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我们给他一个下马威,如何?”司慕脱口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沉吟。

    老实说,顾轻舟觉得司慕这是个馊主意,她不是很赞同。

    董晋轩是司督军的同窗挚友,又是未来的亲家,司督军更偏爱司芳菲,在没有确定董晋轩为人的前提时,贸然出手会得不偿失。

    督军到时候可能会站在董晋轩那边,以为顾轻舟和司慕不懂事,故意找茬。

    “若是你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我不反对。”顾轻舟笑道,“不过,把我摘出去。”

    司慕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不赞同他的做法。

    “怎么?”司慕问。

    顾轻舟就说了下自己的意见:“你应该先在军中站稳脚跟。收拾一个人,最好是知己知彼。

    董晋轩靠屠杀学生起复,他应该被很多人唾弃,但是他混得不错,也许他很有心机。我们还不清楚他的底细,贸贸然出手,对我们不利。”

    司慕这时候,心中的热血褪去,觉得顾轻舟所言不差。

    董晋轩此人,顾轻舟就记住了。

    第一印象很糟糕。

    顾轻舟和司慕去颜家吃晚饭,她把自己对宴会的安排,都告诉颜太太。

    颜太太很认同她:“如此安排就很好了。”

    “需要做什么调整吗?”顾轻舟问。

    颜太太就跟她商量,如何修正方案,那边颜新侬和司慕也聊了起来。

    “.......我很不喜欢这个人!”颜新侬道。

    他的话,吸引了颜太太和顾轻舟的目光。

    颜一源和颜洛水这对双胞胎也看着他。

    “阿爸,您不喜欢谁啊?”颜洛水问。

    “董晋轩!”颜新侬脸色不好。

    对于屠杀学生,司督军的态度跟颜新侬不一样。

    颜新侬和司慕的想法倒是一致,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刽子手。

    “为什么?”颜洛水还在问。

    顾轻舟见义父脸色不好,就把颜洛水和颜一源、颜太太叫到了隔壁梢间。

    不让他们打扰颜新侬和司慕的谈话。

    她把义父发怒的原因,解释了一遍;也把义父所说的董晋轩,身份背景说给颜家众人听。

    “太令人发指!”颜太太捂住了胸口,“对孩子下手,也不怕遭报应!”

    顾轻舟沉默。

    这么个人要来,还要安排宴席,颜太太气得把单子给扔了。

    颜洛水问顾轻舟:“他到岳城,会不会给督军添麻烦?你应该去劝说督军,别跟这种人来往。”

    “督军不敢杀学生,是迫于舆论压力。他也觉得不好好念书,成天游行的学生,应该给点教训,在这方面,督军不会太憎恨董晋轩。

    况且,董晋轩的调令是南京发的,并非督军私下的安排。南京让他到岳城来,估计是还不知道董家要跟司家结姻亲,派他来分散军政府的实力。

    若不要董晋轩,换成其他人,就真的成了督军的掣肘,督军非要气死不可了。董晋轩的调令,等于是督军和他联手坑了总统一回,督军高兴都来不及。”顾轻舟解释道。

    颜洛水沉默听着,感觉顾轻舟懂得好多。

    顾轻舟失笑。到了正月十七,董晋轩的专列停靠在岳城火车站。

    司督军带着司慕、司芳菲和司夫人去迎接。

    他也顺便带上了顾轻舟。

    顾轻舟在火车站,就见到了那个品德有亏的董晋轩。

    董晋轩五十来岁,是个大胖子,比司督军矮一个头,穿着军装的身材滚圆。

    “这个董大帅,外貌不佳。”顾轻舟在心里评价。

    这样的人,他的儿子们估计外貌都不太如人意。

    听说董晋轩没有妾室,只有他的原配生了三个儿子。

    紧接着,一道窈窕身影,缓步下了专列。

    这是董夫人。

    董夫人身材高挑,比司夫人还要高一些,穿着一件银狐皮的毛草,映衬得她肌肤胜雪。

    她明明四十来岁的人了,愣是保养得像三十出头,明眸清湛,贝齿洁白。展颜微笑,似春风拂面。

    董夫人年轻美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董晋轩的续弦,其实她是原配。

    “真是两个极端。”顾轻舟想。

    董夫人是极端的美丽时髦,而董大帅肥壮偏黑。

    紧接着,董家的三位少帅,前后下了专列。

    这三个人都穿着军装,全部继承了他们母亲的高挑和漂亮,个个眉眼英俊,挺拔倜傥。

    就连司夫人也觉得,董家的儿子们是芝兰玉树。

    这三个孩子,完全不像董大帅。

    “二姐,姐夫好体面!”司琼枝低声对司芳菲道。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董家的大少爷董铭。

    董铭和司慕一样高大的个子,比司慕略微瘦些,肌肤也白些,戴金丝眼镜,却没有半分文弱之感。

    既斯文又英武,董铭的魅力,足以让绝大多数的少女动心。

    顾轻舟也觉得董铭很是英俊。

    司芳菲面上泛出几分羞赧,垂眸不答话。

    两家见了面,司督军和董晋轩握手之后,上下打量。

    “怎么肥得像头猪?”司督军先道。

    同时,董晋轩几乎同声:“怎么老得掉了牙?”

