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伏在阳台栏杆上,默默想着心事。

    “舟舟?”顾绍在门后喊她。

    他们的卧室紧挨着,共用一个阳台。

    这没什么不方便的。

    若说这个家里,唯一能让顾轻舟放下戒备的,并不是和她结盟的三姨太苏苏,而是她的异母兄长顾绍。

    顾绍才十七岁,他拥有男孩子的善良和包容,对顾轻舟很好,没有任何攻击性。

    顾轻舟回眸,青丝在夜风里摇曳,她的睡裙更如波纹起伏,涟漪回荡着,别有妩媚。

    “阿哥,你还没睡?”顾轻舟问。

    顾绍点头:“睡不着,功课还没有做完,明天是周末,约了同学去跑马,又没空做。”

    顾绍是个很认真的男孩子。他不排斥结交朋友,平常也玩得疯狂。

    但是,在出去玩之前,他哪怕熬夜也要把功课做完。

    他在学校功课很好,老师器重他,说他将来会有前途的。

    顾轻舟微微抿唇,略带遗憾的想:他要不是秦筝筝生的,该有多好。

    若他不是秦筝筝生的,顾轻舟会更亲近他。

    “......舟舟,你明天跟我们去玩吗?”顾绍问。

    顾轻舟满头浓郁的黑发,披散在她的肩头,宛如盛绽的黑色玫瑰,美得精心又奢华,顾绍又微微不自在。

    顾轻舟凝眸想了一瞬:司行霈出去一个月了,差不多该回城。上次她跟顾绍出去,都惹得司行霈大怒;这次若是跟着顾绍的同学,一群男生去骑马,司行霈又不知怎么发脾气。

    想到司行霈,真是头疼极了。

    除了头疼,剩下的全是恶心。

    顾轻舟不是他的未婚妻,也不是他豢养的情,妇,却要处处听从他的话,憋屈又不知所谓。

    而司行霈依仗的,不仅是他爹的权势,还要他自己树立的威信。

    真是个欺男霸女的恶霸,若是退回二十年,他肯定就是高衙内。

    真怕他啊!

    “不了,我明天也要温习功课。”顾轻舟皓腕微抬,将脸侧的细发捋到耳后,露出曲线柔媚的侧脸,以及小巧剔透的耳朵。

    顾绍心想:她真精致,像个瓷娃娃。

    若她不是他妹妹,他肯定会追求她的,可偏偏.......

    “夜风凉,吹多了头疼,早点睡吧。”顾绍遮掩着他的失落,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颔首。

    她差不多理清楚了思路,疏静的夜给了她思绪。

    次日是周末,顾轻舟早早起床之后,下楼吃饭,就听到老三顾维对父亲说:“今天要去拜访同学。”

    顾圭璋不介意女孩子交际,现在名媛的交际是一种时髦事情。

    他花重金送孩子们去教会学校,就是希望她们能结交上权贵门第。

    顾轻舟也说:“阿爸,我今天要去看看我乳娘的妹妹。”

    她并不是想去何家,而是要去给颜洛水打个电话。

    她知晓老三顾维要去哪里。

    顾圭璋根本没听她们说什么,随便点点头。

    顾维先出门的,她临走的时候,还看了几眼顾轻舟。

    顾轻舟装作不知情。

    等顾维走过,顾轻舟才出门。她路过一家西洋表行时,她故意拿着司行霈送给她的金表,进去给老板看。

    “这表是不是不太准?”顾轻舟将表拨乱了,一脸无措递给老板。

    西洋表行的老板倒吸了一口气:这是瑞士货,香港的表行可以进到,岳城却抢破了脑袋也没有抢到。

    这位小姑娘,她居然有如此名贵的表,老板很吃惊。

    这是贵客!

    老板立马换上一副谄媚又殷勤的笑容:“小姐请坐,这时针是错位了,很容易对上的,您稍等。”

    顾轻舟微微咬唇,说:“老板,我能用您的电话,给同学递个信,让她略等我一会儿吗?”

    电话是稀罕物,老板的电话也只是装在他办公室里,随便不可能给人用的。

    这么位贵客需要,老板格外热情,让店员看好了店,他亲自带着顾轻舟去后头的办公室打电话。

    电话一通,顾轻舟说:“请帮我接维克路五十九号的颜公馆。”

    这老板一听,立马知晓了对方的身份,维克路的颜公馆,那就是军政府的总参谋府上。

    这位小姐身份尊贵极了。

    老板很懂事,退了出去,轻轻帮顾轻舟关好了门。

    顾轻舟给颜洛水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很重要,顾轻舟又不能在家里打。

    顾家只有一部电话,就在楼下客厅,说什么秦筝筝都能听到。

    而顾轻舟要跟颜洛水说的话,不能让顾家的人知晓。

    秦筝筝有张良计,顾轻舟就有过墙梯,今天顾维出门,顾轻舟自然要和颜洛水通气。

    顾维的目的,顾轻舟全部告诉了颜洛水,顺便教颜洛水如何应对。

    “......洛水,我的话你要记住了。”顾轻舟反复叮嘱。

    颜洛水在电话那头笑:“我知道了,你且放心吧,保证你有好戏看就行!”

