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二年的冬月初八,是顾轻舟的生日,她今天十六岁整了。

    她乘坐火车,从小县城出发去岳城。

    岳城是省会,她父亲在岳城做官,任海关总署衙门的次长。

    她两岁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另娶,她在家中成了多余。

    母亲忠心耿耿的仆人,将顾轻舟带回了乡下老家,一住就是十四年。

    这十四年里,她父亲从未过问,现在却要在寒冬腊月接她到岳城,只有一个原因。

    司家要她退亲!

    岳城督军姓司,权势显赫。

    “是这样的,轻舟小姐,当初太太和司督军的夫人是闺中密友,您从小和督军府的二少帅定下娃娃亲。”来接顾轻舟的管事王振华,将此事原委告诉了她。

    王管事一点也不怕顾轻舟接受不了,直言不讳。

    “.......少帅今年二十了,要成家立业。您在乡下多年,别说老爷,就是您自己,也不好意思嫁到显赫的督军府去吧?”王管事又说。

    处处替她考虑。

    “可督军夫人重信守诺,当年和太太交换过信物,就是您贴身带着的玉佩。督军夫人希望您亲自送还玉佩,退了这门亲事。”王管事再说。

    所谓的钱权交易,说得极其漂亮,办得也要敞亮,掩耳盗铃。

    顾轻舟唇角微挑。

    她又不傻,督军夫人真的那么守诺,就应该接她回去成亲,而不是接她回去退亲。

    当然,顾轻舟并不介意退亲。

    她未见过司少帅。

    和督军夫人的轻视相比,顾轻舟更不愿意把自己的爱情填入长辈们娃娃亲的坑里。

    “既然这门亲事让顾家和我阿爸为难,那我去退了就是了。”顾轻舟顺从道。

    就这样,顾轻舟跟着王管事,乘坐火车去岳城。

    看着王管事满意的模样,顾轻舟唇角不经意掠过一抹冷笑。

    “真是歪打正着!我原本打算过了年进城的,还在想用什么借口,没想到督军夫人给了我一个现成的,真是雪中送炭了。”顾轻舟心道。

    去退亲,给了她一个进城的契机,她还真应该感谢司家。

    顾轻舟长大了,不能一直躲在乡下,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都在城里,她要进城拿回来!

    她和顾家的恩怨,也该有个了断了!

    退亲是小事,回城里的顾家,才是顾轻舟的目的。

    顾轻舟脖子上有条暗红色的绳子,挂着半块青螭玉佩,是当年定娃娃亲时,司夫人找匠人裁割的。

    裂口处,已经细细打磨过,圆润清晰,可以贴身佩戴。

    “玉器最有灵气了,将其一分为二,注定这桩婚事难以圆满,我先母也无知了些。”顾轻舟轻笑。

    她复又将半块玉佩放入怀中。

    她的火车包厢,只有她自己,管事王振华在外头睡通铺。

    关好门之后,顾轻舟在车厢的摇晃中,慢慢添了睡意。

    她迷迷糊糊睡着了。

    倏然,轻微的寒风涌入,顾轻舟猛然睁开眼。

    她闻到了血的味道。

    下一瞬,带着寒意和血腥气息的人,迅速进入了她的车厢,关上了门。

    “躲一躲!”他声音清冽,带着威严,不容顾轻舟置喙。

    没等顾轻舟答应,他迅速脱下了自己的上衣,穿着冰凉湿濡的裤子,钻入了她的被窝里。

    火车上的床铺很窄小,挤不下两个人,他就压倒在她身上。

    “你.......”顾轻舟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男人压住了她。

    速度很快。

    男人浑身带着煞气,血腥味经久不散,回荡在车厢里。

    他的手,迅速撕开了她的上衫,露出她雪白的肌肤。

    “叫!”他命令道,声音嘶哑。

    顾轻舟就懂了。

    不管是激情的欢叫,还是凄厉的惨叫,男女赤身*的床铺上,都会被默认为香艳无比。

    香艳,可以遮掩男人的行迹。

    同时男人用一把冰凉的刀,贴在她脖子处:“叫,叫得大声些,否则我割断你的喉咙!”

    顾轻舟浑身血液凝固,脸色煞白。

    男人冰凉的上身,全压在她温热的身子上。

    她四肢僵硬了一瞬,没有动。

    他撕开了她的衣襟,肌肤相接触,他汗淋淋的湿濡沾满了她。

    可这一瞬,顾轻舟没顾得上他的轻薄,她的注意力都在架着她脖子的那把刀上。

    “我......我不会.......”回神,顾轻舟咬牙。

    脖子上一把削铁如泥的刀,她不敢轻举妄动,她惜命。

    “.......你多大?”黑暗中,男人也微愣,没想到是少女稚嫩的声音。

    “十六。”顾轻舟回答,被他压得肺里窒闷,透不过来气。

    “也不小了,别装蒜!”男人说。

    这时候,火车停了。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吵醒了沉睡的旅客,车厢里嘈杂起来。

    有军队来查车。

    “叫!”男人声音急促,他模仿着床上的表演,“再不叫,我来真的.......”

