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2017年6月23日0点,我承诺的爆更,就从这里开始,夜猫子们有福咯......今天很多地方的高考成绩也会出来,我希望今年高考的剑临书友们,不管如何,剑临,陪着你们一起,走过这一遭!

    谢谢你们,这一年的不离不弃,爆更开始!

    正文:

    冷无心收回了非浊,叹声道:“妖情,做出选择,就要为选择付出代价,很遗憾,以后,天魔殿依旧只有五大殿主,看在你曾经为天魔殿做过这么多事的份儿上,这个人,我可以饶过一次,只有这一次。”

    烟儿笑颜如花,看着冷无心说道:“魔尊,你相信我,这是你一生,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萧何强忍着出手的冲动,他明白,现在找冷无心打,输赢、生死不论,但是,烟儿已经快要……

    萧何把烟儿抱了起来,没有停止对烟儿体内输入九极真气。

    只是,当萧何真的探查清楚烟儿体内被冷无心留在身体中的罡风才知道,那罡风,不光是对身体有着极大的伤害,对于灵魂的伤害,也十分惊人!

    这,断绝了萧何想把烟儿灵魂保存下来的可能。

    萧何抱着烟儿走到冷无心面前,怔怔地说:

    “我不是,你必死。”

    冷无心淡然地看着萧何,摇了摇头:“你杀不了我。”

    萧何不再回答冷无心,脚步一踩,身影消失在原地。

    冷无心在屋里停留了片刻,长叹道:“谁能说魔,无情呢,萧何,你可明白,魔,都是被这世间所伤透,才甘愿舍弃一切,妖情,原谅我。”

    冷无心消失在原地,而此时正在幽城之外跟灭魔大军纠缠的那一千属于烟儿的下属,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躲过一劫。

    冷无心原本杀心一起,却又是看在烟儿的面子上,最终没有动手。

    烟儿死掉,幽城最核心的控制方法和机关,没有人懂,幽城就算还能运转,实力也已经大不如从前,不能造成太多威胁了。

    嘭!

    天空之上突然绽放了一朵绚烂的烟花。

    正在激战的空悔大喊道:“御天阁阁主萧何的信号弹!所有人听令,撤退!撤退!”

    唰!

    萧何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之上,四周仍旧还有咆哮的战斗傀儡和灭魔联盟的怒喊。

    萧何运足了九极真气,大喝:“全部停手!”

    这声音传遍战场,幽城一千幽将的统帅青儿,看到了萧何怀中所抱的人。

    那妖艳的紫色长袍上,已经渲染了似玫瑰的嫣红。

    “殿主!”

    青儿立马跑到萧何身边。

    烟儿勉强睁开看看了看青儿,笑道:“青儿,你来啦?”

    青儿已经哭成泪人:“殿主,是谁,是谁?我去杀了他为您报仇。”

    烟儿摇摇头:“看了信了么?”

    青儿:“嗯。”

    烟儿:“照着信里所说的做,少爷,我们走吧,我要回家。”

    “好。”

    “萧何!萧何!”

    慕容仙、王清雅、空悔等灭魔联盟高层也已经赶了过来。

    慕容仙吓了一大跳:“烟儿,你怎么…….”

    王清雅没有半点迟疑拿出一枚血菩提。

    萧何:“清雅,不要,没用了。”

    王清雅怔怔地举着手里的血菩提。

    烟儿:“慕容阁主,清雅小姐,对不起,烟儿以后…….”

    “你们不要跟幽城动手了,就地安营扎寨,傻妞,御天阁的成员先交给你了,我回一趟御天阁。”

    萧何打断了烟儿的话语。

    现在的烟儿,身体就像是一个漏斗,不管灌注多少能量,都会漏出去。

    萧何只能用九极真气尽量堵住那些洞,缓解烟儿体内生机的流失。

    冷无心那一剑,真的没有留任何余地,烟儿的灵魂已经重创并且还在逐渐虚弱,如果把烟儿的灵魂抽出来,只怕还没离体,就消散。

    一切都,为时已晚。

    萧何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表情,什么状态,他只想,快点带烟儿回家。

    “寒月!”

    吼!

    龙吼声响起,巨大的霜寒真龙从半空降落到萧何身边。

    萧何踏上龙头:“寒月,全力赶回御天阁!”

    霜寒真龙顿时再度起飞,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天边。

    “慕容姐姐。”

    “嗯?”

    “烟儿,会,会死么?”

    “走,清雅,我们赶紧安排好这里的情况,然后下线等着萧何,我想,他下线之后,一定很需要我们。”

    “嗯。”

    ——————分割线。

    霜寒真龙是真的拼了命在飞,两天时间(游戏时间)就从北方战线回到了御天阁。

    连续两天不停输送真气,哪怕《九阴九阳》恢复能力足够强,哪怕萧何一直吃着恢复药,甚至用上了燃血,吃了血菩提,两天两夜,也终究让萧何的丹田几近枯竭。

    烟儿就这么躺在萧何的怀里,内心充满着遗憾,但是,却很知足。

    来到了烟儿所建造的那间木屋,木屋前,仍旧是烟儿曾经悉心照料的一片花园。

    只不过,如今,这里的花儿,凋谢了不少,花丛中的杂草,也长出了不少。

    看着四周,心酸内疚填满了萧何的脑海。

    “烟儿,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家…….”

    这个地方,在修建好的那一天,萧何就禁止了除烟儿外任何人的进入权。

    因此,这地方,也只能由萧何或者烟儿来打理。

    但是,萧何太过繁忙,长期奔波在外。

    烟儿在萧何胸前蹭了蹭:“没关系的,少爷,有你的地方,就是烟儿的家。”

    萧何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抱着烟儿,坐到了花丛中。

    烟儿:“少爷,以后,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

    萧何:“嗯。”

    “烟儿以后不能再给少爷暖床啦,但是,以后,有慕容阁主和清雅小姐,少爷不会孤单的,烟儿,烟儿也可以放心。”

    萧何:“嗯。”

    萧何此时心乱如麻,原本他应该能说会道,但是,面对烟儿的谈话,他现在却只能附和,却无法接着话往下说。

    “不过,少爷答应我的事,还没有做到哦,所以,我会记到下辈子的……”

    萧何的眼泪终于再度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他把自己的缠龙戒取了下来,套在了烟儿的左手无名指上。

    “在我的家乡,男女成婚,会以戒指作为定婚信物,烟儿,你戴好它,下辈子,我再为你扮一场盛大的婚礼。”

    烟儿:“嘻嘻,好,少爷,我们说好咯。”

    两人就这么紧紧抱着,萧何能感受到烟儿正在下降的体温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