    顾轻舟笑了笑,问了义母身体状况:“姆妈今天还好吗?”

    “挺好的,正好可以让姆妈配合,你就更有好戏看了。”颜洛水笑道。

    顾轻舟道:“只怕姆妈会骂我们胡闹。”

    “不会的,我就说是我的意思,姆妈会让帮我们的。”颜洛水胸有成竹。

    顾轻舟笑,挂了电话。

    出来之后,表行的老板已经帮她对好了时间,恭敬递给她。

    “要多少钱?”顾轻舟问。

    老板忙道:“小姐,这样的小事是不需要钱的。以后您常来,小店的生意靠您关照。”

    这老板实在机灵,他猜测顾轻舟是军政府的小姐,否则这么名贵的表,如何到了她手里?

    能得到军政府高官小姐的青睐,以后还
第67章 好戏开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愁没生意?哪怕没生意,搭上这条线也是个靠山,万一真有事呢?

    如今这个世道,扛枪的才是硬道理。

    哪怕一点小善意,以后都能救命,这位老板很精明。

    顾轻舟也不点破,反正她是能跟军政府说上几句话。

    顾轻舟打完电话,就去了趟何氏药铺,打发时间。

    这个时候,顾轻舟的三妹顾维,已经到了维克路五十九号的颜公馆。

    “劳烦通禀一声,说是顾小姐来了。”顾维对应门的女佣道。顾小姐,佣人肯定以为是顾轻舟,这样就会很轻易放她进去。

    顾维笑容甜美,才十四岁的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绣折枝海棠的旗袍,旗袍的袖子到胳膊肘,露出半截雪藕一样的粉臂,明媚靓丽。

    女佣看了眼她,却道:“顾小姐稍等,今天太太没吩咐说有客,我进去问一声。”

    说着,就把顾维拦在门口。

    顾维有点尴尬,她一个淑女被人堵在门外,是挺难堪的。同时,她也很恼怒:“狗眼看人低!”

    这些权贵门第,就是规矩多,矫情!

    顾维这一等,就等了一刻钟。她越等越急,三月初的骄阳,暖融融的,晒久也能晒黑,女孩子都爱美,晒黑是万万不行的。

    顾维烦躁用手挡住日头,继续等着。

    同时,顾维灵光一闪:“听说是顾小姐来了,居然让我等这么久,莫不是颜家的人根本不喜欢顾轻舟,不欢迎顾轻舟来?”

    得到这个答案之后,顾维几乎要笑出声:“感情颜家不喜欢顾轻舟啊?”

    等待的过程,就不那么难捱了。

    “顾轻舟还吹牛,说什么义父义母,我看人家是甩不掉她吧?”顾维讥诮,“也许颜家是为了巴结司督军,才认下她的。司督军不在跟前,根本不会理她。”

    这倒也挺好的。

    顾维比顾轻舟年纪小,更加时髦漂亮。

    假如颜家不喜欢顾轻舟,顾维可以趁机而入啊!

    约莫等了二十分钟,女佣才来给顾维开口:“顾小姐,太太那厢起了牌桌,一圈没打完,我不敢回话。太太让您请进。”

    原来是打麻将。

    顾维这会儿没了怒意,气息也平稳了,端庄温婉跟着女佣,进了颜公馆的大门。

    颜太太的两个儿媳妇,还有一个年长的女佣,陪着打麻将。

    颜洛水招待顾维,问她:“可有事么?怎么也不打个电话,都不知道是你来了。”

    暗恼顾维不懂规矩。

    名媛去人家做客,都要提前打电话预知,这样贸然登门,太失礼了。

    顾维心想:“我若是在家里打电话,不就让顾轻舟知道了吗?”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道歉:“对不起颜姐姐。”

    她也不狡辩。

    “没什么的。”颜洛水微笑。

    众人对颜洛水的认知,都是其貌不扬、性格温和甚至有点怯懦,没什么思想,一个软包子,谁都可以揉捏她。

    顾维也觉得颜洛水没用。

    所以,她放松了对颜洛水的警惕。

    颜洛水把她带到了偏厅。

    颜太太停了手里的牌,抬眸看了眼顾维:“这是轻舟的妹妹?好可爱的小姑娘。”

    顾维脸微红:“颜太太。”

    “来,请坐啊。”颜太太笑道,“会打牌吗?”

    顾维会打麻将的,但是她要装淑女,摇摇头说:“不会。”

    “没事,你和洛水坐一方,我们都让着你们一些。”颜太太笑道。

    女佣李妈起身,把位置让给了顾维。

    顾维有点措手不及,她哪里想到,一到颜家就被拉着打牌?

    她是带着目的来的,打牌会不会误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