还不如一个女孩子洒脱?”

    董铭再蹙眉。

    他很想抱怨,却又没敢多言。若不是他母亲,他和芳菲的事根本不会横生枝节。

    董铭很爱司芳菲,然而司芳菲对他的感情,永远排在她父亲之后。

    “我阿爸要我去嘛。”司芳菲打电话给他,言语中很是随意,“对不起啊阿铭,我得跟我阿爸走。”

    “你不能说服你阿爸吗?”董铭的心直直往下沉。

    “我不想啊。”司芳菲在电话那头笑,“别说我阿爸让我走,就是我阿爸让我今生不见你,我也可以立马和你一刀两断。阿铭,不要试图问你重要,还是我阿爸重要,当然是我阿爸重要了!”

    她就挂了电话。

    董铭又生气又忐忑!

    董家一时间消停了,顾轻舟却没有。

    董夫人的那条毒计,顾轻舟无法释怀,她正在布置一张大网,把董夫人捞起来。

    就在顾轻舟沉思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

    “姐。”是何微的声音。

    顾轻舟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何微了。

    何微家附近新装了公用电话亭,她偶然会给顾轻舟打电话。

    “姐,你后天会来吗?姆妈说要给你下帖子,我已经寄给你了,你收到没有?”何微在电话里问。

    后天,何氏药铺要办一件大喜事,顾轻舟早已收到了何微的信,她知道日子,也一直记在心上。

    “我这两天的信都没有拆,请柬肯定在其中。”顾轻舟笑道,“但是我记得日子呢,放心吧,我一定会去的!”

    挂了电话,正好司慕下楼。

    顾轻舟将报纸叠起来,问司慕:“后天何家的宴请,你去不去?”

    何家,自然是指何氏药铺了。

    司慕一时间倒没想起什么事,问:“为何宴请,何微要出嫁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