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考虑再三,临走时还是去找了司行霈的副官。

    “把你的手枪给我。”顾轻舟道。

    副官吃惊:“顾小姐,是遇到危险了吗?属下送您回去。”

    要枪,肯定是预知了危险。

    副官怕出事了,自己担不起责任,他准备去开车。

    “什么事也没有,你把手枪给我就行了。”顾轻舟道,“我等会让跟魏二少一起离开,你们跟紧点。也许会有事,你们三分钟之内能支援就行,别贸然出头。”

    副官道:“顾小姐,还是属下送您回去吧。”

    “真不用。”顾轻舟道,“此事我一力承当,跟你没关系,我会告诉少帅的。”

    顾轻舟很坚持。

    副官怕其他宾客看出端倪,不好再坚持了。他犹豫了下,就答应了。

    他腰里别着两把枪,拿出一把给顾轻舟。

    顾轻舟看了眼,是一把左轮小手枪,一共六发子弹,一颗也不少。

    “您会用吧?”副官又担心追问了句。

    “会。”顾轻舟笃定道。司行霈带她练过这种枪。

    她放在手袋里。

    顾轻舟离开饭店的时候,瞥见了司慕。

    司慕站在屋檐下的走廊上,正巧那走廊挂了一串日式风铃,风过簌簌作响,甚是悦耳。

    顾轻舟等魏二少开车过来,百无聊赖,听到声音就望过去,也是随意的,结果却看到了司慕。

    司慕正在望着她。

    他那厢光线幽淡,只能看到他的轮廓,以及他落在顾轻舟脸上的眸光,深沉又伤感。

    顾轻舟一时诧异,下意识回头,想看看她身后是否还有其他人,要不然无法解释司慕如此看着她。

    她有什么可看的?

    身后有人,熙熙攘攘都是离席回家的,却没有顾轻舟熟悉的,更没有魏清嘉。

    再看司慕时,屋檐下已经没人了,只剩下那串风铃,发出悦耳动听的轻响,好似方才只是顾轻舟的幻觉。

    顾轻舟摇摇头。

    “顾小姐?”魏二少的车子开了过来,按响了喇叭。

    顾轻舟上了汽车,她将手袋放在腿上,拉开一个口子,将手伸了进去,短刃退了鞘,握住了把柄。

    手枪在另一边,早已开了保险,可以随时开火。

    她一只手上握住短刀,一只手扶住手袋,看上去是很乖巧的样子。

    车子开了出去,约莫三分钟,远离了五国饭店时,魏二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顾小姐,你真的拿到了账本?”

    什么账本?

    顾轻舟知晓,这是顾缃的圈套。

    魏二少是帮凶,还是和顾轻舟一样的棋子,顾轻舟暂时拿捏不准。

    她说话含糊:“二少这是何意?我不太懂......”

    她说的是实情,语气却故意话里有话,好似她只是不愿意承认。

    魏二少则对顾缃的套圈深信不疑,坚定以为顾轻舟是拿了账本的,他态度诚恳,甚至低声下气道:“顾小姐,你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只是账本千万别给我阿爸。我阿爸心脏不好,他会气死的。”

    顾轻舟这时候就明白,魏二少在外头欠下了巨款。

    顾缃知道这个秘密,拿这个秘密做文章。

    “......我姐姐跟你说了什么?”顾轻舟直接问。

    既然魏二少以为顾轻舟拿住了他的把柄,就会对顾轻舟言听计从。

    “缃缃说你认识霍龙头,跟霍龙头的妹妹是至交,又对霍家有恩,所以我在赌场欠下的账,九爷把账本都给你。”魏二少果然老老实实。

    九爷,就是霍钺身边的锡九,他算是青帮的二把手。

    魏清嘉回来了,司慕对她念念不忘,身为未婚妻的顾轻舟想要整垮魏家,自己挣面子,利用旧情去找锡九,要魏家的秘密,很说得通。

    而魏市长还不知道,魏二公子最近沉迷赌博,已经输了两万多块的巨款。

    在五百块就能买一栋花园洋房的岳城,魏市长的工资也不过每个月一百二,两万多块摆在督军府,都是一笔巨款。

    这笔钱,魏二公子是填补不上了。

    “.......我知道你看不惯我大姐,你放心吧,我会替你想办法,让我大姐离司少帅远些,我保证!”魏二公子急道,“账本你千万别给我阿爸!”

    其实顾轻舟到了这时候,才是真正的糊涂。

    顾缃做这件事,她图什么?

    顾轻舟没有拿到账本,魏二公子这么一说,顾轻舟反而可以去找锡九,拿捏魏二公子,让他替自己办事。

    这对顾轻舟很有利。

    可是为什么?

    顾缃是绝不会帮顾轻舟的!

    “这些事,都是我姐姐告诉你的?”顾轻舟问魏二少。

    她已经问过一次了。

    “是啊。”魏二少道,他也有点糊涂了。

    顾轻舟更糊涂了。

    “顾缃想嫁给魏二少,她既然知道有账本的事,怎么不自己去拿了,威胁魏二少和她定亲?”顾轻舟不得其解。

    顾轻舟觉得,这也许是个连环套。

    秦筝筝最喜欢设连环套了,顾缃深得其母真传,她难道不会吗?

