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请柬,顾青是沉默良久。

    这背后肯定有阴谋。

    请顾轻舟的,阴谋自然是针对她。只是,顾轻舟不知道司夫人又要干嘛。

    “魏清嘉要回来了,司夫人不是应该给我几分甜头吗?她又想对我干嘛?”顾轻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司夫人。

    司夫人同意顾轻舟和司慕结婚,是为了对付魏清嘉。哪怕想开宴会,司夫人也会制造舆论压力。

    这个压力,主要是给魏清嘉,让魏清嘉不敢靠近司慕,要不然就会被人误以为她接近有妇之夫,想做司慕的姨太太。

    司夫人当然不怕魏清嘉,甚至有无数的手段可以让魏清嘉消失。

    但是最后呢?

    最后,她儿子总会知道,甚至会揣测,只会冷了她儿子的心,从此母子心生罅隙,得不偿失!

    司夫人要的,不是魏清嘉的消失,而是她儿子照她的预期发展,听她的话,不要被媳妇迷惑。

    魏清嘉是来打扰这个预期的。

    司夫人不能主动出击,她所作的一切,都要让司慕找不到任何抱怨她的借口。

    儿子的未婚妻是早年定下的,她为了儿子的婚姻操持,有错吗?

    当然没有!

    而顾轻舟和司慕的事闹得越大,越是板上钉钉,魏清嘉就越不敢靠近司慕。

    魏清嘉曾是岳城第一名媛。这样的高台,能让她走下了做姨太太吗?同样不可能,除非她摔下来,粉身碎骨,从此声名狼藉。

    司夫人相信魏清嘉不会那么傻!

    “名媛的身份,带给魏清嘉的好处太多了,她绝不会为了司慕不顾一切的。”这点,顾轻舟知道,司夫人更加知道。

    所有事都在司夫人的掌控之中,顾轻舟也会成为她的棋子。

    “然而,家宴是达不到舆论压力的,司夫人办这件事是为了什么?”顾轻舟心想。

    司夫人不会诚心结亲。

    她既然安排了宴席,都是为了造势,让所有人知道,这门亲事督军府真的会认,而且在准备了。

    想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就应该开个极大的舞会,甚至把记者都请过来,拍几张顾轻舟和司慕亲密的照片,从此公布于众。

    但是司夫人没有。

    “司夫人还留了后路——收拾我的后路。”顾轻舟想。

    魏清嘉棘手,用顾轻舟对付魏清嘉,却不壮大顾轻舟的实力。

    司夫人步步为营。

    介于此,顾轻舟知道今天的家宴,不是为了曝光婚事,而是有其他的缘故。

    顾轻舟在司夫人的计划里,司慕也在。

    后来,顾轻舟灵光一闪:“若是我的话,与其防备儿子和魏清嘉勾搭,还不如釜底抽薪,先斩断儿子的念头。”

    司慕才是主要的。

    只要拿住了司慕,魏清嘉就不足为虑。

    顾轻舟又想到司慕对她说,他是新派读书人,他不会娶姨太太,而且他认为婚姻应该彼此忠诚。

    他有责任心。

    顾轻舟猜测到了几点,到底这次晚宴是为了什么,还真被她猜出了一些头绪。

    “……真的就要结亲了?”顾家还是云山雾绕的,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顾圭璋兴奋得满面红光,将他最好的衣裳拿了出来换上,颇有派头。

    几位姨太太心里打着鼓。

    顾轻舟嫁给司慕,就是麻雀变凤凰。若是富贵这么容易得,就不会有那么多孜孜不倦的追求了。

    “轻舟小姐,您还是当心点,小心使得万年船。”二姨太低声道。

    三姨太第一次真心赞服二姨太的话:“是啊轻舟小姐。你配司少帅,自然是配得上的,可还是得当心。小心点,终归不是坏事,对吧?”

    四姨太也说:“轻舟小姐您看,连姨太太都要请去,这司家何止是诚意?简直是低声下气的。虽说‘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可司家那等权贵门第,低成这样就可疑了。”

    顾轻舟心里暖暖的。

    人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善良的。

    顾家的三位姨太太,顾轻舟帮过她们,或者承诺帮她们,她们对顾轻舟就充满了善意。

    这点善意,比春风过和煦温暖。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顾轻舟笑道。

    顾轻舟很聪明,几位姨太太自觉加起来也不及顾轻舟足智多谋,话题点到了,就不想再说了,免得扫兴。

    转眼就到了正月二十五。

    这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薄雨。春雨如愁丝,在屋檐下一圈圈的荡开,远处的桃树被滋润着,隐约泛出了嫩红的花苞。

