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你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夏小麦看着她点了点头后便开口问道:“那些夫人怎么样了?”

    听见夏小麦的问话,瑶儿便笑着说道。

    “他们都很满意,基本上都有了办卡的意愿,大嫂之前要你一直都陪着太子妃他们,有几个夫人都想要你帮他们看看身体调理一下,我们和他们另外约了时间,这里面有一个夫人带着自己的女儿,一直等着你,想要您今天能帮她女儿看看。”

    听见瑶儿说现在还有人在等着自己,夏小麦连忙站起来,看着她说道。

    “现在还在等着吗?她们没有先去做其他的项目吗?”

    “因为想让你先看看,所以现在等着呢,并没去试试那些项目。”

    她说着,带着夏小麦往待客室里面走去。

    两人到的时候,就看见会客室里面有一对母女坐在里面,整个会客室里面除了一个他们这边的丫头就身下他们自己带来的两个丫鬟了,和他们怒女俩了。

    他们两人看见夏小麦进来,连忙站起来,向着夏小麦走了过去行礼。

    “夏夫人,民妇夫家姓白,这是我的女儿,叫白静依,实在是想让夫人帮她看看,真是麻烦夫人了。”

    夏小麦听她这样介绍就知道他们应该是京城起膳禾居里面吃饭的商户家的夫人,所以他们在面对夏小麦这个大将军夫人是时候,便显得有些拘谨了。夏小麦、刘星辰

    “白夫人,白小姐快请坐,让你们久等了,我这边刚刚实在是走不开。”

    夏小麦看着他们温和的笑着,一边也跟他们轻声解释着。

    白夫人看着夏小麦面对着他们态度这般好,立马放松了一点,忙摆手说道。

    “哪里的话,我知道刚刚夫人在陪太子妃和世子妃,这是我应该等的,还要麻烦夫人了。”

    她说着,便有些期待的看着夏小麦,想要她帮自己的女儿看看。

    夏小麦听见她这样说,便转头看着一旁一直低着头,存在感极地的白静依,没有看见她的脸,所以夏小麦并不知道她是有什么问题。

    “白夫人,不知道令媛是有什么问题吗?”

    听见夏小麦的问话,白夫人的眼底瞬间满是伤感,转头看向白静依,眼底满是怜惜和心疼。

    “静依,抬头让夏夫人看看吧。”

    白静依听见报复人的话,明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便缓慢的抬起了头。

    夏小麦最先注意到的是她的眼睛,这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但是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小女孩的太子哥的天真活泼,她的眼底满是绝望和麻木之感,看着夏小麦看过来的眼神,眼神缩了缩,显得非常的的不自信。

    而接下来,夏小麦就看见她的脸被一层纱巾遮了起来。

    应该是脸有问题了。

    夏小麦这边想着,就看见白静依抬手将连声的纱巾慢慢拿了下来,随后便低垂着眼睛看着下面。

    这个时候大家便你看见了白静依的左脸上又着一块非常大的青黑色,甚至里面还乐园看出有着浓水看起来非常恐怖。

    看着她这样的脸,大家便都有些震惊了,有些人看着她的眼神便流露出一抹可怜之意。

    夏小麦看着女孩的眼神更是一阵怜惜之色,在现代女孩子这个样子都受不了,何况在这个女人社会地位地下,一身就是到了年龄出价生子的这样的一个古代,难怪她的眼神的这样的绝望。

    看着女儿这样,白夫人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看着女儿也的一阵的心疼。

    “夏夫人,您帮我看看,看能不能治好我女儿吧,她这个样子都快两年了,一直都没有大夫能够看好,夫人,你帮帮我女儿吧。”

    她说着,想起这么长时间一次次的找大夫一次次得到失望的结果,心里便非常的痛苦,这一次她听到了别人说夏小麦医术高超,并且很擅长调理身体,她就想再来试一试,看看她能不能治好女儿的脸。

    看着她这个样子,夏小麦心里也有点难受了起来,她看着白夫人说话,白静依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样子,恐怕她已经被一次次的失败弄的有些绝望了。
第546章 怎么会这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们跟我一起去诊断室里面去一下吧,我帮她看一看。”

    夏小麦说着,便转身和瑶儿一起往外面走着,白夫人牵着白静依跟在后面。

    他们来带旁边的诊断室,夏小麦让白静依坐下后,便洗了洗手,然后带着里面准备好的白手套走到白静依面前。

    “白夫人,她的连声这个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你们知道吗?”

    夏小麦想旁边站着的白夫人轻声问道。

    “是毒虫,她两年前和我一起去是师院里面拜佛,在后院游玩的时候,被树上点下来的一只毒虫咬伤的。”

    白夫人听见夏小麦在问原因,连忙说道。

    真的跳倒霉了。

    夏小麦在心里面叹了口气,看着白静依的眼神更加的怜惜了起来,瑶儿看着她的眼神功更是满是怜惜。

    她轻轻的抬起白静依的脸蛋,白静依看着夏小麦眼中的怜惜,睫毛微微颤了颤,便闭上了眼睛,静距离观看,白静依长得很漂亮,知道她连声的这个东西将她整体的美丽都破坏了。

    她仔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这个毒疮,却也认不出这个是什么腰的。

    “之前的那些大夫都是怎么治疗的?”

    夏小麦转头看着白夫人问道。

    “都是开喝的药,脸上敷的药膏,也有大夫用针灸,都是当时有一点效果,但是随后便又不行了。

    白夫人叹息的说道。

    听见这些方法,夏小麦点了快点头,然后便问道。

    “有他们之前开的药方吗?”

    “有的,我也有带来。”

    她说完,便从袖子里面掏出了几张药方出来,夏小麦脱下白手套,将它放在一旁和的托盘里面,便结果她手中的药方看了起来。

    这些都是排毒的药方,照理来说应该也会有效果的,但是两年的,依然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就有些不对劲了。夏小麦、刘星辰

    “这些药方应该都是对症的,怎么会毫无效果?你们都是按照大夫说的做的吗?”

    夏小麦疑惑的看着白夫人问道。

    “是的,我们哪里敢有一丝懈怠,完全按照大夫说的做得。”

    那怎么会这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