    他们还保留着同窗时候的情谊,互损起来毫不留情,然后又哈哈大笑,很是亲昵。

    彼此介绍了家人,司夫人和董夫人站在一起,董夫人更胜一筹。

    司夫人也发现了,顿时脸色就不佳。董夫人只比司夫人小六七岁,却愣是像两代人。

    “这都是你的女儿?”董晋轩看着顾轻舟她们,“我最羡慕有女儿的,让给我一个,如何?”

    司督军朗声笑,也不拐弯,指了指司芳菲:“那我就把我最疼爱的女儿给你吧!”

    董晋轩早已见过了司芳菲的照片,一见面就知道这是他未来的儿媳妇,接过副官早已准备好的见面礼,董晋轩递给了司芳菲:“好好,那我就谢督军割爱!一
第368章 各有心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小礼,芳菲,你拿着。”

    司芳菲看了眼司督军,双颊染满了红潮,似涂了层胭脂般秾丽。

    司督军笑道:“芳菲,收下吧。”

    司芳菲这才收了起来。

    出了火车站,各自上了汽车之后,顾轻舟和司慕乘坐同一辆汽车。

    “阿爸跟董晋轩关系不错。”顾轻舟道。

    司督军对董晋轩的亲昵,哪怕是表面上的,也超出了常人。

    司慕脸色冰冷:“我阿爸这个人,最是念旧!”

    董晋轩在军校的时候,帮过司督军,司督军至今牢记。

    司督军念旧这一点,也不知到底是好还是坏。

    顾轻舟沉默。

    车子到了督军府。

    司夫人安排了晚宴。

    董家的三个孩子,董铭二十五岁了,最小的董阳也十九岁了,个个都很懂事听话,言谈有理。

    董夫人更是跟司夫人相谈甚欢。

    在饭桌上,他们谈了很多事,两家人很热络的模样。

    “......你去了南京,以后岳城的陆军全交给阿慕了?”董晋轩问。

    司慕和顾轻舟就觉得,这个董晋轩有点不怀好意。

    司督军也略微察觉到了董晋轩的打探。

    对人对事,司督军还是保持了他的敏锐,他笑着道:“他一个黄口小儿,能成什么大事?我离开之后,岳城交给颜新侬,他在我身边多年,战功显赫,经验丰富。”

    董晋轩笑了下,端起酒盏饮尽,用酒盏遮住了表情。

    不远处的董夫人,也在侧耳倾听。

    董晋轩这点简单的试探之后,就没有再问关于军政府的事,只是不停说起董铭和司芳菲留学时候的趣闻。

    司督军慢慢放松了警惕。

    顾轻舟沉默的时候比较多,故而她场面都能关注到。

    她留意到了董夫人,似乎也很在意众人的反应。

    这个董夫人,绝不是花瓶。

    “少夫人,我敬您一杯。”她和顾轻舟的眸光一撞时,不着痕迹化解了尴尬。

    顾轻舟站起身,与她喝了一杯。

    宴席结束,司督军安排董家暂时住在五国饭店,等明天再安排宅子。

    董晋轩和董夫人都有点半醉了。

    司督军亦然。

    “董家的孩子不错,个个都有出息,懂礼数。”司督军很满意。

    对于董铭,他尤其满意。

    而董晋轩两口子,到了酒店之后,关上了房门立马清醒了,毫无醉态。

    董夫人脱了鞋,坐在沙发里,把腿往上一盘,坐得稳稳当当,有点少女的俏皮般。

    “咱们到了岳城,就应该熟悉各方态势。司慕看上去没什么大才,应该不堪重用,不知道那个颜新侬如何。”董晋轩道。

    董夫人眼眸微转,笑盈盈说:“督军会替我们接风洗尘。到时候,我安排一个局,试试颜新侬的反应,如何?”

    董晋轩道:“这样最好了,要知己知彼!”

    董夫人则不以为意。

    他们又说到了董铭和司芳菲,董夫人道:“要尽快给他们订婚。”

    “这个不能急,至少要等督军去南京站稳了脚跟。”董晋轩道,“铭儿很爱司芳菲,别寒了他的心。”

    “司芳菲美丽端庄,我也喜欢她,这个儿媳妇还不错,我儿子有眼光!”董夫人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是不是他来了?”董夫人笑容更加深邃。

    董晋轩脸上,则有点敬畏般:“我去看看。”

    他打开了房门,果然见一个人立在门口,正是他们要等待的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