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陪着颜洛水。

    洛水的情绪很糟糕,惨白着一张小脸,怔愣出神。

    顾轻舟细细打量她,心想:“洛水很漂亮啊,怎么谢家三少说忘就忘了她?”

    颜洛水的容貌,很难笼统去概况好与不好。她是一张圆圆的脸,五官都不是特别出彩,但出现在同一张脸上,组合得就恰到好处。

    第一眼看上去,可能觉得这少女很平凡,不管是模样还是打扮,都是顶普通的一个人;可再看几眼,便会觉得她的眉眼格外雅致。

    颜洛水不是第一眼美女,她很耐看,越看越觉得她精致漂亮。

    而且,洛水很聪明低调。

    “洛水.......”顾轻舟试图和她聊天。

    颜洛水则打断她:“轻舟,你去姆妈那边坐坐吧,我想自己静一下。”

    顾轻舟叹了口气。

    “那我先走了。”顾轻舟给颜洛水沉默的空间,没有打扰她。

    顾轻舟去了颜太太的院子。

    等她到的时候,谢家姐弟已经告辞了。

    这么快就走了,只怕是偶然路过吧?

    “洛水还好?”顾轻舟一进门,颜太太就问她。

    顾轻舟摇摇头:“说要静一静。”

    颜太太就叹了口气。

    “她什么也不说,都憋在心里不痛快。”颜太太道。

    洛水都满了十七,今年虚岁十八。若是倒退二十年,这都成老姑娘了,颜太太想着给她定亲啊,可惜她心里不乐意。

    “你说这世道,新不新旧不旧的,把人都给折磨碎了。”颜太太道,“若是清朝,哪里轮得到姑娘自己挑女婿,都是盲婚哑嫁。可现在不行啊,现在政府允许离婚,不等她挑好了,将来她过不下去了,真离了……”

    离婚虽然是个时髦的事,老一辈却深感丢人现眼。

    万一给颜洛水挑选的丈夫她不喜欢,又知道能离婚,不肯静心过日子,颜家没面子是小事,颜洛水自己很痛苦。

    “……谢家那位,估计是真没心对她。”颜太太又说,“我就说了,那孩子心肺都是冷的,捂不热。”

    顾轻舟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颜洛水心情不佳,连带着她也犯愁。

    颜太太看着她叹气,又说:“小孩子家的,愁什么呀,可不要叹气。”

    两个人就转移了话题。

    “姆妈,谢家姐姐过来看望您,是有什么事吗?”顾轻舟好奇问。

    “他们不是来看我的,是来见你义父的。”颜太太说,“谢家遇到了点麻烦,谢总长被关押了,等着审判呢,想让你义父帮点忙。”

    “什么事啊?”顾轻舟愕然。

    看谢家大小姐从容不迫,顾轻舟还以为她是来走亲访友的。

    这份涵养,真叫人惊叹。

    颜太太笑道:“能有什么大事?政治倾轧,无外乎就是受到了排挤、冤枉,这些都算是小的。若是真要搞死谢家,他们姐弟俩也到不了岳城。”

    事情不大,但是跟军界沾边。

    谢家在军界的关系不深,就想到了当初的近邻颜新侬,于是派了孩子连夜赶到岳城求助。

    顾轻舟了然。

    谢家姐弟俩临时下榻在五国饭店,等颜新侬回来。

    中午的时候,他们就见到了颜新侬。

    颜新侬跟颜太太说:“咱们在南京那边,能多卖个人情就算一个,毕竟政治和军事也是分不开的。”

    他想捞谢家一把。

    颜新侬和谢家老爷关系挺不错的,此事说起来也简单,就是贪污上的,可惜跟军需部有点挂钩,谢家难以脱身。

    只要不是出卖党国,其他的罪行都好洗涮,谢家这次是陷在贪污案上了,颜新侬觉得不是难事。

    说起来,政府当官的,清水官是做不长久的,谁身上没点脏东西?无非是有人跟谢家结仇了,想要扳倒谢家,或者看上了谢家老爷现在的官位,想要取而代之。

    “我已经问过了,不算大事。”颜新侬道,“当然,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答应了。轻易就没有重恩。”

    只有难办的事,旁人才会心存感激。

    “你做主吧。”颜太太道,“若是依着我的脾气,这件事我就不想管。”

    颜太太对谢家三少爷耿耿于怀。

    “还在想洛水的事?”颜新侬笑道,“这事不怪人家孩子,他又没始乱终弃,他是从一开始就没相中洛水,没这个缘分。”

    “他凭什么看不中洛水?”颜太太道。

    颜新侬笑:“你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颜太太回神,想了想,也觉得自己这话挺可笑的。

    颜新侬是想帮忙的,但是他打算拖一拖,不那么轻易开口应承。

    颜洛水的情绪很糟糕,她午饭没有吃。

    顾轻舟又去找她,给她端了杯热腾腾的牛奶。

    颜洛水吃不下东西,牛奶是流质的,咬牙还是能喝一点的。

    她喝水的时候,顾轻舟在旁边不敢说话,屋子里很沉默。

    直到颜一源进来,才打破这种沉默。

    颜一源只当是自己那句话说错了,惹恼了他姐姐,小心翼翼的找顾轻舟:“洛水还生气呐?”

