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圭璋烂赌的消息,司督军是打算隐瞒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优点或者缺点因立场而异。

    司督军这人好面子,顾轻舟不知算他的优点还是缺点。

    顾圭璋的事,司督军决定藏下去,他要考虑顾轻舟今后的声望。不管是顾圭璋杀孙老先生还是烂赌,都无人知晓。

    可烂赌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放出消息的人是顾轻舟。

    顾圭璋从旅行,变成了逃难。和他一起逃的,还有他的五姨太。

    “他死了,是不是?”三姨太追问。

    顾轻舟如实道:“他借秦筝筝的手杀了我母亲,又亲自害死了我外祖父,我舅舅的死他没有招认,跟他却也脱不了干系。

    他弑父杀妻,抢掠孙家的家业,已然是死罪了,若是审下去,他应该被枪毙。况且,他身上还有宝来一条命,他死有余辜。”

    三姨太的眼泪夺眶而出,喜极而泣。她又是哭又是笑,一张脸格外的扭曲。哪怕面容扭曲,被泪水进润的眸光也华采咄咄。

    “我太高兴了!”三姨太捂住脸。

    顾轻舟笑了笑。

    三姨太又想到,司督军将此事一力承担,没有公开去审讯,保存了顾家的体面,给顾轻舟减少流言蜚语,为何事情还是败露了?

    “你放出去的消息?”三姨太试探着问。

    顾轻舟又点点头。

    三姨太吃惊:“家里出这种事,旁人少不得议论你,你何必......”

    这件事说开,对顾轻舟没有半分好处;藏起来的话,顾轻舟更加受益。

    顾轻舟眼眸微微一黯。

    “我就是希望,流言蜚语多一些,将来督军想起来,就感觉不跟顾家结亲更好。”顾轻舟低喃。

    三姨太没听懂:“你希望督军认为,顾家不值得结亲?”

    顾轻舟嗯了声。

    三姨太骇然:“你疯了?家当没有了,我们一穷二白,你以后怎么办啊?”

    顾轻舟微笑了下。

    这天傍晚,顾轻舟出门了。

    她去了趟赌场。

    顾轻舟进去雅间之前,以为是锡九爷,推开房门却看到了霍钺也在。

    “霍爷。”顾轻舟恭敬称呼他。

    霍钺仍是长衫布鞋,笑容温文尔雅,带着眼镜,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

    “来了?”霍钺示意顾轻舟坐下。

    锡九身边放了个箱子,箱子是紧闭着的,手边拿着账本和金算盘。

    摇了下算盘,锡九道:“顾小姐请坐。这是账本,每一笔都记录在案,您是否要先过目?”

    顾轻舟摇头:“不必了,我若是信不过九爷,就不会劳烦您。直接算吧。”

    锡九笑道:“那好,顾小姐是直爽人,我们就开始算了。”

    账本上,记录顾圭璋在整个赌场的输赢。

    将他输掉的钱算出来,锡九给顾轻舟过目。

    “一共五万三千九百四十二块三毛。”锡九爷道。

    这是顾家的全部财产。

    顾轻舟和李妈,一个月三四十块的生活费,就可以吃喝不愁了。这五万多块,足够顾轻舟将近一百年的用度花销。

    当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顾轻舟以后也不需要靠这笔钱生活了。

    “就按照五万三千算吧。”顾轻舟道,“说好了,四成给赌场。”

    这是顾轻舟和锡九的合谋。

    锡九先借给顾轻舟一笔钱,顾轻舟用五姨太的名义存到银行,然后把票根拿给顾圭璋看。

    看完了,钱取出来还给锡九爷。

    锡九爷的赌场,顾圭璋和五姨太随便赌,主要是让顾圭璋输钱。

    他所输的钱,锡九爷和顾轻舟四六分,顾轻舟拿六,赌场拿四。

    只因顾轻舟是霍钺的恩人,赌场破格的。

    “阿九,你先出去。”霍钺这时候,慢条斯理开口。

    锡九显然是知道主子要说什么,起身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霍钺和顾轻舟,气氛顿时有点沉默。

    橘红色的灯光有点暗淡,把人的轮廓收敛,似蒙了层细纱,面容越发绝艳。

    “轻舟,剩下的四成赌场不要,全部还给你。”霍钺道。

    顾轻舟急忙说:“这怎么行?”

    霍钺笑道:“你是我的好朋友,帮你这点忙还要回扣,岂不是太见外了?况且你这四成的钱,还不够我赌场半天的收入。轻舟,帮朋友的忙是应该的。你家里还有事,钱你拿着,以后我若是需要你帮忙,你尽力即可。”

    顾轻舟再三推辞。

    霍钺态度坚持。

    顾轻舟想起,上次她给霍钺治病,霍钺随手给了她一根大黄鱼,值一万块钱。

    顾家这点财产,对普通人来说是一辈子的花销,对霍钺来说却不及打赏孩子的零用钱。

    “霍爷,谢谢您的好意。”顾轻舟道。

    霍钺道:“不用再三客气,我们不是朋友吗?再说了,我跟司少帅还有人情往来,我会从他身上扣回来的。”

    顾轻舟忍不住低笑。

    想起上次何微的异样,顾轻舟问他:“霍爷,何微还在给您做家教吗?您英文学得如何?”

