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半仙问:“你想听什么?”

    顾轻舟心中莫名一顿。

    他之前算得就乱七八糟,顾轻舟为何还要继续听他说?

    “我不想听了。”顾轻舟道。

    “真不听?”郭半仙笑呵呵的,“若是你想听,这次算你便宜点,给五块钱就够了。”

    五块钱,够普通伙计一个月的工钱,顾轻舟是傻子吗?

    “真不听。”顾轻舟道。

    郭半仙反而笑得更开怀:“好丫头,是个聪明人。你若是一辈子都这么聪明,将来自有前途。”

    顾轻舟又被他说得满头雾水。

    总之,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自称坑蒙拐骗,的确很擅长拿捏人心。

    顾轻舟转移话题,把自己要郭半仙去办的事,都告诉了他,让他明天准时去海关衙门的那条路。

    郭半仙答应得稳稳的:“我办事,小姐放十二分的心,不能白赚你的钱!”

    顾轻舟颔首。

    这一点,郭半仙倒是有口碑。

    从摊子上离开,顾轻舟去了趟烟馆,她还要找锡九爷办点事。

    坐在黄包车里,顾轻舟身不由己想起郭半仙的话:“父母双全却劳燕分飞。”

    她莫名心中有点忐忑,很想继续去问清楚。隐约中,顾轻舟很希望她母亲还活着。

    可是怎么问,都像是假的。

    郭半仙连她的出生日子都说错了。

    他就是个骗子而已,不过比较有手腕,所以很多人推荐他,说他灵验。

    顾轻舟心绪微转,不再想此事了。

    到了烟馆,顾轻舟将早已准备妥当的帽子带上,压低了帽檐,对管事的道:“我姓顾,要见九爷。”

    管事立马把顾轻舟领上来,顾轻舟不是第一次来了,管事知晓她是九爷的贵客。

    锡九爷坐在躺椅里抽烟,旁边有个人在念账给他听。

    顾轻舟进来,锡九连忙坐起,客气笑道:“顾小姐来了?”

    这时候电话响起,锡九说了句“失陪”,让人给顾轻舟端茶,他就去接了电话。

    他拿起电话,听清楚对面的声音之后,态度恭敬。

    片刻,顾轻舟听到他说:“老爷,顾小姐在这里。”

    是霍钺打过来的电话。

    锡九挂了电话,笑呵呵走过来,对顾轻舟道:“顾小姐,老爷一会儿就过来。”

    “不必不必,我是来找您的。”顾轻舟道。

    可是霍钺已经在来的路上。

    顾轻舟原本想,这点小事不好麻烦霍钺,就找了锡九帮忙。

    既然霍钺来了,顾轻舟直接跟霍钺讲也是一样的。

    霍钺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长袍,黑色布鞋,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带着黑框玳瑁眼镜,俨然是个书呆子。

    “怎么到烟馆来了?”霍钺道,“这里鱼龙混杂的,你若是有事,打电话给九爷就是了。”

    “我找九爷,说点买卖上的事。”顾轻舟笑道。

    霍钺问他什么事。

    顾轻舟就道:“我想让九爷给我介绍一支股票,就是九爷自己能掌控的,想让谁赚钱就赚钱,想让谁赔钱就赔钱的股票。”

    “这是想坑谁?”霍钺笑问。

    “我阿爸。”顾轻舟道。

    霍钺不解看着她。

    顾轻舟拿出五百块,有点不好意思:“我知道这笔钱不多,应该不够偿付损失的,九爷能否帮帮我?”

    锡九看了眼霍钺。

    霍钺点点头。

    “倒是有支股票......”锡九道,“若是顾小姐要派人来玩,很容易控制。不过顾小姐自己别玩股票,这玩意儿跟赌一样。”

    “我知道的,谢谢九爷教导。”顾轻舟道。

    锡九微笑,就把那支股票,告诉了顾轻舟。

    等顾轻舟走后,锡九说起她:“挺乖的女孩子,笑起来也好看。”

    “还聪明。”霍钺喃喃,心中似有千斤重,默默叹了口气。

    “老爷喜欢她。”锡九笃定,跟霍拢静一样,一下子就猜出霍钺的心思,“我瞧她也甚好,跟老爷挺般配。”

    “没有的事。”霍钺站起身,“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

    心中却有一团火,烧着霍钺。

    顾轻舟是司行霈的女人!

    霍钺讲道义,兄弟的女人不碰,这是青帮的帮规,身为龙头的他,自然不会去触碰帮规。

    可是放不下。

    每次见到她,心中都有点火,烧得又热又疼。

    这大概就是想要却得不到的痛苦吧?若他真的能得到顾轻舟,会特别珍惜她吗?

    霍钺也不敢保证。

    顾轻舟不知道这些,她事情办完就从烟馆离开了。

    晚上回家,四姨太问顾轻舟事情办得如何,顾轻舟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等着看好消息吧。”

    然后她又告诉四姨太,“今晚再撒撒娇,把莲儿只有八根手指的事,告诉老爷。”

    四姨太脸色微变。

    让她提起这件事,岂不是在自己的伤口撒盐?

    四姨太觉得顾轻舟太残忍了,她眼神微黯,低声道:“一定要说这件事么?”

    “嗯。”顾轻舟道。

    四姨太忍着眼泪,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一点头,眼泪就滚落在手背上,炙热滚烫。

    顾轻舟没有打扰她,退了出去。

    晚上,四姨太依言,将此事告诉了顾圭璋。

    “......若不是她身负残疾,一只手被狗咬断了两根手指,我也不会如此让老爷为难的。”四姨太哭着道,“老爷,您就当可怜可怜我吧,我锦衣玉食却没办法心安啊。若是老爷不肯,就放了我走,我带着孩子们自己去过日子。”

    顾圭璋却没有露出上次的烦躁。

    他诧异看了眼四姨太。

    “八根手指?”顾圭璋问,“是哪只手断了两指?”

