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的生命状态已经不足百分之十了,而妖情……..

    不对,现在应该叫烟儿。

    烟儿也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扶住萧何做到床边,慌慌张张地去一旁柜子里倒腾,看样子是去拿药去了。

    啪嚓。

    烟儿手忙脚乱地,竟然是有不少瓶子被打碎在地。

    萧何笑道:“还是这么笨,一点都没变。”

    烟儿没有回答,快速找好了药,来到萧何身边。

    萧何伸手一拔,蔷薇剑带出鲜血离开了他的胸口。

    烟儿熟练地帮萧何堵住了伤口,开始轻轻给萧何擦药。

    “嘶!”

    萧何疼得直咧嘴。

    烟儿顿了一下,脸上的面具突然消失不见,露出了那张萧何久违了的面孔。

    烟儿再度给萧何上药,只不过,在碰到萧何伤口的时候,烟儿都会撅起嘴轻轻吹气,来减缓萧何的疼痛。

    看着烟儿的脸庞,萧何缓缓抬起了手。

    力压皇后云婵的红颜榜第一,依旧如以前那般令人惊艳。

    只是…….

    那左眼下,如今,却多了一道深邃的疤痕。

    烟儿似乎有些躲闪,萧何说道:“别动!”

    萧何轻触烟儿脸颊上的疤痕,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能跟我说说么?”

    烟儿犹豫了一下,一边上药,一边说道:“少爷你就知道欺负我。”

    萧何:“我哪里欺负你了?”

    烟儿:“你…….你就是欺负我,还,还拿蔷薇剑捅自己,你…….”

    烟儿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谁能想到,萧何是用这样蛮不讲理的方式,把烟儿心里的防备扯得支离破碎。

    给萧何擦完了药,烟儿这才放下药瓶,坐到了萧何身边,缓缓诉说着:

    “我原名,叫做公输情,是公输家如今最后的血脉传承人。”

    “原本,公输家在时间的长河中,已经彻底没落了,到我爷爷那一辈,就只是一户普通的人家,爷爷,还有我父亲、母亲,我们一家四口,生活在莫煌城外的山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记得,那是我四岁的时候,一大群武林人士,闯入我家,杀了我父母,还不停问我爷爷,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传承在哪儿。”

    “那个时候,我爷爷才展现出了他的武功,带着我杀出一条血路,带我来到了公输家的传承之地,告诉了我,我们家族的历史。”

    “然而,我爷爷由于伤势过重又强行赶路好几天,所以…….”

    说到这,烟儿的眼泪又在眼眶打转了,不过,不等萧何给她擦,她就自己胡乱抹了一把,接着说道:

    “后来,我在传承之地,彻底获得了公输家的传承,并且,学会了《幻情诀》。”

    萧何:“号称堪比《战神图录》的旷世奇学《幻情诀》?不是已经断了传承么?”

    烟儿:“嗯,但是那传承之地里有一份。”

    “《幻情诀》的修炼极快,并且有着大幅度延长寿命的功效,我苦心钻研了三年,配合传承之处里遗留的丹药,才略有小成。”

    “我知道闭门造车只会让我原地踏步,我想要报仇,实力却不够,所以,我选择出去历练。

    “谁知,当我走出传承之地之后,第一个到的地方,竟然是域外(中原边境以外的地区)”

    “我在域外走了很久,才到了一座城市,只是,进城之后我才知道,那里,是魔道的聚集地。”

    “我的样子,受到了那城市几位地位尊贵的魔道青睐,他们因为我大打出手,最后,我被其中最强的人,强行收为了小妾。”

    “我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而且,我必须要报仇,反正,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说,入魔不入魔,已经无关紧要。”

    “所以,我入魔了,实力大增,在洞房那天,我趁机杀了那个魔道,随后威逼利诱,掌控了他的势力。”

    “就这样,我改名为妖情,不断在域外打拼,十年,我的势力已经足够庞大,加上我《幻情诀》大成,终于,我打败了老一辈的天魔殿主,成为了新的天魔殿主。”

    “魔道,是个你不站得高,就要被别人踩的地方,所以,当我当上天魔殿主之后,我开始想尽办法找各种资源,建造幽城。”

    “而我自己,却因为报仇心切,前往中原,找到当初的仇家,整个门派,全部被我杀掉,而我,也被中原所通缉,我没有管那么多,想回曾经的家里祭拜我的父母,小的时候不懂,而当我重回那个山村时,我才发现,我们那个村的村长,是一位神玄境初期的高手!”

    “但是,当初我家人被围攻,他却袖手旁观,我打断了他的手脚,问他,为什么当初不出手,他说,他说……他说,他怕,那么多人,他出手,也是送死。”

    “就是那个时候,我对中原失望了。”

    “也是那个时候,有很多名门正派联合起来追杀我,被我杀掉了很多,也逃掉了很多,但是,我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内伤,然后,空悔找到了我,然后,我中了如来神掌的至强一式万佛朝宗,佛门武学,对魔气十分克制。”

    “我勉强逃回天魔殿,却发现,时间拖得太久,我根本没办法用寻常的方式,让我恢复过来。”

    “我不敢跟魔道人求救,知道我这个天魔殿主重伤,会有很多人想要取而代之,中原能人异士众多,所以,我又易容,重新回到中原,寻找疗伤的办法。”

    “在中原行走好几年,我没有找到疗伤之法,但是却搭救了一个又一个身世可怜的女子,她们有的被当商品买卖,有的天生残疾,被父母嫌弃流落街头,有的被当成畜生养……”

    “我教她们武功,并且给她们制造金属的身体来增强实力,这就有了如今,我的一千下属。”

    “然而,我的伤势却越来越严重。”

    “在我觉得我大限将至的时候,我把她们聚集起来,让青儿暂时顶替我的身份,而我,则是因为伤势过重,昏死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以前的一切,都忘了,而我,身在红尘居,艳娘告诉我,我叫烟儿。”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