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猎的时候,司行霈说顾轻舟表现很好。

    “枪法学得不错,没有辜负我辛苦教你,炮制猎物也很好,应该嘉奖你。”司行霈笑道。

    他送了顾轻舟一把匕首。

    匕首其貌不扬,外形是简单的玄铁,没有任何镶嵌。

    打开之后,匕首也是玄铁造就的,不会金光熠熠,甚至暗沉。

    “好用吗?”顾轻舟带着疑惑问。

    司行霈就顺势往旁边黄杨木的桌子上一劈。

    他看似没用什么力气,桌角就掉下来一块。

    顾轻舟震惊:“削铁如泥?”

    “嗯,这是偶然所得。”司行霈道,“可要小心了,千万别伤及自己。”

    顾轻舟连忙点头,紧紧捏牢!

    她左看右看,然后也往桌子上劈了一下。

    她用了十成的力气,那桌子的另一角,被顾轻舟削了下来。

    司行霈笑:“行了,可别糟蹋这桌子,人也没惹你。”

    顾轻舟裂开嘴笑,露出一口很漂亮洁白的小糯米牙。

    她真心而笑的时候,娇憨可爱,真像个不谙世事的娃娃。

    司行霈真迷恋她,她偶然天真,偶然妩媚,似有种魔力,能把人拉入其中,泥足深陷。

    “谢谢你。”顾轻舟道。

    “那你亲我一下。”司行霈说。

    顾轻舟考虑了下,说:“好像不需要如此,匕首是我打猎的嘉奖。”

    这种拒绝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拒绝之后,司行霈恼怒,将她按在床上,亲了个够才放开她。

    圣诞节过完,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回去。

    他们路过苏州城时,他带着顾轻舟去逛了逛。

    苏州的繁华,远不及岳城,可它有种古韵优雅,青砖墨瓦,似走进一副浓郁的泼墨山水画。

    司行霈带着顾轻舟进城,其实就是吃吃喝喝的。

    顾轻舟换了套桃红色老式的披风,司行霈换了件长袄,他们像古城最普通的两个年轻人。

    司行霈非要顾轻舟挽住他的胳膊。

    他们去吃了有名的馆子,买了绸缎和首饰,又去听了评弹。

    他们去茶馆喝茶,司行霈在窗棂半推的屋檐之下亲吻顾轻舟,心情难得悠闲惬意。

    “倒也可以在苏州置办一处别馆。”司行霈道,“我们隔三差五来玩玩。”

    这种决定,顾轻舟是沉默不语的。

    玩了一整天,到了黄昏的时候,司行霈开车回岳城,凌晨才到。

    他们回到别馆时,顾轻舟已经困得不行了。

    她迷迷糊糊中,感觉司行霈在帮她更换睡衣,甚至用毛巾擦脸和擦手。

    他照顾顾轻舟是非常仔细的,从来不嫌劳累。

    司行霈说起了狠戾,对顾轻舟倒没有大男子主义,从来不觉得服侍她有损男子气概。

    大概是他的男子气概原本就很足,所以不担心损失。

    这是他的自信。

    翌日醒过来,果然是换了衣裳的。

    她睁开眼时,阳光透过衬窗帘布照进来,挂着窗帘的帘勾熠熠闪光。

    微风过,檐下风铃簌簌。

    顾轻舟起来,披衣下楼,司行霈早已离开了,只有朱嫂在厨房忙碌。

    “顾小姐,多谢您的礼物!”朱嫂很感激道,“您出去玩,还想着我,真是太有心了!”

    顾轻舟这时候才想起来,他们昨天买绸缎的时候,司行霈特意挑了两匹最昂贵的面料,是宝蓝色和藏青色,适合年长的女人。

    买金首饰的时候,顾轻舟喜欢镂花的、卷草纹的,司行霈却买了只不带花纹的金镯子。

    年轻人喜欢镂空的,因为好看;而上了年纪的女人则喜欢不带花纹的,因为重实,显得有分量。

    顾轻舟当时还以为他是给老太太选的,现在才知道,是给朱嫂的。

    他借顾轻舟的名义送给朱嫂。

    “.......不值什么,反正是少帅买单。”顾轻舟有点不好意思,喃喃道。

    朱嫂则开心得不得了:“少帅是男人嘛,当然他花钱。顾小姐,下次可别破费了。”

    顾轻舟端着茶盏,含混笑着喝茶,遮掩了过去。

    她唇角微微翘了下,心情还不错。

    抛去司行霈变态嗜血的那一面,他真的是个很温暖的男人,他会给顾轻舟煮饭,也会替顾轻舟买礼物,她累了他会背她,她困了他会为她更衣,甚至会替她讨好老佣人,处理人际关系。

    然而顾轻舟又很清楚,他绝不是对所有女人都这么好,他只是对顾轻舟特别好而已,掏心掏肺。

    吃过了早饭,顾轻舟坐在沙发里,想着司行霈的种种,心情就有点飘忽。

    她也想起他送给她的钻戒,虽然不是求婚的,却很想戴上去。

    这些念头铺天盖地的,顾轻舟无所适从。

    她猛然站起来:“去趟颜家吧。”

