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城是华东第一大沿海城市,号称不眠夜城,夜色绮靡妩媚。

    餐厅门口的灯火很暗淡,营造法式的浪漫与奢华。

    司慕依靠着车门抽烟,望着碧穹点点繁星,出神了好一会儿。

    他想了很多,其实心绪一点也不乱,只是往一个方向去想,怎么也拉不回来。越想越深入,越想越难以自拔。

    等他划燃第四根火柴,想要点起第四根雪茄时,他瞧见了顾轻舟和何微。

    司慕走了上前。

    薄寒缭绕的春夜,两位女孩子出门之后感觉冷,都缩着肩膀,把自己的脸藏在大衣的衣领里。

    她们吃饱了,心情很好,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我都有点撑了。”顾轻舟笑道,“第一次吃这么多。”

    “我也是。”何微道。

    明明没什么好笑的,她们俩笑呵呵的,甚至商量沿着街道走半个小时,再乘坐黄包车。

    司慕就到了跟前。

    “阿木?”何微先看到了司慕。

    顾轻舟转头,眸光在餐厅门口的幽淡灯火映照之下,碎芒盈盈,似有潋滟的波纹荡漾。

    她的眼睛好看。

    司慕感觉她稚嫩,但是某个瞬间,她的稚嫩里能流露出一点媚态,这种媚态不做作,从天真里溢出,让人心头发热。

    “要回去了吗?”司慕先开口,声音有点暗哑,“我送你们吧。”

    何微很想问,你不是跟女孩子约会吗,怎么等着送我们?

    话到了嘴边,她又咽了下去,到底跟司慕不熟。

    司慕见顾轻舟蹙眉欲拒绝,他道:“轻舟,回头我还有点事和你说。”

    顾轻舟还惦记着退亲之后的那笔钱,她必须要到手,这是她应得的,她退出了这门婚姻呢。

    那是极大的一笔钱,将来跑路的时候作为资本,她这才道:“行,多谢少帅。”

    到了司慕车子旁边,顾轻舟看到了地上的烟灰和烟蒂,足见他是等了多时,而且不停的抽烟。

    司慕不是老烟枪,他的烟瘾没那么大,这么会儿功夫抽了三四根,说明他很忐忑,用抽烟来压抑情绪。

    顾轻舟看了眼他。

    明明只是普通的瞥视,司慕愣是不自然起来。

    他微微撇开了脸。

    送何微到何氏药铺,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慕三娘在灯下缝被子,等着何微回来。

    见何微笑盈盈的,还有顾轻舟和司慕相送,慕三娘彻底松了口气。

    “这么晚了,也不虚留你们,快回去吧,路上开车要小心。”慕三娘道。

    “姑姑,我们先走了。”顾轻舟笑道。

    他们走出何氏药铺,慕三娘和何微一直在目送他们。

    慕三娘心里感叹道:“轻舟和少帅真是般配。”

    何微大概也有这样的感触,只是想起方才跟司慕约会的女孩子,何微就有点替顾轻舟担心--将来家里放那么一位姨太太,岂不是要整日置闲气?

    这些事,何微管不上,而且她相信顾轻舟能处理好,她也不想再管了,母女俩关门,何微把自己看的电影说给慕三娘听。

    睡觉的时候,慕三娘字旁边缝被子,何微情绪高昂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

    慕三娘慈祥微笑,心想:“轻舟带微微出去散心,果然开导了微微。”

    这样,慕三娘就不再担心了。

    司慕和顾轻舟从何氏药铺的胡同出来,他很绅士为顾轻舟拉开了车门--副驾驶座的车门。

    顾轻舟微愣。

    继而想到他有话说,也就没拒绝。

    说什么?顾轻舟心里暗揣了下,大概是:能不能先退亲,钱我过几天再给你,到时候给你加利息等。

    她坐了上去。

    车厢里有雪茄淡淡的清冽,烟草的香味弥漫着。

    车子开了七八分钟,司慕都没有开口。

    顾轻舟想:“他肯定在组织语言说服我退亲。”

    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就没有打扰他,任由他把词句编造得天花乱坠,顾轻舟只想要钱。

    当初定亲的时候,明明是司夫人想要巴结顾轻舟的外公,如今退亲,怎么也要付出一点。

    司慕开口了,果然是说钱的事:“你要去做家教,缺零用吗?”

    “没有啊,我哪有资格去做家教?”顾轻舟笑道,“我才念了一年的书,是微微要去。”

    跟钱有关,顾轻舟就不打扰他。

    想想,顾轻舟也反思自己,是不是要得太多了?

    不过,退亲是必然的,哪怕要再多,司慕也必须给,顾轻舟又心安理得。

    片刻之后,司慕突然问:“轻舟,你给我治病的事,你还记得吗?”

    顾轻舟点点头,很明白司慕在打感情牌,就顺着他的话说:“当然,我治疗过的每个病例,都会记录在册,将来整理成医案......”

