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佩服独孤求败天马行空的想法,每一个绝世强者,都一定会有自己的对战思路,独孤求败以这种方式来破解《天外逍遥》,可以说是抓住了萧何最本质的破绽,甚至,这个破绽,萧何自己都不知道!

    萧何虽然现在仍旧很好地维持着“天隐游”的步伐,独孤求败的剑势虽然很强,但萧何的《九阴九阳》对其多少有些免疫力,也可以抵挡一二。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但,萧何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

    萧何自信,哪怕独孤求败真的用“总决式”里最快的杀人剑术,“天隐游”也足以给萧何争取到一点时间,进行反扑。

    这一点,独孤求败也应该很清楚,但是,独孤求败脸上的平静,却又好像推翻了这个理论。

    就在这时,萧何的左脚往后退了一步,脚尖点在地面,按照“天隐游”的步伐,下一步,就应该是利用脚尖往右进行移动。

    但,就是这一步,萧何浑身汗毛都炸立起来。

    独孤求败动了。

    “不是吧?他找到了天隐游的步伐轨迹?猜的?”

    萧何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来龙去脉。

    独孤求败的气势明摆着给萧何一个信息:

    接下来,他将会受到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他身上所有的要害,随时都有可能被“雨滴”沾上,然后,这场殿主挑战,将会以失败而告终。

    这是萧何所不允许生的。

    只是,这场战斗,从来都不在萧何的掌控范围之内。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

    跟随着口中所念,独孤求败已经靠近了萧何,开始了进攻。

    《独孤九剑》的所有玄奥,在独孤求败的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接触不到五招,萧何的左肩就已经被划出一道不算浅的伤口了。

    要知道,为了抵挡这五招,萧何可是拿出了《五雷化极手》、《九玄剑典》、《荒吟》三门武学。

    萧何不敢再轻易动用《天外逍遥》,“天隐游”已经被破,再施展出来,那无疑就是把更多的破绽暴露给独孤求败。

    “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

    独孤求败依旧处于绝对优势的攻击状态,萧何的处境却是越地艰难。

    “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萧何这才意识到,独孤求败口中所念的,赫然是《独孤九剑》的总纲!

    萧何真的很想骂独孤求败丧心病狂,对于他这个按辈分算,跟独孤求败差了至少三代人的晚生后辈,竟然是要把《独孤九剑》所有的剑招施展得一气呵成从而形成连绵不断的攻势。

    当今天下所有玩家之中,这要是谁能挡下来这种级别的攻势,那真的就见鬼了!

    要不是萧何多次跟离歌笑交手,对于《独孤九剑》很多招式还算了解,指不定,现在独孤求败手中的木剑,就已经抵在萧何的胸口或者是咽喉了。

    同样是天悟境五品,萧何引以为傲的豪华武学配置,在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面前,却是黯淡失色。

    这就是武学的巅峰造极,没有这个级别的武学,永远无法与之相抗衡。

    《万剑归宗》用了,《五雷化极手》也用了,《夺命连环三仙剑》只有攻杀剑术,在这种局势下根本一点用的没有。

    萧何,被独孤求败逼到了一个身后筑有高墙的巷子,一个近乎绝望的地步。

    萧何掏出了自己所有能用的招式,在独孤求败手底下,撑过了三百招。

    哪怕是独孤求败自己的爱徒离歌笑,也不曾经历过被他以这般方式进行攻击,若是真的遭遇和萧何相同的局势,独孤求败也不知道,离歌笑是否,能撑过三百招。

    “可怕的晚生后辈。”

    这是独孤求败在心中给萧何的评价。

    “很遗憾,结束了。”

    此时萧何的破绽大开,独孤求败没有丝毫留手,木剑剑尖带着独孤求败志在必得的剑意,刺向了萧何的胸膛。

    命中要害,萧何的殿主挑战,就失败了。

    嗡!

    冷热交替,诡异异常的温度变化在萧何周身散开。

    一层特殊的罡气罩出现在萧何身前,企图抵挡那索命的木剑。

    “九极护体罡气么?到现在,还不愿意放弃么?”

    说实话,《九阴九阳》所产生的九极真气,质量真的是高得离谱,哪怕以现在境界只有天悟境五品的独孤求败来说,要破解,也不容易。

    尤其是,独孤求败这一剑,并没有太多的破罡属性,的确有可能被萧何挡下来,以此拖延时间。

    不过......

    对于独孤求败来说,要临时在剑招里添加“破气式”的变招,并不难。

    不过,《九阴九阳》克制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的攻击类型,哪怕是“破气式”,由于破罡属性,也掺杂了一点风元素的特性在里面。

    独孤求败也担心效果还不够,愣是硬生生再变招,把“总决式”里的“乾坤式”也融入了进去,顿时剑招威力涨了五成不止!

    出神入化与巅峰造极,差距还是很明显的,独孤求败加了双重保险,这种级别的攻击,没有理由打不破九极护体罡气。

    事实的确如独孤求败所想的一一样。

    任何护体罡气,都一定会有它的承受上限,在承受上限之内,或许可以抵挡多次攻击,但过了上限......

    啪嚓!

    九极护体罡气碎得干净利落。

    罡气之后,是萧何那张看上去仍旧没有放弃,有些倔强的脸庞。

    木剑的剑尖里他越来越近,所有的躲避方位都已经被这剑招和近距离独孤求败所放出来的剑势个彻底封锁住,不管萧何怎么躲,木剑的剑尖都会跟随,直到刺中萧何的胸口。

    就如《夺命连环三仙剑》中的“无仙式”一般,这一剑,避无可避。

    独孤求败的声音在这片广场上想起:

    “根据规则,我必须要全力出手,所以,很遗憾,年轻人,你......”

    话都说了这么多了,广场上,却一直没有想起,尖锐物刺中身体应该出的声音。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