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的两件事办妥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顾轻舟跟着颜洛水去食堂,有个女校工拖地,然后趁机塞了个东西给顾轻舟。

    顾轻舟不着痕迹放在校服里。

    颜洛水当时正在吃饭,她没有看到。即将考试,颜洛水也复学了。

    吃了午饭,顾轻舟突然对颜洛水道:“有点想吃白俄人的蛋糕。”

    颜洛水道:“你跟我想的一样,我突然也想吃了。”

    于是颜洛水打了个电话回家。

    半个小时之后,颜家的副官送了蛋糕进来。

    顾轻舟分出一块,道:“我给顾维尝尝。”

    颜洛水狐惑看了眼顾轻舟:“你何时跟你妹妹感情这样好了?”

    “别问。”顾轻舟低声。

    颜洛水满头雾水:“你在搞鬼?”

    顾轻舟微笑不答,送蛋糕去给顾维。

    顾维接到顾轻舟的蛋糕,受宠若惊,同时心里更暗爽:“看来我巴结她起效果了,她果然以为我跟她很好!”

    这样的结果,是顾维很愿意看到的。

    顾维觉得好笑,看来她的路子走对了,她即将要赢得胜利。

    吃了午饭,女学生们没有像往常那样玩闹,都在伏案休息,因为明天就要小考了,下午要复习。

    圣玛利亚学校的考试是很严格的,同时每年都会将成绩在某个分数线之下的学生劝退,以保障圣玛利亚的精英名声。

    下午的时候,顾轻舟班上第二个复习课,突然有人嘀嘀咕咕的。

    “不许喧哗!”高年级的学监密斯林敲讲台,“说什么呢!”

    被密斯林点明的女同学站起来,小声道:“方才我去冰室,听到有人说,明天的小考,高年级的算数有泄题,问我们要不要买。”

    不知为何,圣玛利亚女校的学生,算数功课都不是很好。

    不止顾轻舟一个人。

    这个话题,似热油锅里滴入了冰凉的水,顿时油花四溅,沸腾了起来。

    “什么?”密斯林也很吃惊,微微蹙眉。

    教室里喧嚣起来。

    女学生们的算数都很吃力,闻言几乎要暴跳。

    密斯林安抚了几句“好好复习”,就急匆匆去了校董办公室。

    学监离开之后,教室里没有安静下来,反而更加喧闹。

    每个人都在议论,包括颜洛水。

    颜洛水的算数还不错,可她修了一段时间的病假,功课赶不上,她也担心这次小考。

    “算数课泄题,大有赚头,谁不愿意买呢?”后排的女同学说。

    “八年前,也有一次泄题,是中年级的算数考试,结果查了半天没查到从哪里泄的,学校开除了中年级所有的算数课任课密斯,同时加大了中年级的考试难度,让三分之一的学生无法过线,然后全部开除她们,作为警告。”

    这席话,顿时又炸开了锅。

    “这太过分了!”

    “这叫以儆效尤,让密斯们不敢泄题,也让学生们不敢买题。”

    “这次是高年级泄题,学校会不会也这样处理?那我们怎么办?”

    这个班上,六成的女学生算数很糟糕,她们顿时人人自危。

    半晌像乱了的麻雀窝,叫得人耳鸣。

    颜洛水也有点慌了,她轻轻腿顾轻舟的胳膊:“怎么办呢,泄题的事太恶劣了,我怕过不了。”

    “没事的,还有我嘛。”顾轻舟道,“我的算数比你更差。”

    “那我们俩一起不过线,被开除,有什么好的?”颜洛水唉声叹气,“谁这么缺德啊,要搞出这样的事情?”

    顾轻舟眼眸微闪,不言语。

    大家都吓坏了。

    嘈嘈切切的议论声中,女学生们都担心学校杀鸡儆猴,惩罚所有人。

    “别胡说!”蔡可可高声安抚大家,“那次不过是没查到来由。这次若真的泄题,我一定会帮你们查到从哪里泄题的,开除那个人就可以了,不会牵连到大家。”

    “可可,我们的前途都交给你了!”女学生们围着蔡可可。

    众人欢呼,几乎要把蔡可可当圣母!

    颜洛水撇撇嘴。

    顾轻舟一直没说话。

    泄题,对于学校来说,是一次非常严重的事故。

    圣玛利亚学校,不已考试选入校生,但是它的学费极贵,而且是同类贵族学校中的佼佼者,名声非常好,因为它的教学严格。

    从圣玛利亚高年级毕业的女学生,将来可以去美国念大学。

    这么高学费还让众人趋之若鹜,就是因为名声。

    名声建立起来很难,但一次事故就可能会身败名裂。

    泄题就是大事故!

    学校一定会重查、重罚!

    “轻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颜洛水见顾轻舟还在安静做算数题,轻轻碰她的胳膊。

    顾轻舟摇摇头:“我哪里知道呢?”

