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有效果了

    大家看着二柱他们态度这么好,并且好像这次的事故也的确不是他们酒楼的错,赶上这种事情,他们也是太倒霉了,态度也就好了不少,但是大家也都不愿意离开,便真的有不少人进来找地方坐下了。

    小二帮大家倒茶,趁机便将这种茶的好处给大家说了起来。

    “这是我们老板研究出来的春季养生茶,现在还是初春,乍暖还寒的时候,人最容易伤寒得病了,这个茶里面有黄芪,枸杞子,菊花和红枣,最是能提高大家身体对抗病痛的能力,对于预防伤寒有奇效,大家都坐着喝一喝,这茶就是连徐大夫也说好,现在每天都喝的是这个茶呢。”

    大家听着小二这样说,连忙试了试,喝过后不知道是心里的原因还是怎么样,就觉得即好喝,也果然心里暖暖的。

    “哦,既然有这样的功效,也给我倒一杯尝尝。”

    这个时候,酒楼门外传来了安郡王说话的声音,他带着云飞就走了进来,看着酒楼大厅里面有着这么多人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应该是已经听人说起了。

    看他进来,大家纷纷当下茶杯起身,对安郡王行礼。

    安郡王进来走近夏小麦这边,看着夏小麦身边的刘星辰,笑着点了点头,“这就是征远大将军吧,一直都有所耳闻,却是一直都没有见上一面。”

    “参见安郡王。”

    刘星辰抬手给安郡王行礼,吗面色沉静的看着他说道。

    “不用如此多礼吗,你们这里今天倒是热闹。”

    前面一句是跟刘星辰说的,后面一句便是看着夏小麦说着,说完,还看了周围那些人一眼,眉头微挑,随后便在夏小麦他们这一桌的一个位置上面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小二便拿着茶走了过来,准备给安郡王倒茶。

    夏小麦看着连忙拦了下来,“给安郡王上一壶人参麦冬茶吧。”

    她说完,小二便将茶放在夏小麦他们这边,点了点头转身下去泡茶去了。

    安郡王看着夏小麦的吩咐,有些好奇,连忙问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  D *i * J* i* u * Z *w* w |

    “黄芪杞子菊花茶里面的句话性寒,你不能喝,人参麦冬茶能消除疲劳倦怠、改善虚弱体质及气血不足。”

    夏小麦听他问道,便解释给他听,现在他的身体正在缓慢的恢复,还是不要碰这些寒性东西好一些。

    听了夏小麦的话,安郡王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他能感觉的到她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着,即使恢复的不大,但是这已经让他很满足了,真证明夏小麦的方法的确的很管用,他的身体真的能改善好。

    他今天听说了夏小麦酒楼有麻烦了,虽然知道酒楼后面有着征远大将军和五弟,他还是忍不住过来看一看。

    没有长时间,徐大夫便蹲着药走了出来,他看见安郡王本来准备行礼的,安郡王一把拦住了他。

    “快让病人喝下去,看看效果如何。”

    听了这话,徐大夫便走了过去,让其中的一个书生一起帮他将药喂下去。

    药喂下去之后,大家便等着看它的效果,大概一刻钟左右的时间,那人的呼吸果然慢慢的平复下来了,就是身上红彤彤的肿胀颜色也慢慢的没有那么红,向着要消下去的情况发展着。

    “有效果了,有效果,在等等看。”

    徐大夫和杨大夫一直都在盯着侯培,极是想要看看这药的效果到底如何,现在看到了果然有效果,便有些激动的叫了出来。

    大家听见这话,便也看了过来,看着他真的好一些后,便觉得果然就是夏小麦说的那个食物过敏,和他们酒楼没有什么关系。

    在吃等了一会儿后,侯培便渐渐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围着他的那些人,他没反应过来下来一跳,过来一会儿等到看清自己是在哪里之后,他的眼神微微闪了闪,就虚弱是看着和他一起来的那些书生问道。

    “我这是怎么了?我们不是刚刚还在一起吃饭吗?”

    那些书生看他这样,松了口气,看着安郡王,刘星辰还有那些衙役,也不敢说是酒楼菜品有问题他才这样了,连忙说道。
第515章 有效果了| * *i * * i* u * *w* w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侯培,你食物过敏,吃看一半你就倒下了。”

    拿着他们这个样子,侯培心里有些疑惑,什么过敏,他们怎么不说就酒楼的责任,他隐秘的给了其中的一个书生使了一个眼神。

    那个书上看见够,心里微微有些心虚,他也害怕安郡王他们啊,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九 *  中  *   文  *  网 |  *  D *i * J* i* u * Z *w* w |

    “你是吃了他们酒楼的一种食物才成这样的。”

    听见那个书生的话,侯培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一次他们就是来找他们酒楼麻烦的,他倒下了要是他们不找酒楼麻烦那可就不好了。

    他之前就知道自己不能只百合,只要一碰身体就会出事,所以邱亮一找他,给了他一笔钱后他就决定做这次的事情了,反正他不说,大家说都不知道,只能怪酒楼,毕竟谁会对这种没有毒的东西放映这么大啊,所以他觉得他一定能成功的。

    “你们为什么要毒害我?你们说什么药膳养生,是不是你们药材放错了,导致我这个样子的?”

    他一脸虚弱的看着二柱他们说道,像是受了巨大的陷害一般,无比的委屈。

    夏小麦看着他这样,开口问道:“你从小到大有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

    她怎么这么问?难道她知道?不可能啊,这个可是就脸大夫也看不出来的。

    侯培听看夏小麦的话后,心里微微有些心虚,但是想着这跟被就是看不出来的便连忙开口道。

    “什么意思?我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你们问这些做什么,难道你们酒楼不准备承担责任吗?”夏*小*麦* 刘*星*辰  /|\  Di  Jiu Zww   .   C o  m/    5_5808/

    他没有听见之前夏小麦他们说的,更不知道什么“过敏”,他就是要将事情往酒楼身上推。

    夏小麦看着他略微有些躲闪的眼神,心里有些疑惑,随即还是开口问道:“你自己不知道你不能食用什么东西吗?那么今天你们吃的这些菜品里面有没有那一种是你之前从来就没有吃过的,或者是很长时间没有吃过的?”

    侯培听见她这话,心里更是有些心虚了,看着周围关注着资历的安郡王和刘星辰那些人,心里不仅有些恐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