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天冥还想说什么,冷无心却打断了他: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没看见,这不怪你.....走吧,回去养伤。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鬼天冥略微有些激动:“多,多谢魔尊开恩。”

    冷无心查看了一下两人的伤势,一边为二人输送内力疗伤一边说道:“看来中原又出现了不得了的家伙了。”

    鬼天冥:“魔尊,那个家伙,只是吃了丹药而已。”

    冷无心:“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丹药,不过药效的确有些可怕,我观那少年在药效持续时间内的内力,啧,那可是比我还高出了十几倍呀。”

    仲圣屠:“我去帮魔尊除掉这个大患!”

    冷无心:“什么大患......就算是他在药效期间,我杀他,一剑就够了,再说,要是还要动手,只怕会有更多的高手要跑过来了。”

    仲圣屠:“魔尊天下无敌,他们来,也是送死!”

    冷无心:“你少捧我了,我自己有多少分量我还是清楚,虽然那几个人都不是我的对手,但中原可不止这几个神玄境巅峰,而且,既然我出现了,只怕,李修缘已经在路上了,有李修缘拖住我,配合十几个中原的大宗师人物,也有些麻烦,到时候就顾不上你们了,还是先走吧,虽然烛龙没了,能把幽城带走,这一趟也算值了.....朝夕伞呢?”

    仲圣屠从纳戒中掏出了一把精致的紫伞,递到了冷无心手里。

    冷无心接过伞,直接把伞撑开,随手一抛。

    那朝夕伞竟是旋转着飞到了幽城上空,一片片紫色亮光洒下,整个幽城都颤抖了起来。

    一对巨大的钢铁之翼从幽城南北两边城墙展开。

    冷无心扶着鬼天冥和仲圣屠,跃上幽城。

    冷无心:“空悔,记得,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你死的时候,还有,帮我跟李修缘问一声好,要麻烦他这个做皇帝的白跑一趟了。”

    空悔咬着牙:“冷无心,下次见面的时候,我正道必定诛魔!”

    冷无心摇摇头:“真不知道你们这些迂腐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非要诛魔,又是谁,让这么多人,甘心把自己的心,卖给了魔的。”

    这时候,还躺在地上疗伤的萧何,耳边听到了冷无心的传音:“少年,你很不错,天赋,甚至能与李修缘相提并论,南海屠龙的时候,可别死了呀......我倒想看看,‘凌云剑尊五神剑,百招之下魂不见,若问剑道何以敌,当问御天夺命仙’这两句诗中的两人,究竟可以到什么地步,指不定,又可以为我增两个看得过去的对手,不然,就凭李修缘一个,也太没有压力了......”

    冷无心的话,说得萧何心里直抽。

    如此平淡的话语,说出来却是如此狂傲。

    什么叫做太没有压力了......

    这话也只有冷无心说得出口。

    幽城,这个让天魔殿三大殿主亲临都要保下的钢铁堡垒,就这样扑闪着巨大铁翼,消失在天边。

    萧何有些丧气,动用葬神丹,虽然重伤了鬼天冥和仲圣屠,但,天魔殿这次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烛龙的覆灭,似乎对于冷无心来说,无关紧要......

    葬神丹,挥的效果,就只是拖慢了鬼天冥和仲圣屠的实力提升而已。

    而萧何自己......

    萧何打开了系统消息面板,那里,一连串的信息:

    “叮!玩家重伤天魔殿第三殿主仲圣屠(神玄境巅峰),第五殿主鬼天冥(神玄境)巅峰,获得大量角色经验,获得主线剧情积分1ooooo点。”

    “叮!恭喜玩家突破到地回境电费!由于玩家在晋级期间修炼评价为s级,获得各基础属性18o点!”

    “叮!《易筋经》效果触,基础属性奖励翻倍!”

    “叮!玩家请注意,‘葬神丹’药效已过,玩家将处于极度重伤状态(自身先天属性折损百分之九十,期间不可获得角色经验),持续时间两个月(游戏时间),此外,玩家将被强制扣除十二品角色境界,目前角色境界——无为境六品。”

    “叮!由于玩家在高强度对战中触摸到‘无上剑境’境界,《万剑归宗》解锁宗师级,玩家可继续获得《万剑归宗》的武学经验,累积完毕可晋入宗师级。”

    “叮!由于玩家在特殊机缘中被动强化了自身经脉,丹田得到一定程度扩充,《九阳神功》解锁出神入化,玩家可继续获得《九阳神功》的武学经验,累积完毕可晋入出神入化境界。”

    十二品的境界扣除,以及演算成现实时间都有足足十五天的极度重伤状态(现实与游戏时间1:4),换来的,是十万点积分,以及《万剑归宗》和《九阳神功》的下一个武学境界解锁。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不过,萧何情愿不要得这份“福”,半个月,指不定中原服务器第一梯队的玩家全部都到达地回境了,指不定.....有离歌笑带头,不少顶尖高手,将会踏入天悟境。

    而萧何,无为境六品,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追得上。

    确保冷无心已经离去之后,空悔这才叹了口气,转身来到萧何面前。

    张三丰、李君羡,也随即来到萧何面前。

    空悔:“小子,这次,多亏你了。”

    萧何勉强笑了笑:“多大点事。”

    张三丰:“少年,这事,可不小了。”

    叶孤城则是来到了王清雅面前。

    王清雅轻声笑道:“二师父.....”

    “哎!”

    叶孤城难得露出了慈爱的表情,宠溺地揉了揉王清雅的脑袋,说道:“天天跟在你情郎后面,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师父了。”

    “二师父......”

    王清雅脸蛋绯红,抓着叶孤城的臂膀,轻轻摇了起来。

    叶孤城:“别摇了,再摇就吐血了。”

    王清雅:“我不,谁叫二师父你取笑我,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我摇一下就吐......”

    “噗!”

    话还没说完,叶孤城真的就一口黑色的血从嘴里吐了出来,随即向后倒去。

    “二师父!”

    王清雅的脸上满是慌张,连忙抱住了叶孤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