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圭璋大怒。

    他又打秦筝筝,又打顾维。

    为了那点薄面子,为了那五百块。

    顾轻舟并不同情秦筝筝和顾维,她只是憎恨顾圭璋这副嘴脸,她的神色全冷了,默默看着。

    “老爷,老爷饶命啊!”秦筝筝被狠狠扇了两巴掌之后,整个脑壳都嗡嗡作响,直到她看到顾圭璋踢顾维,她才扑过去,抱住了顾圭璋的腿。

    秦筝筝很爱她的孩子。

    “跟我上楼!”顾圭璋暴怒,将秦筝筝的胳膊提起来,拽着她上楼去了。

    他要打死秦筝筝,也不能在孩子和小妾面前。

    顾缃和顾缨则搀扶起奄奄一息的顾维。

    顾维啜泣,声音虚弱。

    “为何颜家没有来,为何她们要骗我?”顾维被顾圭璋打了两巴掌之后,牙齿有点松动,血水沿着口角滑落,说话也不清晰了。

    顾维想不通,颜太太明明答应了的,怎可以食言?

    “是顾轻舟,是她害我!”顾维既像是指责,又像是自语。

    老四顾缨就扑上来,想要打顾轻舟:“是你害了三姐!”

    顾轻舟架住了顾缨的手,用力一推,把老四顾缨推得踉跄数步。

    顾轻舟素来平淡温和的眉眼,倏然冷冽凛然:“是我逼迫三妹妹去颜家的?我前天晚上就说过,颜总参谋去了驻地,颜太太身体不好,不方便出来做客,可三妹妹却告诉阿爸说,颜家全家都要来,是何居心?”

    顾轻舟的话,句句在理,是顾维咎由自取。

    顾维哑口无言。

    现在,谁还信顾维的话?

    顾维被颜家坑惨了。

    亦或者说,颜家原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顾轻舟暗中给颜家递信,颜家配合顾轻舟演了一出戏。

    秦筝筝布一出戏,要让顾圭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逼迫颜总参谋把顾轻舟送走,顺带给顾缨一个前途。

    而顾轻舟联合颜家,反布一出戏,让顾维和秦筝筝面子尽失。

    顾维和秦筝筝母女害人不成反被耍!

    这苦果,顾维也只能自己咽下去。

    “害了三妹妹的,恰好是她自己吧?亦或者,是太太?”顾轻舟的凛冽舒缓,声音却带着蚀骨寒意,冷冷说道。

    顾维愣住,顾缃和顾缨再也说不出话。

    两个姨太太却是看懂了。

    二姨太忍不住笑了。

    “颜家根本没有想过要来啊?三小姐,您也太急功近利了,不说弄得老爷没面子,就是饭厅那一大桌子菜,可是花了巨款,可惜啊!”二姨太白氏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嘲讽道。

    “你闭嘴!”顾缃厉喝。

    二姨太才不,她是唱戏的出身,眼睛转起来灵活极了,青衣的腔调拿捏得很稳,似控诉又是嘲讽:“大小姐凭什么叫我闭嘴?你们惹得老爷如此没体面,难道是我的错?

    依我说,就是你们姆妈没有教好你们,要是都给我教,定不会让你们出这些错儿!”

    顾缃脸都气白了。

    这个二姨太,不过是个低贱的戏子,居然敢说她这个读过书留过洋的贵小姐没娘教。

    混账!

    “你这个下贱的.......”顾缃爬起来想要打二姨太。

    二姨太横眸一敛:“大小姐,你看清楚光景,老爷还在气头上呢,你要动手吗?”

    顾缃吓得手就缩了。

    二姨太微笑,又把顾缃姊妹奚落了一遍,句句含沙射影骂秦筝筝。

    顾轻舟冷眼旁观,这个二姨太是个厉害人,野心很大,不服秦筝筝。

    二姨太早已知道,秦筝筝是由外室扶正的,出身还不如她。

    这个年头,戏子从良做妾,是个很好的归宿。妾是正经抬进门的,光明正大的顾家人,要上顾家的族谱的。

    而秦筝筝是外室,外室就比小妾低贱多了。

    现在,这个外室做起了正房主母,二姨太如何甘心?

    楼下闹成了一团,顾轻舟和三姨太不愿意蹚浑水,早就躲上三楼了。

    在顾轻舟的房间里,妙儿偷了两只帝王蟹,还端了一碟子甜醋,让顾轻舟和三姨太吃。

    她们俩偷偷吃着螃蟹,听楼下的动静。

    “轻舟,你真是厉害,这招釜底抽薪,老爷都懵了。”三姨太笑道。

    帝王蟹的肉质鲜嫩,三姨太吃了两口,满足叹了口气。

    顾轻舟微笑。

    “太太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呢?”三姨太也好奇。

    “羡慕我和颜家的关系,想让顾维取代我吧!”顾轻舟笑道,“而且,还跟顾缨念书有关,她想利用颜家,给顾缨谋个前途,要不然前天晚上,顾缨不会突然激怒阿爸的。”

    前天晚上,顾缨突然说不着边际的话,秦筝筝又极力夸顾轻舟,再让顾轻舟去请颜家,顾轻舟就明白,这是个连环套。

    秦筝筝的计划失败,不是计划本身不厉害,而是秦筝筝低估了顾轻舟和颜家的关系。

    顾轻舟对颜家,是重恩!

