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到了颜家,顾轻舟的情绪发生了变化。

    她和颜洛水分开了房间,住到了颜洛水隔壁,不再跟颜洛水同屋了。

    晚上,她一个人抱住被子哭,哭得压抑,不让声音透出去。

    好几次,她隐约瞧见了窗外有个黑影,她知道是司行霈来了。为了让她快点好起来,司行霈不敢冒头,默默站在她窗外。

    而白天,顾轻舟除了沉默,就是吃吃喝喝。

    颜太太端给她的每一样补品,她都如数吃下去。

    “轻舟这是在干嘛啊?”颜五少不太懂,把霍拢静也叫了来,一起围着顾轻舟,再三研究她。

    众人都不知道。

    “我前些日子太伤心,瘦得不成样子。不仅不好看,脑子也不够用了,我要补回来。”顾轻舟声音平稳轻柔解答。

    众人毛骨悚然。

    颜洛水把专门坏事的颜一源赶走了,她和霍拢静围着顾轻舟。

    “轻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霍拢静问。

    “报仇啊,要不然活着干嘛?”顾轻舟低垂着眉眼,轻轻翻动手边的一本书,淡淡说道。

    “找......找谁报仇啊?”颜洛水小心翼翼问。

    她是在明知故问。

    顾轻舟沉默。

    沉默片刻,顾轻舟道:“司行霈,还有我自己。”

    她若是没有招惹司行霈,司行霈才不会去山里找她的师父和乳娘。司行霈是罪魁祸首,顾轻舟却有原罪。

    她也是凶手之一。

    “你要和司行霈同归于尽啊?”霍拢静问。

    顾轻舟扬眸,眸光阴郁,像幽灵的鬼火微微闪动。

    “没有。”顾轻舟道。

    她不会和司行霈同归于尽,司行霈永远都没有与她同生共死的资格。

    她虽然否认了,颜洛水和霍拢静却认定她不想活了。

    此事关乎重大,颜洛水立马去告诉了颜新侬。

    “阿爸,您智谋过人,您快去劝劝轻舟啊!我看轻舟的样子,是走火入魔了。”颜洛水快要哭了。

    她不想失去最好的朋友。

    颜新侬则摸了下女儿的头发:“傻孩子,这个当口,轻舟说什么你们都别当真。你想想,若是你姆妈和阿爸被.......”

    “不会的不会的!”颜洛水浑身打冷战,想都不敢想,立马阻止了颜新侬。

    换个角度,若是颜洛水的父母被司行霈害死了,颜洛水一定会宰了他,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是人之常情。

    顾轻舟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思。

    只是不知道,顾轻舟打什么主意。怎么杀司行霈,很多人都考虑过这个问题,从未有人成功。

    顾轻舟只怕是百忙一场。

    “傻丫头。”颜新侬笑,同时又叹了口气。

    这件事,说起来真有点叫人糊涂,连颜新侬都摸不透司行霈。

    顾轻舟到颜家的时候,颜新侬就去问过了司行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要杀了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

    司行霈道:“是意外。”

    颜新侬都不信。

    不可能有这种意外。

    司行霈和李文柱结仇太深,他最了解李文柱。了解自己的对手,就不可能在他手下输得一败涂地。

    这次的意外,是司行霈故意造成的,他借了李文柱的手杀了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

    因为什么,颜新侬也猜不到,此事太过于诡异。

    司行霈行事虽然极端,对顾轻舟却是真心疼爱,他不至于杀了她全家来独占她,他还没有扭曲到这种程度。

    司行霈不肯说,连颜新侬都不告诉。

    此事关乎重大,颜新侬看顾轻舟那架势,是蓄足了力量准备对付司行霈。

    “阿爸,您还是去劝劝轻舟吧,若是您都没有法子,我们就更加不知道怎么办了。”颜洛水道。

    颜新侬叹气。

    “我试试。”颜新侬百般无奈,去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正在看书,看得是《圣经》,这曾经是教会学校的功课之一。

    看到义父进来,顾轻舟放下书,认真坐好了。

    “......轻舟,你还有什么东西落在别馆吗?我派人去帮你拿回来。”颜新侬问。

    顾轻舟一愣。

    旋即,她轻轻垂了脑袋:“义父,我一无所有了,顾公馆散了,乳娘和师父死了,如今只剩下你们了。若是你也站在司行霈那边,劝我想开一点,我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颜新侬被她说得心头大震。

    一时间,颜新侬竟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看着这个单薄的女孩子,心酸一下子就填满了他。

    顾轻舟比颜洛水还小一岁啊!

    她正在承受的痛苦,是正常成年人都无法承受的。她没有发疯,已然是过人之处。颜新侬再来试图劝服,对她来说简直是另一种酷刑。

    颜新侬拍了拍自己的膝盖,道:“轻舟,义父跟你道歉!以后,颜公馆就是你的家,我们是你的父母!”

