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慕的到来,打扰了了顾轻舟。顾轻舟躺在床上,还是考虑了很久,为何司慕突然不退亲了。

    他退亲是为了魏清嘉,不退亲也是为了魏清嘉吧?

    为什么呢?

    怕司夫人对魏清嘉下杀手,想祸水东引,用顾轻舟挡枪?

    顾轻舟想到这里,心里发凉。她明明不想跟司慕和魏清嘉纠缠,可事情到了她头上,她也是不怕的。

    这么一纠结,她到十二点才睡觉。

    毫无意外的,她早上就起晚了。

    她正要出门,见顾绍正在吩咐司机老李送他。

    顾绍的学校和顾轻舟的学校,是在岳城的两端。

    顾轻舟道:“阿哥,我来不及了,我要是迟到的话,密斯会骂死我的。你成绩那么好,迟到了也不会挨批......”

    其实不用解释的,只要她说她需要车子,顾绍肯定会给她的。

    顾绍站在早晨温暖的阳光里微笑,朝阳映衬着他校服的纽扣,泛出熠熠金光:“快上车吧。”

    他的笑容,永远都是干净的。

    顾轻舟道谢,不再磨蹭了,让老李赶紧去圣玛利亚学校。

    到了学校,校工正要关门。

    顾轻舟塞了一块钱,才让校工网开一面,放了她进去。

    小跑到教室时,任课的密斯也是刚刚才到,顾轻舟松了口气。

    “以后要早点啊。”密斯很温柔,叮嘱顾轻舟道。

    顾轻舟乖巧听话,低声道是,回答了自己的座位上。

    同桌的颜洛水问她:“怎么迟到了?”

    “一言难尽。”顾轻舟随口道。

    可能是早上的迟到,导致顾轻舟一上午都兵荒马乱。

    她答应过魏清嘉,今天去给她父亲看病,此事仍在计划里,顾轻舟没有忘记。

    在她心里,求诊到了她跟前,就是她的病家。她不会因为魏清嘉或者司慕,就拒绝出诊。

    依照约定,顾轻舟去跟学监请假。

    学监例行问了几句,就给顾轻舟签了请假书。

    等她校门口时,魏家的汽车已经等候多时。

    魏清嘉抱臂坐在车厢里,略微出神,好似心事重重。

    看到顾轻舟,司机提醒魏清嘉:“大小姐,有人出来了。”

    魏清嘉回神。

    顾轻舟上了魏家的汽车,魏清嘉道:“昨天实在不好意思,我还以为顾小姐今天不来了。”

    “答应了的事,怎么好不来?”顾轻舟微笑,笑容疏淡。

    魏清嘉恭维了她几句。

    过了片刻,魏清嘉又解释:“子原这个人啊,脾气一直都挺好的,很少见他发火,他昨天只怕是有点烦心事。”

    这是在暗示顾轻舟:司慕一向不发火的,他就是讨厌你,才那么恶声恶气的。

    这种带着恶意的暗示,顾轻舟全部装听不懂。

    她不喜欢司慕,也不喜欢魏清嘉,他们俩怎样你来我往的,顾轻舟才不参加。

    魏清嘉又解释,顾轻舟倒是笑了:“无妨的,魏小姐,后来少帅去了我家,跟我道歉了半天,我不生气啊。”

    一句话,把魏清嘉堵了回去。

    魏清嘉修为极高,这种事心里发哽,笑容却不减半分,从她脸上看不出她是否恼怒或者担忧。

    顾轻舟没空研究她的心思。

    到了魏公馆的时候,听到了琴声。

    一个穿着月白色中袖元宝襟旗袍的女孩子,坐在琴凳上弹琴。

    “这是我妹妹。”魏清嘉介绍道,然后喊那女孩子,“雪儿,这是顾小姐。”

    这就是魏清雪,顾缃结交上的朋友。

    “我知道,是缃缃的妹妹嘛。”魏清雪阴阳怪气道,“阿姐,果然是人以群分,你才回来几天,就认识顾小姐啦?”

    这话,既是攻击顾轻舟,也是攻击魏清嘉。

    这位妹妹不喜欢魏清嘉。

    魏清嘉笑容丝毫不动,就像刻在脸上的,楚楚动人。

    “我跟顾小姐有缘嘛。”魏清嘉不以为意,“阿爸在吧?”

    “在书房。”魏清雪说。

    魏清嘉就领着顾轻舟,去了书房。

    魏市长下午有个会议,特意在家里等魏清嘉的。

    顾轻舟进来,他早已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含笑礼貌:“顾小姐。”

    “魏市长,您好。”顾轻舟的礼数也不少,和他寒暄。

    很快,话题就不顺畅了。

    魏市长直截了当告诉顾轻舟:“鄙人小疾,不敢劳烦顾小姐。司督军前些日子跟鄙人喝酒,还夸顾小姐冰雪聪明。你和嘉嘉成为朋友,以后相互作伴。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他并不想让顾轻舟治病。

    魏清嘉还没有说动她父亲,就直接把顾轻舟接了过来。

    一时间,场面有点僵。

    “阿爸!”魏清嘉站起来,“您应该让顾小姐试试。”