    颜新侬和颜太太感情很深,颜家的孩子们团结。

    一个家里,父亲虽然是顶梁柱,母亲却是粘合剂、核心骨。

    父亲不在了,是他一个人不在了;母亲不在了,这个家就散了。

    顾轻舟治好了颜太太,等于救了颜家,这份恩情,不是顾维轻飘飘几句话能挑拨的。

    秦筝筝和顾维始终以为,颜家对顾轻舟的器重,是因为司督军。

    她们的计谋是很毒辣的,可惜她们估错了对手。

    顾轻舟不会给任何人胜算的机会。

    顾圭璋把秦筝筝拽到了书房,拿着藤鞭抽打她。

    他简直是气疯了。

    顾圭璋是个读书人,他并不暴力,可此刻他满脑子都是他无缘无故花掉的半年薪水,以及在颜洛水面前的尴尬。

    “你这个贱人,
第72章 叛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要活活打死你!”顾圭璋暴怒。

    颜洛水回去,肯定要把此事告诉她父母,顾圭璋成了颜家的笑话。

    同时,顾圭璋轻信秦筝筝挑拨离间的话,以为顾轻舟真的露怯,对顾轻舟态度不好,差点得罪了她。

    “你把我的前途、我的面子放在地上踩,枉费我这么疼你,你果然是贱种出身!”顾圭璋狠狠又抽了两鞭子。

    秦筝筝疼得钻心,却又不敢大哭,怕楼下的姨太太们听到了,更损了她做太太的威严。

    她咬牙忍住,嘴唇都咬破了。“颜家还是很喜欢轻舟,颜家四小姐也没有和顾维交好。你让我跟颜总参谋提出送轻舟出去,无非是想让我卖面子!幸好颜新侬没来,要不然我更尴尬,你竟然连我也算计!”顾圭璋更怒,狠狠又抽了秦筝筝两鞭子。

    他气疯了,杀了秦筝筝也不解恨。

    秦筝筝的旗袍被打得衣衫褴褛,再这样下去,顾圭璋肯定会杀她。

    顾圭璋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焰。

    他不想杀人,更不想呆在这个家里,他愤怒将鞭子丢了。

    整了整衣衫,看着这身西装很体面,顾圭璋可以去任何的俱乐部消遣。

    他下楼离开了,彻夜未归。

    秦筝筝哭了半晌。

    而后,顾缃带着顾维和顾缨,小心翼翼推开了书房的门。

    看到母亲满身血迹,衣衫破败,顾缃先哭了,扶住了秦筝筝:“姆妈!”

    顾缨也在旁边哭:“姆妈,您怎样了?”

    挨过打的顾维,眼泪落在肿胀双颊,一点知觉也没有,她虚弱对顾缃道:“大姐,你别哭了,快去给姆妈寻件干净睡衣,再拿了药膏来。”

    顾缃抹了眼泪,和顾缨一起,搀扶着秦筝筝回房。

    秦筝筝的后背,血迹斑斑,顾缃一边哭一边帮她擦拭,秦筝筝疼得满头虚汗。

    “姆妈,阿爸太狠心了!”顾缃哭得可怜,嫩白手指颤颤巍巍帮她擦拭,视线里都模糊了。

    “是啊,没见过这么狠心的,阿爸太过分了,姆妈替他生儿育女,这份恩情大过天。”顾维也哭,同时心中生了恨意。

    秦筝筝安抚孩子们:“没事的,你们阿爸是气急了!”

    顾缃和顾维渐渐止了哭。

    屋子里只剩下秦筝筝的闷哼。

    老四顾缨最没有心机,可此刻的她,偏偏沉默得过分,只默默流眼泪,不说话。

    “维维,你办得是什么事!”顾缃心疼母亲,就骂起了妹妹。

    顾维何尝不委屈?

    “颜太太明明答应了的,姆妈您要相信我!”顾维叫屈,“肯定是顾轻舟搞鬼的,我们低估了她!”

    提到顾轻舟,秦筝筝母女皆是咬牙切齿。

    这是她们第几次败在顾轻舟手下?

    顾轻舟就那么厉害?

    秦筝筝觉得不是顾轻舟厉害,而是她对顾轻舟始终所有保留。

    秦筝筝对顾轻舟没有下杀手,而顾轻舟则用十二分力气对付秦筝筝!

    “等我好了,打起精神再收拾那个小贱人!”秦筝筝恨道,“下次,我定要那个小贱人万劫不复!”

    “是啊,姆妈,您这伤,还有维维的脸,以及缨缨被退学,都是顾轻舟弄的!”顾缃双目泛出仇恨的灼热,恨不能将顾轻舟烧死。

    一直沉默的顾缨,这时候终于抬眸。

    “不是。”顾缨说。

    秦筝筝和顾缃、顾维都转头看着她。

    顾缨表情怪异:“不是顾轻舟害的我,我被退学,明明是姆妈你弄的!若是姆妈不算计顾轻舟,我根本不会被退学,顾轻舟没有害我,是姆妈你做错了事。”

    秦筝筝闻言,如遭雷击。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女儿中出了叛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