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笑就这么眼睁睁地那道剑气划过,而自己“剑血浮生”的庞大能量居然在接触之后,像是被黑洞吸附一样,不停钻进了萧何那道剑气的黑暗之中。

    不仅如此,在吞噬了能量之后,那剑气居然有开始扩张的趋势。

    吞噬“剑血浮生”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这不可能!”

    自己的剑招不能对其造成任何阻碍,这显而易见得表明,离歌笑的剑招,与萧何这剑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离歌笑完全无法接受这个情况。

    离歌笑控制着两个血身的“剑血浮生”打出了攻击。

    而萧何心念一动,那布满深邃漆黑的诡异剑气豁然展开些许,瞬间挡住了袭来的另外两道“剑血浮生”。

    离歌笑的攻击,就像是喜欢着太阳的向日葵,在阳光下尽显美态,最后却被夜晚无尽的黑暗吞没。

    那夜晚,正是萧何的“情仙式”!

    话说回来,无论是离歌笑的“剑血浮生”还是萧何的“情仙式”,都是消耗极大,足以一举定乾坤的招数。

    但是,原理和特性的不同,决定了两者的成败。

    “剑血浮生”,逼迫大地透出力量,转为肃杀之气,经由离歌笑自身的剑境控制,凝聚起来。

    虽然没有原著中“为天地所不容”那么夸张,但却是足以比拟《圣灵剑法》“剑二十四”的绝强剑术。

    再配合离歌笑自创的“九死无生”秘技,一人两血体同时施展,并且增幅上“三清魔身”,光看着威势,在场的观众,只怕,除了花无痕和李修缘,其余人碰上,不死,也会是半死。

    包括剑圣,包括宋缺、宁道奇......

    就凭这一招,离歌笑就已经具备了威胁他们这些伪天道境高手生命的资格。

    只是,碰上了萧何。

    如果说离歌笑的“剑血浮生”是绝强的组合型增幅爆发,那萧何这“情仙式”的特点,或许可以用海纳百川来形容。

    空间,是不受任何自然所束缚的。

    萧何的“情仙式”,是以“天外天”的概念为基础,找到与此处天地空间的波动,从而架构出完全相反的震荡从而破开空间。

    由于是与天地配合而并非强制性破开,这样的空间裂痕,就存在很好的可控性,当然也只是针对萧何而言。

    空间的包容性有多大自然不必多说,就连离歌笑连续三次的三倍“剑血浮生”,都没有影响到空间。

    “情仙式”利用的,就是空间的包容性,直接把离歌笑的“剑血浮生”给吞没掉!

    也就是说,除非对手掏出可以直接暴力影响空间这种级别的招数,不然,“情仙式”就是不败的!

    离歌笑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做的最后一搏,在萧何的剑气中被吞噬。

    而在观众看来,那好似可以吞天食地的“剑血浮生”,雷声大,雨点小,威势赫赫最后却连P都没放一个。

    他们,是看不出其中端疑的。

    那道剑气已然把离歌笑的搏命招数给吞得一干二净,以近乎瞬移的速度来到了离歌笑面前。

    离歌笑已经闭上了眼睛,只不过,半天都没有疼痛感传来。

    重现睁开眼的离歌笑,看到了那似有黑洞般的剑气,停在了自己身前。

    他近距离观察了一下,才发现,这剑气,就像是这片空间缺了一块。

    如果按照现实世界的说法来解释,空间破碎,离歌笑从这缺口看到的深邃,其实,就是宇宙的一角......

    离歌笑,似乎有点明白,萧何这剑气,到底是什么玄奥了。

    只不过......

    “为什么要停下?”

    离歌笑满脸怒气地盯着萧何。

    “这一战,只有死,没有降!”

    萧何脑海里回荡起,在比武开始之前,他与离歌笑的对话。

    这才反应过来,手下留情,无疑是在践踏离歌笑的自尊。

    萧何苦笑:“老离啊,对不起。”

    离歌笑:“你特么快点动手!”

    能逼得离歌笑说脏话,很显然他已经气得不行了。

    唰!

    那道停在离歌笑面前的剑气突然缩小,化为了拳头大小的黑球。(实际上空间还是破碎的,只是呈现圆形,黑是因为空间破碎连光线都被吸纳了,就像黑洞一样)

    黑球在离歌笑胸口上撞了一个窟窿。

    而离歌笑原本剩下四成的血量,在顷刻间归零,身体失去了支撑,从半空掉了下去。

    而萧何亦是跟着离歌笑一起坠落。

    还未落地,离歌笑就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了。

    他已经被系统判定死亡而回到了复活点。

    但是,离歌笑的玄铁重剑,却还在下坠。

    萧何眉头紧皱,先一步落在地面上,伸手接住了玄铁重剑。

    神器有灵,除非有主人允许,不然,它们绝对不会让其他人握在手里。

    但是,玄铁重剑里的剑魂,似乎对于萧何握住它,没有一点反应!

    再联想到离歌笑都回复活点了,玄铁重剑却没有跟着一起消失......

    啪嚓!

    难听的刺耳声,伴随着玄铁重剑的损坏。

    这把无锋巨剑,居然是断成了十几节。

    离歌笑的这组合型增幅爆发的“剑血浮生”,赫然已经超过了玄铁重剑的承受极限,玄铁重剑的剑魂与剑主心意相通,估计,剑魂是想以自己为代价,帮助离歌笑完成这最强剑招,从而使得自己的耐久度最终归于零点,崩坏掉了。

    萧何无语:“唉,离歌笑啊,你的战友,可算是为你鞠躬尽瘁了。”

    萧何慢慢低下了身子,把地上散落的玄铁重剑残片一块块捡了起来。

    之后,萧何才直起身子,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周围。

    方圆两里之内,除了碎石,还是碎石.......

    萧何不由得咂咂嘴:“我的天老爷,离歌笑这招是真的强啊。”

    萧何也不清楚,如果自己用出最极限的爆发,能不能比得过离歌笑这一招,毕竟,他还没有真正试过,目前他最极限的爆发。

    幸好,“情仙式”够给力。

    “这场比武,获胜者是,萧何!”

    李修缘中气十足的声音,夹杂着四周如海浪一般的欢呼声。

    或许,从这一刻开始,萧何可以成就......

    属于他的神话!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