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求败面前,萧何的身影恍如清晨被阳光照射,渐渐微薄的白雾。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几近透明。

    木剑准确从萧何的胸膛贯穿,却没有带起一丝鲜血。

    这等诡异的现象,就如同海市蜃楼一样,看得见,却摸不着。

    独孤求败的面部表情极其精彩,若是离歌笑在这里,只怕要吓出冷汗,自己的师父,一直以来哪怕天摇地动都会面不改色,此时......

    “破碎虚空!”

    独孤求败口中只冒出了四个字,却足以表达出其复杂的心情。

    一个天悟境五品的新生一代,如何能做到,破碎虚空?

    毕竟独孤求败也是一位破碎虚空级别的强者,他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像萧何现在这样,把身体直接隔绝这片空间,而留下淡薄影子在原地的特殊手段,那是破碎虚空强者的招牌!

    经由这个特点,除非是敌人用出可以影响到空间,甚至是让空间碎裂,这等级别的攻击,不然,破碎虚空强者,那就是绝对的无敌。

    趁着独孤求败愣神的期间,萧何却是皱了皱眉,咬着牙进行移动,而他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个时候,独孤求败才反应了过来,只是,这短短一瞬,萧何的手指,也已经点在独孤求败的眉心。

    蔷薇剑,早就在先前独孤求败出夺命一击,生死一瞬的时候,萧何就把它收回了缠龙戒之中。

    萧何的身体终于完全清晰,时间太过短暂,那把木剑仍然留在萧何的身体里,只不过,不是在胸口要害,而是偏左,肋骨的边缘位置。

    这个时候,那伤口才不断冒出鲜血,随着木剑的剑锋流淌。

    疼得龇牙咧嘴的萧何,语气却是说不出地开心:“我,赢了!”

    萧何虽然受伤,但,这可不是什么致命性的伤害,萧何的生命状态,也只是下降了不到百分之三十。

    而独孤求败的眉心,萧何指尖的温度十分清晰。

    高手,有时候不是要一生一死,才能分出胜负,如果萧何愿意,在触及独孤求败眉心的那一刻,完全可以利用《万剑归宗》从指尖出狂涌的剑气,瞬间摧毁掉独孤求败的脑袋。

    在这场比试中,可以说,除了最后一秒钟,一切都在独孤求败的掌控之中,独孤求败的战斗经验、反应能力,以及思维模式,近乎完美,让萧何找不到任何办法战胜他。

    但,近乎完美,不等于绝对完美,萧何最后一秒,那收起蔷薇剑,浑身虚影化,犹如破碎虚空一般的手段,让独孤求败的心神乱了。

    心乱,就是绝顶高手最大的破绽。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sao数百年。”

    独孤求败拔出了插在萧何肋骨上的木剑,带起淋漓的鲜血,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周围那四十八座雕塑,绽放光华,一丝丝温和的能量汇集到萧何的伤口上,帮助萧何把伤口愈合。

    独孤求败收起了惊讶,眼中只剩下欣赏和感叹:

    “年轻人,你赢了。”

    身为天地间至高级别的人物,独孤求败的心境又岂是这么容易影响,哪怕是输了,独孤求败也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回复平静。

    毕竟,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无敌,哪怕是独孤求败,也输过一次。

    如果,算上萧何这不着调的一次比试,那就是两次。

    “叮!恭喜玩家战胜独孤求败(实力压制:天悟境五品),战神殿殿主挑战通过,获得战神殿开权限。”

    萧何耳边传来了准确的信息,从这一刻开始,十年之内,战神殿,他就是主人!

    萧何抱拳:“多谢独孤前辈手下留情。”

    独孤求败微笑:“我没有手下留情,天悟境五品,我能挥的实力,就这么多,能赢,是你的本事,只是,我很好奇,你那像是破碎虚空一样的手段,究竟是什么?”

    萧何:“那是《天外逍遥》进入旷世奇学之后的最强秘技,名叫神游,练至最高境界,便可叫做天外天。”

    萧何把“神游”详细给独孤求败解释了一遍,甚至把“天外天”和破碎虚空同样现象的本质区别也给说了出来。

    饶是独孤求败这等高手,也是啧啧称奇。

    的确,比起破碎虚空强者,利用自身实力强行打破空间限制,让自身处于另一个空间,像“天外天”这样利用与天地自然的呼应,配合从而实现另一个空间的身体穿梭,无疑要高明不少。

    “天地间独一份的旷世奇学身法,今天有幸见识,老夫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从独孤求败的话语中,都能听出来《天外逍遥》到底有多么神奇,甚至,独孤求败的意思里,还有一丝对于“天外天”秘技的羡慕。

    独孤求败是武痴,对于更强,更玄妙的武学,好奇心比猫都还要严重。

    不过,独孤求败还是收起了与萧何讨论《天外逍遥》的心思,给萧何介绍战神殿的一些情况。

    独孤求败带着萧何在这座广场上散起步来:

    “这战神殿,传说中,是混沌时期,天地唯一一位生灵,盘古的陵墓。”

    萧何:“啊哈?不是吧?真的?”

    萧何不禁有些疑惑,一个好好的武侠背景,怎么就追溯到神话中盘古大神那个时期去了?

    独孤求败笑道:“只是传说而已,具体战神殿究竟从何而来,没有人知道,包括天地本源之灵,因为,它也只是天地自然所产生的唯一灵智,当它诞生的时候,已经是远古时期了,至于远古时期之前的事情,它也不知道,不过,战神殿,绝对比它存在的时间要久一些。”

    “战神殿,一直都是在天上,它有着自己的灵智,但,这个灵智,从来不会现身表达什么,唯一跟它有过沟通的,可能就是天地本源之灵了。”

    萧何:“哪怕是战神殿的主人?”

    独孤求败:“没错。”

    萧何:“想不到这战神殿,还有点傲娇啊。”

    独孤求败:“傲娇是什么?”

    萧何:“额,没什么,我随便嘟囔的,前辈请继续说。”

    咳咳,那个,天空知道今天两章,肯定让各位读者看得牙痒痒,所以......好吧,今天是三更.......牙缝里挤出来的更新,唉......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