    “左手。”四姨太哭得更伤心,惨痛欲绝。

    顾圭璋就想起今天下午遇到的事。

    他的车子爆胎,停在半路上,司机自己换车胎时,顾圭璋站在旁边,百无聊赖,却见一个瞎眼的老头子,手里拿着幡,原来是个算命的。

    “先生姓顾?”老头突然问。

    顾圭璋吃惊,这老头若不是故意来等他,就真有点本事。

    “你怎知道?”顾圭璋佯装没好气。

    老头说:“我故意在路上埋了钉子,等着贵客的汽车砸了。昨晚算了一卦,今天遇到的贵人姓顾。”

    顾圭璋一听这话,气得肺都要炸了。

    感情是这老头弄坏了他的汽车。

    他正要发作时,听到这老头又说:“顾
第272章 顾轻舟步步为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先生运气极佳,就快要遇命中贵人,带财又带官运,将来是顾氏的兴旺之人。”

    顾圭璋忍着怒气:“是吗?”

    “是啊,是个女童,左手只有三指,既是你的女儿,又非你的女儿。顾先生若是信我的话,去摸摸她的断手,定能大发横财。”郭半仙道。

    顾圭璋还想问,这老头就站起来,慢腾腾的走了。

    “唉,可惜了,亲生父女却无缘分,注定要犯凶煞,非要以你死我活收场。”郭半仙看到了顾圭璋,就知道他跟顾轻舟是父女。

    这话,郭半仙是自言自语,顾圭璋是听不到的。他絮絮叨叨,往旁边小巷一拐,就没了踪迹。

    顾圭璋很生气,事后坐在车上,想着那老头的话,骇人听闻。他也想不通什么断手孩子。

    直到四姨太告诉他。

    难道,自己今天真的遇到了活神仙,教授他生财之道?

    “孩子在哪儿?”顾圭璋问。

    四姨太大为吃惊:“在、在药铺。”

    “带我去看看。”顾圭璋道,“等我看到了孩子,再考虑其他事。”

    顾圭璋和四姨太都听顾轻舟说过,何氏药铺的老板娘是她乳娘的妹妹。

    顾轻舟的乳娘,是顾轻舟的生母找来的人,她到底什么底细,顾圭璋是不清楚的。

    至于那个妹妹,听说是穷苦人,顾圭璋更是不感兴趣。

    “不敢劳烦老爷,我明日去抱了她来。”四姨太立马道。

    莲儿在何家养了大半年,慕三娘很用心照顾她,何微姊妹也很疼她,短短半年,莲儿已经生得白皙微胖,圆嘟嘟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像极了漂亮的四姨太。

    顾圭璋一看到这孩子的模样,心想:“的确是个有福气的。”

    他又看了看孩子的断手。

    那只左手,整整齐齐被砍断两根手指,只有三指。

    顾圭璋觉得恶心。

    他拉了下,匆忙松开。

    他犹豫了起来。

    一个瞎子的话,怎么能相信呢?只是,哪有瞎子这么准,一下子就说清楚孩子的特征?

    “先留她住半个月吧。”顾圭璋说,“容我再考虑考虑,家里也不宽裕。”

    四姨太却激动得哭了:“是是,多谢老爷。”

    莲儿就暂时跟四姨太住在一起。

    四姨太高兴之余也担心,又去找顾轻舟:“轻舟小姐,老爷怎么会突然松口?他真的会留下莲儿吗?”

    “我是花了一整根小黄鱼的。”顾轻舟道,“你放心,这件事我已经处理妥当,你管好莲儿,让她听话乖巧就行了。”

    四姨太连忙点头。

    顾圭璋松口留下莲儿,只是一时被算命的话迷了心窍,有点想发财想疯了。

    他想,养一个孩子要不了多少钱,若她真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岂不是白占了便宜?

    他想试试看。

    第二天早膳,顾轻舟看报纸,然后对二姨太道:“二姨太,你有闲钱做股票吗?”

    二姨太失笑:“我哪有钱?”

    顾轻舟指了指这一支:“我同学家里是证券行的,她偷偷跟我们说,最近有支股票大赚,问我们要不要赚些零花钱,她阿爸有内幕。”

    二姨太立马道:“这分明就是坑你们的钱,轻舟小姐,您可别上当。”

    顾轻舟撇撇嘴:“我想也是,哪有那么便宜事轮到我们呢?”

    她将报纸放下。

    顾圭璋却心思一动。

    那个算命的说他要发横财,一旦接了三指女童回来,财运和官运都不断,他已经接回来了,那么财运是不是应在股票上?

    “我看看。”他道。

    顾轻舟递给了他,解释道:“阿爸,我还没有买,我不懂股票。”

    顾圭璋也不怎么玩股票,他不是吃这碗饭的。家里有点股票,都是长期稳定的,这种不常见的,他一向不碰。

    他很有原则,花钱可以,但是两样东西他不沾,一是赌博,二是鸦片。

    这种股票,就跟赌博一样。

    顾圭璋平时不会动心,今天却鬼使神差的想:“那个瞎子说我的财运到了,是不是应在这件事上?”

    他去了衙门,坐立难安,心中总想着那支股票。中午休息,他让司机开车出门,悄悄去了趟股票行。

    他花了一百块买了点。

    试试吧,万一那瞎子说对了呢?哪怕说的不对,也就是一百块钱的事,损失不算特别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