    他双臂壮实有力,声音狠戾。更何况,他的刀架在顾轻舟的脖子上。

    遇到了亡命之徒,顾轻舟失去了先机。

    她没有把握能制服这人,当机立断,轻轻哼了起来。

    像女人被欢爱那样.......

    她哼得稚嫩。

    男人小腹处却微微一紧,差点起了涟漪。

    少女像小猫一样笨拙的哼叫,充满了诱惑力。

    顾轻舟车厢的门被粗鲁扯开时,她哼得很有节奏,因为男人的刀,移到了她的后背处。

    然后,她就像被门外惊了似的,停了下来。
第1章 初相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电的光束照在他们身上,顾轻舟雪白的胸膛半露,肌肤凝雪白皙,满头青稠般的发,铺陈在枕席间。

    她尖叫一声,搂住了她身上的男人。

    军官拿着电筒照,见屋子里的香艳,太年轻的军官很不好意思,而顾轻舟又紧张盯着他,让他六神无措,尴尬退了出去,心乱跳,都忘记要去看清楚她丈夫的脸。

    而后,那个巡查的军官在门口说:“没有发现。”

    脚步声就远了。

    整列火车都遭到了排查,闹了半个时辰,才重新发车。

    顾轻舟身上的男人,也挪开了她脖子上的刀。

    “多谢。”黑暗中,他爬起来穿衣。

    顾轻舟扣拢自己斜襟衫的纽扣,不发一语。

    火车轻轻晃动着,匀速前进。

    车厢里静默无声。

    男人觉得很奇怪,十六岁的少女,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很镇定的扣好衣衫,不哭不问,颇有点不同寻常。

    他点燃了一根火柴。

    微弱昏黄的光中,他看清了少女的脸,少女也看清了他的。

    “叫什么名字?”他伸手捏住了她的纤柔下颌,巴掌大的一张脸,落在他宽大粗粝的掌心。

    她的眼睛,似墨色宝石般褶褶生辉,带着警惕,也或许有点委屈,却独独没有害怕。

    “李娟。”顾轻舟编了个谎言。

    李娟是抚养她长大的李妈。

    没人会傻到把名字告诉一个亡命之徒。

    她没有挣扎,眼睛却盯着男人放在脚边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她眼睛微动,在思量那匕首下一瞬是否落在她的颈项。

    微淡灯火中,她的眼波清湛,泛出潋滟的光,格外妩媚。

    男人冷冽道:“好,李娟,你今天救了我的命,我会给你一笔报酬。”

    车厢外传来了哨声。

    这是暗号。

    男人把带血的外套扔出了车窗外,顾轻舟才发现,他浑身的血迹,都不是他自己的。

    他很疲倦,却没有受伤。

    接应他的人已经到了。

    他手里的火柴也灭了。

    “你是哪里人,我要去哪里找你?”男人不能久留,又道。

    顾轻舟咬唇不答。

    男人以为她害羞,又没空再逼问了,上前想拿点信物,就瞧见了脖子上的半块玉佩。

    他一把扯下来,揣在怀里,对她道:“这辆火车三天后到岳城,我会派人在火车站接你!我现在还有事,不方便带着你,你自己当心!”

    说罢,他揣好顾轻舟的玉佩,火速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等男人走后,顾轻舟从被褥里伸出了手。

    她掌心多了把枪,最新式的勃朗宁。

    看着这把枪,她眼神泛出嗜血的精光,唇角微翘,有得意的笑。

    被男人抢走的那个玉佩,她根本不在意,她没想过要那玉佩带来的婚姻,更没想过用这块玉佩保住婚姻。

    玉佩不是她的筹码。

    而她偷过来的枪,可值钱了!

    划算!

    “这种新式勃朗宁,有价无市,黑市都买不到,他是军政府的人。”顾轻舟判断。

    男人爬到她床上时,反应很快,还带着一把很锋利的匕首,顾轻舟失去了制服他的先机,却同时摸到了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枪。

    顾轻舟一直想要一把自己的枪。

    她怕男人想起枪丢了,顾轻舟不出声,成功转移了男人的注意力,直到离开,男人都没留意这茬。

    她不知男人是谁,对方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岁,浑身带着傲气。

    他说在火车站接她,大概是在岳城有点势力的。

    顾轻舟不会自投罗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