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北方偏东,呼伦X贝尔X大草原,六千米高空。

    萧何像是被雨淋成了落汤鸡一样,从战神殿的大门走了出来。

    但,萧何身上的,不是雨,是汗水。

    大门外趴着的赤炎魔龙睁开了眼,说道:“真的不知道你这小子哪里来这么强的毅力,居然进行了二十座雕塑的S级挑战,这也就算了,我还以为,你会拿到磐石、敏锐之类的雕塑试炼的最高挑战,却不想,你居然......极限、九死,这两个都是雕塑试炼中最为痛苦的挑战,你居然拿了它们的S级。”

    萧何已经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忍不住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你,你这个做守护者的,连殿主的忙都不帮,我,我就只能,靠自己了。”

    赤炎魔龙叫嚷道:“哎,你这小子,你以为我愿意天天待在这里啊?战神殿守护者,严令禁止参与任何生灵之间的战斗,我也没办法啊,别说是你们人类,就是我龙族被灭族了,我都只能憋着!”

    赤炎魔龙原本嘴前还放置了一块上好的烤牛肉,如今却也没有心思吃了,忧虑道:

    “哎,冥古圣器现世,乱世之兆啊。”

    萧何:“废话!妖族魔道都打到中原来了!话说,你真的不知道第三层是什么?”

    赤炎魔龙:“我凭什么就应该知道?”

    “因为你是守护者啊。”

    “守护者就该知道么?”

    “徒儿啊,你不用问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至于那第三层是什么,你自己去了,便明白了。”

    萧何旁边出现了一个有些虚幻的身影。

    萧何:“我就知道你这老头子可以出现在战神殿。”

    能叫萧何“徒儿”的人,只有万行圣君。

    万行圣君:“我的徒儿正处于迷茫的时候,我自然要来为你排忧解难。”

    萧何:“别了您嘞,您要是想为你徒儿排忧解难,麻烦您显显神通收了冷无心,我就谢天谢地了。”

    万行圣君:“自古,有正必有邪,正邪之争堕成魔,生灵之念源于妖,正邪妖魔这四者,并存,却永世争斗,这是天道轮回,我已不属天地,所以,我也管不了。”

    萧何嗤笑:“天道轮回?轮回就是要正邪妖魔厮杀?莫非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么?”

    万行圣君:“非也非也,徒儿,你这心中的煞气,可比以前要强不少啊。”

    萧何沉默了半晌,声音嘶哑着说道:

    “烟儿死了,她叫我,一定要还中原,一个安宁。”

    万行圣君:“所以,你要杀了冷无心?”

    萧何:“是。”

    万行圣君:“徒儿啊,天地衍万物,但是,你可知道,万灵,生来便是恶?”

    万行圣君似乎有了些许讲故事的心情,说道:

    “万灵之初,智慧如孩童,只知道索要,获取,所以有了杀戮,有了强者吞噬弱者,为的,只是生存,所以,万灵之初,本就是恶。”

    “这不是天地的本意,因为,天地,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恶,什么,才是善。”

    “善是怎么来的?当天性为恶的万灵,看着在相互争斗,吞噬之中,后代被吞,族群被灭,那个时候,万灵才真正衍生了,善,这个思想。”

    “因为,心痛了,因为领悟了。万灵在这段堪称野蛮残忍的洪荒岁月中,开始提炼出了情。”

    “到了远古,因为情,所以万灵,都想让自己的种族过得更好,所以,也就有了万灵之战。”

    “生灵涂炭的背后,永远没有最后的赢家,终于,当强者开始饶过弱者,当弱者学会体谅强者从而以食植为生的时候,仁的思想,开始蔓延。”

    “我们人类,很幸运,因为,远古时期,我们人类,才出现。”

    “我们一开始,就明白了情,明白了善。所以,在上古时期,人族虽然已经鼎盛成就万灵至尊,仍然对万灵保有敬畏,上古时期,有过一段真正大和谐的岁月。”

    “即将死去的万灵,主动贡献身躯,用以强者食用,强者,主动吸纳天地之力,淬养植物,供弱者啃食。”

    “但是,好景不长,大和谐的背后,恶,又开始滋生。”

    “强者不满足每日的肉食供给,弱者讨厌啃食植物的滋味,杀戮再起。”

    “而人族,最为聪明,想要用更好的管理方法,来使人族兴旺,所以,开始有上位者的出现,开始有了阶级,开始有了钱币,开始有了各种职业,然而,就是因为这一切,把人,也作为万灵之一,最初的思想,给激发了出来,徒儿,你可知道,那思想是什么?”

    萧何咧嘴笑了:“贪!”

    万行圣君点点头:“没错,就是贪,这是人类,乃至万灵,内心最深处的劣根,有光,就会有黑暗,这劣根,无法去除,所以…….”

    萧何:“所以就有了正邪妖魔从古至今一直未曾停歇的争斗?”

    万行圣君盯着萧何,笑眯眯地说道:“你为什么不认为,这争斗,是在提醒万灵,善的可贵呢?”

    听了万行圣君的话,萧何不由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万行圣君:“如果,不看清恶的恐怖,不经历贪的残酷,万灵,怎么可能,会真的懂,什么是善?”

    “没有恶,善,也就廉价了,正邪妖魔之间,一直都有争斗,但是,这天下,从来都是合久分,分久合,分,是因为万灵的贪性滋长,而合,是因为善性珍贵。”

    “所以,每当万灵的恶,占据思想主导,则必然会乱,用乱世的残酷和残忍,再度告诫万灵,善的存在。”

    “徒儿,你明白了么?”

    萧何怔怔地看着天空,那里,刺眼的阳光,照得他全身暖洋洋的。

    萧何重新站起身来,回头望着战神殿,那大门角落,因为大门遮住了阳光,有那么一块,特别黑暗。

    万行圣君:“冷无心之所以能突破天道,不对,准确来说,冷无心,是天道巅峰。”

    “天道境,只有两个级别,天道,天道巅峰,唯有冥古圣器,可成天道巅峰,冷无心,已经真的没有心了,他的心,被他自己,换成了那件叫做“永夜”的冥古圣器。

    萧何:“冥古圣器,还能当心脏用?”

    万行圣君:“冥古圣器,每一件的威能都通天彻地,其特殊之处,也各不相同,‘永夜’可以大幅度强化冷无心的感知能力和身体强度,一旦启动它,冷无心的身体就将直接增强百倍。”

    萧何:“这么变态?”

    万行圣君:“我也没想到,距离三百年之期,还有一段时间,冷无心居然提前找到了它。”

    “我进去了!”

    “徒儿,这一场善与恶,你明白该怎么做么?”

    “知道!”

    萧何头也不回,只是,把战神殿的大门,给关了,那角落的阴影,重新被照耀了光芒。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