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看到了顾公馆门口殷红的血。

    血在寒凉的空气里慢慢散去腥味,慢慢变了颜色,红得发黑,似地上盛开的一朵诡异的花。

    所有人都乱成了一团糟。

    “去,挡住警备厅的人!”顾圭璋抱住老太太,回神瞧见满家子的人都慌乱站在门口,他大吼。

    却没有人动。

    警备厅的人进来,顾圭璋说:“我的老母亲不小心从二楼跌落.......”

    到了这一步,他仍是想顾虑面子。

    老太太是怎么摔下来的,这是家务事,他不想闹到警备厅去。

    顾圭璋还是挺孝顺的,对他母亲有感情,他并非不想查死因,只是家丑不外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警备厅的人想说什么,顾圭璋知晓好言好语赶不走他们,当即眉宇凛冽:“你们可要看清楚了,这是顾公馆,我们是督军府的姻亲!”

    岳城的警备厅都知道,顾家的姑娘是司少帅的未婚妻。

    而顾轻舟,远远站在门槛里,不敢靠近,眸光透亮看着外头的纷乱。

    “顾先生,您快些送老太太去医院吧,可要我们的车送?”警备厅的探长很识时务,当即收兵。

    “不用不用,多谢了。”顾圭璋急促道。

    顾家的车子已经准备妥当,顾圭璋将老太太抱上汽车。

    老太太微胖,顾圭璋中等个子,力气有限。

    他抱的时候,几次差点将老太太滑下去。

    很不幸,老太太跌下来撞到了门口的高高台阶,后脑勺全破了,血和脑浆混合成浓稠的血,弄得顾圭璋满身都是。

    他哭了,像个可怜的孩子,一边哭妈,一边将老太太往车子上拖。

    其他人都愣住,竟然没有跟上去。

    “我们.......要不要也去医院?”等顾圭璋的车子离开之后,吓傻了的三姨太,茫然问了句。

    没人回答她。

    大家脸色各异,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

    老孙将另一辆汽车开过来,顾轻舟坐了上去。

    二姨太跑过来,以为顾轻舟是去医院,也想跟着上来的时候,老孙已经把车子开走了。

    “轻舟小姐.......”二姨太喊。

    顾轻舟没有理会她,车子也没停,直接离开了顾公馆。顾轻舟不是去医院,而是要去冲洗相片。

    外头有点冷,寒意从袖底沁入,女人们面面相觑之后,一起回了屋子里。

    佣人们也回到了倒座间。

    顾缃慢腾腾下楼,看到一脸惨白的秦筝筝,她扶住了秦筝筝。

    她们母女俩先上楼。

    顾缨没有跟上去。

    “姆妈,咱们还是跑吧!”顾缃哭着对秦筝筝道,“您瞧这世道,军阀割据,岳城是岳城的法律,外地是其他的法律,南京政府名存实亡,我们躲开了,就不会被判刑!”

    跑?

    跑了之后,就开始流浪吗?过生不如死的日子吗?

    顾维跑了,至今没有下落。

    秦筝筝小时候父母双亡,她受够了流浪的痛苦。哪怕是死,她也绝不再次流浪,也不会让她的女儿去流浪。

    “缃缃,顾轻舟那个小贱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我去求她,让我一个人去坐牢。不要牵连你。”秦筝筝的眼泪也滚落下落。

    这个时候,秦筝筝开始后悔了。

    为何要跟顾轻舟作对?

    若是一开始就和顾轻舟平安相处,给她点甜头,让她顺利出嫁,以后拉扯点顾缃、顾维和顾缨,秦筝筝不会失去任何东西。

    可她非要和顾轻舟斗。

    为什么非要斗?因为顾轻舟是孙绮罗的女儿,是孙家的延续。

    秦筝筝的自卑,都是孙绮罗给的。

    孙绮罗漂亮、善良、聪明、出身富贵,朋友众多。她没有母亲,但是她父亲和弟弟将她视为珍宝。

    这一切,都是秦筝筝想要的,她嫉妒得发狂。

    看到孙绮罗的女儿,柔柔软软,举止带着孙绮罗的高贵,秦筝筝如何能忍?

    秦筝筝第一次见到顾轻舟,就想毁了她,并不单纯是为了顾缃的婚姻。

    “姆妈,我好害怕,我不想坐牢!”顾缃大哭,“可是顾轻舟也不会放过我的!”

    顾轻舟拍到了照片,她拍下顾缃掐住老太太脖子,帮秦筝筝推老太太下楼的照片。

    “别哭别哭,我会求她。”秦筝筝道,“我们不能放弃希望。”

    她们不会跑。

    跑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秦筝筝苦心钻营二十年,全部都化为乌有。

    哭了片刻,秦筝筝觉得不能留在家里,她们应该去医院。

    下楼的时候,发现二姨太、三姨太和四姨太已经叫黄包车去了,只有顾缨呆若木鸡坐在沙发里。

    “缨缨,她们人呢?”秦筝筝问。

    顾缨道:“医院。”

    “走,我们也去。”秦筝筝道。

    到了医院,才知道老太太送到了手术室,一时半刻都不能好转。

    四姨太早已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顾圭璋。

    “是太太,她非要让我喝下打胎的药,再请轻舟小姐治,陷害二太太和轻舟小姐。老太太听到了,和她打闹,她和大小姐就把老太太推了下去。”四姨太大哭。

    顾圭璋一身的血,一身的冷汗。

    听到这席话,他的血又冲回脑子里,他眼前发花,差点晕倒。

    等秦筝筝到的时候,顾圭璋上前狠狠掴了她和顾缃一人一巴掌。

    顾缃脚步不稳,当即跌倒在地。

    秦筝筝则抱住顾圭璋的腿大哭:“老爷,您别轻信奸佞小人的话,我没有对不起您和老太太!”

