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筝筝被关起来,楼下也安静了。

    顾轻舟坐在窗前,她关了房间里所有的灯。

    漆黑中,她的眼睛更加明亮。

    远处灯火葳蕤,入夜的岳城到处灯火闪烁,宛如白昼。

    这是个不夜城。

    风从半推的窗口潜入,浅色窗帘摇曳。

    “顾圭璋应该会赶走秦筝筝。只要秦筝筝被抛弃,我也就算给我母亲报了仇。等秦筝筝离开顾家,她就是死路一条。”顾轻舟暗想。

    秦筝筝离开之后,顾轻舟可以叫人绑架她。

    顾轻舟不会杀她,但是她需要口供。如果可以,顾轻舟会严刑逼供。

    有了口供,顾轻舟要将秦筝筝送到法庭,让全岳城的都知道,她当初是如何害死顾轻舟的母亲的。

    顾轻舟要让秦筝筝死后也臭名昭著。

    当然,顾圭璋将来也是这样的下场。

    要不是这样,顾轻舟就在下手了,随便用点药毒死他们,是很容易的。

    只是这样太便宜他们了。

    顾轻舟不仅想要家产,她也要秦筝筝和顾圭璋遗臭万年。

    “司督军不喜欢孩子不孝,只有秦筝筝被休,司督军知晓她犯错了,我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手。”

    秦筝筝一定不知道,为何卖菜的黄五会出卖她。

    “九爷办事,果然利落。”

    顾轻舟托了锡九,让他去找到当初送葡萄的人。

    因为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送菜的。

    秦筝筝做沙拉,屡次强调用薄荷叶,而顾轻舟就是学中医的,她能随意就能猜到什么中草药像薄荷叶。

    牛膝叶就很像。

    而牛膝叶,就是中医脉案中堕胎药的主药。

    秦筝筝提起顾轻舟的医术,只是想告诉顾圭璋,顾轻舟知晓牛膝叶的作用,她不是无心害四姨太的。

    等四姨太出事,顾轻舟就是有预谋的害命。

    可秦筝筝自己不相信顾轻舟的医术,她觉得顾轻舟只是个乡下孩子,有点小聪明罢了。

    医术,这顾轻舟如何真的会?

    显然,她又失算了。

    黄五受命送牛膝叶来,顾轻舟还以为他只是丧心病狂要要钱,后来才知道,是他的儿子生病了,需要医药费。

    锡九派人将黄五的儿子接到了德国教会医院。

    这是给黄五的儿子治病,也是拿住人质。

    黄五就配合着,将秦筝筝卖了。

    这几天,黄五的儿子病情已经稳定了,黄五心情很好,更是会帮顾轻舟的。

    “秦筝筝没有学过中医,却对堕胎药这么熟悉,看来她不是头一回做这种事。”顾轻舟心想。

    二姨太和三姨太都滑过胎的。

    顾圭璋难道从来没想过,为何她们会滑胎吗?

    “不过,二姨太和三姨太落胎的时候,顾维顾缨姊妹还小,那时候身边有小孩子,顾圭璋也不在乎。”

    可现在不同了。

    四姨太怀孕的时候,家里的孩子都大了,而顾圭璋无疑更喜欢小些的孩子,而且他爱四姨太。

    这是另外两位姨太太比不了的。

    顾轻舟默默想着心事时,她听到了脚步声,是顾缃下楼去了。

    顾轻舟趴在门后,仔细听了片刻。“顾缃下楼了,估计会替秦筝筝传信。”顾轻舟心想。

    她是很想这次拿下秦筝筝的。

    可万一起了反复,顾轻舟也不怕,她是放了长线的,秦筝筝这条鱼,迟早要打捞上来。

    顾轻舟不急。

    第二天,等顾圭璋去了衙门,确定离婚书还在他的书房,没有拿去市政厅的时候,顾缃去找了四姨太。

    “四姨太,这个给你,你知道怎么做!”顾缃道,“若是我姆妈被休弃,你知道后果的!”

    四姨太接到银镯子,却浑身发抖。

    顾缃不知道缘故,她只是重复秦筝筝的话,她也好奇四姨太怕什么。

    片刻之后,四姨太上楼找顾轻舟。

    她一脸的泪。

    “轻舟小姐,您看看这个。”四姨太将一对很小巧的银手镯,递给顾轻舟看。

    这是小孩子带的。

    在乡下,小孩子洗三的时候,长辈都送这么一对银手镯。

    银器避邪,小孩子眼睛干净,容易招惹邪祟,戴一对银手镯保佑平安。

    “这是?”顾轻舟隐约明白了什么。

    “我在乡下有个女儿,今年一岁半了!”四姨太哭着道。

    四姨太贪婪狡猾,但她也是个很好的母亲。

    若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她是不会到城里来的。

    她到城里,其实也是放长线钓大鱼,她希望将来给顾圭璋生了儿子之后,顾圭璋能把她女儿接过来。

    她的女儿,不能在乡下长大,跟她一样没出息。

    “......这是她的银手镯,是我亲自去打的,洗三的时候给她戴上的。”四姨太哭着道,“她不见了,被太太掳走了。轻舟小姐,若是我不替太太求情,我可能就见不到她了。”

