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这么说来,你是为我专门设了这个圈套?”

    金牌杀手摇摇头:“不是我,而是.....我们!”

    金牌杀手打了一个响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周围6续有身穿黑衣劲装的人从角落或者遮掩物中走出。

    十位银牌杀手!

    萧何绷紧了神经,嘴里却是得理不饶人:“对一个地回境的愣头小子,需要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你可不是什么愣头小子。”

    这声音,并非从这周围十一人的口中说出,声音的方向,在上面!

    萧何看到,不远处的屋顶上,有一位带着铁质面具,身材十分壮硕的人。

    最起眼的,莫过于他背在身后足有与他人一般长的巨刃。

    萧何不由得用左手拔出了云荒剑,双剑在手,说道:“刀魁?”

    之所以会如此笃定刀魁的身份,除开那把惹人眼球的大刀之外,还有刃魁丝毫没有掩饰的气息——神玄境后期!

    【刀魁】

    类别:boss

    境界:神玄境后期

    使用武学:不详

    介绍:中原第一暗杀组织,烛龙的五大暗魁之。至今为止一共接下一百二十八张暗杀令,从未失手,最高战绩是在暗杀的情况下刺伤邪道强者东方不败并且全身而退。其最令人恐惧的,是他手里那一把足有六十斤重的大刀,却拥有堪比匕一般的攻击度,杀伤力巨大,很少有人能挡下刀魁的攻击。

    刀魁打量着萧何,像是读稿子一样说道:“萧何,以《夺命连环三仙剑》成名,绰号夺命剑仙,煮酒论剑大会榜,英雄大会与凌云剑尊离歌笑在决赛中未分胜负,也因此受到全江湖的承认,绰号去掉前面二字。旗下御天阁那是新生一代第一门派。”

    萧何:“我知道我厉害,但是你别这么念出来,我会不好意思的。”

    刀魁:“对不起,我不是在歌颂你的事迹,只是想,在你死之前,祭奠一下你曾经的辉煌,新生一代的最强者,噢,准确来说,还有一位离歌笑。”

    萧何:“想杀我?”

    刀魁:“不是我想杀,只是,你若不死,蔷薇剑无法重新择主。神器,不是你一个地回境就能有资格拥有的。”

    萧何:“无痕姐姐,看!我被你坑惨了!杀身之祸。”

    花无痕:“小家伙,怎么能怪姐姐呢?姐姐又没有脱衣服上了你还要你负责,这怎么能怪到我头上,你让姐姐我好伤心呀......”

    这都什么时候了,花无痕还有心思开玩笑。

    萧何感觉有些头疼。

    这个刃魁,可以说是除开隐于背后的仲圣屠之外,整个烛龙杀手里最nB的。

    连东方不败都着了道的强人!

    虽然硬实力上,东方不败作为中原邪道数一数二的高手,肯定比刃魁强,但能刺伤东方不败,也就证明了刀魁有多nB。

    反正萧何不认为自己能打过刀魁。

    境界越往后,每一品的差距就越大,越级挑战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刀魁、一位金牌杀手、十位银牌杀手,这般配置,用来围杀一位地回境的玩家,萧何都觉得自己很有逼格,不是什么人都值得烛龙如此对待的。

    当然,萧何,也可以说是沾了蔷薇剑的光。

    不然,一个地回境,在烛龙眼力,也就是个最底层的铜牌杀手而已。

    刀魁活动着自己的肩膀,说道:“差不多了,该送你上路了。”

    萧何:“身为五大暗魁之,你居然要亲自动手?”

    刀魁:“在地回境初期的时候,离歌笑曾经有杀掉神玄境初期强者的案例,你们实力差不多,一个金牌杀手,不一定拿得下你。”

    “特么的离歌笑......”

    也许真的是萧何与离歌笑两人在江湖中搞风搞雨闹出的动静太大,这些顶尖势力貌似都有搜集两人的资料。

    更何况,这两人目前都是拥有神器的存在,不知道多少心有歹念的npnetbsp;   萧何也是实属无奈。

    还不等再说神马,刀魁动手了!

    那一道黑影划过上空,凌厉的大刀只取萧何头颅。

    刀魁的身法,有《幻魔身法》的味道,但却又有些许不同,不过,度,的确是与刀魁神玄境后期杀手的身份相匹配!

    饶是有着《天外逍遥》,萧何只要再慢上一丝,就会被刀魁斩下头颅。

    刀魁的攻击来得快而诡异,让萧何在闪躲时也不免心跳有些加。

    一击未中,刀魁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说道:“你的身法,与江湖第一采花贼影弄花的独门身法很像,不过,比之,好像要玄妙不少。”

    萧何:“失礼了,影弄花的身法是我身法的简化版。”

    刀魁冷笑:“看来,暂时还不能杀你,把你软禁起来,然后从你口中掏出你的身法才行。”

    一门顶尖身法,对于杀手的诱惑,不亚于神器,更何况是《天外逍遥》这种近乎凌驾于其他所有绝世身法的绝世极限?

    与刀魁交手不过一招,萧何就已经有了撤退的年头。

    单打独斗,萧何怀疑自己的胜率有没有两成。

    有《天外逍遥》,只要萧何全力逃跑,刀魁也只有在后面吃灰的份。

    不过,再逃走之前,萧何总要做点什么。

    刀魁没有给萧何太多的喘息时间,也没有什么所谓强者的孤傲,直接命令道:“一起上,战决,要活的!”

    “是!”

    那位金牌杀手与十位银牌杀手,也在得到命令后,一齐出手了。

    如果对上刀魁,萧何的胜率尚且还有不到两成,那再加上这十一位杀手,萧何就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了。

    “等等!”

    萧何大吼,让在场的人愣了一下。

    “我还有话要说!”

    刀魁:“交代遗言?放心,在没有说出身法秘籍之前,你暂时不会死的,不过也行,反正,你没办法跟其他人交代遗言了。有什么说的赶紧吧,虽然我不会帮你达成。”

    萧何环顾着周围渐渐朝他靠拢包围的杀手们,咧嘴一笑:

    “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萧何一句话,说得刀魁脸都黑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