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回去,顾轻舟坐在窗台前的书桌看魏清嘉的信。

    琐事里穿插一些好似简单明白,实则能引人瞎想的片段,比如说夜凉了,她写字的时候脚冻得疼;比如说她有点水土不服,腰身瘦了一大圈。

    明明很简单,顾轻舟愣是想到了她的玉足、她的纤腰,甚至她平坦的小腹。

    魏清嘉也许无意,顾轻舟却很多心。

    “顾轻舟,你要是个男人,肯定是个色胚。”顾轻舟暗骂自己。

    她一个女人都能这样联想,顾轻舟不信男人不会,所以她笃定魏清嘉写这些是别有用心。

    信的最后,魏清嘉约了司行霈,三月初十在西餐厅见面。

    “若兄繁忙,不必抽空赴约,我最近消瘦,一个人也能吃掉两个人的分量,算是我赚了。”魏清嘉这样解释。

    俏皮可爱,懂事,甚至提到了自己的消瘦单薄,是个男人都会怜惜,肯定会赴约的。

    顾轻舟觉得,看到这样的话,男人再忙也会去的。

    这封信,简直可以作为范本。

    顾轻舟拜读完毕,对魏清嘉更是佩服不已。

    “这个女人好厉害,每句话都是字斟句酌,哪怕拿去挑刺,也寻不到半点错处,反而是读信的人心思肮脏,浮想联翩。”顾轻舟想。

    这就是高明之处。

    第一名媛果然不是好当的。

    顾轻舟将信看完之后,收起来放在手袋里。

    翌日,顾轻舟六点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去找司行霈,将信总结给他听。

    “她都说了她吃两份占便宜,就让她吃两份吧。”司行霈漫不经心,对顾轻舟说别的女人很不满意。

    顾轻舟则试探:“真不去?她约了吃饭,大概是献身之意。”

    司行霈伸手捏她的脸,将她的衣领拽住,拖到自己跟前,凑在她耳边道:“我只要轻舟的献身。”

    顾轻舟神色微变。

    她重重打司行霈的手。

    司行霈松开,她跌回自己的座位,将衣领整理好,沉默不说话。

    “我不会要她。”司行霈过了一会儿,突然很认真对顾轻舟道,“记住了吗?”

    “嗯。”顾轻舟颔首。

    “要相信我。”司行霈说,“我不骗你。”

    “好。”顾轻舟的心情稍微好转。

    车厢里稍微沉默了片刻。

    顾轻舟却总想说点什么,她实在是佩服魏清嘉。

    “她好有手腕。”顾轻舟道。

    “擅长心机的人,生活得都不幸福,需得处处去算计,有什么可羡慕的?”司行霈道,“再说了,她那些手段都是勾引男人,小智慧而已。你比她更有智谋,而且都是大智慧!傻姑娘,你是身怀巨宝,却去羡慕别人衣着绫罗!”

    顾轻舟心里暖暖的。

    司行霈是随时随地捧着她,能夸她的地方,他都要夸大十倍来赞扬她。

    被甜言蜜语浸泡久了,心里总是能沁入丝丝蜜意。

    “你油嘴滑舌。”顾轻舟将头转向了车窗外,轻轻缭绕自己的头发。

    司行霈摸了摸她的脸,说:“这件事我没有撒谎。轻舟,魏清嘉的智慧,只是用在勾搭男人身上,你的智慧用在医学,用在其他方面,你这样很厉害,明白吗?”

    “我也想勾搭男人。”顾轻舟强词夺理。

    司行霈掐她的胳膊。

    他居然掐,像小孩子一样,掐得似蚂蚁咬过般的疼:“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顾轻舟抱着胳膊,低下头笑。

    他们寻了一处荒山。

    这个时节,没有放养的猎物,实在找不到什么。

    顾轻舟和司行霈在山上逛了一上午,才猎到了一只兔子。

    上次司行霈教过顾轻舟,如何给猎物去皮毛。

    顾轻舟上手很快,利落将这只兔子的皮剥了。

    司行霈站在旁边,直直看着她,半晌没有动。

    顾轻舟费解:“怎么了?剥得不对吗?皮毛去掉了,内脏也挖干净了,还有什么?”

    司行霈双目熠熠:“顾轻舟,你脸上有字。”

    他连名带姓的叫她,还说很奇怪的话,顾轻舟愕然。

    她用胳膊去擦。

    没有墨迹,顾轻舟道:“什么字?”

    “司行霈的女人。”司行霈道,“这几个字,都写在你脸上呢。”

    顾轻舟微愣。

    她看了眼手里的兔子。

    她的枪法,她行事的狠辣,除了保存了她原本的习惯,其他都是司行霈教的。

    她十六岁遇到他,她成长的过程,是他在谆谆教诲,她身上打着他的烙印。

    顾轻舟惊恐,手里的兔子落地。

    她疾奔而去,坐在山泉旁边洗手。片刻之后,司行霈拎着兔子过来了,将它洗得干干净净,准备就在这里烤了吃。

    “害怕了?”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不回答。

    她洗干净了手,抱着小腿坐在旁边,头枕在膝盖上,看着司行霈架上火,去烤那只兔子。

    透过闪跃的火光,顾轻舟仔细看司行霈的脸。

    看罢,她歪头继续沉默。

    司行霈也洗了手,坐到了她身边,笑道:“不高兴?”