    四姨太觉得辜负了顾轻舟。

    她们筹划,顾轻舟也是寄希望这次能彻底扳倒秦筝筝。

    现在,四姨太这边却起了反复。

    “对不起,轻舟小姐!”四姨太哭道。

    顾轻舟没有母亲,她知晓任何的富贵都比不上母亲的陪伴,所以她不敬重四姨太离开女儿的决定。

    但是,她也不会为了自己报仇,牺牲四姨太的孩子。

    “我是有点失望,但是孩子要紧。”顾轻舟道。

    顾轻舟并不着急。

    秦筝筝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顾轻舟不相信她能心平气和。

    等下次秦筝筝再出手的时候,顾轻舟就可以一击而毙之。

    “况且,哪怕我不同意,你还是会跟老爷求情的,对吧?”顾轻舟道,“那就去吧,以后自己当心点。”

    “轻舟小姐,我对不住您。”四姨太再三道。

    她哭得顾轻舟有点心软。
第114章 狐狸的洞很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顾轻舟没有再说什么。

    “秦筝筝的底牌,到现在还没有打完。”顾轻舟想。

    到底是老狐狸,她的洞深得很。

    这么大的打击,都没能彻底打败她,顾轻舟反而好笑。

    果然,等顾圭璋回来,四姨太就去求情了。

    她能事先告诉顾轻舟,没有让顾轻舟措手不及,已经是尽最大的可能尊重顾轻舟了,顾轻舟不怪她。

    再说,这次也不是完全没效果,至少秦筝筝不会再管家了,顾圭璋哪怕不休她,也是碍于流言蜚语,对秦筝筝是再也没信任了。

    秦筝筝受到了重创。

    她和顾圭璋,也要反目成仇。

    让秦筝筝留在家里,她和顾圭璋敌对,也许对顾轻舟更好。

    顾轻舟笑了笑,她想通了。

    四姨太的求情,也是说:“老爷,您这样的名门世家,休弃正妻到底不光彩。我不想老爷为了我,受半点委屈!”

    她的话,正中了顾圭璋的心思。

    顾圭璋也担心外人瞧不起他。

    一个男人连内宅也管不好,闹到离婚的地步,是很丢人现眼的。

    “不能就这么放过她!”顾圭璋冷哼。

    虽然生气,还是将秦筝筝放了出来。

    秦筝筝重获了自由。

    顾圭璋不想她住在家里,就将她赶去了别馆。

    这次,秦筝筝没有挣扎,很痛快的就搬到了别馆。

    顾缃和顾缨、顾绍去陪她住了一晚上。

    顾公馆则由二姨太重新当家。

    二姨太,又被称为“二太太”了,跟儿戏一样。

    “太太搬到了别馆,家里总算清净了。”三姨太叹了口气,跟顾轻舟道,“我还以为老爷要打死太太。不过也不错,至少太太是走了。”

    “她很快会回来的。”顾轻舟笑道,“她费尽心思,甚至威胁四姨太,不是为了住别馆的。”

    “四姨太还帮她求情啊?”三姨太道,“四姨太是疯了吗?”

    三姨太不知内幕,只知道四姨太求情,却不知为何。

    “这次,她应该不需要四姨太。”顾轻舟笑道,“别馆在老城区,那边随便一个理由,就可以回来的。”

    三姨太则好奇:“这怎么回来啊?”

    “你等着看吧。”顾轻舟笑道。

    顾轻舟的预言,向来是不会差的。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顾轻舟已经摸透了秦筝筝的性格。

    顾缃和顾缨送母亲到别馆,看到别馆的墙壁一层斑驳,泥灰一碰就掉,别说地毯了,就是地板也没有。

    屋子里很暗,老式的窗户矮小狭窄,重新换了新的玻璃,却也是灰蒙蒙的。

    别馆只楼上楼下,木制的楼梯也是残破不堪。

    顾缃穿着高跟鞋,踩上去,一下子就踩空了一块,吓得大哭大叫。

    “姆妈,这地方哪里是人住的啊?”顾缃哭道,“这楼也上不了。”

    秦筝筝安抚她们姊妹,道:“不妨事,姆妈有主意,你们住一晚就回去,姆妈不会超三天,肯定能回家。”

    顾缃和顾缨是相信母亲的。

    只有顾绍不说话。

    “.......当年,缃缃和阿绍就是在这里出生的。”秦筝筝道,“我那时候那么惨,都能扳倒孙绮罗,成为正妻,何况现在只是被一个小妾算计?”

    秦筝筝冷笑。

    “姆妈,您有什么主意?”顾缃问。

    秦筝筝没说,只是让顾缃和顾缨把身上戴的首饰都留下来。

    第二天,秦筝筝就把孩子们都赶回去了。

    孩子们不想走。

    “听话,姆妈再过几天就回家,你们放宽心。”秦筝筝道。

    这个时候的秦筝筝,已经有了主意。

    她的主意,一定会让她顺利回到顾公馆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