    “还在。”霍钺表情没有丝毫的异样,态度温和道,“我学得还不错,能跟得上何微。”

    “何微好像......”顾轻舟故意欲言又止,试探着看霍钺的脸色。

    霍钺倾听,等待她的下文。

    他丝毫不乱。

    顾轻舟这时候就想扇自己一巴掌:对方是青帮龙头,能在你面前露出端倪吗?

    见霍钺不肯说,顾轻舟笑笑:“没什么。”

    司行霈说,两个人的事,外人不能插嘴。他比顾轻舟痴长几岁,顾轻舟就相信了他。

    她果然不胡乱管闲事了。

    从赌场回来,顾轻舟去了趟司行霈的别馆。

    司行霈的副官护送顾轻舟,去了城外的一座小镇。

    在一家陈旧的客栈,顾轻舟遇到了躲藏多时的五姨太周烟。

    顾轻舟拿出两根小黄鱼给周烟:“在任何势力的情报里,朱晟如的姨太太周烟都是跟着顾圭璋逃命去了。他们没有你的画像
第324章 今夕何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从此就是自由身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怎么玩都行。”

    周烟拿住金条,眼中浮光微动:“真的?”

    顾轻舟颔首:“真的。”

    狼心狗肺的周烟,难得动容,抱紧了顾轻舟:“多谢你,你真是我命中的贵人!”

    她半晌才松开顾轻舟。

    顾轻舟建议她:“往北去吧。越往北走,越是没人知道你的底细。北平也很繁华,好玩的地方多得是。”

    周烟点点头。

    她当天就走了。

    顾轻舟目送周烟离开,心想:“不知以后还会不会遇到她,遇到了也不知是什么光景。”

    她这次遇到周烟的时候,周烟是在锡九的赌场出千,差点要被打死。

    一个偶然的机会,周烟成就了顾轻舟的复仇大计,让一切都变得这般顺利!没有周烟,顾轻舟不可能这么快成功。

    对于周烟,顾轻舟还是很感激的。

    周烟不是个好人,她害得朱晟如家破人亡;但是她对顾轻舟,又有大恩。

    顾轻舟觉得人很复杂。

    送走了周烟,顾轻舟回到顾公馆。

    她把莲儿接了回来,让女佣做了一桌子山珍海味。

    顾缨、三姨太和四姨太,围坐在顾轻舟身边。

    “轻舟,你要说什么吗?”三姨太开口问。

    顾轻舟道:“先吃饭吧。”

    四姨太还想问,却硬生生咽了下去,举起了筷子。

    除了顾轻舟和莲儿,其他人都味同嚼蜡。

    顾缨偷偷瞥顾轻舟。自从顾维再次离开,顾缨就恹了,她现在任人宰割,再也没有反抗的资本。

    酒过三巡,顾轻舟开口了。

    “你们都知道,老爷逃走了,咱们家这栋房子也被老爷输了。我托了关系,才延长赌场收房。”顾轻舟道。

    三姨太心中有底,不动声色。

    四姨太惊慌失措,她有两个孩子要养活,以后怎么办?

    顾缨很麻木,不知生也不知死。

    “我跟我义母借了一笔钱,先安顿好你们。”顾轻舟道。

    她将一个小匣子放在桌面上。

    匣子里是小黄鱼金条。

    “我给你们每个人两根小黄鱼。”顾轻舟道,“你们各自谋生,有前途奔前途,又故乡就奔故乡。”

    她拿了两根给三姨太,又拿了两根给顾缨。

    而后,顾轻舟道:“四姨太要养活莲儿和顾纭。莲儿另说,顾纭却是父亲的亲生骨肉,所以我要单独给她三根金条。”

    她把剩下的五根小黄鱼,交给了四姨太。

    四姨太这时候就不想哭了。

    有了这五根小黄鱼,足够四姨太回乡下去置办宅子和田地,将孩子们抚养成人。

    三姨太原本就有点存款,那些钱顾圭璋都不知道。添了两根小黄鱼,更是有了资本,足以安身立命。

    唯一懵懂的,是顾缨。

    “我......我怎么办?”顾缨问。

    顾轻舟道:“你已经十五岁了。按照十几年前的规矩,你已经及笄,可以嫁人生子,已经是大人了。以后你怎么办,与我无关。”

    顾维和顾缨是双胞胎姊妹,顾维能活得那么精彩,相信顾缨也能。

    顾轻舟遣散她们,翌日又把佣人们全部遣散。

    “五天后,赌场的人会来收房。”顾轻舟收拾了行礼,下楼对众人道。

    三姨太和顾缨看着顾轻舟,全部发愣。

    顾轻舟穿着一袭月白色碎樱斜襟上衣,深绿色长裙,裙裾覆盖脚面,穿着一双豆绿色布鞋。

    她长长的头发,从两肩清泄,落在她的胸前。

    她手里拎着一只藤皮箱。

    这是顾轻舟两年前进入顾公馆时候的打扮,衣裳、鞋袜甚至箱子都是。

    一时间,三姨太和顾缨有种时空错乱之感,不知今夕是何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