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足足等了半个月(游戏时间),这才等到了玉面狐女的到来。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在此期间,萧何也有在这座东瀛西部的沿海主城里,淘到一些好东西。

    此时,萧何已经在海边等待与玉面狐女汇合。

    “怎么这么久还不来,难不成被人抢去当压寨夫人了。”

    萧何抬起右手,《荒吟》用出,从一边的椰树上吸下一颗椰子。

    据说,这可是日本服务器的玩家花了大代价从华夏服务器的海南移植过来的。

    伸出两根手指随手一切,手里的椰子就被开了一个口。

    饮了一口椰汁的萧何咂咂嘴:“不如海南的香啊。”

    这时候,身旁一位容貌端庄的女子走了过来,说道:“这位侠士,我们这儿的椰子是要收费的哦,十两一颗。”

    这位女子,是这一代沿海地区服务业的npnetbsp;   江湖oL内部时间已经过去接近九年,而现实世界也走过了两个年头,游戏内部各个产业已经形成了相互关联的产业链,游戏,变得越来越真实。

    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萧何都准备往日本服务器那些“烟花之地”去一趟。

    据有些男性荷尔蒙爆表的玩家在江湖oL论坛爆料,日本服务器独有的风俗业,真的是一绝!交钱就能美滋滋,还不打马赛克!

    萧何痛快地掏出了二十两银子,说道:“我再要一颗!”

    npc服务员职业化地微笑着说道:“好的,是侠士自己取,还是我来代劳呢?”

    “不用了,我自己拿就行。”

    萧何再度伸手,又是一颗椰子被吸到手里。

    “你先下去吧,我暂时不需要服务和消费。”

    “是!”

    等npc服务员走后,萧何转手就把手里新采的椰子递给了正好走到萧何身边,脸上挂着白纱,身材却极为诱人的女子。

    萧何:“等得太久了,喝点椰汁解解渴,你赶了这么久的路,也累了吧,来,给你的。”

    来者,自然就是萧何等了许久的玉面狐女。

    玉面狐女没有接椰子,直接问道:“龙元到手了?”

    萧何:“诶我说,你怎么当剑奴的?这是你跟主人讲话的语气么?”

    萧何总感觉玉面狐女没太把自己当回事,所以准备利用心理学里面一些奇特的理论给玉面狐女“纠正一下观念”。

    玉面狐女也没想到萧何突然就火了。

    萧何把椰子举在玉面狐女面前:“拿着!”

    玉面狐女似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接住了萧何递过来的椰子。

    萧何嘟囔道:“见鬼了,我拼死拼活去搞龙元帮你相公重塑肉身,你不但不学会感激还一来就给我摆你那副冷面孔,好歹我也是蔷薇剑的剑主,你身为剑奴最基本的责任呢?我靠,我要是叫你暖床你是不是反手就要把我这剑主给剁了?什么态度真的是!”

    玉面狐女的表情究竟如何,隔着纱,萧何也看不清,不过,她眼神中的慌乱和一丝乞求,却是让萧何极为受用。

    玉面狐女之所以能成为剑奴,那可是把自己的一丝灵魂本源融入了蔷薇剑中,这才使得蔷薇剑与玉面狐女有着特殊的联系。

    换句话说,萧何身为剑主,只要是下命令,玉面狐女都应该要去执行,莫不然,萧何就可以把蔷薇剑中玉面狐女的一丝灵魂本源排除掉。

    虽然不至于让玉面狐女死亡,但绝对可以将其重创并且让玉面狐女灵魂受损,永远无法弥补回来!

    这才是所谓的“剑奴”!一生奉剑。

    玉面狐女自知理亏,加上三十年的蔷薇谷孤居,使得她都快忘了怎么和人交流,说话自然就少。

    萧何是希望多少让玉面狐女改变一下,身边多个美女是好事,但是多个冷冰冰不说话又还不听话的美女,萧何就感觉很不爽了。

    当然,萧何不是真的怒,只是好久没见玉面狐女捉弄一下而已。

    偏偏萧何在各种计谋各种演戏坑掉无数强者的经历下,锻炼出一身堪称“影帝”的本事,还真就把玉面狐女骗过去了。

    看着玉面狐女的手足无措,活生生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因为闯祸被各大名门正派追杀的冷血邪道强者?

    话又说回来,玉面狐女从小就跟隐世的师父在深山修炼,师父死后这才踏入世俗,由于不懂中原的规则,思想又是邪派,二话不说直接抓男人吸干元阳,犯了众怒,这才引起各大门派的追杀。

    所以,虽然算起来玉面狐女如今都已经快五十岁了,但说起在世俗历练的经历,或许比皇甫世家的大小姐皇甫幽还要不如一些!

    再加上三十年的蔷薇谷孤寂生活,这才是玉面狐女如今表现如此的原因。

    要说过得不快乐,或许现在萧何周围的朋友,就玉面狐女是最不开心的。

    除了捧着蔷薇剑的欣喜之外,玉面狐女已经找不到其他可以快乐的理由。

    萧何不希望身边的人不快乐,所以,有些事,还是要做的。

    花无痕最了解玉面狐女,只是,花无痕不会“心理学”,所以,也只能拜托萧何了。

    因此,哪怕看上去萧何在欺负玉面狐女,花无痕都没有吭声。

    玉面狐女已经动用和蔷薇剑的联系在呼唤花无痕,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萧何:“愣干什么?快给我喝了!”

    玉面狐女有些迷茫地看着手里的椰子。

    萧何:“你不会没有吃过椰子吧?”

    玉面狐女没有说话,微微点点头。

    萧何一拍额头:“哎哟我真的是......别人的贴身侍女什么的,各种能干,我家的剑奴跟个小孩子似的,什么都不懂,拿过来!”

    萧何抓过玉面狐女手里的椰子,开了一道口之后再递回:

    “直接喝!”

    玉面狐女这下算是认命了,萧何说什么就是什么。

    由于带着面纱,玉面狐女不得不取下这个妨碍她和椰汁的东西。

    只是,玉面狐女似乎下意识地忽略了,身边还有个男人。

    萧何可是个各方面功能没有半点问题,xing取向也很正常的男人!男人!男人!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