    “可不嘛!”顾轻舟道。

    “我买了辆脚踏车,咱们去骑车好吗?”颜一源道,“你去邀请洛水啊,就算做我给她赔罪。”

    这话,他不敢跟颜洛水说,撺掇顾轻舟去求情。

    顾轻舟没有见过脚踏车,她偶然听人说起过,街上也见人骑过,觉得挺新鲜有趣的。

    至于骑脚踏车,更是一桩新鲜事。

    “洛水,五哥买了辆脚踏车,咱们去骑车好吗?”顾轻舟道,“我还没有骑过脚踏车,会不会给骑马一样。”

    颜洛水这会子也缓过劲来了。

    “脚踏车?”颜洛水反问。她之前见过女同学骑脚踏车,也很想要一辆,颜太太说太危险了,不给他们买。

    脚踏车肯定没有骑马危险,只不过是新鲜东西,大家敬畏而已。
第193章 摔车-->>(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上隔壁有家小孩子骑脚踏车,腿上摔了一个很大的伤口,当时血淋漓的,颜太太更觉得危险,不许他们碰。

    “在哪里啊?”颜洛水打起精神。

    “后头院子里呢。”顾轻舟笑道。

    她们俩到了院子里,果然见颜一源脚边,放着一辆崭新的二轮脚踏车,深蓝色的,上面还有金灿灿的铃铛。

    顾轻舟和颜洛水都感觉好玩,围着它打转。

    “你说,这两个轮子前后的,怎么能骑起来?”颜洛水道,“姆妈说危险,我也觉得挺危险的。”

    颜一源喜欢打击颜洛水,今天带着赎罪的心,难得心平气和跟她解释:“你瞧见踏板没有?踏板动起来,力量平衡了,这车子就能动。”

    颜一源问:“你们俩谁先试试看?”

    颜洛水和顾轻舟面面相觑。

    “怎么试啊?摔断了腿怎么办?”顾轻舟有点担心。

    “我会骑啊,我搀扶着你们。”颜一源道。

    说罢,颜一源自己上了车,沿着网球场的四周,骑得非常快且熟练,潇洒极了。

    他身上像带着风,这比骑马都好玩。

    顾轻舟和颜洛水眼馋的看着他。

    颜一源骑了一圈,回来之后道:“你们谁来试试?”

    “我来吧。”颜洛水笑道。

    她上去之后,总是骑不稳,一会儿就要跌下来。

    颜一源小心翼翼搀扶着她。

    “你扶稳了。”颜洛水声音打颤,“要是摔了我,我就揭了你的皮。”

    她会骂人了,说明心情好了很多。

    颜一源这时候就不客气了:“你扶稳了前头,眼睛往前看、往前看,脚下使劲啊,这么笨,快踩啊!”

    顾轻舟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颜一源累了身臭汗,一个小时之后,在他搀扶着后座的情况下,颜洛水终于能骑着绕圈了。

    她开心极了。

    “真好玩!”颜洛水道,“我要骑到学校去!”

    “你可拉倒吧!”颜一源累得气喘如牛,“就你这样的,非要被汽车撞死不可!”

    他们俩又开始抬杠了。

    颜洛水学会了,道:“快快,轻舟你也来试试。”

    顾轻舟在旁边看了一个小时,颜一源说颜洛水的那些诀窍,顾轻舟都听懂了。

    所以,她一上手就像模像样的。

    她眼睛平视前方,脚下用力踩着踏板。

    “轻舟真厉害,天生就会骑!”颜一源惊叹。

    “你别放手啊,我害怕。”顾轻舟很紧张,根本体会不到他的夸奖。

    骑了一半,顾轻舟越骑越顺利,颜一源实在太累了,见场地是平的,顾轻舟骑得有很卖力,他就松手了。

    网球场是圆形的,顾轻舟正紧张得要死,很努力保持平衡,一个余光看到颜一源早已放手,她吓得不轻。

    “啊!”顾轻舟想停下来,可手脚这时候已经不受控制了。

    她的车子,直直往前方撞过去。

    一块大石头,顾轻舟不知怎么了,居然用力踩过去。脚踏车翻过了石头,才猛然坠地,把顾轻舟摔了个半死。

    “轻舟!”颜洛水也吓死了。

    扶起顾轻舟时,颜洛水使劲打了颜一源几下:“你要死啊,让你扶个车你还放手了,真是除了吃,一无是处!”

    “我太累了,况且轻舟骑得那么好。”颜一源也很委屈。

    顾轻舟浑身疼,衣裳也弄脏了:“没事,听说学脚踏车都要狠摔几次。”

    她当时没事,换衣裳之后,总感觉不太舒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