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对自己的判断也不是非常确定。

    “试试看吧。”顾轻舟道。

    霍拢静疑惑看着她。

    顾轻舟的话说完,女佣就来请顾轻舟和霍拢静:“要开饭了,姨太太请大小姐和顾小姐去饭厅。”

    霍拢静一向在自己院子里吃饭的,是女佣会把饭菜端过来。

    除了逢年过节。

    现在,不过是顾绍来了,姨太太却大张旗鼓的,把霍拢静叫到饭厅。

    “轻舟,你说得对,此事不简单。”霍拢静的五分相信,变成了七分。

    况且,顾绍为何会来,谁给他的打电话,不是更让人生疑吗?

    “她又犯病了,容不得你!”霍拢静气得打颤,“谁对我们好,她就容不下,恨不能把我和我阿哥都抓在手里,任由她驱使!”

    顾轻舟道:“犯不着生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霍拢静的气息稍平。

    到了饭厅,顾绍正忐忑不安坐着,身边的姨太太问东问西,顾绍很紧张,有一句答一句,脸上的冷汗流得更凶了。

    看到顾轻舟进来,顾绍松了口气。

    他的目光从霍拢静脸上滑过,没什么感觉,霍拢静不美也不丑,再平凡不过的一个人。

    顾轻舟坐到了顾绍旁边。

    碗筷已经摆好了,佣人开始上菜。

    先是凉菜。

    凉菜刚刚上桌,顾轻舟突然起身,对顾绍道:“阿哥,你过来一趟。”

    顾绍不解,仍是跟着顾轻舟起身。

    他们兄妹俩不走远,就停在旁边说话,梅英的余光能看到他们。

    而后,梅英听到顾轻舟清晰说了句“姨太太”什么什么的,后面的声音更加低了。

    “说我什么呢?”梅英颇为好奇,她几乎想伸长脖子去听。

    若是没有听到那句“姨太太”,梅英估计不会偷听,可现在她知道顾轻舟和顾绍是说她的坏话,她恨不能起身凑上去。

    人都会有这种好奇。

    姨太太听了片刻,结果什么也没听到。

    回过神时,发现霍拢静已经在吃菜了,还差点弄倒了姨太太的碗箸。

    梅英自己扶正了碗箸,心想:“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就是涵养不佳,跟没吃过饭一样。”

    她没有提醒霍拢静,等客人上桌再吃饭。

    那厢,顾轻舟和顾绍还在交谈,目光却不时看向梅英。

    梅英很恼怒,这对兄妹俩,居然光明正大说她的坏话,气死人!

    同时,她也心中安定:“说就说,反正他们俩即将要倒霉了!可惜了,顾轻舟妖精一样的,她哥哥看上去倒是正派。”

    梅英正想着,顾轻舟和顾绍重新入座。

    佣人又上了热菜。

    姨太太不时劝顾绍:“顾少爷,吃菜啊。”

    顾绍心想,这姨太太好热情,然后就更加尴尬了,有点手足无措。

    他吃得味同嚼蜡。

    只是,他没有发现,他筷子沾过的菜,姨太太是绝不会动的。

    姨太太努力想说几句话,可他们几个人都不答,只顾埋头吃。

    “算了。”姨太太看着顾绍吃得欢实,目的达到了,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饭后,姨太太安排了甜点,然后极力请顾绍留下来:“既然你是来接顾小姐的,就等顾小姐这边忙好了,再一起回去啊。”

    顿了下,姨太太继续说:“现在日头这么烈,回去岂不是遭罪?怎么也要等日落西山再走。”

    她还说:“顾小姐是帮阿静补课的,也不能耽误了阿静的学习。阿静,不如你也请顾少爷去你院子里玩。”

    霍拢静看了她一眼。

    姨太太就夸张的笑起来:“哎哟,现在的女学生交朋友不要太正常嘞,阿静你也未免太过于孤僻!现在男女平等呀,也应该交些男性朋友。”

    她这么说着,反而是霍拢静的不是。

    霍拢静又看了眼她。

    犹豫了下,霍拢静道:“走吧。”

    她把顾轻舟和顾绍都带回了她的院子。

    一回来,顾轻舟就让霍拢静伸出手,道:“阿静,我先给你把脉。”

    霍拢静点点头。

    顾绍不解,只当是霍拢静病了,没有打扰。

    把脉之后,顾轻舟笑道:“你没事。”

    霍拢静收回了手。

    轻转螓首,顾轻舟对顾绍道:“阿哥,我也给你把把脉。”

    “什么?”顾绍这会儿有点糊涂了。

    同时,他也把手伸出来。

    顾轻舟给他把脉之后,确定他也没事,终于送了口气,笑道:“你们都没有中毒。”

    “中毒?”顾绍骇然,“怎么会中毒呢?”

    难道那个姨太太给他们下毒?

    不至于吧?

    “好了,我猜的果然不错。”顾轻舟笑道,“我们都没有中毒,接下来就应该演出好戏,给姨太太看看!”