    顾轻舟给颜家打了个电话,问颜太太可有空闲。

    “有空的,轻舟。”颜太太笑道。

    顾轻舟挂了电话,将自己的东西简单收拾一下,匕首放在包里,就下楼了。

    下楼的时候,她发间重新戴了朵白花,那是替秦筝筝和太太守孝的,虽然她根本不想戴。

    “朱嫂,如果少帅回来问,就说我去了颜家,晚上住在颜家,明天跟洛水一起去上学。”顾轻舟道。

    “好。”朱嫂笑眯眯送顾轻舟出门。

    到了颜家,顾轻舟才知道颜家来了客人。

    是两个人。

    一个二十六七的女子,穿着白狐皮的皮草,雍容华贵;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面上毫无表情,和这个女子有六分相似,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大风氅,俊朗不凡。

    顾轻舟猜测:“这是一对姐弟俩。”

    这客人只比顾轻舟早到五分钟,还在寒暄。

    颜洛水坐在旁边,脸色沉着,好像抽了魂一样。

    颜太太客气陪着笑容。

    “.......轻舟来了!”顾轻舟一来,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闷,颜太太冲她招招手。

    颜太太介绍顾轻舟,“这是顾
第192章 他不记得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姐,是我的义女。”

    然后又跟顾轻舟说,“轻舟,这是谢家大小姐和三少爷。”

    顾轻舟愕然:是那个谢家吗?

    这个谢三少,就是颜洛水暗恋的那个男人吗?

    顾轻舟没有露出端倪,她温柔腼腆,跟谢家大小姐见礼:“您好。”

    “顾小姐好。”谢大小姐声音婉转温柔,看到了顾轻舟发间的白发,她说,“顾小姐节哀。”

    颜太太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

    顾轻舟会意,起身拉了颜洛水:“洛水,我跟你借下笔记,我功课还没有做完。”

    颜洛水茫然站了起来,失魂落魄的,她也不看谢家人,也不看颜太太,举步都要往外走。

    谢家大小姐立马也道:“三弟,你送送两位小姐。”

    谢三少跟着站了起来。

    冬日的阳光,哪怕照在身上,也没有半分温度。

    他们出了正院。

    颜洛水还没有回神,陡然再相遇,她心里的感情再复杂了,复杂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人都怔怔的。

    她突然停住脚步。

    顾轻舟也停下来。

    跟在他们身后的谢三少,也站稳了,眸光落在她们俩身上,没什么温度。

    “.......我听说你去了德国留学,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颜洛水努力想做出平淡无所谓的模样,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

    谢三少正如颜太太所言,是个冷心冷肺的人,从他的面容上也看得出来。

    他淡淡说:“我没有去。”

    寒暄几句,始终说不到正题上,颜洛水就到了自己的院子。

    正巧颜一源回来了。

    “谢三哥。”颜一源性格热络,立马将这层薄凉给击碎。

    谢三少表情也舒缓了几分。

    “谢三哥,你怎么回岳城了?”颜一源笑着打趣,然后看了眼颜洛水,颜一源问,“是不是回来跟我姐姐提亲的?”

    颜洛水脸刷的惨白,她厉声呵斥:“你说什么!”

    谢三少眸子里的温度,也降了几分。

    颜一源受到了无妄之灾,茫然失措,向顾轻舟求助。

    顾轻舟就笑道:“五哥,你帮忙招待客人吧,我们先回去了。”

    就这样,顾轻舟将颜洛水扶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一回来,颜洛水慢慢透了口气,唇上也有了几分颜色。

    “.......谢家来做什么?”顾轻舟问。

    颜洛水摇摇头:“我不知道。”

    后来,顾轻舟才知道颜洛水的脸色为何那么差。

    进门的时候,她先看到谢三少和谢家大小姐,她很惊讶,上前喊了句:“谢姐姐?”

    “你是.......”谢家姐姐居然不认识颜洛水了。

    颜洛水抬眸去看自己暗恋的男人,他眼底也有陌生感。

    不过,他的情绪是一闪而过的,颜洛水也没有看真切。但是他姐姐不认识她了,所以她也认定,谢三少同样不认识她了。

    还没有来得及体会重逢的喜悦,颜洛水只感觉一瓢冷水泼下来,她全身心都凉透了。

    颜洛水深受打击。

    好像她这个人,对谢家从来都没有意义一样!

    最可悲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而是他根本不记得你.......

    这种无视是最恶毒的。

    颜洛水几乎要崩溃。

    偏偏颜一源不懂事,说出提亲的话,让颜洛水看上去更加狼狈不堪。

    颜洛水的手冰凉。

    “没事的。”顾轻舟安慰她,“谢三少肯定记得你啊。而且你和小时候相比,漂亮了这么多,他姐姐惊艳得不敢认,也是人之常情嘛。”

    颜洛水不说话。

    这种安慰,真是隔靴挠痒,毫无意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