    当然,她没有秦筝筝那么聪明,这个连环套并不深。

    正是因为顾缃不聪明,顾轻舟不能按常规的套路去考虑她,谁知道她下一瞬会做什么脑残的事,出乎顾轻舟的意料。

    她这边正想着,突然有辆黄包车,直接从旁边窜出来。

    魏二少开车时说话,不够专心,眼瞧着这一幕,他整个人就吓坏了,连忙想要调转车头,车子一下子就撞到了路牙子上。

    “这是谁啊?”魏二少大怒,立马下车。

    他刚下去,就被人反背按住。

    车厢一晃。

    有人重重将魏二少按在车上,顾轻舟当机立断,锁好了她这边的车门,爬过来将驾驶座的车门猛然带上。

    她这点小聪明,很快就被无情挤垮。

    一声巨响,她座位旁边的玻璃窗,一下子就被砸开了。
第259章 少帅英雄救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碎玻璃四溅,好几块落到了顾轻舟身上,她的手背被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有人来拉车门时,顾轻舟一刀捅下去。

    这刀非常快,利落将那人的手捅出一个窟窿,又快速拔出。

    “啊!”车外传来惨叫,“这娘们手上有刀!弄死她,弄死她!”

    惨叫声不绝。

    顾轻舟这时候反而镇定了:“原来,顾缃的计划在这里!真是个蠢计划。”

    然后,后座的车窗也被敲破,有个人从后座进来,想要拿住顾轻舟时,顾轻舟早已猫到了座位下面。

    她看清楚了那个人,一枪放出去,正中他的左肩。

    顾轻舟不是惜他的命,而是想留下活口,好知道顾缃的阴谋诡计。

    “有枪!”远处,有个男人声音颤颤巍巍,“他妈的,不是说了才一个弱质女孩和一个废物纨绔子吗?”

    废物纨绔子倒是真的,一下子就被制服了,动弹不得。

    他们将魏二少敲晕了。

    “这是顾缃收买的人,目标很明确,是我和魏二少两个人。”顾轻舟想。

    若是赌场的人,不会对顾轻舟下手。

    四周寂静了下。

    一道灯光亮起,照澈了顾轻舟的车子,她以为是司行霈的副官到了。

    “全抓起来!”不成想,她听到了司慕的声音。

    司慕随行是带着两名副官的,车上有长枪。

    方才顾轻舟放枪,早已惊动了他,他的枪法非常准,一枪一个,瞬间将几个匪徒的膝盖打穿。

    遍地哀嚎。

    耳边枪声不绝。

    等顾轻舟出来时,但见地上躺着四个男人,个个凶悍异常,膝盖全伤了,痛苦倒地不起,惨叫不觉。

    司慕的副官,将他们搜身、捆绑,扔到了车子后座。

    顾轻舟慢慢推开车门站起来。

    司慕的车灯很亮,顾轻舟走下车,他就瞧见顾轻舟的额头、手背,都被碎玻璃滑过,血涌了出来。

    其实没多少血,也只是划破了小口子,只是已经晕开,就像一大片似的,甚是骇人。

    司慕疾步走过来,扶住了顾轻舟的肩膀:“伤了哪里?”

    顾轻舟能站住,她不着痕迹推开司慕,道:“我没事,就是玻璃碎片太多了,落到了身上。”

    她摸了下额头。

    血痕擦去,就不再流血了,可见伤口的确很细小浅薄。

    她并未大碍,手枪关了保险,短刀入鞘,她拎着手袋走下来,人畜无害的模样,一头黑发在夜风里缱绻。

    “你怎么来了?”顾轻舟抬眸问他。

    车灯映照之下,她眸光熠熠,好奇望着他。

    司慕一愣,说:“我路过......”

    哪有这么巧的路过?

    他是一直跟着顾轻舟和魏二少,他不放心魏家这孩子。

    司慕不愿意用坏心去揣度魏清嘉,可是他总是下意识觉得,魏清嘉想要取代顾轻舟。

    魏清嘉不知道司慕的心思,也许她会出手?

    司慕很不放心顾轻舟跟着魏家的孩子一起走,他下意识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她。

    司慕远远跟着,直到他听到枪声,才吓坏了,急忙上前。

    不管怎样,先收拾了这群人,再去找顾轻舟。

    他还以为顾轻舟早已吓晕,或者受伤,不成想顾轻舟轻盈盈走了下来。

    放枪的,居然就是她。

    司慕眸光微凝,看了她一眼,只感觉她细腻红润的娇颜,有种别样的风采,他道:“上车吧,我先送你回家。”

    “不,找个地方审审他们,我要知道顾缃到底想干什么!”顾轻舟眼底涌动锋芒。

    “顾缃?”司慕诧异,“你姐姐顾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