    顾轻舟每次去司公馆,都会换上自己最喜欢的老式衣裳。

    她穿了件天水碧绣海棠盛绽的斜襟元宝襟衫,下面是湖色素面长裙,外面套一件滚了狐白毛的雪锻素面风氅。

    清淡、娴雅,有种早春的生机。

    “好看。”顾绍站在阳台上,看到顾轻舟在梳头,赞赏她道。

    顾轻舟穿老式的衣裳,一定要用一把珍珠梳篦将长发绾发。

    她最会绾头发,会弄好几种发髻,最常用的是低髻,垂在后脑勺,别样的端庄。

    “舟舟,我借了个相机,打算过几天跟同学去骑马。我给你照张相,将来在去了法国想你的时候可以看看。”顾绍道。

    说罢,他脸有点红,忐忑等顾轻舟答应。

    “好,你来照。”顾轻舟笑道。

    她端坐在椅子上,含笑望着镜头。那镁光灯一闪的时候,她一动不动,任由顾绍将她的笑容留在相机里。

    顾绍摆弄着相机,道:“过几天洗出来,送给你一张。”

    “谢谢阿哥。”顾轻舟道。

    顾绍也回房更衣。

    下午四点,顾家的人乘坐两辆汽车,去了司公馆。

    到了司公馆的时候,雨更加小了,像薄雾萦绕着,若是不打伞,一会儿就能将头发和眉毛染一层白雾。

    老太太的院子里欢声笑语。

    司家的人早已到了。

    司夫人难得今天好脾气,正在陪着老太太说笑。
第221章 醉酒的司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行人进来,司夫人先站起身,笑道:“亲家来了?”

    这一声“亲家”,把顾圭璋叫得忘乎所以,简直要露出喜极的神色。

    顾家的姨太太们,则很安静,跟在身后不言不语。

    顾缃带着不屑的冷嘲,顾缨有点怯场,不敢往前,顾轻舟和顾绍立在后面,含笑不语,等大人先寒暄。然后,顾轻舟才走到老太太身边。

    老太太拉着顾轻舟的手,说了好些寒暄的话,然后道:“应该白天请客的。你婆婆说,新派人家都把最重要的一顿饭安排在夜里,我们也赶赶时髦。”

    然后,他们去了司公馆后头的一间院子。

    院子很宽敞,搭了戏台,请了两位名角唱堂会。

    司督军和司慕早已等候多时。

    司行霈没有来。

    “为何非要安排在晚上?”顾轻舟心想,“老太太不喜欢晚宴的,总说晚宴不伦不类,从前没有晚上做客的习俗。”

    她这么想着,就看到了司慕。

    司慕坐在花厅的正桌旁边,心思飘忽。

    大家入座,点心先上来,老太太把戏折子给顾圭璋:“亲家点出戏。”

    “老太太,您先请。”顾圭璋这点应酬的本事还是很足的,场面上过得去。

    老太太非要他点。

    最终,顾圭璋挨不过,点了一出比较热闹的戏。

    戏台上锣鼓喧天,旌旗漫卷,顾轻舟沉默坐着,没有言语。

    坐在她身边的,是司夫人的爱女司琼枝。

    司琼枝不计前嫌般,跟顾轻舟说了几句话。

    “顾姐姐,你冷不冷?”司琼枝突然问。

    顾轻舟道:“还好。”

    “我的手套方才丢在老太太那边了,你能陪我去找找吗?”司琼枝道,“路有点滑,我害怕。”

    “是什么样子的?”顾轻舟问。她想让佣人去找。

    “我也说不好。”司琼枝立马道。

    顾轻舟心中就起了警惕。

    她知道事情来了。

    “走吧,顾姐姐,我们来也好久没有单独聊聊。”司琼枝热情笑道。

    老太太望了过来,用眼神鼓励顾轻舟,多和小姑子来往。

    顾轻舟只得站起身:“也好。”

    随着司琼枝出了花厅,雨已经停了,天色也暗淡,路灯陆续亮起。

    顾轻舟随着司琼枝往老太太那边去。

    在老太太院子的西屋,司琼枝找到了她放在茶几底下的一双银红色手套。

    “找到了。”司琼枝高兴道。

    她坐起来,并不打算走。

    “你坐啊,顾姐姐。”司琼枝道。

    顾轻舟环顾了下屋子,没什么异常,她却感觉身子不太舒服,有点沉重。

    司琼枝说了什么,顾轻舟懵懵懂懂没听清楚。

    顾轻舟不着痕迹,将自己袖子里的银针打开,从自己指端刺入。

    强烈的疼痛,让顾轻舟彻底清醒过来。

    这时候,司慕来了。

    司慕脸上有点红,好像是喝了不少的酒,身上也有淡淡的酒气。

    他一进来,司琼枝像受惊了似的,站起来道:“二哥,我先出去了。”

    她一溜烟跑了,随手将屋子里的门反锁。

    司琼枝一出去,顾轻舟突然一猫身子,躲到了沙发后面。

    司慕微讶,不解何意看着她。

    “轻舟?”司慕想要说话,身子趴过来的时候,顾轻舟一把捏住了他的后颈。

    后颈的穴位被捏紧,司慕眼前逐渐昏花,手里半分力气也没有,昏死了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