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王宪!

    把顾轻舟带出来的人叫王宪,是司行霈的亲信副官之一,顾轻舟接回来木兰和暮山之前,它们一直由王宪照顾。

    正是有了这样的恩情,顾轻舟不会拿王宪如何,更不会将他出卖给军政府。

    司行霈知道这点,才派了王宪来找她。

    王宪是去了司行霈准备好的军政府城市,他是接到了电报,临时回到了岳城办事的。

    司行霈看到了报纸。

    顾轻舟和司慕的照片,两个人站在一处,司慕的高大映衬着顾轻舟的纤柔,很是般配。

    这样的般配,惹恼了司行霈。

    “是王副官啊。”顾轻舟有点伤感。物是人非,再看到熟悉的副官,顾轻舟心中一阵阵泛出涩意。

    她努力压抑着,仍是无法排揎内心的痛楚,声音也有点走样。

    王副官看到她这样,就知道她不是没良心的,心中也替司行霈高兴,略感欣慰。

    “顾小姐,您跟我来。”王副官道。

    胡同旁边的墙壁上,有一扇极小的门,王宪敲门之后,有人开了门。

    他请顾轻舟进去。

    屋子里终年不见阳光,很是阴冷潮湿。一打开门,霉气和寒气就扑面而来,顾轻舟有点不适应。

    她下意识掩住了口鼻。

    顾轻舟沉吟了一瞬,手里的叉子不由更攥紧了,又看了眼王宪。

    现在,王宪跟她是敌对的,她应该提防他。

    可这位士兵憨厚的笑容,露出几分真诚,再加上之前喂养木兰和暮山的恩情,顾轻舟又沉思一瞬,决定相信他了。

    她跟着王宪进了屋子。

    屋子里有几个人,全是司行霈的旧部,纷纷给顾轻舟行礼:“顾小姐!”

    他们态度极其恭敬。

    顾轻舟没有为司行霈做过什么大事,然而他的下属都非常敬重顾轻舟,只因司行霈爱顾轻舟。

    司行霈的部下,忠心耿耿到了爱屋及乌的地步,他们给予了顾轻舟相当高的尊重。

    顾轻舟的情绪涌动,很辛苦才克制住。

    “怎么回事?”顾轻舟转头望王宪。

    “团座想跟您通话。”王宪道。

    他们通过了无数次的架设,居然把远在昆明的电话,通到了岳城。

    顾轻舟微微蹙眉。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那头是不停的转接,终于通了之后,副官焦急道:“快快快,一会儿又要断了。”

    能从昆明打过来,已经是奇迹了。

    坚持一分钟不断,更是难得。

    所以电话一通,副官立马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却没有接。

    “顾小姐,拜托您了!”王宪似恳求般,看着顾轻舟道。

    顾轻舟这才拿过来话筒。

    贴着自己的耳朵,她喂了一声。

    那头,呲呲啦啦中,噪音很嘈杂,她听到了司行霈不太真切的声音:“轻舟?”

    她从头顶到脚趾,每一寸的肌肤都在收紧,神经有点麻木般,让她无法动弹,也无法开口。

    “轻舟,你过的好不好?”司行霈问。

    长途的电话,中间经过无数次的转接,声音模糊不清。

    可顾轻舟知道是他。

    他声音里的每个音节,顾轻舟都熟悉。

    她的手指发僵。

    他没等顾轻舟回答,继续道:“轻舟,我很想......”

    话还没有说完,那头的电话就彻底断了,成了盲音。

    副官急了,道:“下次再通,需得半个小时之后,顾小姐您别急,再等等。”

    顾轻舟慢慢回过神。

    她的舌尖也能动了,清了清嗓子,她冷漠道:“没什么可等的,不要再打了。你们赶紧离开,否则我就告诉督军,将你们全部抓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

    有位副官还想劝,已经被王宪阻止了。

    王宪低声道:“我们这就走,多谢顾小姐!团座说,您若是有什么麻烦,可以联系我们,您到时候.......”

    “不必了,我没什么麻烦。”顾轻舟打断他。

    她转身走了出去。

    她似逃命般,快速离开了这条胡同。出了胡同,她不知方向往前走,走得越来越快,近乎小跑。

    半晌,一阵阵冷风吹在面颊,她才有了点清醒。

    四周的景色,俨然不是方才的模样,她才知道自己跑反了方向。

    双颊冻得冰凉,一抹竟是满脸的泪。

    “顾轻舟,你真是个怯懦无能的人!”她骂自己,“乳娘给你吃了十几年的饭,还不如喂狗!司行霈害死了他们,你为何还放不下?”

    “师父教授你一身的医术,倾心教你做人做事,你为了个男人,连报仇的本事都没有!”

