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浅薇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她梦到了一处平原,平原上,开满了蔷薇花,它们有的,红如霞光,有的,白如冰雪,有的,却像是黄鹂。

    萧浅薇欢快地在平原上奔跑,轻柔地风卷起了她水墨一般的头,也帮她擦拭了脸颊因为奔跑而流出的汗水。

    她来到了一处泉眼。

    在泉眼的中央,生长着一朵特殊的蔷薇花,是紫色。

    开得绚烂,妖艳。

    有个关于蔷薇的传说,说是当人遇见紫色蔷薇花时,就会拥有自己一生中最珍贵的感情。

    萧浅薇不知道这个传说,她只是天真地觉得口渴了。

    所以,她在泉眼边,对着那朵紫色蔷薇花拜了三拜:

    “你好,我,我很口渴,请,请让我喝一点水好么?”

    萧浅薇似乎忘了,她原本是只会说几句最简单的词组而已,此时说出完整的话,却没有丝毫生涩。

    微风再度拂过,紫色蔷薇那饱满的花朵被压得低下了头,似乎是点头同意。

    萧浅薇笑着说道:“谢谢你。”

    萧浅薇半跪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捧起泉水,尝了一下。

    “好甜呀。”

    萧浅薇觉得这泉水比她以前喝过的任何水都要甘甜,不由得弯下腰,一捧接一捧地喝了起来。

    过了好半响,萧浅薇才反应过来,慌忙站起身: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喝了这么多,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

    皇城后宫,皇后云婵的偏房里,李修缘和云婵正坐在凳子上,看着一边床上昏睡不醒的萧浅薇。

    白、皱纹,那原本留在她脸上可怕的苍老,已经不见了踪影,萧浅薇变回了以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突然,还紧闭着双眼的萧浅薇似乎是在呢喃着什么。

    李修缘一惊,连忙来到床边,仔细听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云婵就在李修缘旁边,惊讶道:“浅薇怎么说话这么流利了?”

    李修缘沉声道:“现在浅薇体内流淌的,可是古圣血脉!你以为,为什么她现在可以跟个正常人一样在外界睡觉,换成其他器魂,在睡觉的时候,是一定会回到武器之内的!”

    “唔......”

    萧浅薇似乎是醒了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憨憨地打了个哈欠,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李修缘和云婵,说道:

    “诶?修缘伯伯,云婵姐姐,你们怎么在这里呀?”

    云婵不由得笑道:“这小家伙知道夸人了,叫我姐姐。”

    李修缘:“你乐吧你!”

    萧浅薇左顾右盼摇晃着脑袋:“修缘伯伯,我爹爹呢?我爹爹呢?”

    “额,你爹.....”

    李修缘和云婵相互看了一眼,表情略微有些僵硬。

    只不过,天真的萧浅薇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李修缘大笑道:“你呀,你爹可是心疼你得紧,看你睡得舒服,就没有打扰你,先前还跟我说,要去给你准备好吃的和好玩的,他答应你等你醒来了要带你去玩嘛。”

    萧浅薇满是喜悦:“哇,那我去找爹爹。”

    说着,萧浅薇近乎是本能地拿起了就放在床上的蔷薇剑!

    此时的蔷薇剑,已经恢复原貌,连带着蔷薇剑鞘也恢复了原状!

    李修缘大惊:“别别别!”

    “诶,修缘伯伯,怎么了?”

    萧浅薇疑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盯着自己右手拿着的蔷薇剑:

    “诶?我为什么会拿着一把剑呀?”

    李修缘正在找着借口,此时听到这番话语,计上心头:

    “哦对了!浅薇呀,额,你爹跟我交代了,说,要考验你的耐心。”

    萧浅薇嘟着嘴:“唔,耐心?考验?什么呀?”

    李修缘:“对对对!你爹说,要你在这把剑里等他回来,这把剑,可是你爹最喜欢的剑了,他说要你和这把剑好好培养感情,要你钻进去呆上一段时间。”

    萧浅薇:“要呆多久呀?”

    李修缘:“额,你爹到时候会回来叫你,你就出来。”

    “唔,爹爹......浅薇好想你,唔......”

    萧浅薇开始哭鼻子了。

    云婵上前,哄道:“浅薇听话,只要你做到了,你爹肯定会很开心的。”

    萧浅薇:“真的么......”

    云婵:“你云婵姐姐还会骗你么?你想不想你爹开心呀。”

    萧浅薇果然停止哭泣,抹着泪水:“想!”

    “那就快点钻进去吧。”

    萧浅薇苦恼:“可是,可是要怎么钻进去呀?剑呀剑呀,让我进去好不好呀......”

    小女孩的思想有够简单,但是,偏偏蔷薇剑就是出一阵白光,接着,萧浅薇就消失了身影。

    李修缘与云婵面面相觑,皆是叹了口气。

    ——————分割线。

    萧何,在皇宫的另一边,为身份尊贵之人专门修建的院子中。

    他躺在床上,呼吸近乎虚无。

    他的全身此时才真的像是没了水分的泥土,干裂得不像话。

    萧何像是干尸一般,皮肤贴着骨头,看上去狰狞可怖。

    如果不是还隐隐有波动的心跳,一般人都会认为,萧何已经死了。

    花无痕和玉面狐女就站在床边这么盯着他。

    萧何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无痕姐姐,我想喝点水。”

    花无痕:“不行,你现在体内根本没有血液,若不是李修缘用特殊灵物把你救回来,你就算能恢复也会武功尽失你知道么!你现在必须要等你的心脏慢慢产生血液,在此期间,任何液体,你都不能碰!”

    萧何:“见鬼了,我真的渴得慌。”

    花无痕:“再慌也不行!”

    玉面狐女:“主人,你这次,真的,有些不理智......”

    萧何:“为什么这么说?”

    玉面狐女:“实际上,你只要把血液给萧浅薇供给了就好,凭你现在的实力,用内力催动心脏增加血液总量填满萧浅薇的全身血脉,完全可以做到的,但是,但是......那可是古圣血脉啊!你为什么把它都给萧浅薇了?是,没错,如果只是寻常血液,萧浅薇的成长有限,灵智也会永远维持在这个阶段,永远只能说一点简单的词语,但是,她只是一朵蔷薇花啊!”

    萧何:“玉狐,她是我女儿。”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