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缃知晓“先入为主”的道理,只想司老太先对她有了好感,以后怎么看顾轻舟都会不顺眼。

    故而,顾缃抢在前头,急切又热络,叫了声“老夫人”。

    顾缃高挑美艳,五官精致,浓刘海后面,是蓬松时髦的卷发,貂皮大衣合身,故而前凸后翘,身段婀娜玲珑,十分招人喜欢。

    顾缃也知道自己端庄妩媚,娴雅时髦,最配得上督军府的地位,她得意洋洋的,想获得老太太的第一印象,误以为她才是少帅的未婚妻。

    不成想,老太太看到她,平静雍容的眸子却微微蹙起。

    顾缃心里咯噔:“难道她不喜欢我?这怎么可能?”

    老太太的蹙眉很快松开,又眼眸微亮,眼中有了笑意。

    顾缃看在眼里,大喜,果然她太患得患失了。

    “过来,好孩子。”老太太招手,眼眸满意的喜色。

    顾缃惊喜若狂,她就知道司老太有眼光,会很喜欢她的。只是,刚刚的蹙眉是什么意思?

    顾缃也来不及多想了,她疾步上前,想要拉住老太太的手,口吻更加亲热,只差叫祖母了,恬柔道:“老太太......”

    司老太却微愣,将手往旁边一偏,不让顾缃拉住,神态冷然说:“不是你。”慈祥的目光越过顾缃的肩膀,落在身后的顾轻舟身上。

    顾缃大窘,整个人僵在那里,下不来台,一张俏脸霎时通红。

    老太太却完全没看见,眼里只瞧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这才挤到了她姐姐前头,上前行礼:“老太太,给您请安了!”

    老太太,给您请安了!听到这句,秦筝筝、司夫人和司琼枝只差笑出声。

    这是一句多么老气的话,还是在前朝么?

    司夫人和司琼枝无奈摇头,顾轻舟这做派,太上不得台面了。

    不成想,司老太却眼眸透亮,惊喜携住了顾轻舟的手,笑道:“好孩子,难为你这么懂礼。现在的年轻人啊,没几个知规矩。”

    司琼枝梗住,她祖母居然吃这套。

    司夫人则在心里微哼:老太太念旧,她这做儿媳妇的为难死了。太守旧吧,被城里的名媛贵妇们嘲笑;太时髦吧,又不得老太太的眼。

    真是进退维谷。

    “多大了?”老太太没理会其他人,只拉住顾轻舟,问东问西的。

    顾轻舟一一回答。

    老太太还问顾轻舟:“在乡下住什么地方,谁服侍你的?”

    顾轻舟也认真作答。

    一老一少相谈甚欢,在场的女人们脸色都不太好,只有司督军很满意。

    司督军最是孝顺的,见老太太聊得开心,司督军就越发欣慰。

    “老太太,我听说您生病了,我能给您把把脉么?”顾轻舟问。

    众人一愣,包括老太太。

    “你还会把脉?”老太太问出了众人的疑虑。

    顾轻舟腼腆而笑:“我学了点皮毛,您这么疼我,我才敢班门弄斧。若是您不介意,咱们说话,我一边听您说,一边把脉?”

    老太太并不相信顾轻舟的医术。不是老太太轻狂,而是老太太有见识,知晓中医难学,没个几十年的功夫,是学不成的。

    所以,现在的世道都在骂中医,无非是人心浮躁,中医的继承人没几个静得下心去研读,个个半桶水,毁了祖宗的名声。

    和西医相比,老太太其实更相信中医。

    早年京师有个名医叫慕宗河,医术非常了得,只可惜他已经死了十几年,没有传人。

    “那你试试。”老太太捧着顾轻舟,对这个孙儿媳妇颇为喜欢,刻意给顾轻舟做脸,就伸出手给顾轻舟把脉。

    顾轻舟道是,轻轻将手指搭在老太太的手腕脉搏上。

    她搭脉的时候,司夫人、司琼枝、秦筝筝和顾缃都目不转睛看着她,只有司督军觉得有趣。

    顾轻舟把脉的样子,很是认真。

    人的感情很奇怪,司督军中意这个儿媳妇,就不觉得顾轻舟做作,反而觉得她孝顺,越看越喜欢,将来能撑起司家的门庭,会是贤内助。

    司夫人和司琼枝等人则觉得顾轻舟装模作样。

    两分钟之后,顾轻舟收回了手,冲司老太微笑,露出一口细糯洁白的牙齿,笑容恬柔美丽。

    “看得如何?”司督军问。
第21章 诊脉-->>(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顾轻舟笑道:“我就是随便看看,没看出端倪。”

    顾缃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

    看看,装不下去了吧?

    司老太抬眸,瞥了顾缃一眼,顾缃心下震惊,收敛了她的嘲讽。

    “好啦,孩子有这份心就好。”司老太给了顾轻舟一个台阶。

    司督军正要说什么,副官进来,有事通禀。

    “说。”司督军一挥手。

    副官道:“督军,医生们商议好了医案,想请您和夫人借一步说话。”

    中医一般不当真病家的面说病情,怕影响病家的心情。

    督军府的西医,都是军医,从国外留学回来,华人保持着他们的传统,所以请督军和夫人借一步说话。

    司老太对自己的病已然豁达,对副官道:“不必背着我,你去把军医们都请进来,我老太婆这么大的年纪,什么受不住?从前大夫们问诊,都是当我的面说。”

    副官为难看了眼司督军。

    司督军不敢违逆母亲半分,对副官道:“去请医生们进来。”

    四名军医,依次进了里卧。

    里卧就拥挤不堪。

    司夫人给女眷们使眼色,顾轻舟等人就退到了西南墙角的椅子旁边,静默坐下,不敢打扰医生的会诊。

    “.......老太太,您的病症是中风无疑了。这半年来,中医、西医都试过了,我们想请您远渡德国,德国的医疗设备更先进,医生的医术更好。”一名军医道。

    “是啊,老太太。”另一个接口,“中风不能耽误,再耽误下去,只怕.......”

    司督军也劝:“姆妈,您还要四代同堂,看曾孙出世呢。去德国一趟,治好了再回来,后面享福的日子多得是。”

    “我不去什么狗屁德国!”老太太怒了,“让你们想法子,就想了这么个法子?我老太婆生在岳城,死也要死在岳城,想让我死在外头,门也没有!”

    “姆妈,您别说不吉利的话,现在的邮轮很大很稳,跟平地一样,就当出门散散心,慕儿也在德国呢。”司夫人也劝。

    老太太更怒了,就是不同意去。

    司督军、司夫人和军医们轮流劝,大家七嘴八舌,将老太太说得越发火冒三丈。

    老人家气个半死。

    “其实不必去德国,老太太患得根本就不是中风。”众人苦口婆心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清脆稚嫩的声音。

    顾轻舟站了起来,柔婉的眸子锋芒绽现,自信又贞静说道。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回眸看着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