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雪灵:“剑圣不会停下的,这是他的剑道,我先找地方躲一下,在剑圣这一招结束之前,不能让他看见我。?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萧何皱着眉头:“好吧,我们先到楼里躲一下。”

    那停在半空的剑圣,此时的双眼,一片血红。

    那不是什么变异,也不是特殊武学,而是剑圣的悲、怒......

    种种情绪,使得剑圣气血乱涌,渗入了眼球。

    此时的剑圣,已经到了失去理智的临界点。

    在他面前的柳生龙一,在完全激活了白眼血脉之后,气息居然从神玄境巅峰,涨到了伪天道境,这是剑圣所没有预料到的。

    伪天道境和神玄境巅峰,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实力差距,远比想象中的大。

    可以说,抛开冷无心、李修缘这种特殊存在,寻常的伪天道境,至少要四个神玄境巅峰,才可以匹敌,要想胜之,或许,要六个才行!

    剑圣哪怕此时蔷薇剑在手,爆出剑二十四,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毕竟,柳生龙一好歹是东京第一家族的家主,手里不可能没有给力的武学。

    但是,当柳生龙一真正施展出招式的时候,底下一群围观群众,全都震惊了。

    甚至,连幸运毒手这些天榜高手,都是一脸懵逼。

    唯有龟田扺丈脸色兴奋: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柳生家族世代相传的最强秘技!”

    半空中,剑圣所有的剑意都汇聚到了蔷薇剑之上,剑二十四,返璞归真,一剑定乾坤。

    柳生龙一则是双手展开,其周身的空间,平白无故地开始扭曲起来。

    “果然,柳生家世代相传的最强秘技,必须要配合白眼血脉,才能够完整地施展出来。”

    柳生龙一此时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可怕:

    “剑圣啊,这一战,我也等了五十年了,今天,定要你一败涂地......”

    柳生龙一的嘴里不自觉出了低吼,其周围的空间扭曲幅度越来越夸张。

    “新,罗,听,sing......”(神罗天征)

    柳生龙一身前的空气突然出爆炸般的响声,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直朝着剑圣而去。

    “给我,开!”

    剑圣也不迟疑,在柳生龙一动手的一瞬间,蔷薇剑从上而下,意图使用“剑二十四”的至强一剑劈开柳生龙一的气流攻击。

    两股能量碰撞让其最中心处的空间变得极不稳定,阳光照耀下来,在这个地方形成了多面折射,从而出更加刺眼的光芒。

    所有人的眼睛都被这光刺得眯了起来,只有耳边的爆炸声连续不断地响起。

    “独孤,独孤!”

    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原本躲在传承楼的宫本雪灵就跑了出去,萧何太过专心看着对拼,一时竟然没有阻止。

    现在的宫本雪灵就像是武功尽失了一样,萧何生怕宫本雪灵有什么危险,连忙跟上。

    只不过,此时宫本雪灵的度,快得有些惊人,萧何施展《天外逍遥》,都有些跟不上。

    一道人影从半空坠落,被宫本雪灵接在手里。

    萧何一看,连忙喊道:“快!保护他们!”

    负责在远处防卫的慕容仙等人连忙跑了过来,包括萧何在内,一共十二人,把剑圣和宫本雪灵围了起来。

    只不过,在看过此时剑圣那虚弱的的神态以及嘴角的鲜血时,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终究,最坏的结果,还是生了。

    萧何原本想着,那柳生龙一,顶死也就是神玄境巅峰境界。

    剑圣领悟剑二十四之后,剑道境界已经又往前跨了一大步,就算是曾经无名加上神母骆仙的组合,都不能在剑圣手里讨到便宜!

    在神玄境这个级别,能和剑圣单挑的,已经寥寥无几了。

    但,这突如其来的伪天道境,着实在萧何的考虑范围之外。

    毕竟,现在摆在台面上的伪天道境,也只有冷无心、李修缘、帝释天、空悔,四人而已。

    就算加上万劫谷的龙王神和狱炎晶睛兽,也不过六个......

    谁能想到这么巧在其他国家服务器又碰到一个?

    此时,剑圣的生命状态已经不足三成,王清雅贴心地为剑圣服下了一颗血菩提。

    反观另外一边的柳生龙一,虽然多少受了点伤,但比起剑圣,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也就幸好,先前剑圣重伤了柳生龙二等其余三位神玄境高手,不然,只怕萧何等人,现在就要命丧于此了!

    柳生龙一看着萧何一行人,特别是看到剑圣躺在宫本雪灵怀里的时候,十分解气地说道:

    “雪灵,雪灵你来啦?哈哈哈,你看看,你看看,你等了五十年的人,现在跟一条丧家之犬一样!他打不过我!他不过我!哈哈,你的眼光太差了.....”

    宫本雪灵根本没有回答柳生龙一,此时的她,哭得梨花带雨:

    “独孤,独孤......”

    剑圣勉强睁着眼,看到了那日思夜想的面庞,终于笑了:

    “雪灵啊.....我,我终于见到你了.....我,我好想你啊......”

    剑圣笑着,眼角滴落了晶莹:

    “我是一个,一个不称职的丈夫,我丢下了自己的妻子,五十年,五十年,我是个懦夫,当我的七世忘情丹解除之后,我居然害怕来见你.....对不起,雪灵,我对不起你呀.....”

    宫本雪灵抿着嘴,拼命摇着头:“没有,独孤,你没有对不起我,我,我知道你身不由己......”

    宫本雪灵抱紧剑圣,把脸贴在剑圣的脸上:

    “独孤哟,你这个傻子,我从来没有怨过你,这五十年,我之所以还能有信念撑下来,就是因为,我,我还爱着你,我还想再见到你.....”

    “如今,我见到了,哪怕是等了五十年,我,我心甘情愿!真的,够了,能见到你,能抱着你,真的就够了......”

    剑圣:“雪灵,你真的不怨我......”

    宫本雪灵:“你要是一辈子没来见我,忘了我,或者还没见我就死了,我就怨你,但是,看到你,我就不怨了,我就觉得......”

    宫本雪灵轻轻笑了起来:

    “我的心上人心里一直都有我,我很幸福......”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