    “不妨事,医生也说了,这个需得一段时间才好,我最近都在吃药。”魏市长脸上带着笑,眼底却又几分烦躁,“嘉嘉,你的孝顺,阿爸是知道的。”

    他觉得魏清嘉在刻意讨好。

    魏市长对这个女儿,多少是有点冷心了。

    魏清嘉结婚的时候,魏市长不同意,她非要一意孤行;好歹结了,魏市长希望她能相夫教子,老实本分,结果她又离婚了。

    离婚听上去时髦,真正落到了自家头上,却是晴天霹雳,魏市长的脸都丢光了。

    魏清嘉离婚归来,就不再是魏家最闪耀的女儿,她成了让魏市长丢人现眼的女儿。

    魏市长对魏清嘉很有意见,魏清嘉也察觉到了,所以她费尽心思讨好魏市长,希望得到魏市长的支持。

    父亲的支持,才能让她安稳在月岳城落足。

    “魏市长,我学的是中医,跟西医不同。假如您想试试的话,我可以给您把把脉。”顾轻舟笑道。

    魏清嘉拉住了魏市长的胳膊,眼底全是哀求:“阿爸!”
第250章 湿热病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魏市长很疼这个女儿,态度稍微和软了。

    他是不相信顾轻舟的,毕竟顾轻舟是个女人,还是个孩子。

    女人会什么医术?

    魏市长素来觉得,女人就是属于男人的,她们漂亮温柔就足够了。说女人有本事,也只是刺绣方面的,其他的本事,魏市长是不相信的。

    他的漠视和不信任,很明确的表达出来。

    “有劳顾小姐了。”魏市长敷衍道。

    顾轻舟诊脉的时候,魏市长一直在问顾轻舟,司督军最近可好、司夫人可好、司老太身体如何。

    “市长,我这里把脉,实在无法分心,回头咱们再闲聊吧。”顾轻舟道。

    魏市长微笑,心中却在冷哼:“装模作样!她一个女人,她若是能有本事的话,这世上就没男人什么事了。”

    在他心里,女人大约是低等的物种,不可能会很高深的医术。

    顾轻舟诊脉良久,终于松开了魏市长的胳膊,收回了手。

    “.......是不是发作快一个月了?”顾轻舟问,“长在左边腰侧的疱疹,一开始有灼热刺激,后来就疼得睡不着?”

    魏市长知晓,这是魏清嘉告诉她的。

    他点点头:“正是如此。”

    “是不是吃了西药,涂抹了药膏也无效?”顾轻舟问。

    魏市长又点点头。

    顾轻舟就道:“那您把衣裳掀起了,我看看疱疹的样子。”

    魏市长蹙眉,有点不好意思。

    犹豫了下,他把衬衫从裤子拉出来,掀起一角给顾轻舟看。

    魏清嘉也凑过来瞧。

    是疱疹,一共有六七丛,都在左边的腰侧。疱疹个个有黄豆粒大小,水样透明,看上去很可怕。

    “西医怎么说?”顾轻舟问。

    魏市长道:“说是湿热。”

    “您这个的确是湿热熏蒸的,不过吃药和外敷,效果都不大,因为毒血不出去。需得针灸放血,然后火罐拔出湿毒。”顾轻舟道。

    顾轻舟又说:“您这个病的起因,乃是肝气郁滞、湿热所致,毒血已经在了,吃药也散不去。”

    她主张给魏市长施针。

    魏市长有点介意。

    老实说,魏市长不信任她,更加不相信放血治疗。

    若是可以放血,西医早就做了。

    “不如,我给您试试?”顾轻舟笑道,“若是好的话,我连续给您针灸八天,您这病就能痊愈;若是不行的话,我明天就不来了。”

    对方是军政府的少奶奶,魏市长也不好直接赶她走。

    她又是魏清嘉请过来的,司慕也说她的医术不错,怎么也要给她点面子。

    放了血而已,又不会死。

    “那就试试吧。”魏市长道。

    顾轻舟让魏市长去客房,将上衣卷起来,平躺着。

    “魏小姐,您派人去买几个火罐回来,我没有带,只带了针。”顾轻舟道。

    顾轻舟没有行医箱。

    她从手袋里拿出三菱针,先在魏市长的龙眼、阿是穴放毒血。

    毒血放得不多。

    “以后呢,两天放一次毒血;每天针灸和火罐,八天就能痊愈。”顾轻舟又道。

    放血之后,火罐还没有到,顾轻舟就先给魏市长针灸。

    她在魏市长的支沟、阳陵泉穴位,以平补平泄的手法刺针,停针三十分钟。

    “倒也不疼。”魏市长躺着,心中仍是不屑,“就用这么小的针刺来刺去,有个屁用?老子只当哄军政府的少奶奶玩,若是她高兴了,让嘉嘉给司慕做个姨太太,倒也全成了嘉嘉。”

    魏市长是心高气傲的,只是魏清嘉都离婚了,还能有什么盼头?

    能做姨太太就不错了,总好过嫁给无权无势的穷小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