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中原大地依旧如以往那般平静,的确,自从反叛联盟数位当家人的陨落,江湖逐渐变得安稳了下来。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但,如果有细心的玩家,一定会现,那些新生一代的顶尖势力,似乎......不见了!

    门派驻地除了巡逻的玩家之外,没有再看到更多成员的身影。

    御天阁、逐天楼、霸王盟、侠王府、繁花谷、隐刺、唐家堡、少林新生院、斩龙堂、百花宫。

    当今武林新生一代公认的十大顶尖门派,全都出现了这样的现象!

    不少玩家,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由皇室隐秘情报部门,配合烛龙五大暗魁之一的刃魁,所探查到的烛龙十三处据点,萧何可没想过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吃下。

    十大门派,全部由萧何提前告知了最近的据点坐标。

    萧何一点也不介意给其他几个或许跟御天阁不算友好的势力,多一点展空间。

    毕竟,萧何有自信,自己的御天阁,一定能稳坐第一,况且,比起中原的兴衰,那些个人恩怨或者门派恩怨,先可以放到一边。

    梧桐、赵日天、夜落等人也不是傻子,势力争斗的确是不会停歇的旋律,但终归一点,都是为了展。

    主线剧情,就代表着莫大的机遇。

    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叫嚣,包括赵日天领衔的霸王盟。

    十大势力里,御天阁,或者说萧何的人脉,绝对是最好的。

    这次,萧何所选择的据点,就在莫煌城不远处!

    于是乎,侠王府、繁花谷、隐刺、斩龙堂以及百花宫,五大势力拍马赶到!

    当然,说起来,斩龙堂和百花宫的两位当家人——断魂客与红袍姐弟俩,与萧何的关系还只能说是熟人,跟盟友是不搭边的。

    但,萧何选择的据点很靠近二人的门派,所以,干脆就来个联合,毕竟,人多力量大。

    按照李修缘给出的消息,由于花了大价钱让烛龙去暗杀反叛联盟高层,使其元气大伤,原本十三据点都各有一位神玄境初期的金牌杀手坐镇,如今已经死了七个,所以这些据点的实力都开始变得参差不齐。

    恰好的是,莫煌城这个据点里,有烛龙五大暗魁之中,排行老大的“刀魁”!

    可以说,这个据点,就是烛龙十三据点里,实力最强的!

    如果说,烛龙有总部一说,那这边,就可以说是总部。

    皇令,或者说主线剧情的开启,会在今天的午时,而萧何从李修缘那里得到的消息,由于保密的缘故,各大门派只会暗中派高手先一步动作,随后大部队才会赶到,而新生一代的任务,就是确保在各大门派高手赶到的这段时间,尽量减少据点中的人逃走的数量。

    要拦住一批实力至少是地回境,极为擅长隐匿和身法的杀手,这个任务,可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莫煌城的这个据点里,由于是暗魁排行老大的刀魁亲自统帅,其中至少有银牌杀手八十位,铜牌杀手至少五百!

    烛龙,既然是杀手组织,所配备的机关暗器,甚至是火药,一定不会少!

    那据点,绝对是机关重重,刃魁传来的消息,说莫煌城据点,是烛龙配置最高的据点,经由仲圣屠一手设计,如果单纯硬闯,没有十万实力至少在无为境的高手,根本拿不下来!

    这可把萧何是吓了一跳。

    古往今来,能把一个据点打造成战争堡垒的家族,就只有曾经的两大机关世家——墨家、公输家。

    想不到仲圣屠也是学“建筑专业”的,这倒是让萧何有些所料不及。

    也因此,萧何必然要多做准备,距离午时尚且还有一点时间,萧何安排了六大门派的人手全部在莫煌城内找地方打时间,顺便休息一下,毕竟赶路赶了很长时间。

    而萧何,则带着烟儿,去了一个地方。

    在赶路途中,萧何与烟儿同乘幻云驹,度还是很快的。

    烟儿在马背上问道:“少爷,玉狐姐姐呢?”

    萧何:“玉狐去找锻造蔷薇剑的材料去了。”

    烟儿:“锻造蔷薇剑?”

    萧何:“嗯,蔷薇剑有进入天神兵的潜力。”

    烟儿:“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萧何:“迷香宫!”

    烟儿:“迷香宫?”

    萧何:“就跟红尘居差不多。”

    萧何刚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红尘居,可以说是烟儿一段灰暗的记忆。

    萧何:“那个,烟儿,对不起......”

    烟儿:“少爷,没事,我只是好奇,如果少爷想要,烟儿随时都可以,为什么还要去那等烟花之地呢?”

    萧何:“那迷香宫可不简单,你还记得铁胆神侯朱无视么?”

    烟儿:“记得,那个来御天阁作乱的坏人。”

    萧何:“迷香宫呀,就是.......”

    一路上,萧何给烟儿说了自己曾经在莫煌城,与幸运毒手、断魂客、红袍四人,在迷香宫的经历,在说到凤夫人为了朱无视不要名分,半生操劳以及迷香宫的弟子都是乞丐孤儿的时候,烟儿也不免起了怜悯之心。

    烟儿:“少爷,您是智者,是大善人。”

    萧何笑了:“干嘛给我带这么大的高帽子?我就是一俗人。”

    烟儿:“俗人,是不会对貌美如花的贴身侍女这般好的,也不会做出放过迷香宫这等事来。”

    萧何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滑到了烟儿腰下:“哟,小姑娘,你还知道你貌美如花呀......”

    萧何很明显感受到烟儿的身子在颤抖,耳后根已经全然通红。

    “少爷,别,我......”

    萧何:“好啦,逗你的,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么羞。”

    烟儿:“少爷,烟儿只是侍女,怎么可能是老夫老妻了呀,少爷不老,可俊俏嘞。”

    萧何:“不知道你哪儿去学的这些话......还有,我说了多少遍了,别把自己当侍女看。”

    烟儿笃定道:“烟儿是少爷的侍女!一辈子都是!”

    “呵!不枉奴家提前在此等候,倒是让奴家,看到了阁主是如何与女子谈情说爱的......”
最近阅读