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师父,你给我这个,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乾坤草的药效的确很好,把原本葬神丹的后遗症强行推迟了七天。

    但是,这却不是萧何现在所需要的。

    凭着拥有冥古圣器“永夜”的冷无心,没有葬神丹,十个萧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王清雅紧握着萧何的手:“萧何?”

    王清雅和慕容仙并不知道萧何吃了乾坤草的效果,两女都带着询问的眼神。

    “呵,古圣血脉又如何,天道巅峰又如何,又一个三年,我以为我可以的。”

    萧何的脸色看上去总有挥之不去的凄凉:

    “清雅,傻妞,我怎么跟主动去送死给我拖延时间的无名交代?怎么跟步惊云和聂风交代?今天这场战争,是我下的命令,我怎么跟那些挂掉的玩家交代?怎么跟已经永远没办法回来的NPC交代?”

    慕容仙:‘萧何你别这样。’

    萧何:“我还能怎样,步惊云还叫我回后陵跟孔慈道歉,哈哈,我哪里还有脸……”

    说到这,萧何突然怔住。

    “等等,后陵……后陵……”

    萧何像是魔怔了一样,拿出了弥天剑,在剑身上面不停抚摸。

    他终于想起来,这石头一样的剑身,摸起来那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了!

    后陵,隔世石!

    原著中,就是隔世石,挡住了步惊云,不曾再踏入后陵半步。

    萧何摸着弥天剑的剑身,那材质的手感,错不了,和隔世石一模一样!

    “有了,有了,有机会了!”

    萧何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岸边用微风递过来的柳树枝。

    那是希望。

    “不对,江湖OL大世界里,没有后陵,后陵,只有,只有风云主线空间里才有,艹,我该怎么进去?”

    萧何的低语被王清雅听到了,随口道:“去主线空间?我们最开始去主线空间的时候,系统不是说叫我们找好地点然后进行传送么。”

    “找好地点?对对对,我,我是在江南进入风云主线空间的,天外天,天外天可以破开空间,哈哈,清雅你太聪明了!”

    萧何在王清雅的脸上吧唧一口,大喊道:

    “寒月!寒月!”

    吼……

    寒月从城内一角飞了过来。

    看着寒月身上那缺了不少的鳞片,还有鲜血在流淌。

    在大战当中,寒月一头撞上了龙王神,两头真龙打得天昏地暗,虽然龙王神要厉害一些,但是寒月却死死拖住了龙王神,为其他人分担了不小的压力。

    萧何摸着寒月脑袋上的龙角,说道:“辛苦你了,还要麻烦你一趟。”

    吼……

    寒月的龙吟已经表态,萧何直接坐到了寒月头上。

    慕容仙和王清雅看着萧何,默不作声。

    萧何咬牙,说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行,总之,我会尽力的。”

    慕容仙:“这才是我认识的萧何嘛,没有什么是你办不到的。”

    萧何:“我又不是神。”

    王清雅:“但是,你会比神,更让我们信任,老公,加油!”

    萧何有些复杂地看着两女,突然开口道:

    “傻妞,清雅,这次大战过后……我们结婚吧。”

    这一刻,慕容仙和王清雅,那内心最深处的柔软,终于被温暖所包裹。

    ——————分割线。

    聂风和步惊云联手架构摩柯无量,再由无名用“剑血浮生”加以强化和稳固,引动天地本源之力,着实给冷无心造成了大麻烦。

    最终的结果就是,冷无心重伤,被鬼天冥和仲圣屠带回了大本营。

    顺带说一句,之所以只有这两位殿主,那是因为,向雨田,被杀了!

    死在花无痕手里。

    冷无心没有料到,聂风和步惊云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强的攻击,他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

    幸好的是,天魔殿这么多年,储存的天材地宝无数。

    其中不乏能活死人而肉白骨的逆天级药材。

    仅仅用了五天时间,冷无心就恢复了过来,再度带着大军朝着陨龙城攻来。

    这一次,没有萧何在了……

    而且,在冷无心看来,就算萧何在,也挡不住他!

    中原覆灭,已成定局!

    饶是如此,中原的反击,虽然看上去犹如困兽之斗,却来得异常凶猛。

    许多人甚至是不要命地在自己身上绑了火药,在重伤或者垂死之后,呐喊着扑到人群中引爆。

    厮杀,金属碰撞,妖兽的怒吼,还有,已经汇成一条河的血水。

    到处都是杀戮,鲜血如妖艳玫瑰,遍地绽放。

    城门破了,天魔殿联合万劫谷,杀进了陨龙城。

    冷无心如同一尊灭世魔神,没有谁,是他的一合之敌。

    萧峰死了,被冷无心一剑砍成两半。

    宁道奇死了,哪怕号称天下第一奇人,也没能挡住冷无心的《瞬影剑诀》。

    王重阳死了,张三丰死了,虚竹死了,宋缺死了,神机老人死了,上官金虹也死了……

    太多太多的高手,都死在了冷无心的剑下!

    多少玩家看着这些以往或崇敬,或崇拜的NPC就这么死在眼前。

    “啊!我跟你拼了!”

