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筝筝急匆匆去追密斯朱了,双腿要打颤。

    闯祸了,这回陷害顾轻舟不成,反而自己惹了身骚,太得不偿失了!

    李公馆的庭院,种了两株腊梅,正月里花开秾艳。观赏的腊梅虬枝蜿蜒,俯仰皆有风情,疏影泛出馥郁幽香。

    顾轻舟穿上了她的大衣,漫步走出了李公馆宴会大厅的门。

    缠枝铁门前,她遇到了脸色惨白的秦筝筝。

    “太太。”顾轻舟一改平常的柔婉,明亮的眸子微眯,有凛冽锋芒从眼风迸出,她冷锐笑道,“您想要开战,就需得知晓对手实力。像这样赔了夫人又折兵,我真替您惋惜!”

    顾轻舟在奚落秦筝筝。

    一向温柔小意的顾轻舟,居然说出讽刺的话。

    秦筝筝浑身发颤。她心里明白,这次闯了大祸,她两个女儿--顾维和顾缨,只怕都要被美国教会拒之门外。

    这太丢脸了!

    现在的婚嫁,名媛们不光要陪嫁丰厚,还要学历镀金。没有漂亮的学历,陪嫁就少一层金粉,就少一层体面。

    顾维和顾缨若是被开除,在岳城,甚至整个长江以南,都是笑柄,别人会以为她们品行有问题,再想要高嫁,便是痴心妄想了。

    秦筝筝绝望,偏顾轻舟还来落井下石。

    “你这个混账东西!”秦筝筝回神,这一切都是顾轻舟弄的,是她弄得秦筝筝如此狼狈。

    秦筝筝想要扇顾轻舟一巴掌,却被顾轻舟稳稳接住了她的手。

    再想抽回手,却只见顾轻舟的五指像铁爪,秦筝筝的手腕骨头都要被她捏碎了,半晌夺不回来,秦筝筝倒吸几口凉气。

    “太太,这可是李公馆,多少双眼睛瞧着您。您打的不止是我的脸,还有顾公馆千金的脸,督军府少夫人的脸,您想想这巴掌能打下去么?”顾轻舟微笑,笑容绝艳,明眸璀璨。

    打顾公馆千金的脸,就是打顾圭璋的脸;打督军府少夫人的脸,就是打整个军政府的脸。

    秦筝筝还真没胆量继续打下去。她怒极攻心,气得欲吐血。

    顾轻舟这才松开了她。

    秦筝筝白皙的手腕,五指红痕清晰可见。

    门口停了辆黄包车,顾轻舟喊了车夫,报了司公馆的地址,先从李家离开,去司公馆看司老太。

    坐在黄包车上,车夫放下了车罩,仍有寒风肆虐,顾轻舟就用顾缨送给她的坎肩,围住了口鼻。

    她的唇掩映在白狐坎肩里,微微翘起。

    回想一下,秦筝筝自以为高明的陷阱,在顾轻舟看来,仅仅是恶毒而已。

    秦筝筝以为顾轻舟不懂宗教的忌讳,的确是她的失算。

    顾轻舟在乡下的时候,和沪上名媛张楚楚相处两年。

    张楚楚是躲避帮派人士,被迫藏到乡下去的。她那个人最喜欢舞会和热闹,到了乡下不免寂寞。

    只有顾轻舟投了她的眼缘,她最喜欢在顾轻舟面前喋喋不休。

    张楚楚亦是贵族学校毕业的,圣经是她的功课之一。

    基督教的信仰和忌讳,她全部告诉过顾轻舟。

    顾轻舟拿到顾维给她的金项链,看到了六芒星的坠子,又想到自己即将要进入的圣玛利亚女子学校就是基督教的教会学校,顾轻舟醍醐灌顶,什么都明白了。

    秦筝筝带着她去见学校理事,却给她六芒星的项链,今天的目的是害死她。

    顾家的孩子们都是基督教会学校的,顾轻舟相信,顾维顾缨,或者顾缃,她们绝对有十字架的饰品。

    于是,趁着秦筝筝下楼,顾轻舟借口上厕所,回到三楼,去顾维房间里翻了一通,果然从顾维的梳妆台首饰盒子里,找到了另一条十字架坠子的项链。

    顾轻舟就把换掉了项链,把六芒星的坠子取下来放在口袋里。

    秦筝筝三个女儿拿给顾轻舟的东西,顾轻舟一一检查。

    胸针、那封信,在有了防备的情况下,很轻易就被找出来。

    坐汽车的时候,顾轻舟动来动去,顾缃和顾维还嘲笑她是乡下土包子,以为她是不习惯坐车,其实顾轻舟是借助动来动去,转移了她们的注意力,将那些东西全部塞到了顾维大衣的口袋里。

    东西不重,顾维有盼望着顾轻舟出丑,毫无察觉!
第36章 顾轻舟的反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后,她们就开始在密斯朱跟前卖蠢。

    “偷鸡不成蚀把米。”顾轻舟唇角的弧度,越扩越大。真是一场好戏。

    这场戏,并不是到此结束。

    秦筝筝如何偷到了密斯朱最心爱的胸针,光这一件事,密斯朱就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圭璋很快就会知晓。

    想到秦筝筝好不容易赢回顾圭璋的欢心,紧接着又要失去,顾轻舟笑得更欢乐。

    很好笑,比在乡下赶大戏都有趣,秦筝筝像个笑料十足的滑稽戏演员。

    “这次的事,秦筝筝短期内会元气大伤。”顾轻舟心中大笑,“不用我出面,顾圭璋也会收拾她们的。”

    顾轻舟去看司老太,暂时不回家,躲开风头。

    司老太告诉她说,司行霈要到正月十五才回城,所以顾轻舟毫无警戒,去了司公馆。

    刚到司公馆门口下车,尚未敲门,身后传来一阵汽车尖锐的鸣笛声。

    顾轻舟想起那天,她被司行霈抱在腿上,他亲吻她的时候她使劲躲,结果撞上方向盘的喇叭声,亦如这般刺耳。

    她立马后背紧绷,全身戒备起来。

    一回头,穿着玄色大风氅的高大男子,已经下了汽车,气度雍容,风采翩翩快步走过来。

    是司行霈,他回来了。

    顾轻舟差点腿软。

    她今天固有一劫,没遭在秦筝筝手里,就应在司行霈身上!

    不是说,他正月十五之后才回来么?

    “轻舟。”司行霈口吻亲热暧昧,上前就要搂顾轻舟的腰,“过年好。”

    他生得俊朗不凡,剑眉星目,高鼻薄唇,下颌菱角分明,肤色稍深,透出阳刚坚毅的俊美。

    而他气质更好,哪怕随意站着,双肩亦是平平稳稳的打开,气势逼人。

    他在顾轻舟面前,带着几分强悍,又匪气十足。

    顾轻舟不怕任何阴谋诡计,但是她怕司行霈--会活剥人皮的司行霈!

    在绝对强权面前,任何的手段都不值一提。

    顾轻舟缩了下肩膀,低声道:“少帅,过年好。”

    说罢,她转身就要往回跑。

    司行霈失笑,拽住了她的衣领,低醇微笑:“跑什么,小东西!”

    同时,他敲开了司公馆的大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