    司慕却好似很失望。

    他的唇微抿着,又不言语了。

    “.......你第一次给病人针灸,会一直记得吗?”良久之后,司慕突然又问。

    “记得啊。”顾轻舟道,“我第一次针灸,是对我师父下手,当时刺足三阴,我弄断了一根针,吓死了。”

    司慕又沉默。

    好像顾轻舟的回答,跟他预想中的答应有天壤之别。

    他不是问这个!

    可他应该问什么?

    难道要他问:我总记得你的手按在我身上,你还记得吗?

    这又问不出来。

    问出了,怎么都感觉不太恰当。

    就这么沉默着,终于到了顾公馆门口。

    车子停下来,顾轻舟准备下车时,司慕突然道:“轻舟.......”

    “少帅,你不必欲言又止。”顾轻舟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同意退亲的,你什么时候把钱拿给我,我什么时候就去跟司督军谈。”

    司慕呼吸
第235章 履行旧约如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顿。

    顾轻舟继续道:“我明白你很着急。既然着急,就快点去凑钱吧。你堂堂军政府的少帅,哪里借不来这笔钱?”

    司慕沉默。

    他的手握住了方向盘,没有动,心中各种情绪涌动,面上不露半分端倪,反而让他看上去很冷漠。

    顾轻舟等了一下,见他不说话了,就自己推开车门准备下去,司慕却倏然开口。

    “轻舟,你觉得咱们履行旧约,会如何?”司慕问。

    顾轻舟差点扭到腿。

    她下了车,趴在车门上,想把他的表情看个清楚。“我开玩笑的。”司慕赶紧补充,然后用力关上了车门,撞到了顾轻舟的头。

    顾轻舟捂住脑袋后退,司慕的车子立马扬长而去,没有调转车头,直接从另一条路离开了。

    很快,汽车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顾轻舟揉了揉撞疼的头,心想:“司慕今晚在魏清嘉那里碰壁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是那番态度。

    不过,司慕是有原则的,退亲这件事顾轻舟不用担心,他会拿钱给她的。

    没过几天,上学的时候班上又在议论,原来是小报拍到了司慕和魏清嘉去逛街散步的照片。

    两个人郎才女貌,格外的般配。

    顾轻舟班上二十几个女学生,并非每个人都喜欢顾轻舟,于是她们拿着报纸在背后嚼舌根,

    “......差太多了。魏清嘉念书的时候,一直都是名列前茅,顾轻舟总是垫底。没魏清嘉漂亮,也没有她有才华,家世更是不如魏清嘉,怎么少帅会选她做未婚妻?”

    “是娃娃亲,他们很早的时候订下的!”

    “现在还流行娃娃亲啊?”

    “订下了的,毁约会很难听,再说顾轻舟攀上这门亲事,她肯退才怪。”

    “这么说来,魏清嘉倒是挺可怜的,被这么只鸠占了巢。”

    这些话是背着顾轻舟说的,顾轻舟或多或少有点耳闻。

    说完全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只是不会为了这些闲话去着急上火的。

    魏清嘉、司慕,对顾轻舟来说,是两个跟她生活完全不相干的人。也许有点交集,不过是人生微小的岔路,顾轻舟总有撇开这些岔路口,回到正路上。

    上午的算数课上,顾轻舟按在课本之下写信。

    信是给何微的。

    昨天收到了何微的信,她在信中情绪好转,跟顾轻舟说:“姐,我原本是打算念完中学就嫁人、工作的。如今阿爸说,家里生意好了,想让我去念大学,将来若是能去银行做事,自然比报社或者工厂薪水要高。大学里还有奖学金,我昨天去三家大学,拿了章程.......”

    她认真打算着前途,顾轻舟想给她鼓励,甚至可以资助她念完大学。

    顾轻舟的医术是慕宗河教的,她没有给过半分学费。何微是慕宗河的外甥女,若是能帮衬她完成学业,也算顾轻舟回报了师父。

    正在写着,坐在顾轻舟正前方的宛敏突然转过脸,冲顾轻舟笑了笑。

    顾轻舟吃惊。

    任课的胡修女就走了下来,走到顾轻舟身边,轻轻敲了几下她的桌子。

    顾轻舟吓一跳,赶紧把信收起来。

    “上课要专心点啊。”胡修女走上讲台,对所有人道,实则是警告顾轻舟。

    顾轻舟立马端正了身姿。

    宛敏没说什么。

    下课的时候,宛敏突然换到了顾轻舟和颜洛水的后排。

    她们后排是坐着李桦和蒋春妮。

    宛敏跟蒋春妮调换了座位,坐到顾轻舟的正后面。

    顾轻舟回头,宛敏又冲她笑了下,笑得顾轻舟毛骨悚然。

    总感觉宛敏要做点什么才甘心。

    “宛敏,你为何要换座位?”顾轻舟直接问她。

    宛敏微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