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突然回荡的声音让妖情愣住。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身影,那永远在脑海里抹不去的脸庞,让妖情失了神。

    萧何沉声道:“看来你还记得我。”

    妖情似乎回过神来,开口问道:“你是谁!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出现在这里!想死么?”

    只是,或许是情绪过度复杂,让妖情没有察觉到,她自己说话语气的颤抖。

    萧何:“你不认识我么?”

    妖情:“我不认识你!”

    萧何:“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姑娘,她是我妻子,叫烟儿,你有见到她么?”

    “她是我妻子”,听到这句话的妖情的肩膀很明显一颤。

    “没,没有!”

    妖情的喉咙似乎是被堵住,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句话。

    萧何面色平淡,说道:“是么,那打扰了,对了,介绍一下,我叫萧何,中原灭魔联盟领袖之一,御天阁的阁主。”

    妖情:“哦……”

    “你哦什么!”

    萧何突然放大了音量,朝着妖情怒吼:

    “你哦什么!你不是天魔殿主么?跟我是生死仇敌,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不动手!啊?你还算是天魔殿主么?你是不是傻!杀了我,北方战线就会军心大乱,这不是对你们天魔殿进攻很有帮助么?”

    萧何的怒吼把妖情吓得不轻,原本在外人面前可以说冷酷无情的她,此时居然被吓得双腿一抖,坐在了床沿上。

    看着妖情的样子,萧何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前,一把抓住妖情的衣领,脸靠近那张冰冷的面具:

    “还愣着干什么?你们天魔殿就是这样对待敌人的?快,杀了我啊!”

    妖情勉强把头撇向一旁:

    “我,我妖情,不杀,不杀手无寸铁之……”

    啪!

    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扇在了妖情的脸上。

    这一巴掌,萧何没有半点留力。

    妖情脸上那面具乃是天神兵,萧何没有用任何防护措施,天神兵却自动护主,凝聚起一层罡风。

    萧何的手掌鲜血淋漓,但是萧何眉头都没皱一下,质问道:

    “你当你少爷是瞎的么!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你会是妖情!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

    面对萧何咄咄逼人的目光,妖情正准备低下头,却被萧何捧起脸庞:

    “看着我!看着我!回答我,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你再不走,我,我就杀了你。”

    萧何已经能看到妖情眼眶里泛滥的泪水,但是,妖情的回答,却让萧何近乎窒息。

    萧何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不好么?烟儿……”

    这一声轻唤,让妖情终于止不住泪水,但是,当萧何都以为,妖情会开口承认的时候,她说的却是:

    “你走!再不走,我,我就真的动手了。”

    萧何紧咬着牙,额头上和脖子上的筋全都冒了出来。

    “好,好,好。”

    萧何连说了三声“好”,蔷薇剑出现在手。

    唰!

    寒光乍现,蔷薇出鞘。

    下一刻,萧何竟然是抓住了妖情的手,把剑柄递到她的手上,并且用双手稳住,剑尖对准着自己的胸口。

    “我不准备走了,你动手啊!来,我已经帮你对准了,就这个地方,凭你天魔殿主的实力,稍稍用力一点,就能把我心脏贯穿,我必死无疑,来啊动手啊!”

    萧何吼得撕心裂肺,若不是此刻妖情的下属全部都出城战斗去了,只怕这里早已经被团团围住。

    “你手在抖什么?你可是伪天道境的高手!你会手抖么?你害怕么?啊?”

    萧何居然自己用力,抓着妖情的双手用力往回推。

    噗嗤。

    尖锐物刺入身体的声音是那么刺耳。

    “爹爹,爹爹你干什么呀……”

    萧何的脑海里,萧浅薇的哭声响起,作为蔷薇剑的剑魂,外面的一切她都知道。

    “浅薇,对不起,后面我再跟你说。”

    萧何直接屏蔽了与萧浅薇的心神链接,并且将萧浅薇彻底锁在蔷薇剑中不允许她出现。

    萧何这般作为,真的是让妖情蒙了。

    “不要,不要……”

    妖情带着哭腔喃喃着,拼了命想把蔷薇剑拔出来。

    可是,论力道,现在拥有一件天神兵、三件神器外加《易筋经》以及战神殿雕塑47座雕塑A级试炼属性加成的萧何,面板属性,比起一般伪天道境高出不知道多少。

    妖情无论怎么用力,萧何的手就像是磐石一般丝毫没有移动。

    “干嘛?身为魔道,杀个人都不敢?”

    噗嗤!

    萧何一用力,蔷薇剑再往胸口刺入了一分。

    “真是的,你这样,还怎么当天魔殿主?”

    噗嗤!

    “来,你这个傻子,还是让少爷来教你。”

    噗嗤!

    “对!就是这个位置,剑尖已经贴到了心脏了,再近一点,就可以对人造成致命伤害!”

    噗嗤!

    每说一句话,萧何必然会用力让剑尖再刺进胸口一分。

    如今,剑尖,已经刺中了心脏。

    萧何的脸色开始发白,不断有鲜血从胸口流出来,生命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下降。

    萧何却是微笑着说道:“记住了烟儿,有些人生命力很顽强,你,咳咳,你如果真的要杀死他,你需要把他的心脏搅碎!”

    “不要…….不要…….”

    萧何这荒唐的做法,终于让妖情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萧何却是继续说道:“没事,你可是天魔殿主,杀我,大功一件!来快,我教了你这么久,你难道还没悟出,要怎样把人心脏搅碎么!你来动手!”

    “不要,不要…….”

    “不要?你不动手,那,我,再给你演示一遍!”

    嗵!

    妖情整个人跪在了萧何勉强,眼泪通过与脸与面具之间的缝隙流出,滴落在地上。

    “少爷,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不要啊…….”

    萧何呆呆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妖情,这个时候,似乎心脏那令人快要受不了的刺痛,也没有那般严重了。

    “肯认我了?”

    萧何刚一开口,却有止不住的血从嘴里冒出。

    蔷薇剑是何等利器?天道境都能杀死,萧何又岂能幸免。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