    到了课间休息,教室里的人跑掉了一半,大家纷纷出去打听消息。

    顾轻舟和颜洛水也站在走廊上,听着女学生们来回弄到的八卦。

    整个高年级乱成一团!

    “明天的小考,只怕要挪后。”颜洛水低声道。

    顾轻舟点点头。

    “轻舟,洛水,你们知道吗,听说低年级的算数题也泄露了。”同学李桦跑上跑去的,一脑门汗,抓住顾轻舟和颜洛水,气喘吁吁告诉她们。

    颜洛水微愣。

    顾轻舟眼眸闪了下,没说话。

    “这学校疯了。”李桦大口大口喘气。

    果然,楼下的低年级,也沸腾了起来。

    颜洛水有点想不通:“卖考题这么大的风险,密斯们为何要做?据我说知,密斯们每个月的薪水足有五十块,是其他高校老师的三四倍。如此高薪,为何要自毁前途?”

    顾轻舟冷静看着楼下的梧桐树,听着耳边声浪翻滚,没答话。

    李桦则道:“不知道啊,反正很多人要遭殃。八年前的悲剧,被我们赶上了,真是倒霉!”

    正闹腾着,开完了紧急会议的密斯们,纷纷回到了教学楼。

    每个班的女学生,都被喊回了自家的
第85章 泄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教室。

    顾轻舟班上的学监密斯林也进来了。

    密斯林和善的脸上,泛出铁青色的阴冷,道:“大家猜得不错,是泄题了!”

    众人哗然。

    班上声音嘈嘈切切,几乎淹没了密斯林的声音。

    “不过,是今天才泄题的,样卷肯定还在学校,甚至在班级。大家全部不要动,校董已经安排人,挨个班级搜查。

    搜查到了,是那个人倒霉;搜查不到,是大家全部倒霉,所以大家好好配合。”密斯林道。

    众人立马端正坐好。

    顾轻舟和众人一样,也端正坐稳了。

    她面无表情,默默转动手里的笔,低垂的眉眼遮掩了她所有的情绪。

    所有人都沉默。

    颜洛水也盯着自己手里的笔,恨不能掐出花来。

    约莫一刻钟,就有四名修女,是从修道院借来的,进入了教室。

    “所有同学起立。”密斯林道,“一个个排成队,站在走廊上。”

    女学生们依言。

    顾轻舟站在颜洛水的后面,出了教室。

    已经是半下午,骄阳变成了暖金色,透过学校的栏杆,落在众人身上,每个人的眉眼沐浴暖阳,都玲珑细致。

    众人叽叽咋咋。

    教室里搜了半晌。

    “找到了!”突然,有一名修女说道。

    她的声音不轻,似魔力一样牵动着,原本依靠着栏杆的少女们,纷纷挤到了窗口,往教室里看。

    “是谁是谁?”后面的人,急切询问,生怕自己错过了好戏。

    “好像........”前面的同学欲言又止。

    “快点,让我看一下,到底是谁?”有人拥挤。

    颜洛水等人,没有动。

    还有一个人没动,就是蔡可可。蔡可可素来高傲,她的校服裙子很短,一段白皙修长的腿上面,是挺翘的臀,纤柔的腰。

    哪怕颜太太说过蔡可可前途渺茫,她仍是这个班级最漂亮的女学生。

    有人回头看了眼蔡可可。

    蔡可可秀美的眉头微蹙:“看我作甚?”

    她正说着,修女们出了教室,密斯林指了蔡可可:“就是她!”

    修女手里,拿着蔡可可的书包。

    从蔡可可的书包里,搜出去了明天算数小考的样卷。

    蔡可可的成绩很好,唯独算数很糟糕,比顾轻舟还要糟糕。

    走廊上陡然鸦雀无声。

    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两个修女上前,反手剪住了蔡可可。

    蔡可可回神,大怒道:“做什么,松开你们的脏手!”

    “蔡可可,我们从你的书里,找到了算数课的样卷。”密斯林道。

    蔡可可倨傲的眉眼,闪过几分难得一见的慌乱和震惊。

    “不是我!”蔡可可厉叫。

    “带走。”密斯林道,“先交给校董,再做处理。”

    蔡可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带走了。

    “放手!”蔡可可大叫,继而挣扎。

    她有点慌了。

    这是怎么回事?

    “放开!”蔡可可的声音更大,咆哮得整个教学楼都听得到。

    修女们却押得更用力,将她推搡着下楼。

    在推搡中,蔡可可的鞋子掉了一只。

    而楼下,也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偷样卷,我根本不知道样卷放在哪里的!”

    是顾维的声音。

    颜洛水猝然转脸,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眼眸安静,甚至有点冰冷,回视她。颜洛水立马收敛了神色,慢慢转过脸去。

    短暂的寂静之后,整个教学楼炸开了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