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琼枝建议顾轻舟来颜家治病,当然没安好心。

    看到颜太太的气色,再加上偏厅停放的棺材,司琼枝心想:“大罗神仙也救不了颜太太,她的阳寿到头了。这时候,不管那位大夫接手,都是烫手的山芋。”

    颜家在德国教书的大儿子,也带着儿媳妇回来了,多半是奔丧。

    司琼枝就明白,颜家的人也清楚颜太太的病情,已经不抱指望了。

    “颜太太没几天活头了。”司琼枝心想,“可怜,她倒是个好人。”

    同时,司琼枝又想,“既然这个好人要死了,何不在死前帮我们一把呢?”

    颜太太的病不行了,医者不是神仙,对阳寿将尽的人无可奈何。

    而司琼枝想做的,就是一定要让顾轻舟接手。

    “等颜太太死在顾轻舟手里,谁又能解释得清,到底是不是顾轻舟害死的呢。”司琼枝心想。

    司琼枝知晓她母亲被顾轻舟敲诈,却又不知顾轻舟用什么敲诈的,司夫人不肯告诉司琼枝。

    不知内情,司琼枝也无法帮忙,只得重新找机会。

    顾轻舟治死了总参谋长的太太,司督军不管是为了军心,还是为了颜面,都会立马退去和顾轻舟的婚事,甚至可能会把顾轻舟关到警备厅,告她一个谋杀罪。

    就连司老太,都没有理由阻拦。

    到时候,司琼枝和司夫人就可以落井下石。

    真是好机会!

    “顾轻舟,你的末路来了!”司琼枝微笑,心情很不错。

    颜太太的内室很宽敞,颜家几个孩子围绕着,不肯离开。

    司琼枝目观四方,顾轻舟亦然。颜家什么光景,顾轻舟扫一眼也看清楚了。

    顾轻舟瞧着颜家的孩子们,心中猜测:“估计是医生说颜太太只有这几日的寿命了,所以颜太太的孩子们在替母亲送终。”

    颜太太生了五个孩子,长子在德国教书,次子在铁道局做事,第三女随着婆家定居英伦;四女和五子是一对龙凤胎,今年十七岁。

    几个孩子里,除了第三女怀孕无法前来,余者皆到了。

    一个穿着杏色海棠花旗袍的女孩子,是颜太太的第四女颜洛水,她眼皮始终肿着,仍见盈盈泪光,可见是多么舍不得她母亲。

    “婶母,您放宽心,好好养病,不日就能好起来。”司琼枝上前,低声对颜太太道。

    颜太太的第五子,也就是那对龙凤胎中的儿子,从小就喜欢司琼枝。

    司督军偶然开玩笑,说要和颜家结儿女亲家,当时司夫人就翻脸了,闹了个不愉快之后,颜太太再也没想过司琼枝做她的儿媳妇。

    只是,颜老五有点不死心,至今还惦记着司琼枝。

    此刻,颜老五的余光,也瞥向司琼枝,爱慕之情难以掩饰。

    颜太太笑了笑,道:“借三小姐吉言了。”

    “婶母,前不久我祖母也生病,后来遇到了一位神医,您何不也见见她?”司琼枝眸子明媚,唇色柔润,说话也透出高雅。

    她声音更动听。

    “哪位神医?”颜家的四小姐颜洛水立马问。

    几个孩子里,颜洛水最舍不得她母亲,一点微薄的希望都不肯放过。

    “就是顾小姐!”司琼枝指了指老太太身后的顾轻舟。

    颜家众人的目光,随着司琼枝的手指,落在顾轻舟身上。

    听说这位是二少帅司慕的未婚妻,乡下来的老派女子。如今一见,果然是很腼腆内敛,端庄有余,活泼不足,没什么时髦气息。

    可能是那大红色的风氅,映衬着顾轻舟的脸,红光璀璨,让她看上去更年幼,颜家众人看完她之后,都微微蹙眉。

    一个孩子!

    孩子能治什么病啊!

    琼枝小姐不是说笑的吧?

    可司琼枝从小贞静,有世家名媛的风范,不会无缘无故说笑的。

    颜太太又狐疑看了眼司老太和司夫人。

    司夫人道:“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老太太的病,的确是轻舟治好的。她这孩子天赋不同寻常,当时我们也吃了一惊。”

    此话一说,颜太太和她的孩子们更是错愕。

    难不成是真的?
第56章 捧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颜太太复又打量顾轻舟,怎么看都觉得顾轻舟很小,太过于稚嫩年幼,不像是会治病的样子。

    颜家众人蹙眉。

    “你真的......会治病吗?”颜家的四小姐颜洛水,小心翼翼问顾轻舟。

    全家都在怀疑顾轻舟,只有颜洛水带着几分希望,希望真的会出现奇迹。

    她最盼望出现奇迹!

    颜洛水从小粘着她母亲,她们母女感情深厚,颜洛水在感情上还没有“断奶”,她离不开她母亲。

    “你能救我姆妈吗?”颜洛水几乎要哭出来,上前欲拉住顾轻舟的手,求顾轻舟帮忙。

    颜家的大少奶奶,抢先一步拦住了颜洛水:“四妹,你别添乱了。”

    这时候,司老太也道:“轻舟的医术的确很好,我的病多亏了她。要不是她,我现在可能瘫痪在床了。”

    颜家众人又是一愣。

    连老太太也说顾轻舟医术好,难道是真的吗?

    顾轻舟是个医学天才不成?

    司老太很有威望,她是绝不会乱说话的。她这么说了,众人就不得不信。

    颜太太却犹豫了。

    “司夫人向来掐尖要强,她的未来儿媳妇,她肯定是吹嘘她的。而老太太,见我们都怀疑司夫人的话,为了儿媳妇的面子,也要夸耀几句。”颜太太心想。

    这么想着,颜太太更是不敢让顾轻舟尝试了。

    她还想留一条命,多跟孩子们相处,等老颜回来呢!

    虽然不认同顾轻舟,面子还是要做的,于是颜太太道:“顾小姐这样厉害?那我的病,就拜托顾小姐请脉了。”

    她伸出了手。

    颜家的孩子们有点紧张。

    不过,哪怕顾轻舟开了方子,她们也是可以不用的。这么想着,提起的心倒也放下了一半。

    “我才疏学浅,斗胆献丑了。”顾轻舟道。

    说罢,顾轻舟就坐到了颜太太床边,果然认真给颜太太把脉。

    颜太太的手腕瘦若枯骨,冰凉脉弱,顾轻舟浅按深取,认认真真把脉,然后又对颜太太道:“太太,我看看您的舌苔。”

    颜太太就张开了口。

    顾轻舟一番诊脉之后,约莫十分钟,她站起身,扫视了一眼屋子里的人,见颜家的二少爷、五少爷、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四小姐都在,就道:“咱们借一步说话吧。”

    医者都不会在病家面前说病情,影响患者的心情。

    颜家的男主人不在,顾轻舟就得对颜太太的孩子们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