    顾轻舟点点头。

    一点头,豆大的泪珠就滚落在手背上。

    屋子里沉默了下来。

    良久之后,顾轻舟道:“我虽然和司行霈已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还是想要那两匹狼。”

    木兰曾经救过顾轻舟一次。

    木兰和暮山是从小长大的伴侣,顾轻舟不想拆散它们,她想都要过来。

    “好,我亲自去一趟。”颜新侬道。

    颜新侬从顾轻舟的屋子里出来,心酸得厉害。

    “唉,造孽!司行霈这个人,真是缺了一辈子的德!”颜新侬道。

    他去了趟司行霈的别馆,特意挑了司行霈在家的时候去。

    屋子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只是客厅的沙发上,堆满了宣纸,满地狼藉。

    司行霈在客房。

    颜新侬说明了来意,司行霈颔首。

    短短一个月,司行霈也憔悴了很多,他肩膀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是气色不好。
第329章 运筹帷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轻舟怎样?”司行霈问。

    他这个问题,每天都要打电话问一遍。

    颜新侬也照例道:“还是老样子。”顿了顿,颜新侬又道,“她吃吃喝喝的很卖力,像是要把自己养壮了,找你拼命。”

    司行霈忍不住笑了。

    他发自内心的开心:“能吃能喝就好,我真怕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说到了这里,颜新侬忍不住又问:“阿霈,她乳娘和师父的事,到底是怎么弄的?”

    “说了,是意外。”司行霈对此事,保守严密。

    颜新侬正色道:“我都看得出你不坦诚,轻舟能不知道吗?你们俩将来有什么不好的下场,都是你作的!”

    司行霈没有发怒。

    他看了眼颜新侬,头一次认真道:“总参谋,若是我能说实话,我会不告诉轻舟吗?我疼她,胜过你疼她百倍!”

    颜新侬结舌。

    “为何要把人给杀了?”颜新侬还是无法理解,“你做事总是很大胆,这次我着实想不通。”

    司行霈摆摆手,不想再提了。

    等颜新侬走后,司行霈负手立在地图前,开始思考顾轻舟会如何跟他鱼死网破。

    他了解顾轻舟,顾轻舟的才能和智慧,连司行霈也要赞服。

    “轻舟,你会不会打算从这里开始?”司行霈指了下地图的某个方位,略有所思。

    轻舟这样开始的话,他应该如何接招?  将堪舆图重新审视一遍,司行霈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地图上的某个方位,他双目微微发亮。

    “也许,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他想。

    顾轻舟对他的报复,也许可以帮司行霈完成一件他筹划已久却没有机会下手的事。

    他久久没有挪动脚步,月华将他的影子拉得修长挺拔。

    顾轻舟接到木兰和暮山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容。

    笑容很浅,好似她用不上力气大笑一样。

    “这是狼唉!”颜一源很感兴趣,上前摸木兰的头。

    木兰立马冲他呲牙咧嘴。

    颜一源吓一大跳。

    顾轻舟道:“木兰是母狼,你不要轻薄她。”

    颜一源气急败坏,觉得顾轻舟玷辱了他的名声:“我犯得着轻薄一头狼吗?”

    他气哄哄走了。

    颜洛水笑得不行。

    顾轻舟唇角也微微动了下。

    颜太太叫人准备好了牛肉,让顾轻舟喂养这两只狼。

    一转眼,她在颜家住了半个月。

    她半个月里,每餐都吃两分量的饭,补品全部吞下去,她恢复了一点精神,脑子也好使了。

    精神好了之后,人更痛苦,因为足够的精力去回想往事。

    在乡下的日子,似场电影,一帧帧在眼前回放。李妈和师父的音容笑貌,甚至他们死后的惨状,全部充盈着她。

    她很少笑,几乎没有牵动唇角的力气。唯一恢复的,是她的脑袋。她现在能正常思考了。

    除了带着木兰和暮山散步,她就是困在屋子里,略有所思般的愣神。

    愣了四五天之后,她的计划终于成型了。

    她要杀死司行霈,然后.......

    然后她怎么办?

    她不知道了。

    深吸一口气,顾轻舟换了衣裳,梳了头发,对颜太太道:“姆妈,我要出门了,您替我安排一辆汽车吧。”

    颜太太和颜洛水一齐看着她。

    “我陪你去吧。”颜太太小心翼翼问。

    “不用了......”

    顾轻舟刚要拒绝,就被颜洛水挽住了胳膊,颜洛水脸色惊惶。

    “我不管,我就是要陪你去!”颜洛水霸道说,“我不放心!”

    “我是约了其他人。”顾轻舟道。

    颜洛水不相信:“你约了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