    教会医院的护士走过来,冷漠道:“不许喧哗,否则都出去。”

    走廊上安静下来。

    顾圭璋坐在椅子上,将头深深低垂着,四姨太拉住他的手,两个人静默不语。

    秦筝筝母女俩,脸都肿胀了起来,坐在最后面,大气也不敢出。

    三姨太和二姨太则是各怀心思。

    二姨太听到了四姨太的话,这会儿后背也是一层冷汗:“原来太太想要打掉四姨太的孩子陷害我!这要是成功了,老爷非杀了我不可,轻舟小姐又救了我一命!”

    顾轻舟救过二
第184章 我有个条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姨太两次,在二姨太心中,她便是大恩人。

    二姨太看秦筝筝,眼底就充满了仇恨。

    她的恨意,和顾圭璋的一样深。

    顾轻舟和顾绍最后才到。

    她一来,秦筝筝立马紧张得站了起来。

    “阿爸,老太太怎样了?”顾轻舟走到了顾圭璋跟前,柔声问道。

    顾圭璋没心情,道:“还不知。”

    顾轻舟也守在旁边。

    所有人敛声屏气。

    约莫六个钟头,医生出来了。

    “.......脑子摔破了,如今残血引出,今晚能否熬过去,就看天意了。”医生道。

    人还没有死。

    顾圭璋大大松了口气。

    秦筝筝几乎喜极而泣。

    老太太没死,那么她和顾缃就没有杀人犯罪。

    只要没杀人,就有回转的机会。

    秦筝筝之前杀老太太,是盼着神不知鬼不觉。可事情败露了之后,她后悔不跌,现在唯有盼着老太太不死,她才有活命的机会。

    当天晚上,老太太就住在医院的病房,顾圭璋陪在旁边。

    眼瞧着所有人乌眼鸡一样守着,顾圭璋发了脾气:“都滚回去,不许围在这里!”

    众人面面相觑。

    顾轻舟站起来,道:“阿爸,我们就先回去了,让二姨太和三姨太陪着您吧。”

    顾圭璋勉强点头。

    秦筝筝母女,就跟着顾轻舟、顾绍回到了顾公馆。

    一回来,顾缃就眼眸通红,隐约想要谋杀顾轻舟。

    顾轻舟的枪就在手袋里,顾缃又不敢。

    “你们都上楼!”秦筝筝对孩子们道,“轻舟,我有话跟你说。”

    “不了,太太。”顾轻舟慵懒打了个哈欠,“等老太太去世了,我们再谈。”

    秦筝筝浑身发寒。

    顾缃又怕又怒:“你敢诅咒老太太?”

    “我说实话而已,又不是我把老太太推下去的。”顾轻舟娴静微笑。

    想起李妈说,当年顾轻舟的母亲,就是被那老太太推下楼梯,害得她母亲早产,而后落下病根,顾轻舟就觉得老天有眼。

    报应,迟早会来的。

    老太太摔下楼,焉知不是当年的罪孽?想着她花孙家的钱,骂孙家的娘,顾轻舟仍是觉得她摔死实在太便宜她了。

    她缓步上楼。

    秦筝筝浑身发颤。

    她们母女三,一夜未睡。

    顾绍和顾轻舟也睡不着,两个人在顾轻舟房间里说话。

    凌晨四点,三姨太打了电话回来。

    女佣接了电话,大哭大喊:“太太,大小姐,轻舟小姐,老太太走了!”

    老太太凌晨三点半在教会医院去世,死因是摔坏了脑子。

    秦筝筝和顾缃彻底瘫软。

    她们两个人成了凶手。

    顾轻舟有她们的罪证。

    秦筝筝急匆匆跑上楼,敲顾轻舟的房门。

    顾轻舟让顾绍先从阳台上回去,她手里的枪上膛,慢腾腾开了门。

    秦筝筝噗通给顾轻舟跪下:“轻舟啊,求求你,看在你和缃缃是血脉姊妹的份上,你放过她吧,我愿意去警备厅自首。”

    她愿意一个人承担责任。

    作为母亲,秦筝筝是很疼孩子的。可惜,她从来没想过,别人的孩子也有母亲,比如顾轻舟,比如四姨太的女儿莲儿。

    她对别人的孩子,狠戾残暴。

    顾轻舟看着她的狼狈,心中一点痛快的感觉也没有。

    太便宜她了!

    让她去死,简直太便宜她了!

    “我当然可以放过顾缃,不过,我有个条件。”顾轻舟明眸微睐,静静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