    “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那吃兔肉,会不会开心点?”司行霈笑问。

    顾轻舟嘟囔:“也许吧。”

    司行霈俯身,轻轻吻了下她的唇,道:“又闹小孩子脾气。”

    他温柔照顾她、教导她、栽培她、宠爱她,顾轻舟看着他这个人,就有点舍不得挪开眼。

    遇到司行霈,是她最糟糕的一段经历;而和他相处,又有她最美好的部分。

    他给顾轻舟喂饭,替她洗澡,好似她是嗷嗷待哺的孩子,他将她培养成人。

    他之前疼爱她;现在不仅疼她,还信任她。

    当然,他还是会索取,将顾轻舟按在床上,这点永远让顾轻舟无法释怀。

    他也只有这一点不好,其他都好!

    他将烤好的兔肉递给她,顾轻舟慢慢咬着,嫩滑多汁
第264章 顾轻舟身上的烙印-->>(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鲜美异常。

    “好吃。”顾轻舟道。

    司行霈得意:“当然好吃,也不看看是谁烤的!”

    回去的时候,顾轻舟躺在后座睡觉。

    到了别馆,司行霈也不吵她,直接把她抱到了楼上。

    顾轻舟平时念书很辛苦,一到周末就要睡很多,像个婴儿。

    晚饭的时候,顾轻舟睡醒了,神清气爽。

    她想起某件事,对司行霈道:“你不许动顾缃。”

    司行霈蹙眉。“这件事,能不能都交给我?”顾轻舟道,“顾缃最好不要死,她死了就太便宜了她,而且我希望她能把顾维引回来。

    顾维当初是陷害我不成,反而被开除,离家出走的,她对我充满了恨意。她好像悬在我头顶的剑,我希望早点看到她的实力。”

    司行霈想,他可以也杀了顾维。

    不过,顾轻舟从来没吃过亏,她有自己的打算,司行霈不打扰她。

    “当心点。”司行霈道。

    接下来的生活,没什么大事。

    四姨太新生的女儿也不再闹腾,顾轻舟吩咐的事,四姨太也在着手准备。

    顾缨如今只剩下自己,势单力薄,很乖,从来不敢惹事。每次吃饭的时候沉默,甚至会讨好二姨太几句。

    学校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周五的早上,顾轻舟随口问了句:“周末有空吗?”

    她想找颜洛水补习功课。

    “舜民周末过来。”颜洛水道。

    顾轻舟又问霍拢静:“你呢,要不要周末一起温习?”

    霍拢静却好似做了坏事被抓,她支吾道:“我不想学习,我周末没事,就想在家里睡觉。”

    她刻意强调自己无事,让顾轻舟和颜洛水有点狐疑。

    没约到人,顾轻舟就打算周末自己温习了。

    放学的时候,顾轻舟在学校门口遇到了司慕。

    她微讶。

    司慕依靠着车门抽烟,灰色风氅衬托着修削背影,引得很多少女面红耳赤的讨论:“是谁?”

    “他好帅!”

    司慕是很帅的,除了司行霈,他比绝大多数的男孩子都要英俊。他气质很好,不像那些纨绔子油头粉面,而是长腿宽肩,气度倜傥雍容,又带着几分阳刚。

    “来找我的?”顾轻舟走上前,问。

    “嗯。”司慕道。

    “什么事?”

    “祖母让你明天过去吃饭。”司慕熄了烟,“我过来告诉你一声,顺便送你回家。”

    顾轻舟想:不可以打个电话吗?

    邀请吃饭这种事,打个电话去顾公馆就可以了,为何非要到学校找她?

    顾轻舟心中起了警惕,司慕是不是又有事?

    司慕的事,都跟魏清嘉有关?

    他那么喜欢魏清嘉,知道魏清嘉在他眼皮底下,给他哥哥写那么暧昧的信,还寄到了他家里吗?

    顾轻舟眼底闪过一抹同情和怜悯。

    “不用送,我乘坐电车就可以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信任她,她不能辜负了他的信任。他不喜欢顾轻舟和司慕多来往。

    司慕站着没有动。

    夜风吹拂着他大衣的衣袂,似落寞。

    “明天早上九点,我去接你。”司慕道。

    “不必麻烦,我家里也有车,坐过去很方便。”顾轻舟道。

    司慕颔首:“也好。”

    他打开车门,重重关上。

    顾轻舟以为他要走,不成想他坐在车子里,低垂着脑袋,并没有发动车子。

    略等了下,顾轻舟就先走了。

    后来坐在电车上,她总感觉司慕的车子就在身后,好几次拐弯时,她都看到了。

    顾轻舟心中越发费解。

    “司慕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顾轻舟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