    她心里发了狠,走得更快,几乎小跑了起来。

    她沿着街道跑。既然走反了,她就继续往前走,去哪里都无所谓。

    脚崴了一下,疼痛让她回过神来。

    她的朋友还在等着她,她不能让别人担心。世道不太平,她走丢了,至少颜洛水和霍拢静还有义父义母是真担惊受怕。

    顾轻舟慢慢往回走。

    回来的时候,她的情绪就平复了,脸上的泪也抹去了。幸而天气冷,双颊吹得发红,眼睛有点湿濡,也看不出异样。

    颜洛水和霍拢静果然到了。

    “你约了我们,反而自己迟到了!”颜洛水取笑她,“越发有少奶奶的谱儿,拿乔了啊!”

    “迟到了总要请客,给我买一套珠宝吧,我相中了一只红宝石的戒指。”霍拢静起哄道。

    顾轻舟笑,笑容里还是有几分生涩:“你若是要做我五嫂,我就给你买。”

    大家闹腾了起来,顾轻舟的情绪就慢慢隐藏了,再也不让它冒头。

    躲在小胡同里的几名副官,收拾东西,开车出城了。
第367章 司行霈的电话-->>(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有位副官不理解,问王宪:“王副官,团座真是奇怪,千难万险让我们给顾小姐打电话,他怎么不让我们把顾小姐掳走啊?”

    “掳走掳走!”王宪使劲打了那副官几个暴栗,“就知道掳走,你是干土匪的?”

    挨打的副官嘿嘿笑,摸着脑袋。

    其他副官也问:“掳走倒也不错。”

    “一群粗人!”王宪显然是有勇有谋的,他道,“团座是要跟顾小姐长长久久过日子,掳走了顾小姐,顾小姐不得生气?一生气,她又跑出去嫁人怎么办?”

    众人被他说得乐了起来。

    至于顾轻舟嫁给了司慕,团座说要抢回来,那么他们这些当兵的,当然也觉得抢回来理所当然。

    顾轻舟没有出卖这群人,他们就很顺利离开了岳城。

    晚上回到新宅,顾轻舟一边喂狼一边沉思,出神了很久。

    女佣喊她吃晚饭,她下楼之后,也是和司慕默不作声的吃着。

    司慕喝完汤,才问她:“宴席的事,准备得如何?”

    “没什么要准备的。”顾轻舟回神般,告诉司慕道,“阿爸想要考验我的,是我用人的本事。宴会只需要分派下去,自然有人做,无需我动手。”

    司慕颔首。

    讨好督军这方面,顾轻舟比司慕更加出色。

    “对了,阿爸跟董晋轩是老朋友,这事你知道吗?”司慕问。

    顾轻舟还在喝汤,一口汤含在嘴里,她摇摇头。

    司慕道:“北洋海师沉没之后,董晋轩逃到了南边,跟阿爸一起去了日本留学,在陆军学校做了三年的同窗。”

    顾轻舟点点头,怪不得司督军让董晋轩过来接手海军。

    海军的筹备是司行霈准备的,原本也应该由司行霈接管。

    现在,司行霈背叛出逃,司督军无人可用,只得临时找来了他的老友。

    “董晋轩的长子董铭,今年二十五岁,和芳菲在留学的时候就认识,两个人感情很好,她写信回来告诉过督军。

    督军让董晋轩到岳城来管理海军,不仅仅是因为老朋友,还因为即将是亲家。”司慕道。

    司芳菲和董晋轩的长子董铭算是自由恋爱。

    董铭早一年完成学业回国,已经跟父母禀明了此事,董晋轩也为此联系过司督军。

    司督军是挺满意的,就等着司芳菲回来。

    这次,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也就是说,他们快要定亲了?”顾轻舟放下勺子问。

    司慕颔首。

    “挺好的。”顾轻舟道,“我看姆妈很担心琼枝的婚事,这次去南京,会替琼枝觅得良缘。

    芳菲还没有定亲,琼枝就不能越过她。现在芳菲的事定下,姆妈也放心了。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司慕表情挺平淡的。

    “说到董晋轩......”司慕眉头微微蹙起。

    “怎么了?”顾轻舟看到了他眼底的寒芒,不解问道。

    “他......他在天津镇压过学生运动,用机枪扫射,死伤两百多。”司慕道。

    司慕和司行霈有一点相同:他们对镇压学生运动都极其反感。镇压过学生的军阀,都是在走倒退的路子。

    司督军也从来不敢强行镇压学生,可他没那么强烈的反感。

    董晋轩今天的勋章,一半是学生的血染红的,司慕对他的人品很不齿。

    一个人靠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起复,这是十分的恶劣!

    偏偏政府就需要这样的刽子手!

    “他就不怕留下千古骂名?”顾轻舟也是心头一寒。

    “所以我对他印象不佳。”司慕道,“他到了岳城,我不知道能否与他和睦相处,他又是司家未来的亲家......”

    “阿爸怎么说?”

    “阿爸不是特别在意,他没觉得这是多大的污点。”司慕道。

    顾轻舟略微沉吟。

    司慕眼眸微动,有句话就脱口而出:“轻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