    她把事情,也原原本本解释给顾绍听。

    听完之后,顾绍一身冷汗。

    霍拢静神色不好,估计是气狠了,半句话也不想说,斜倚着枕头打盹。

    顾绍则跟顾轻舟窃窃私语,顾轻舟把她知晓的、她猜测的,都是告诉了顾绍。

    “哦,怪不得让我来接你。”顾绍这会儿恍然大悟。

    他一直挺奇怪的,为什么霍公馆让他来接顾轻舟。

    顾轻舟好好的,对方电话里却说她不舒服。

    现在,顾绍都明白了。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霍拢静小睡了一下,精神好了点,顾轻舟就说:“我们演戏了。”

    果然,有个女佣借口到霍拢静的院子里,找霍拢静的女佣借个鞋样子,然后趁机往里屋探头探脑。

    很快,这个女佣就出去了。

    她直接去了梅英姨太太的院子。

    “姨太太,我听到了他们里屋的动静。”女佣
第133章 捉奸成双-->>(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告诉梅英,“好像是顾小姐说,‘阿哥你怎么了,把衣裳穿好啊’,然后顾少爷说,他有点热。”

    梅英微笑,道:“嗯,很好,你去忙吧。”

    等女佣出去,梅英立马给霍钺打了个电话。

    霍钺在外头有个办公的地方,姨太太知晓私人的电话。

    “.......老爷,您快回家一趟吧!”梅英在电话里,声音急促道,“阿静出事了!”

    霍钺微带疑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进来:“阿静怎么了?”

    “顾小姐的哥哥,今天到家里来吃饭,饭桌上就对阿静诸般追求。方才他们去了阿静的院子,好像听到顾少爷求阿静交往,顾小姐帮忙说话。”姨太太焦虑道,“老爷,阿静素来不喜欢我,我又不知道他们闹什么,不敢打搅,不如您回来看看。”

    霍钺猛然就挂了电话。

    梅英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声音,心情都快要飞扬了。

    她觉得有点热。

    女佣端了杯冰湃的绿豆汤给她,梅英仍是浑身燥热。

    她解开了旗袍最上面的两粒纽扣,斜倚在沙发上翻阅杂志。

    一个手表的广告,画报上是英伦男人,画风颇为抽象,男人的五官也奇怪,不太俊朗,但是他结实有力的胳膊,宽阔的胸膛,像一团火一样撩拨着梅英。

    梅英觉得更热了。

    她甚至口干舌燥。

    “怎么回事,这个鬼天气!”梅英道。

    她热得不行,身体也有了点变化。

    梅英二十七岁了,她算是成熟的女人。在跟霍钺之前,她也是跟过男人的,知晓爱情的滋味。

    这会儿天气炎热,她身上热,心里也燥,莫名其妙就想男人了,越想越痛苦。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心想:“老爷应该回家了吧?这会儿应该到了阿静的房间里?”

    同时她又想,“我应该去看看热闹。”

    她刚坐起来,浑身不对劲。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在厨房负责采办的男佣人,进了梅英的院子,站在门口说话,没敢往里走。

    “姨太太,大小姐说今晚想吃鲍鱼,要三两重的。”男佣人道,“大小姐让小人来问您,能不能给她置办?”

    他一直站在门口,说话声音就有点高。

    梅英心中好似蚂蚁爬似的。

    “你进来说。”她烦躁道。

    男佣人有点踌躇,这大热天的,姨太太又年轻,他一个男佣人应该避讳的。

    可大小姐霍拢静非要让他来办事,他又不敢不从。

    “姨太太,小人就在这里说吧,大小姐......”

    “进来!”梅英声音越发高了。

    佣人没法子,只得进了屋子,眼睛不敢抬,低垂着眉眼,说:“姨太太,大小姐说想吃鲍鱼.......”

    鲍鱼!

    梅英突然想起欢场上的荤话,鲍鱼可是极其香艳的比喻。

    这男佣人长得不好看,但是身材结实高大,浑身都有力气。

    梅英站在他面前,见他头也不敢抬,鬼使神差的,突然就搂住了他的胳膊。

    男佣人吓得半死,噗通就跪下了,不知这姨太太发什么疯。

    “姨太太,您这是......”

    梅英却扑到了他身上,把跪地的男佣人退推到了,然后骑在他身上,使劲拉着他的手,往她身上摸。

    男佣人不肯,这摸了的话,身家性命都不保,谁敢给青帮龙头戴绿帽子?

    男佣人没提防,心里又害怕,这会儿腿脚有点软,浑身吓得没力气,已经被梅英压倒。

    梅英伸手去解他的裤子。

    “梅英,你做什么?”一个声音,沉稳而内敛,慢悠悠在梅英的头顶想起。

    被欲念冲昏了脑袋的梅英,倏然抬眸,就见霍钺站在她面前。

    而她正衣衫不整,骑在男佣人身上。

    那男佣人受到无妄之灾,又见霍钺捉奸成双,一时间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