    赵日天原本被鬼魔谷一位长老级的人物刺了一剑,却是不闻不问朝着冷无心杀来。

    唰唰唰……

    不等赵日天靠近,冷无心四周刮起的罡风,就把赵日天撕成了碎片。

    幸运毒手带着隐刺的人,又是偷袭又是撒毒,最后,也没能动得了冷无心一根汗毛,反倒是全军覆没。

    弥漫的血气在离歌笑的剑上荡漾开来。

    玄铁重剑和英雄剑融合的天神兵,拿冷无心没有一点办法。

    天榜高手,一个个也死在了冷无心手里。

    哪怕打到如今,冷无心那一袭白衣上,仍旧没有粘上一点血液,或者灰尘。

    噗嗤!

    空悔胸膛被冷无心刺穿。

    “空悔,你可还记得……”

    “哈哈哈,贫僧记得那个时候用狮子吼把你额……”

    冷无心的脸狰狞了起来:“既然如此,你今天就要死得痛苦一点!”

    空悔像是没有痛觉一样傻笑着:“哈哈哈,你杀吧,杀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域,不过冷无心,你听好了,我死了,会去极乐,而你,只能听阎王的,入畜生道!”

    “我冷无心,无人可定我命!”

    千万道剑罡搅碎了空悔的身体,而冷无心丝毫不停留。

    噗……

    下一瞬,冷无心出现在花无痕面前,仅仅一剑,就把花无痕震得吐血。

    天道巅峰,百倍增幅,花无痕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冷无心:“五十年前,名震天下的无痕剑君,能挡我一剑不死,不错,既然如此,我就让你死得有尊严一点,给你一个痛快。”

    “呸!”

    花无痕吐出一口血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相公!”

    玉面狐女哭闹着挡在了花无痕身前。

    “娘子你来干什么?走啊!你走啊!”

    “相公,玉狐不走,不走……”

    冷无心不耐烦地看着这一对夫妻,说道:“我真的很厌恶这些苦情戏码,两个小女人还成什么婚,既然如此,让你们一起死!”

    花无痕和玉面狐女相拥,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降临。

    不过,半晌了,冷无心都没有动静。

    “冷无心,动我的人,问过我没有?”

    冷无心做着出剑的姿势,却是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

    在他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那里,原本应该是永夜存放的地方,现在,永夜,出现在了萧何手里拿着的那把剑上。

    已经没了心跳。

    “萧何!”

    “萧何!”

    萧何转头咧嘴一笑:“好啦,交给我了。”

    冷无心的嘴角,终于溢出了血液。

    “这是什么?”

    冷无心的提问,让萧何把玩了一下手里那造型奇特的剑。

    那柄剑,剑柄和弥天剑如出一辙,剑身,却是比指还薄的透明材质!

    “不朽剑,弥天剑解封之后的样子。”

    冷无心:“不朽……十二冥古圣器排名第一的不朽,原来是长这个样子,弥天,好名字,好名字,果然是连老天都瞒过了,天地轮回,十二,就是一,哈哈。”

    冷无心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晕眩起来。

    萧何:“被不朽剑伤到的人,哪怕只是擦破皮,也会必死无疑。”

    冷无心:“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在我一点没有察觉的时候,攻击到我的!”

    “哦,你说这样啊?”

    萧何的身影突然虚幻起来,空间出现类似涟漪的波动,他的整个身影就这么消失在原地。

    冷无心瞳孔一缩:“空间破碎?不对,比空间破碎奥义还要奇异的招式,哈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算是,古人诚不欺我么?”

    萧何的身影重新出现:

    “这一招叫天外天,若不是这一招,我估计也没办法把弥天解封,怎么样,还有疑问么?”

    “没有了,输得心服口服。”

    “既然如此……”

    萧何的愤怒,憎恨代替了脸上的笑容。

    “冷无心!你给我向死去的人偿命!”

    萧何把不朽剑举得老高,却是没有落下。

    冷无心已经闭上了眼睛。

    “冷无心,你后悔么?”

    “我需要后悔什么?”

    “如此生灵涂炭,就算你能得到中原,又能干什么?”

    “得到中原,我就能改变他!”

    “你已经改变了,因为你,因为天魔殿万劫谷,这场浩劫,多少平民百姓流离失所?有的白发人送黑发人,有的还是婴儿却要带白巾给他父母送行!这就是你要的中原么?”

    “不破不立,若不让世人明白什么是恶,那如何才会懂什么是善!”

    冷无心看着萧何淡笑:“没有黑暗,就不会有对光明的渴望,现在的中原,已经没救了。”

    萧何沉默半晌:“你错了,冷无心,成魔,有两种,一种是,原本就为恶的人,还有一种,是被逼无奈的人,清雅说得不错,恶,终究是恶,但被逼无奈的人,心中从来都存着善,就如你,冷无心,父母双亡,被天魔殿老一辈魔头抓来放入血池,几十年的冷血生活,但是,你心里,其实依然存在着善,不然,你不会想改变中原。”

    冷无心一怔。

    “或许吧,不管怎样,结束了,萧何,珍重!”

    冷无心闭上了眼睛,身体向后倒去。

    萧何心中百味杂陈,刚转过身,身体就被花无痕一把抱住:

    “混蛋!混蛋!混蛋!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你吓死我了真的是。”

    萧何迟疑了一下,轻轻拥住了花无痕。

    “无痕姐姐,结束了,都结束了……”

    玉面狐女在一旁,似乎有些尴尬。

    萧何伸出了一只手:

    “想抱就抱,想哭就哭,憋着不难受么?”

    玉面狐女笑颜如嫣.......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