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慕来了。

    慕三娘紧张,顾轻舟也不自在。

    若知晓司慕来,顾轻舟是会避开的,她跟司慕没有任何关系,她这个未婚妻的身份,是威胁司夫人得来的。

    “少帅来了?”慕三娘慌乱将自己衣服上的棉絮拍了拍。她方才在拆被子,准备把过冬的棉絮收起来,结果弄了满身的白絮,看上去有点褴褛。

    司慕就走了进来。

    何掌柜去了药市不在家,司慕直接到了后院。

    司慕个子高大匀称,穿着白色衬衫,深咖色的马甲,和同色条纹西装,外头穿了件薄风氅,气宇轩昂。

    他手里拎了些东西,身边跟着一名副官。

    瞧见顾轻舟时,司慕深邃的眼眸微敛,墨色眸子里添了几分冷冽。

    顾轻舟当看不到,不和他对视。

    自从被顾轻舟出卖,司慕每每看到顾轻舟时,眼神都冷得可怕。

    “少帅。”慕三娘小时候也富贵,在权贵面前不至于失了分寸,将一点慌乱和自卑遮掩之后,慕三娘慈祥温柔,接过了司慕手里的礼物,“快进来坐,难得您来。”

    司慕脸色稍微回转。

    他不能说话,他的副官可以,于是副官帮司慕开腔,对慕三娘道:“何太太,少帅听说前不久小少爷摔了胳膊,他承蒙何家照顾,来看看小少爷。孩子如今怎样了?”

    慕三娘的小儿子前不久爬树,摔下来之后把胳膊给摔脱臼了。

    这点小事,也不知怎么传到了司慕耳朵里。

    “也没怎么样,如今还是活蹦乱跳的。他们皮实得很,一年到头总要摔几次,让少帅挂心了。”慕三娘微笑。

    司慕能关心这点小事,慕三娘仍是很温暖,想着他在药铺的时候,没白照顾他。

    说了几句话,慕三娘留司慕用午饭,司慕摆摆手。

    “何太太,少帅只是路过,还有事,就不打搅了。”副官帮忙答话。

    慕三娘也不虚留,亲自送司慕出门。家里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食材,慕三娘羞于挽留尊贵的少帅吃饭。

    顾轻舟微微松了口气。

    司慕走了,顾轻舟就留下了吃午饭。

    午饭在何家吃了,慕三娘做的豌豆黄,柔软香甜,顾轻舟觉得好吃极了。

    饭店里都没有慕三娘做的好吃。

    她想起司行霈给她煮饭,还开玩笑让她跟朱嫂学做菜。

    顾轻舟的确不会煮饭,在乡下都是李妈做饭。李妈擅长煮菜,做饭是她的乐趣,更是枯燥乡下唯一的活计了,顾轻舟不跟她抢。

    “姑姑,您能教我做豌豆黄吗?”顾轻舟问。

    若是学会了,顾轻舟至少也有个拿手的菜,将来可以应付交际。

    “当然可以啊。”慕三娘欣喜,“你下周末有空就过来,姑姑教你,很容易学的。”

    顾轻舟道是。

    吃饭之后,慕三娘将顾轻舟送到巷子门口,要帮她叫黄包车。

    “姑姑,现在才一点多,我闲来无事,想乘坐电车回去,顺道瞧瞧风景。”顾轻舟道。

    她上次在黄包车上睡着,被司行霈带走,顾轻舟至今还有阴影,她宁愿搭电车。

    慕三娘就把她送到搭电车的车站。

    电车刚过一站,路过一处废弃的教堂时,顾轻舟看到了司慕。

    司慕的汽车停在教堂门口,副官守在车子旁边,而他一个人独坐在布满青苔的台阶上,愣愣出神。

    顾轻舟心想:“怪不得他要何氏药铺做事,原来是离这里很近。”

    这个教堂,对司慕肯定很重要。

    司行霈说过,司慕当年是开车出去玩,出了车祸,女朋友被甩出车窗,摔得血肉模糊,他受刺激过度,这才慢慢失音。

    顾轻舟收回视线,反正跟她没关系。

    她正这么想着,突然电车停了。

    “唉?”顾轻舟讶然。

    “又坏了。”满车的乘客,多半是常坐电车的,很自然熟悉的抱怨了一句,然后纷纷下车。

    电车坏了!

    顾轻舟欲哭无泪,心想这算是什么事?

    电车故障是很常见的,众人聒噪叹气了几句,习以为常的下车,顾轻舟也跟着下了。

    这条路上没什么黄包车,人们往回走,可以回到之前的那一站,再去等下一班电车。

    顾轻舟也往回走。

    她往人群后面靠,尽可能别叫司慕和他的副官看到她。

    顾轻舟不想跟司慕打交道,司慕也看不惯她,司夫人更是不想顾轻舟沾染司慕。

    路过那破旧教堂时,顾轻舟准备躲避,却见那副官一扣靴,标准给顾轻舟行了个军礼:“顾小姐!”

    副官认识顾轻舟。

    去年督军夫人的接风洗尘舞会上,就是这名副官领了叶江给顾轻舟伴舞,他对顾轻舟的舞姿也是印象深刻。

    被副官喊了出来,顾轻舟只得露出一个笑容:“你好。”

    “属下姓王,是夫人身边的副官,如今给少帅做副官。”副官长袖善舞,大概是把顾轻舟当成了未来的女主人,恭敬又客气介绍自己。

    “王副官好。”顾轻舟道。

    王副官站在这里等司慕,已经站了快四个小时,又累又饿,比拉练的时候还要辛苦,却还保持着他的耐心。

    “......是电车坏了吗?”王副官问。

    顾轻舟道:“是啊。”

    王副官灵机一动:“顾小姐,您坐少帅的车回去吧。”正好可以去打断发呆的少帅了。

    “不必了。”顾轻舟连忙拒绝,“我回去再坐电车。”

    “这怎么行?”王副官简直是把顾轻舟当成了救命的稻草,非要让顾轻舟坐军政府的车。

    这边说话的时候,惊动了司慕。

    司慕走过来,眸光深邃,居高临下打量了几眼顾轻舟。
第74章 泡在醋缸里的少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情绪内敛,眼神冷冰冰的,毫无温度,可见他并不高兴看到顾轻舟。

    同时,他也打开了车门。

    顾轻舟以为他要坐上去的时候,司慕冲顾轻舟做了个手势,让顾轻舟先上车。

    他的神态不容拒绝。

    顾轻舟瞧着远远的街道,还不知要走多远,她的高跟皮鞋夹得脚疼,怕是要打破肉了。

    她没有矫情,上了司慕的车。

    司慕帮她关好车门之后,从另一边上车,坐到了顾轻舟身边。

    一路上,他一动也不动,任由车子颠簸着穿城过巷。

    王副官也不敢在少帅跟前卖巧,沉默寡言。

    顾轻舟看着沿途的风景,车子就到了顾公馆。

    司慕没有再次绅士帮顾轻舟开车门,而是沉默坐着,看也不看一眼。

    王副官小跑着下车,帮顾轻舟开了车门。

    顾轻舟下车之后,弯腰对车上的司慕道:“多谢少帅。”

    司慕只当没听见,眼帘轻阖。

    顾轻舟也没指望他会回答,退到了旁边。

    司慕的车子从顾公馆门口离开,顾轻舟准备敲门,却听到身后急促尖锐的一声喇叭响。

    她吓一跳,下意识回头。

    对面街上,停了一辆奥斯丁汽车,副驾驶坐上的男人,俊颜冷傲,薄唇微抿,炙热的怒意从车窗的玻璃后面透过来。

    是司行霈。

    顾轻舟当即吓得腿软,使劲往推门躲回家。

    偏偏大铁门从里面锁住了。

    司行霈已经下了汽车,将用力推缠枝大铁门的顾轻舟,一把抱起来,丢回了他的车子。

    用力狠踩油门,车子飞一般窜了出去。

    司行霈的车速极快,一路上鸣笛,行人避瘟神般让出道路。

    顾轻舟晕头转向时,车子停了。司行霈大手大脚捞起了顾轻舟,直接扛起来上楼,把顾轻舟丢到他卧室的床里。

    床是朱嫂新洗过的,被褥有皂角的清香,也有阳光的温暖,一堆柔软的羽毛枕头,以及丝绸被单。

    顾轻舟落在床上,还没有找到着力点坐起来,复又被司行霈压住。

    他吻她的唇。

    吻得很用力,带着轻轻的撕咬,大手利落撕开了她的旗袍,银扣子被扯断,顾轻舟听到了裂帛的声音。

    司行霈撕开了与她的隔膜,他冰凉坚硬的军装,贴着她柔软滑腻的肌肤,他吻得很深,似乎从舌尖将*的火苗递向了她,燃烧着她。

    她的五脏六腑,都要被他的激情点燃,她的呼吸凌乱不堪,推开他的双手也慢慢没了力气。

    “司行霈,你别发疯。”她在唇齿间低喃,放低了姿态求饶。

    顾轻舟吓疯,使劲挣扎,逃脱不开,她扬起手就打在司行霈的脸侧:“混账,土匪!”

    她的手纤瘦,却很有力气,她想打他的脸,却只打在司行霈的耳朵和后颈处,她慌乱中还要再打时,司行霈已经捉住了她的手。

    他将顾轻舟的手举过头顶。

    两个人的唇终于分开,似两只厉豹瞪着彼此,眼底的锋芒一个比一个锐利,似要斗个你死我活。

    顾轻舟在愤怒的时候,是不怕他的,只是事后平静下来会后怕。

    “怎么跟你说的?”司行霈头发凌乱,遮住了左边的眉心,眸光咄咄逼视顾轻舟,完全是一只愤怒的狼。

    顾轻舟也是瞪大了眼睛,双眸狠戾:“我记得!我只是去姑姑家,路过时电车坏了,无奈坐了司慕的车,路上他都没跟我说过话。我不是跟他约会回来!”

    司行霈神色微松。

    “什么?”他反问。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